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记者被拘”,只是一个极端的个例。当然。但是极端个例也说明问题。小说四大谴责,全极端,为什么我们还讲,它们是社会的真实写照?

……不过今天,不写时评。一来因为常识和愤怒,网上已经很多,二来可资判断的新闻,可能还有更为复杂的背景。今天,也不声援记者朱文娜,今天力挺同学朱文娜。

其实说是同学,有引人自肥的嫌疑。朱文娜,最多只是校友,且上学时候,不算熟悉。县中那届一总六班学生,我们分属不同的两个文班。我在年级,只是个害羞的文学青年,而她却是偶像级人物。

现在去小城,问问一中的“五朵金花”,多半都能报出答案。这五朵金花,系指本届的五个姑娘,全成绩优异,全个性鲜明,全举动不俗,全志不在小。并且,听说,全不学就会。

这最末一全,当然有夸张的意思。但问题是,当我们,在教室里悬梁刺股时,确实经常听到,她们在外面笑语欢声。又有恶毒传闻,说她们搁家偷着学,然后到学校里,装着不学,好让我们崇拜绝望。

现在的孩子,大概不会理解,我们那会儿的小肚鸡肠。本县,虽未必是全国最贫困的县,但却是全国最大的贫困县。资源有限,嘴多,就少不得盘算琢磨。事实是,人家的确聪明,这到后来,都一一显露证明。

我只记得有位刘老师,在班里语重心长:孩子们,现在千万别谈恋爱,好好斗(“拼搏”的同义方言),等考上学,啥样的女人找不着?

(他当然是指男“孩子们”,之所以不说,“啥样的男人找不着”,是不言自明、可想而知的原因)

说到这里,来气。有一哥们儿,简直人神共愤。我听信了忠告,他却偷偷地,摘了朵金花!后来,他既考上了学,又找到了女人;而我,既没有考上学,也没有找到女人。去年,我与韦总北京私干,在饭桌的对面,就端坐着这哥们儿,和他的太太——朱文娜。

在那个饭桌上,我知道了,她已经从《法制日报》,到了子刊。但她好像并不知道,我辗转江湖,也已“非典新闻工作者”。席间哥们儿还玩笑,你写博,让你嫂子,在媒体包装一下吧。青春逝去,相互证见,我低头喝酒,直到微醺。

五朵金花中,于SH素无交往。王LL还算亲戚,但毕业20年,也从未有缘一见。直到阴差阳错,借助美国的朋友,才得邮件叙旧。洪M,跟朱文娜吃饭的次日,在宾馆收到其Emil。复约戴QL,预备我们离京前再聚。不过后来,还是没能厮会,原因记不清了,总之都是忙。

洪,是新华社驻巴勒斯坦的首席记者,印度洋海啸时也在现场。初中时,已有俊句传颂乡里。戴,按网上的介绍是“曾随朱总理、胡主席、江主席、温总理及李部长出国访问”,我电视上看到过的两次,一次是非典的记者招待会,一次是新闻联播的接见。

同学,特别之处,在于共同的回忆场景,且在最美好、最忧伤的那段日子。此后各自栖居,各自沉浮,偶通音讯,彼此唏嘘。我没有想到,又一次聚会到来之前,竟以这种方式获得近况。短信里的问候,再重复一次:不须在意,千万小心。放眼未来,永远支持。


5条评论

  1. 师兄,酸死掉了。

    葡萄,没吃到总觉得是甜,吃到的却是酸酸甜甜的。

  2. 抓记者主角–张志国当选人大代表 《法人》杂志社总编辑辞职

    http://www.zaobao.com/zg/zg080130_510.shtml

  3. 社会上这样的事件太多,以后有谁还敢在揭穿那些贪官的面具

  4. 不好

  5. 250 380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