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问:黑格尔批评人们往往把可笑性和真正的喜剧性混淆起来了。什么是他所说的真正的喜剧性?是否一切类型的喜剧都必须具备黑格尔所说的喜剧性?

答:先老实抄书:

黑格尔说:“可笑是这样一种矛盾:由于这种矛盾,现象在自身之内消灭了自己,目的在实现时失去了自己的目标”。

咬牙念了N遍,不懂。接着看,并且尝试去网上搂,又找到些原文或注解。

黑格尔认为:喜剧都具有可笑性,但并非一切可笑性都是喜剧,喜剧性有更高更深刻的要求。他认为,恶习、荒谬和无知等虽然可笑,但却不一定具有喜剧性。“和喜剧性相连的,一般来说,是能使自己高于自己矛盾的无限欢乐于信心,因而不会觉得自己不幸;这里有主观性的陶醉和满足。”——这虽仍是云里雾里,但差不多算是懂了吧。

再找,又看到这个说法:

喜剧的主体以一种愉快和自信的心情,凌驾于一切矛盾之上,自以为可以解决一切矛盾,实现一切目的,而实际上由于目的的虚幻和无价值,不得不四处碰壁,必然走向最后的毁灭,然而他并不把这失败或毁灭放在眼里。这同悲剧形成鲜明的对照。悲剧主人公由于坚持善良意志和性格的片面性,追求实体性的目的,他是带着严肃的斗争精神和英雄气概走向毁灭的。

一开始这么说不就结了嘛。黑格尔的文本实在不咋样。马克思打他那儿汲取营养,再说出话来,既富文采又不费解。要真玩,谁比马克思更能游戏文字?比如“金银天然不是货币,货币天然是金银”。多好。

再来对比一下。黑格尔说,喜剧是“形式压倒概念”。马克思据此就有了:“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

(看到这个说法,我很想写篇时评……但发哪里给谁看?还是躲到故纸堆里翻检爬剔去吧)

……

其实黑格尔之乎者也,大概的意思就是(第一,悲剧比喜剧更牛伯夷),喜剧虽然可以具有可笑性,但喜剧还包含比可笑性更深刻的东西。正好比论人论文,同样“可乐”,我们还要区分“幽默”、“诙谐”、“搞笑”和“滑稽”。

悲剧比喜剧深刻,这我是完全同意的。首先,哭比笑深刻;其次即便是笑,欧·亨利比马克吐温好。因为欧·亨利是“含泪的微笑”,而马克吐温诚如鲁迅所说“若要卖笑为生,作品便不甚看得”,实际上,欧·亨利的写作人生倒更像是卖文活命,我们是说:他的艺术手段更高明因而更深刻。

岂止是悲喜。粗糙比平滑有力量,颠覆比粉饰有力量,疼比痒有力量,咖啡比糖有力量。

陈瘦竹(不好意思,我看这名字也想乐,记得过去还有一个周瘦鹃,还有个鸳鸯蝴蝶派叫周瘦鹃,不知道是否哥俩——我真想给自己起名叫“王瘦猴”——类似以上这段就是“油滑”,日天算“诙谐”,但肯定不是“幽默”)注解黑格尔,用了“幽默”和“机智”以对应喜剧和可笑,我不以为然。幽默和机智,差不多是一个量度级别上的褒义词。就算你要在戏剧学上约定,也要大致尊重成俗,否则容易引起误解。

对了,是否一切类型的喜剧都必须具备黑格尔所说的喜剧性?如果喜剧是黑格尔定义的喜剧,当然是。黑格尔深谙辨证逻辑,无论如何,他在自己的理论框架里要能自圆其说。我们只要承认黑格尔喜剧定义的局限,就应当承认:并非一切类型的喜剧,都必须具备黑格尔所说的喜剧性(以后时间还要就此说说《救风尘》)。

(除了前文的吕著导引,还在网上搜罗爬剔了点类似“百度知道”的资料,作业和眉批而已,恕不一一注明)


1条评论

  1. 喜剧还包含比可笑性更深刻的东西

    好久不看先生的文章了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