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问:从什么意义上说,易卜生是属于现代戏剧的?从什么意义上说,他又是属于古典戏剧的?

答:抄书,抄书:易卜生反对法国佳构剧“为了达到对比效果……剧中人物或者被写成天使,或者被写成魔鬼,极少被写成真人”——这种脱离真实生活的空洞的情节技巧……

经常发现,很多冲突,历史上已经“正反”过了,而且还不止一次。我们不是为了衬托李玉和,把王连举刻画得贼眉鼠目吗?然后,再在以后的创作中反对高大全。《亮剑》之所以能火,很大程度上在于老李会说:他妈的……,以及其他一些可以原谅的小缺点。在此之前,银幕上的英雄(不是演员),都像是知道自己在演话剧。

《焦裕禄》是被学校组织学习的。但我们都流了泪。以前没有这样的经验,因为对这类电影的认识,已经有了思维定势。不过现在看来,那很像电视里的《亮剑》,对“佳构”(well-made)清算得还不够彻底。为了达到“对比效果”,导演甚至虚构了一个县长吴荣先(您瞅丫名字)而且焦裕禄虽然疼孩子(人性)了,但是又为了工作打孩子(不人性),它受到西人指责是不奇怪的。

斯大林、陈独秀、鲁迅、胡适,都曾被艺术手段“佳构”过,那种“空洞的情节技巧”,也曾一再被使用在政治舞台上。

扯远了,扯远了,继续抄书:总之易卜生的戏剧,像左拉所要求的那样描写“真实的生活”,大胆直面人生的问题和人性的卑污,他以平民化、生活化的散文语言取代了戏剧舞台上的诗歌语言,他的戏剧往往要求一个充满“真实”细节的布景提供人物活动的逼真环境,他晚年的作品,经常采用象征手法,越来越走向人的心灵。根据这些理由,易卜生被许多批评家看着是自然主义戏剧的代表和象征主义戏剧的先驱(自然主义戏剧和象征主义戏剧,是颠覆古典戏剧的现代戏剧的两个流派)……

这种“诗歌语言”是否仅指剧本?在通常情况下,我不仅不赞成作家使用诗歌语言,也不不赞成演员使用朗诵口气。那种仿佛演讲的八股腔调,是戏剧舞台的不二之选吗?

这当然是说,在类似话剧的戏剧、而非传统戏曲里。中国传统戏曲,因为有音乐元素,戏词好似歌词,所以合仄押韵都还可以理解(今之音乐剧亦可)。但普通话剧,还是让演员说人话吧。

匈牙利批评家卢卡契,做了类似莱辛和布拉德雷的努力。莱辛和布拉德雷反对法国新古典主义,却论证莎士比亚是古典主义“真正的”继承者。但是关于这种努力,我在上一次作业里已经评价过了,现在抄书结尾吧:

卢卡契认为:“易卜生早年就以古典戏剧的情节技巧为出发点,而且整个一生都在使用这种技巧。以斯克利布为代表的法国佳构剧丢弃了古典主义戏剧的伟大精神,而易卜生又恰恰是情节整一性古典戏剧文体原则的一次最完美的实现。他在以情节整一性为核心的古典戏剧文体中,注入了现代戏剧的伟大灵魂。”

(所抄为同前,均为“吕著导引”)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