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以为,医生当不了作家,至少干不成诗人。你想,一眼看穿了这副臭皮囊,还有什么文心诗意?在你眼里是“酥胸荡漾”,搁白大褂那儿,很可能就是“小叶增生”、“乳腺肿块”。

(我就不提广播里的“宫颈糜烂”和“白带增多”了,在我们早饭的时候,“秦淮老中医”会突然从“一缕阳光”和“一杯咖啡”里插播进来)

后来毕淑敏出名了,这人可是“从事医学工作20年”,不仅“预约死亡”、“红处方”,还干脆就写了“拯救乳房”。其实前头已经有余华誉满天下,他起初是浙江某镇的牙科大夫。再往前有鲁迅,跟藤野先生学的即是解剖,照样作诗作文作大师泰斗。古代的医生作家更多了,比如写《老残游记》的刘鹗。

然后就明白,过去的想法浅薄。吟风弄月,那是小的眼界心胸,医生接触生老病死,最靠近哲学和诗意。医家以割股之心作文,则动人自在情理之中。

你看,毕淑敏是所谓“语言冷静、充满哲理”,余华不动声色的悲悯,在《活着》里最为明显。鲁迅就不说了,是“浓黑的悲凉”。即便是封建时代的刘鹗,也有大济世情怀:他不仅活命救人,还治水赈灾……

也不光是咱国。写《蜗牛与水母》的刘易斯·托马斯,就是耶鲁医学院病理学系主任、纽约大学-贝尔维尤医疗中心病理学系和内科系主任……乃至美国科学院的院士。我的枕头边还放着他的《细胞生命的礼赞》,看得人柔肠百转。

我希望,能被刘鹗、鲁迅、余华、毕淑敏和托马斯大夫诊断。我想一头扎在他们怀里,大哭一场。


5条评论

  1. 我删除了一些评论。

    你们这拨小屁孩,只要不人生攻击我都懒得删你们。

    老子还就要在这里继续更新,气死你们。

  2. 补充说明:删帖不是因为不同意见,而是因为发言者除了骂人根本没有基本的逻辑水平。

  3. 看望老师来了,嘿嘿.

    有的人是用复制方式回复的,所以没有意义的比较多。

  4. 王老师此文,对于女性的生殖系统进行了深!入!浅!出!的剖析和论述。

  5. 看了你的文章,幽默中有少许刻薄,让人忍俊不禁!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