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16日

海天一线,是我先前做过斑竹的一个论坛。鼎盛时期,集中了几十个原创写手,上百的文学女青。信息分享、业务合作都算是副产品,还做成无数大事——此处未可言明当事人见此一笑。网络似乎是快镜头的人生模拟,如今再偶尔上去看看,人事对答都茫然忘怀恍如隔世了。那时间,总喜欢拿网友的呢称取笑,顺口溜写了不计其数。江湖深远,早上翻看时,却不知昔日同道都云散何处了。


长草的园子,资料最容易丢失,何况西祠一再改版。备份,继续备份以待他年咀嚼感慨:


1)海天一线线歌之征集意见稿

海蓝蓝,天高高,
孤帆一线风萧萧!
此身随风散无痕,
到头谁不死翘翘?
顾我盘中尚有大头菜,
噙一粒话梅闲作草。
敲键盘,挪鼠标。
 
君不见西祠遍地summer虫,
他娘的唧唧歪歪正聒噪!
从哇噻,到我靠。
纷纷大虾和菜鸟。
胡同口都是什么屁文章,
片警大妈眼瞎了。
又何必扼腕顿足寻烦恼?
 
虎天下,狼世道,
羊喝汤罢人吃糟。
又一篇稿子枪毙了。
肯为一点银子空折腰?
删稿如骟睾!
老丫的还振振有词言滔滔!
 
空谷远,足音少,
李桐樱若红灼灼。
洞庭秋思一滴泪
每抚新琴必长号!
君不见阳光和风正逍遥,
哪管他人间龌龊事,
蚂蚁搬家乱嘈嘈!
 
不愤怒,不吃药,
空山月影听松涛。
闲了且码点小文字,
有美女寒夜洗手做羹肴。
听昆曲,哼小调,
爽身粉好似雨毛毛。
穿木屐,戴小箬
老爷我可拥秋姬到日高!

问世间多少文学女青年,
找王少?


2)海天网友网名打趣


独步海天时倚杖,客居江南人凄惶。


齿间尚有大头菜,怀中已无话梅糖。


伤心流年水行走,冷眼往事云飞扬。


一声杜宇方过耳,随风散作泪千行。



3)海天赛诗会


第一个:


独上栖霞看海天,客居江南镇日闲。
淡淡心琴化心渡,纤纤乔叶起冰岚;
宁波紫屿渺千里,山东老刀值万钱。
纵为乞丐亦一品,西皮流水尽天年。


补充日期: 2001-11-17 09:02:09

大赛设:
 
一等奖一名,共进晚餐(酸菜鱼);
 
二等奖二名,共进午餐(牛肉面);
 
三等奖三名,共进早餐(包子稀饭)。
 
(注:一等奖只在女同学中产生)。
 
王少磊拥有解释权。


……



第二个:


冷月已是爽身粉,
秋风却似大头针。
啸笑一声谁能解?
幽谷常有采芹人。


第三个:


心有不俗志,
身无盖世才。
常于三五团圆夜,
负手独徘徊。
可怜小女尚襁褓,
已恐镜中头早白。
此生人说如博弈,
入局两手空空却无牌。
一声啸,一声嗟!
寒秋去复来。
抱病今夜强登台。
霜冷月寒尤觉诗肩瘦,
冬衣裁未裁?
方知先贤吟咏非矫饰,
思古也把栏杆拍:
天下英雄安在哉?
先枪毙,后活埋。
从今长在尔左右,
休因聒噪怨兄台。


第四个:


谢却爽身粉,
何来话梅糖?
无盐浣葛女,
也同西施肠。


第五个:


朝驾东车兮,
夕止心渡;
楚水潜蓝兮,
秋风添酷;
西门落叶兮,
加子优木。
冬之寒冰兮,
绝非含糊!
淡淡新琴兮,
泪染斑竹。
采芹归来兮,
柴门幽谷。
鸿一南去兮,
不觉酸楚!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5年06月16日

一、紫金论坛

糊成新帖颇自重?敢妄声息与人同! 
猛砖常拍丫屁屁,洪水时淹偶东东。 
几番大虾惊菜鸟,数回美眉误恐龙。 
如今也休说寂寞,十年愤青已愤中。

二、西祠胡同

先生何故乐不支?枯坐偶有会心时。

不见四五个鸟人,也读三两句唐诗。

谈笑未觉荆妇老,归来休嫌洒家迟。

睡起啜茗敲比特,换他二两碎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