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5月15日

1193098a560.jpg

茶会现场

    中江网:现在社会氛围日趋现实,人们关心的不是文学而是经济,大学生关心的不是学术而是就业,在这种情形下,举办“茶苑沙龙”有什么特殊意义么?

  王少磊:对我来说,一个文学中年,在沙龙里谈谈哲学,是合情合理的。要非得找点社会意义,就是能给校园增加一点——我所希望的学术气氛。相比过去,校园的确更加“现实”了,诗社的海报几近消失,考研考证的广告却铺天盖地。过去我们都是文学青年,现在孩子们则都考了驾照。

  中江网:大学生学点实用的本事不好吗?考研也许说明孩子们上进呢?

  王少磊:诗社,并非要取代考证辅导班。但我担心,“实用主义”几乎消灭了“理想主义”。在文学体裁上,诗歌(现代诗歌)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样式,但你在18岁时没有“诗情”,就更少有机会在30岁时萌生诗意。大学生今天就忙于炒股,我们能指望他们以后热爱艺术吗?我当然认为艺术不顶饭吃,但如果一个社会只知道吃饭呢?

118f5d295fd.jpg

茶会现场 

    中江网:你认为沙龙有助于改变这个倾向?

  王少磊:过去,我看茶馆的“舞美”未免好笑。你以为,把灯弄得红红昏昏的就算浪漫吗?一拨鸟男女假模假式装什么高雅啊!但是现在,我经常把沙龙放在咖啡厅了。是得弄点红红昏昏的舞美。我们以两性交往作比,若不经过咖啡馆的“假模假式”,一对男女就直接上床了成何体统。从某种意义上说,钢琴、油画、诗歌与电影都是舞美,这样就算生理上跟动物相差无几,我们也能靠“精神”找到点尊严。我写过篇小文为沙龙,名字就叫“必须跟蚂蚱不一样”。郭德纲嘲笑听交响乐的规矩,我却迷恋那套如临大敌的劲头儿。郭德纲的边缘,相对于姜昆的中心是一种批判,但我不赞成他的反智。

  中江网:沙龙是法语的词源?沙龙是舶来文化吧?

  王少磊:沙龙最早该是意大利语,但你把它跟法国联系起来是对的。因为有德·塞维涅夫人、德·拉法耶特夫人、德·朗布依埃夫人和罗兰夫人,因为她们用咖啡招待过孟德斯鸠、丰特奈尔、伏尔泰和卢梭,乃至被认为创造了“文学的公共空间”。你知道,文学的公共空间,往往能导致思想的、政治的公共空间。所以,把法国的社会进步跟贵妇的客厅关联,也许并不是没有道理。

  中江网:法国、文学、伯爵夫人和启蒙大师……你觉得沙龙是一件浪漫的事情吗?

  王少磊:我很不喜欢“浪漫”,这个词一身的香粉,浸满消费社会的虚假。沙龙,偏一点就变得恶俗可笑。这点我非常警惕敏感。钱锺书的小说《猫》,有人说就是影射林徽因的客厅。在那里,我是说在主人公爱默那里,客厅不是文学的公共空间,而是知识分子争风吃醋、咬文嚼字的地方。

  中江网:那么简单介绍一下“仙林茶苑”沙龙的创办情况吧。

  你知道敝校有三个校区,仙林因为在远郊,一直被认为不如随园“文化”。但这显然是可笑的,文化难道是指老房子吗?其实也不够老,袁枚意义上的随园早没有了。我住的小区叫“仙林茶苑”,房子果然都是新的,但连上对门的单身公寓,至少有1000个教师家庭。大家学科背景不同,其实很可以“文化”一下的。2007年4月,他们希望我帮助做一个学术茶会,也算是建设和谐小区吧。此前我弄过多个主题的沙龙,比如“随园论衡”——我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

118f5d4344e.jpg

茶会现场

  中江网:“茶苑沙龙”探讨的多是些什么问题呢,更倾向学术还是现实热点?讨论话题由谁决定呢?

  王少磊:最理想的选题,是有现实由头的学术话题。比如针对学术腐败,我们会做“英美的校园生态与大学精神”,再比如针对网络暴力,会选择“互联网语境下的新价值取向”,大学排行榜出来,就有“大学排名的幻象”,齐泽克到南京就弄“新马克思主义”。茶苑沙龙有几个操办者,话题主要由我们商量确定。

  中江网:茶会允许仙林大学城的学生来旁听吗,这些讨论在校园里的影响大吗?

  王少磊:当然。事实上每期都有学生——不仅旁听而且有机会发言。师生在沙龙碰面,彼此都不免一怔:原来你们是这样的啊!足见课堂上相互误读。沙龙借助人际传播和网络扩散,影响还是有一些的。不过说真的,学生并没有我想象的踊跃。也许正如你刚才所说,他们早被诸多“现实”分心。也说不准问题恰在我们,现在谁敢拿自己,跟五四时期的老先生作比?

  中江网:你们在茶会上的讨论话题,会录入本校或者外面的学术期刊吗?

  茶会的茶钱,是本校社会科学处赞助的。不过跟学报和期刊暂无合作。倒是去年的活动成果,据说有领导表示资助结集出版。假如真有精力去做这个集子,我恰恰是想鼓吹另一种趣味,可能跟学术期刊不一样的趣味。但愿有一天,我能做一本同仁期刊,就用沙龙一样的趣味取舍稿件。

  中江网:茶会邀请的学者都是学院的老师?还是也有社会知名人士呢?

  王少磊:呵呵,学院的老师,不能同时是“知名人士”吗?每期开场的主讲人,基本上以老师为主,但也有文化官员或媒体业者,总之都在我们的“圈子”。茶会靠人际传播的“私谊”来组织,而不是靠单位的行政力量。

116a2c9b39d.jpg

茶会现场

  中江网:在你给学生讲课的时候,除了书本上的理论,还会加进去茶会的成果吗?

  王少磊:如果话题相关,也许会顺手援引。不过我更想移植沙龙精神——让课堂“沙龙化”,也就是避免单向的我讲你听,真正在教室里互动起来。你知道,我上“网络传播”课,双向传播就是互联网的核心精神。不过在这个方面我做的不够好,希望有一天,我既能让课堂沙龙化,也能避免沙龙课堂化:很多老师,在教室里为学生的消极而苦恼,可一旦自己走进沙龙也不愿交流。

  中江网:在“仙林茶苑”沙龙影响不断增强的情况下,会邀请媒体记者到现场采访吗?

  王少磊:我过去的主题沙龙,一多半是有记者到场的。有的干脆是跟媒体合作。比如“随园论衡”,它讨论的内容给杂志做封面文章。南京报业集团有新办《美城》,已经说好进行类似的联手。我甚至打算找企业谈谈,不是赢利,而是受它的委托做专题研讨。相比单纯的书斋生活,这不失为“半玩半学”的好办法了。

  中江网:能谈谈你是怎么看待江苏省文化发展的态势吗?我看你们做过类似的主题。

  王少磊:文化,是吃饱了以后的追求。从这个意义上说,江苏比其他很多省份,都更有条件发展文化。但是文化这个话题太大了,我只说说我接触过的几个行业,比如建筑、文物、出版和动漫。也许我们应该考虑,是多盖几个大楼呢,使自己变成上海第二,还是保护南京的城墙打出明文化?有多少资金投入文保事业,又有多少精力用在了旅游经济?另外,码洋大省是否等于出版强省,我们有多少类似《读书》那样的社办期刊?我们有这么多的指导基金和产业园区,到那生产出多少畅销的原创卡通?

  中江网:可以把“仙林茶苑”的链接公布一下吗,以便于更多的热爱文化,学术的人可以常去看看。

  王少磊:当然,我们欢迎在线上延伸沙龙的讨论。你可以登录http://www.exianlin.com/home/互动交流。

来源:中国江苏网文化频道  编辑:周小雯
2008年05月03日

 

我曾经因为信仰问题,跟大林发生过严重冲突。他头回来南京,我试图给他洗脑未果。他给我洗脑,果了。

当然,不是思想洗脑。他继续当他“……战士”,我接茬做我社会闲杂。不过,我被说服重建了网站

也好。可以减缓春天抑郁症。或至少赢得点时间,在观水姐取号之前,病人不至于“自挂东”或“举身赴”。戏剧作业养肩歇力中,编编“仙林茶苑”也不错。

大林把我稀奇古怪的要求,都变成技术可以听懂的语言。实际上,他提供了全部的技术支持。有回,我们甚至弄到了凌晨,说我们其实是他们,因为在塔可咖啡,我喝了杯咖啡后昏昏欲睡。

这么一来才知道,白当了几年的“互联网专家”。虽然兄弟招摇撞骗也有人出机票,但其实是狗屁都不懂呐。这么一来才知道,世界上根本没有互联网,只有查尔斯所说的“互联网江湖”。那么,世界上是否有“互联网传播学”呢?一想到这个问题立即出了身冷汗。

原来网页可以这么打开,搜狗输入法可以这么使用,以及浏览器分为……IE6和IE7。总之在IT这不就系鞋带的事儿吗?除非我是陈景润,否则不能原谅自己幼稚到如此地步。

大林回北京了,临走推荐了一个搜索引擎,叫百Google度,妈的,瞅名字就有互联网精神。好,且把“议程设置”与“双向传播”搁一边儿,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