2006年05月28日

 


1)度假村的名字叫“幽谷”,也的确是幽篁深谷,只是开发经营略嫌粗糙了一些,远远比不上几步之遥的——类似南京“万鑫山”的成熟舒适。勉强找了个会议室,但椅子实在太硬了。



2)喜欢人文的工科美眉。清声浅笑,妙论奇思,趣味视角都豁人耳目。我等所谓“学文的”,倒是真应该退避三舍了。



3)池塘池老师也来捧场,使在座的文学女青们很受鼓舞。



4)徐浩然总是被人一眼认出,后来他被很多安徽人民要求“合影留念”。



4)照片都是同行的摄影师拍的,真遗憾没有拍拍万顷竹海。到底选一张竹子做背景的,好在还有“赵主编童心复萌,帅编导回头一笑”。



5)还有一些出席的朋友,但没能找到我想要的片子。下次我还是自己拍吧。


6)因为某种我不愿意正视的原因,我一般不发自己的图片。除了侧影、背影,或者虽然是正面但碰巧模糊了的。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5月26日

 


《南京零距离》,是本市一档电视新闻直播栏目。有人说是针头线脑、庸俗琐碎,批评它转移视线、瓦解斗志;也人说是“民生新闻”乃至“公共新闻”,赞扬它“颠覆精英”、“解构主流”,附会了诸多大义。但无论毁誉,都知道风格与内容的确是家长里短。比如平时周围谁碰点小事,无论踩脚污泥还是碰个醉汉,都会开玩笑说:给《南京零距离》打电话呀。


《南京零距离》既创造了收视奇迹,在学界自然就成为热点。上有教授定义总结,下有学生跟风呼应。但老实说,这个选题在我师李幸那里还算创意,余下多是亦步亦趋拾人牙慧者。这几年看学生论文更觉审美疲劳,毕业答辩什么的,一组中有三五个“民生新闻”不算希罕。


五一过后,连校外客串一总参加了四场答辩。行文观点姑且不论,选题撞车竟成寻常。不过也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有个孩子不端架子不说套话,就研究她的偶像林志颖——对比周杰仑,讨论他们在塑造媒体形象塑造上的得失。


印象深刻的还有个马来西亚的孩子。黑黑瘦瘦但气味沉静。答辩开始前,自陈父母都是华裔小贩,来宁求学多亏他们勉力供养。论文题目是:《马来西亚主流媒体与执政集团之关系》,上来就剖析本国政治体制,标题多触目惊心如“官商勾结掌控媒体”。


问:在马来西亚,如此激烈议政,这是否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答:学术讨论,并无禁区。既是实据援引,观点极端无妨。但是你们的电视节目太大胆了,在马来西亚肯定会被严厉打压……


再追问是什么节目?


答:《南京零距离》。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5月24日


在课堂上使用电话,理论上被认为是一次教学事故。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我还没打算放弃原先的手机:它顶部的橡皮摁钮被抠坏了,轻微的震动都可能令其自动开关。


我的忠诚度,在朋友圈中绝无仅有。此次放弃的是诺基亚,是去年搬家时,可拥、方过耳他们惠赠的。就是那一回,我终于放弃了第一个手机波导(该机丢过多次。每次寻找,所花费用都超过所值。最后一次是我买了一篮子鸡蛋,作为对一位老大妈拾金不昧的感谢)。我想波导假若知道这个故事,肯定会授予我荣誉员工称号。我把它送给父亲时告诉老人家:目前,亚洲最大的移动电话还在我们老王家。


大前天,我刚在msn上透露消息,就有1百个人,提供了2万多个截然相反的意见。我统计了一下,决定在索爱、诺基亚或者多普达中挑选一款。然后我进了网上的手机频道,很快明白了导购的意思就是捣购。


幸好我有学生。上回我在课堂上提到蓝蔻,下课后,一位女同学说起她经销的SK-Ⅱ。我们愉快地讨论了一会他们的师母,我发现,自己对妻子的关心真的太少了。


我一点都不奇怪他们做生意,因为早在一年前我已经奇怪过了。那次,我刚进行完一次让自己满意的道德宣讲,立即就有同学上来问:你是否愿意购买我们的爱心贺卡?


我后来知道,很多学生在附近都有门面。卖服装、卖光碟、卖文具、卖烧烤的都有。果然,也有卖手机的,我还看到了他们在淘宝网上的店铺。


机型包括存储卡的大小,都是他们推荐并且选定的。我只在小区门口交出了一个信封。我喜欢他们毫无扭捏的成熟与精明。在那个孩子点钱的时候,我想了一下我相同年龄时的情况:在合肥,已经勉强敢于跟女生“对光”,仇恨并惧怕老师,在公交车上为抢着付款踉跄并脸红。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5月23日

出了本小册子,虽然是真正的作文,到底有一点虚荣。但凡朋友师长鼓励,都寄了本过去请教。


因为邮资太贵,并且,邮件本身不值得隆重,我选择了平件——但真没想到会如此之慢。五一交就寄的,这两天才有人报告收到。其他同期还没收到的,大概遗失在驿道的车辙里了。


我没有跟任何人要求书评。首先,让别人装着喜欢是无谓的;其次没有销售任务,咱不需要忽悠市场。所以鱼顺顺要捧场,我就告诉她——如果真有耐心翻看,并且真有点想法无论褒贬时,再拍不管砖头还是马屁我都接受。


但有人评价还是高兴的,我的“学术”弄得这么不正经,“非典型”的“书评”正中下怀。


以后我只要看到,就把它们链到下面吧:


1)壁炉和湖边生活是他的理想


2)朋友是拿来吹的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5月17日

相关链接:凤阳纪行一     凤阳纪行二


17)一些灵兽的腿非常之细,原因是:希望麒麟送子的妇女刮去的。但有多少人,曾经在石马前为皇陵感慨?生极卑贱死尽哀荣,他们去世时,知道10岁的遗孤将成为“太祖”吗?



18)朱元璋的相貌是最有趣的谜团:一为丰腴富态、端正慈祥,一为高额细眼、凹鼻阔唇。是史家的春秋笔法,还是文人的好恶穿凿?



19)鼓楼的朱元璋纪念馆,通电的“貌似宫灯”,帮助我们分辨历史的模糊。



20)在韭山洞的黑暗里,我拼命地睁大眼睛。



(续完。)


相关链接:凤阳纪行一     凤阳纪行二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5月16日

相关链接:凤阳纪行(一


9)虽然是安徽人,我还是对凤阳的资源惊叹不已。明陵韭山,人文自然都可附会放大,奈何还要在“粮万斤”与“讨老婆”上纠缠?



10)虫吟鸠唱,细雨冷风中只有我们一队游人。此处石像生为历代皇陵之冠,但朱元璋的爹娘怎知死后哀荣?



11)有人指示说,附近民居都系城墙拆建。衰草枯杨,大明中都城只剩下一堆废墟。



12)天下鼓楼有四,凤阳独占其一:



13)太祖剃度的龙兴寺,四方僧人正报道拟开受戒法会。相对上月看过的南岳大庙,这里的香火可谓冷清。大雄宝殿新装免进罢了,为一点误会,护卫的和尚几乎要挥拳伤人。



14)这可能是距离鼓楼最近的厕所,我决定忍住。



15)凤阳韭山洞奇绝江北,可最多的题咏是“到此一游”。我一直在想的是:这么些资源,在苏南又会是什么情况呢?



16)一颗树长在哪里是无法选择的,但是无论被命运安排在哪里,它总得长下去。




(未完待续!)


相关链接:凤阳纪行(一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5月15日

1)凤阳回来几天,一直忘不了的是它的眼神。剥落的墙土。墙脚,据说是用不远处的明城拆建的。标语,以及熟悉的门牌,14年前,我差不多全部的工作就是“计生”。蒙蒙细雨,回忆象倒春寒一样猝不及防。



2)“第一个反映历史事实”的新闻同行。什么是“历史事实”?教科书上有很多“历史事实”,但它们被修订多次。我在同行跟前盘桓了很久。



3)饱满、鲜明。小岗村的农民,和收阻院的地主。用雕塑凝固的历史,是烛照还是雾锁?我想起了《收阻院》里的刘文彩,以及《雷锋的故事》里——妖怪一样的许二恶婆。



4)我就知道,肯定会有人站在雕塑前,用雕塑同样的动作解构雕塑。



5)熟悉的农具,在锃明瓦亮的博物馆里有种奇怪的陌生。



6)是文化站的干事,还是我们的新闻同行,改写了花鼓戏的戏词?说凤阳,道凤阳,凤阳变成好地方。 自从实现责任制,年年丰收粮满仓。 要饭娃子粮万斤,花鼓女儿卖余粮。 新鲜事儿说不完,光棍屋里进新娘。



7)但是“粮万斤”和“讨老婆”之后呢?当吃饭不再是主要矛盾的时候,小岗村变为博物馆几乎是一种必然。新的时代,需要有新的符号。相比“富裕华西村”与“生态小张庄”,我能够隐约看出它张力消失后的尴尬(博物馆据说造价300万,作者是周恩来纪念馆的设计者齐康)。



8)。感谢邀请方的盛情,车来车去,脚上没沾上乡村的泥泞。亲历者最有权讲述历史。可田间地头的“闲话”,与穿上西装的“解说”,会是同一个叙述吗?严老汉告诉我们,下午他还要参加南大的座谈。



8)听同行的伙伴说,18个摁手印的亲历者,有照片的是健在的,没照片的是过世了的。历史还在远去,而我一直在想着该如何去触摸。



(未完待续!)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从昨天到今天,偷空弄了个凤阳之行的图文报道。早上,因为爱 搞搞的软件升级全丢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鼓起勇气重写一遍。

谁能提供爱 搞 搞的照片?我想粘到我的拳击沙袋上。

2006年05月14日


就在上个星期,我终于下决心买了剃须刀。我尽量不让售货员看出:我已经36岁了,至少不能让她看出,这是我第一次购买剃须刀。


我在一节柜台前沉思了一会儿,装着研究品牌和样式,然后发现它们标明“女士专用”。不过我没有为此懊恼太久,因为不久就有了新的懊恼:在被推荐试用的时候,我先找不到开关,接着找不到自己的下巴。


我的大部分兄弟,在20年前就有了剃须刀。再早有一些时间,则流行用两枚钢蹦夹拔胡茬,原因是在一部警匪片中,成熟性感的男主角有这个习惯。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开始遭受同伴的奚落。有人甚至进行了阴险的推测,令人郁闷的是:在大多数场合下,我不适合用事实击穿他卑鄙的推测。


不过反过来想,这是可以理解的。胡须作为第二性征,的确容易让人联想到第一性上去。美髯公,看起来的确比“面黄无须”者,更威武、更阳刚、更稳重也更雄性。我记得有个剃须刀的牌子就叫“真汉子”,很多人认为:胡须的多寡,和一个男人的“男人”程度成正比。


上帝和我都知道,这是一个真正的误解。但这个误解如此普遍,以至于内人的一个密友,干脆带着可疑的同情询问闺房局势(非常抱歉,有段时间,我一看到她就产生不道德的想法)!


人们误会胡须跟男人的关系,就好比误会酒精跟男人的关系。这点还是王朔刻薄得好,不喝酒就不是男人?那都是“女的素急了哄爷们儿的”、男人如果当真“就是贴假胸毛的事儿”——这后面一句其实又错了,胸毛跟“男人”亦无绝对的正向关系,一写好汉就连鬓虬髯——是典型的“脸谱化”创作:连鬓虬髯的好汉固然常见,连鬓虬髯但温柔害羞的“非好汉”也不乏其人(我就认识其中的好几个)。


我也不相信体毛与健康的关系。虽然古人说“血之盈余,则生毛发”,但我并不认为胡子长的人不会贫血。


当然话虽如此,若是有选择,我还是希望自己“看起来”雄性一些。既然大家都有这么个误解,这个误解就有价值。事实是胡子不仅是性感的象征,甚至还是智慧的象征;何况猛男关公是有胡套的,而诗人为“吟安一个字”就“拈断数根须”,都是很好的文学意象。


要是有一天老了,孩子们抗议“王爷爷胡子扎人”的时候,我想我是很满足的。


偶然听到一个传说,就是胡子越刮会越旺(从前,我只是偶尔用剪刀修剪唇髭)。上月到深圳出差,我突然想起了这个传说,于是就跟宾馆要了个一次性的家伙,我把它放到旅行包里带了回来。


我很得意,鼓起的两腮让女儿发笑了。但很快情况有了点变化:因为随后,我就气急败坏地让我太太去找消毒湿巾。


所以我下决心买了电动剃须刀。听营业员说是德国博朗,黑油油的机身非常性感。我希望那个传说是真的,只要坚持下去,总有一天我会穿着睡衣,下巴上涂满白色的泡沫,然后,兹兹啦啦的声音让人欣慰。


“我就来”,我自信地对着卧室的门说:“亲爱的,谁拿了我的古龙水”?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琐事加上凤阳两天,博客眼看要长草了。这次出去感慨很多,倒是先发个东西上来,算是给博客除草,等忙完手头再发详细的图文报道:)


1)一颗树长在哪里是无法选择的,但是无论被命运安排在哪里它总得长下去——这是这次去凤阳最大的感慨(拍于凤阳狼巷迷谷):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