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出版社有一张清单(也许并不是打印成文的),规定某些提法乃至某些话题,是不能在成书中出现的。而清单之外,编辑还需要足够的政策意识。如果有人胆敢或者无意超过了底线,则不仅他会丢掉饭碗、它甚至可能被吊销执照。因此尽管很在乎自己的文字,我还是尊重他们为保险而采取的谨慎。如果说有意见,是围绕个别专业词汇的分歧……以及,在这种体制下长大的编辑,他们身上的某种我尚未习惯的味道。


 


我摘几段东西留存备份,以便在未来的职业生涯中提醒自己。在我的前一本小书中,它们先是在初稿中被编辑质疑,然后在定稿后被不同程度地删节和改写。说真的,我不得不佩服他们的职业嗅觉——


 


1)中国的很多写手,似乎一直不能摆脱旧上海文人的陋习——他们会把爱国的争论演化成一场人身攻击。连鲁迅也不能拯救文坛痼疾,有人甚至指责他加重和推动了它。鲁迅以战斗精神名世,但也有一些无谓的口舌之争,曾经给他带来了相反的声誉。不少学者认为,他完全可以从笔战中节约一半的精力用于“正事”。而网络写手,尤其是网络的言论写手普遍缺乏深刻,他们好像选择性地继承了鲁迅精神中那一点瑕疵……


 


2)相比而言国外虽然也有严肃报道,但其文本一般而言都要更有趣可读。早些时候,西方媒体购买新华社的通讯稿,还要进行可读性的改造。在本书作者使用的教科书上,编者干脆使用了一组对比的例子,说明西方媒体在购买到新华社的稿件后,一般都有进行标题、导语乃至结构的“可读性改写”……


 


3)“新华体”在教科书上曾被作为批评案例,指长期流行在新华社的某种固定写作模式。在新闻改革的浪潮中,它已经受到质疑但还没有被业界彻底扬弃:“5个W”的口诀(指“何时”、“何地”、“何人”以及“什么”等基本内容要素),倒金字塔结构,经常被讥为“两大致胜法宝”……


 


 还有一些,我接受师兄的建议,在写作阶段就先行规避了。比如“社会共器”什么的。他比我更不幸一些,连“诉求”这个词也受到了质疑。而我遇到的最奇怪的,无非是不允许自称“本书作者”,必须改称“笔者”。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8条评论

  1. 我一看到题目就知道是王老师所作文。

  2. 哪里!我扫了眼字体,便知出自王老师之手~~~ 呵呵

  3. 必须称笔者这个,真暴力。

  4. 我看了本网页地址栏,才知道是王老师出品

  5. 不用看就知道是王老师的大作

  6. 一看就知道是王老师的作品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