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反日”时的经验,我得首先往胳膊上栓条白手巾:别开枪自己人的意思——因为我也站在翁宝、王佑这班儿,极端鄙视鸿海的残忍无情。


价值判断完毕,换个角度来咂摸“富士康事件”……


一个“新闻学子”,在MSN上激动地跟我说:但愿能有一个对媒体有利的结果!否则又将打击我做媒体的信心了!


一位我崇拜的知名教授,在新华网激动地对记者说:“我感到很震惊,也很气愤。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居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为此感到羞耻,也感到悲哀。”


我不明白的是:我们是否今天刚知道资本的力量?我们是否今天刚知道媒体的尴尬?我们是否今天刚知道法制的漏洞?——为什么,我们都似乎今天才想到……昨天就已经是21世纪(再一次下决心在写作中放弃排比,因为这根本不是我想传递的情绪)?


有时候我想,一个新闻系里愤怒的学子,成长为报社麻木不仁的记者,一共需要多长时间(他需要多长时间,才能不为了通稿和红包而愤怒——或者从什么时间开始,会因为没有通稿和红包而愤怒)?一个新闻系里愤怒的学子,是否会在就业时,一点也不愤怒地使用非业务手段?……我们满算,有多少像翁宝、王佑这样愤怒的记者?他们中又有多少,只是通过选择性的伪愤怒,来赢得现实语境里的发行人气(因为有时是媒体随后的公关,而非管理部门的政策令其改变了报道计划,前者可恕)?


另外,一个新闻系里愤怒的学子,如何成长为新闻系里的“知名教授”?假如他挑战固有的学术规则,是否有可能通过哪怕讲师的考评?假如他学不会甜蜜地发言,还会有话筒请他发言——更别说愤怒吗?他是否对自己所愤怒的现象,具有某种长效的导致责任?


至于资本的力量,要说到企业的税收,财政的来源,社会的稳定……说到社会稳定,到这儿就可以不说了,我们的新闻人都有此觉悟(我说的企业,不是指路边的馄饨摊。有时候,我们原谅了解雇他的大企业影响文明,却不允许他的小企业影响市容。我们甚至为他解雇他创造了一个新词,这个新词在其他语种里都实在难以区分)。我不相信居然是这些常识,激起如此新鲜巨大的伦理觉醒。


因此,不愿意像我的一些朋友那样,赋予这个事件太宏伟的意义。我倒是愿意从具体的业务层面,建议第一财经和富士康总部,都从中吸取并调整自己的公关策略。我已经注意到,后者先对媒体宣布要把“索赔将捐献慈善机构”,然后又把索赔的标准降到了1块。


几乎是在同时,另一个话题正激起网民的道德义愤。好像是一鬼佬玩了(我强烈反对这种男权主义的观点,如果双方都曾在性活动中获得快乐,凭什么是他玩而不是玩他)我妇女同胞(顺便说一句,我强烈反对那种认为咱娶了人家就赚反之就赔的狭隘民族主义观点),而那个狗东西居然在博客里对细节津津乐道。该杀该剐,我赞成用习俗甚至法律来审判制裁,但讨厌连鸡巴上都附会爱国情怀民族大义。其实最可怕的不是长短肥瘠,是精神阳痿后的敏感脆弱和大惊小怪。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12条评论

  1. 无关贱与否,一句话: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2. 王少磊是个明白人!

  3. 情绪高涨,义愤填膺!

  4. 流氓还有什么好讨论的?

    http://fenju.com.cn/

  5. 富士康告得没错,符合司法程序(不过把不是作者的编委定被告似乎不合规矩?)。从技术上看,第一财经的报道粗糙得一比,比南周还要差。

    如果收回那么多不知所谓的义愤填膺,我倒是希望第一财经因为粗糙的文本而输掉官司。我们的记者都他妈的太想成为烈士了,连起码的职业要求都作不好,甚至也做不来。

    从事新闻行业不需要过分的理想,要实在清楚这是个技术活,或者首先是技术活,然后才能想别的东西,甚至扯到民族大义之类的东西也行。可怕的就是新闻学子不着调,总是梦想着做大船上的嘹望者,却不知道掌舵,这样会死得很难看,起码所谓的新闻理想会死得很难看。

    从前,刘洪波把女生陪舞事件上升到教育腐败之类的什么什么批判,那个时候怎么没人谈民族大义?现在他妈的鸟记者总是想微言大义,糊弄个新闻文本就指望着针砭时弊,指望因此得到理想的快感,真是糊涂蛋。

    那么多新闻学子要实现新闻理想,首先把稿子写得扎实、坚强,别的东西就不要多想,也别冲动。看看自己会写消息吗?会写调查式报道吗?会营建一个刀枪不入。浑身悠金钟罩护体的文本吗?要是还没有,权且扔掉该死的新闻理想,踏踏实实做个新闻技术工人吧。

  6. 师弟所言是极。但为什么最近的发言都是这样……恶狠狠的啊?呵呵。

  7. 支持!

  8. 给南周的同事给气的,那边总是要高调,总是要大尺度考量,哈哈,泄火泄火。

  9. Track Back: 谁在爆炒vs吵架的时候记得他们?富士康的20万产业工人:“未来在哪里?”

    http://justso.blog.com.cn/archives/2006/1550644.shtml

  10. 哈哈,nice。

    有些人就是阳痿才搞那么紧张

  11. 就是因为以后绝无办法为了通稿和红包而愤怒,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选择记者做职业

  12. 立场决定而已。在这女人被高度物化的今天,如果总是在玩女人上面贸易逆差太大,也是有很大问题的。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