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 21, 2012

文/DoNews新锐作者 沈万九

众所周知,佛教有六道轮回之说法,六道具体可分为:天界,人间,阿修罗,地狱,饿鬼,畜牲。如今,这个世界高速发展,信息日益爆炸,天地随时变样。如果不正经来说的话,恐怕得多加一个道了,那就是“网络道”。它既非善道,亦非恶道。或许说,它两种都能沾上,黑白善恶的矛盾统一体。

在网络这条道上,很多原本在人间里恶贯满盈的中年大叔可以是刚回国的温文尔雅的留学青年,原本跟修女一样的纯洁小清新可以一夜之间变成满口秽语的艳舞视频女郎……至于说到变性啊,变国籍啊,变形金刚啊,那就更加易如反掌,套用卖运动服的李老板的一句广告语则是:一切皆有可能。

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的统计,截至2011年12月底,中国的网民已经快突破5个亿了,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网络上这么多人,这个江湖肯定小不了。

江湖险恶这个公论,相信大家是不用质疑的吧。依此类推,网络这个大江湖里的险恶情况更是毋庸置疑了:轻则名誉扫地,重则身败名裂,更重者甚至丢了“卿卿性命”,比如说唐骏的“学历门”、韩寒的“代笔们”都是跟方大侠之间的江湖较劲,前扇门让“打工皇帝”摘下了荣誉称号,后者的主角只能靠手稿以正清身,却越辩越浊,甚至连170的疑似身高都难以保全。

这一切,当然还得感谢1990年的英国教授蒂姆·伯纳斯-李。拜其所赐,网络横空出世,如同一枚惊雷,把让我们的世界炸得变了一个样。在这个世界彻底变样之前,我的世界已经开始逐渐变样。

记得我第一次触网的时候还是初中,那是一个苦闷无聊的夏天,青春痘和隔壁班的漂亮姑娘的音容笑貌日夜纠缠着我,网络突然没有症状地降临到了我们那个小城,如同后来的sars一样轰动。据说网络的世界丰富多彩,除了可以一口气看完《七龙珠》,还可以看想看的任何东西,比如说真正一丝不挂的高清各国女郎。为此,我跟一个叫做瘦鬼的朋友,存了一个礼拜的零花钱,带着忐忑的心情,像是去参加传说中的成人派对。记得那天晚上网吧的光线有些昏暗,但不至于昏暗到让人昏睡,我们喝着可乐,欢快地在网吧里消停了一个晚上,期间居然还邂逅了班主任——这件事后来大家都没有提,似乎从未发生。

一转眼,网络便发展了这么多年,网络道也逐渐形成了规模,其首要特征就是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新兴职业,比如说网络作家,网络歌手,五毛党,网络风水师,更有网络视频女郎的。就拿后者来说吧,据说收入还非常不错,身体各方面指标好的而且勤快换制服些的一个月几万是没有问题,最主要这样的工作基本上属于0损耗,反正能看摸不到,你就对着荧光屏耗吧。

与此同时,网络的运用也越来越强大。从一开始乱七八糟的论坛,到五花八门的博客,SNS,再到动辄转发上万条的微博。网民们交流的方式不断地发生变化,唯一不变的是那颗紧贴网络的心。

如今,几乎每个人都离不开网络。然而,网络的世界却有着太多的不安全,什么秘密都是透明的:艳照门让明星私房事不安全,人肉搜索让上海虐猫女不安全,郭美美事件让红十字会不安全,微博打拐更让犯罪分子不安全……可这一切的不安全,并没有让我们远离网络,反而让我们更加死心塌地地跳落网窝,自愿成为落网之民。

“未来生活,也许网络不会‘杀了’我们的身体。但它已经‘杀了’我们现有的生活方式。”多年前,有一部叫做“黑客帝国”的电影,让我们见证了网络的可怕,如今它的可怕已经逐渐走下银幕,来到我们周围,切身影响了我们,左右着我们的生活方式,把我们变成了宅男或网购达人,变成了空虚的网游高手或孤独的世界公民。

前不久网上还爆出这么一个团体,说他可以封杀王老吉,也可以高呼“我可以骚,你不可扰”,他掀起民意,他上天入地,他就是一手炒红杨紫璐、郭美美、干露露母女、苗家妹妹等的幕后推手,被称“史上最牛干爹”——此“干爹”在网络江湖上掀起轩然大波,各路网民果断惊呼各种上当,各种欺骗,正所谓刀不血刃,剑未开鞘,便足以杀人于无形。

两千多年前,当孔子周游列国对着一帮弟子诲人不倦地念读《弟子归》时,当苏格拉底跟老婆吵完架被赶车家门随后晃悠在古希腊的街头引导众人思考之时,如果他们想到2000年后的今天,网络如此发达,世界如此联通,会不会仰天发出这么一声感叹:给我一部四核电脑和一条2G的网线,我可以网动整个地球!

◆ Weibo: http://weibo.com/shenwanjiu (杂花碎文·愚己娱人)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 DoNews新锐作者/沈万九

Tags: ,,.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