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想弄一猴皮筋做个弹弓砸你们家玻璃……

每次到医院,回来我都想写点什么,但终于什么都没有写。对世情人生的唏嘘?对医疗体制的愤怒?写出来,也不见得比我不以为然的——无论“小女子散文”还是“学生腔时评”高明。

有时候又想:写什么也终是隔靴搔痒,最想执一铁锤“砸你们家玻璃”,或至少是爬上房顶叫声“我操你们妈”。但这只是藏在“皮袍下面的本我”,根据弗洛伊德大夫的说法,我每天的噩梦就是它在跟“自我”的撕咬。

撕咬的结果是,我连弄一“猴皮筋”的胆量都没有,还是老老实实地排队、小心翼翼地挂号、并且还是偷偷“写一点什么”。有回看病,心想“豁出去掐死一个白大褂算了”,一抬头,竟从对面的玻璃上看到自己一脸谄媚!

有的东西,连“写一点什么”也不踏实。比如我曾经对中医发表过看法,后果是老中医没拍案而起群众拍案而起了。我宁愿得罪领导得罪流氓得罪政府……也不愿得罪群众啊。

群众曾经被污蔑为“群氓”,但也被抬举为“人民”,跟群众过不去就是“与人民为敌”。按说医院就是他们家的,医院不是叫“人民医院”吗?此外教育是“人民教育”,公安是“人民公安”、邮局是“人民邮政”、银行是“人民银行”……全他们家的(请想想他们的门头,想起来熟悉的毛体字了吧)。

我的意思是,全我们家的,因为我不是领导……我总不能是敌人吧?我想弄一弹弓,然后砸我们自己家的玻璃——我莫不是疯了。看来担心不是多余,要真干了人民警察肯定抓我,没准还会进人民法院、当敌人,说不定转一圈还是回到人民医院,精神科。

我至今还记得《谁说我不在乎》里面,那个跳红色芭蕾的姑娘,以及被气壳演绝了的“我弄一猴皮筋儿我砸你们家玻璃”。有时候我照镜子,照着照着我就变成了气壳,那一张焦虑的、迷茫的、扭曲的和疯狂的脸。


6条评论

  1. 好像中医还没有那么差吧!厦门中医院刚刚致死了一个人,开刀死的,很多人都把这个问题推给中医.

    楼主我看还是表做孔乙己 做个鲁迅也不错,文笔有点小资的愤怒和犀利

  2. 牢骚太盛防肠断. 中医话, 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3. 中医需要发展了。

    没事,还是不要上升到是否维护中国传统是否爱国的层面比较好。

    小女子去医院,每次都没气得眼睛通红。

    也是您这感觉。

    唉.

    这世界就是一锅粥。

  4. 特别喜欢您写这些东西时的风格,充满了无奈和可爱,尤其那句:“撕咬的结果是,我连弄一“猴皮筋”的胆量都没有,还是老老实实地排队、小心翼翼地挂号、并且还是偷偷“写一点什么”。有回看病,心想“豁出去掐死一个白大褂算了”,一抬头,竟从对面的玻璃上看到自己一脸谄媚!”

    很有意思。

  5. 这篇,王老师写的很湿润

  6. 我常常会不自觉地骂:“他奶奶的”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