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问:黑格尔称“戏剧应该是史诗的原则和抒情诗的原则,经过调节(互相转化)的统一”。怎样理解黑格尔的这一“戏剧体诗”原则?

答:先抄书(吕效平编著《戏剧学研究导引》):

黑格尔说,在戏剧里,史诗的“客观原则”遭遇了抒情诗“主体性”原则的否定,人物的行动已经不再仅仅是单纯的客观行动,而同时成为主体“内心生活”的表现;从另一面看,在这里,抒情诗的“主体性原则”也遭遇了史诗“客观原则”的否定,人物的情感已经不再仅仅是单纯的主体“内心生活”,而同时成为外在的客观行动。

这就是说戏剧行动必须是被主人公的内心世界意识到的、自觉的选择与追求,是一种“自为”的存在状态;主人公的内心情感也必须冲破“欣赏、观照和感受”的“寂然不动”的静止状态而强化为行动的激情,即意志,并且通过意志外化为戏剧行动这种与主体内心相对应的客观的存在。

自在和自为的状态都能为史诗所描写,但是戏剧只能描写自为的状态……

停!什么叫只能?我承认,比起亚里士多德,黑格尔的这个定义要“技术”许多——就算仍是附会穿凿,也要更“通”更“圆”更“站得住”。但黑格尔似乎是在说他的审美倾向,而不是在做文学上的文体区分吧?

说到底,我不认为可以跟黑格尔讨论戏剧的文体。因为什么呢?构成讨论基础的概念,根本不是一个意思。

比如他说的“诗”是指诗、小说、散文,统统属于所谓“美文学”(这没有问题),与“美文学”对立的是“硬文学”,包括科学、哲学、历史,他称为“散文”(这是在讨论文体吗?

注意,上面两个“散文”的含义也是不同的。前一个散文,大概就是指今天的散文,后面的散文是他自己规定的概念。

那些论述可能是有趣的,并且可能是有意义的,但很难说,黑格尔解决了——亚里士多德没有解决的问题。

黑格尔的这些话,是放在这个上下文里的:诗(他所谓的诗)是最高级的艺术,戏剧里有“诗”的东西。然后……

如果是做今天文体意义上的讨论,那个说法最多能让戏剧有别于史诗,不能让戏剧之为戏剧。比如它跟小说的区别是什么?其实戏剧区别史诗还用说吗?就算是史诗与戏剧的区别,最大的也不在于是否抒情吧?是否需要考虑,两者在格式上的不同?

今天所说的文体,格式因素很重要。比如散文与诗歌,它们可以都是抒情的,但是结构和语言则各有特点。史诗与戏剧,在语言和结构上的差别不是也很明显吗?(也许它被认为是非本质的?)

总结:黑格尔只是说,完美的戏剧,应该兼具史诗的客观性和抒情诗的主观性,但是我不认为这个可以作为文体标准。

就好比我说:一个好的小说,应该是情节和文辞俱佳的(这是我的审美标准),但我总不能说,坏的小说不是小说,既然它也塑造人物,讲故事、有情节叙述有环境描写。


3条评论

  1. 让百度来爬

  2. 不好意思,让百度来爬

  3. 黑格尔只是说,完美的戏剧,应该兼具史诗的客观性和抒情诗的主观性,但是我不认为这个可以作为文体标准。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