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因为信仰问题,跟大林发生过严重冲突。他头回来南京,我试图给他洗脑未果。他给我洗脑,果了。

当然,不是思想洗脑。他继续当他“……战士”,我接茬做我社会闲杂。不过,我被说服重建了网站

也好。可以减缓春天抑郁症。或至少赢得点时间,在观水姐取号之前,病人不至于“自挂东”或“举身赴”。戏剧作业养肩歇力中,编编“仙林茶苑”也不错。

大林把我稀奇古怪的要求,都变成技术可以听懂的语言。实际上,他提供了全部的技术支持。有回,我们甚至弄到了凌晨,说我们其实是他们,因为在塔可咖啡,我喝了杯咖啡后昏昏欲睡。

这么一来才知道,白当了几年的“互联网专家”。虽然兄弟招摇撞骗也有人出机票,但其实是狗屁都不懂呐。这么一来才知道,世界上根本没有互联网,只有查尔斯所说的“互联网江湖”。那么,世界上是否有“互联网传播学”呢?一想到这个问题立即出了身冷汗。

原来网页可以这么打开,搜狗输入法可以这么使用,以及浏览器分为……IE6和IE7。总之在IT这不就系鞋带的事儿吗?除非我是陈景润,否则不能原谅自己幼稚到如此地步。

大林回北京了,临走推荐了一个搜索引擎,叫百Google度,妈的,瞅名字就有互联网精神。好,且把“议程设置”与“双向传播”搁一边儿,玩吧。


4条评论

  1. 广告啊!

    新闻桔子 http://WWW.RUROO.COM

    可信赖的市场与投资参考

  2. 专家,哈哈,这年头,头上插根鸡毛就说自己是专家

  3. 你是专家!

    你们全家都是专家!

  4. 哈哈..我点了下百GOOGLE度,还是那么回事呢.

    还有搞不懂,为什么什么事情都得要搞个XX学才是那么回事呢

    郁闷..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