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2月27日

看看能不能实现trackback

http://www.shenyou.com/wp-trackback.php?p=155

2006年09月08日

1)           Web2.0的盛行。

WEB2.0是以人为核心线索的网络服务方式。通过提供更方便用户织网的工具,鼓励提供内容。根据用户在互联网上留下的痕迹,组织浏览的线索,提供相关的服务,给用户创造新的价值,给整个互联网产生新的价值,才是WEB2.0商业之道,可以简单理解为用户提供内容服务用户。下面提到的一些趋势和热点都或多或少和Web2.0理论有关。

2)           长尾理论

长尾(The Long Tail)这一概念是由“连线”杂志主编Chris Anderson2004年十月的“长尾”一文中最早提出,用来描述诸如亚马逊和Netflix之类网站的商业和经济模式。Chris认为,只要存储和流通的渠道足够大,需求不旺或销量不佳的产品共同占据的市场份额就可以和那些数量不多的热卖品所占据的市场份额相匹敌甚至更大。

3)           搜索

随着google和百度的不断成功,搜索所能带来的巨大浏览量和实际的广告收入已经基本确定了商业模式。

4)           Blog、视频共享的崛起

MyspaceYouTube为代表的博客服务和视频分享服务近年来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虽然在此之上的商业模式还没有定型,但巨大的浏览量和关注度使它们获得了VC的青睐。当然,在中国这一模式的实践和可行性发生了和国外不同的走向,值得研究。

5)           分类信息

可以理解为特定条件的搜索和内容汇聚。对于用户来说,相对于搜索,分类信息可以带来更多的便利和准确的需求。

6)           无线模式的没落和网络广告的崛起

移动对sp的铁腕杀手说明了在巨大利益面前将基础寄托在其他人身上使多么的不确定,核心竞争力所依附的技术和手段必须是自己全权拥有的。

网络广告的再次崛起说明早期关于注意力经济的理论是正确的,网络广告是当前网络发展的生命线,也是在不断扩大的市场。

7)           以淘宝网为代表的面向个人的电子商务

说明了两点:(一)C to C的电子商务是有前途的,突破支付手段和物流局限后就有了电子商务的可能;(二)赚钱不一点要靠收钱。

8)           本地化专业化使网络服务向纵深发展

在国际大公司和国内几大网站将当前网络理论充分时间的情况下,相对弱小网站不能靠概念取胜,只能通过本地化、专业化来实现生存和发展,从而也推动了内容服务的丰富和深度开发。

9)           网络人际关系“圈子”、“部落”和六度空间理论

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六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这就是六度空间理论,也叫小世界理论。网络在满足人们扩大人际交往面和人际交往的隐秘性后,对人们发展和巩固自己的交际圈也在发挥重要的作用。在IM之后,通过Blog延伸情感到思想的深度,这是网络对人与人交往的新贡献。

2006年09月05日
去年到今年一年左右的时间,我先后三次专程到象山旅游,每次都有不同的体验,这里就象山的旅游谈一点自己的看法。
 
象山旅游的享受按秩序排,第一是吃,第二是出海,第三是沙滩。
 
和一般人去象山旅游不同,我这三次去都不是奔着什么松岚山、中国渔村、影视城去的。第一次是出海,第二次是想出海没有出成,第三次是是出海去渔山岛。呵呵,对于大多数人看好的海边沙滩,我觉得地处东海的海滨和南海的沙滩比起来差的太多,只能是一个休闲之所,品象上查的太多,不是享受的极至。
 
吃摆在第一位,不能仅仅因为本人爱吃就将它摆在第一,而是确实是象山的海鲜实在是美。东海的水产本来就是太平洋西岸海鲜的极至,原来的四大鱼类——大黄鱼、小黄鱼、带鱼、鲳鱼就是鱼中极品。其特点就是一个鲜字,鲜的极至本地有一个词,叫做“飘”。呵呵,要体验什么是“飘”一定要在大海上,直接从刚刚打上来的活的鱼,马上在船上煮,基本上不用加任何作料,甚至不用开膛去肚,直接煮熟就吃,才能理解何为之“飘”。我曾在大海上已虾为饭,以黄鱼、鲳鱼、乌贼为配,暴吃一顿,回来后三月仍留鲜味。其味乃人生一大快哉。鲜活、鲜活,为什么鲜一定要和活字在一起,因为任何保鲜技术在不活了以后都是无用的,即使是活的,离开它的本源之地,活的也是不鲜的。象山之爽,不出海吃鱼不知道也。
 
去渔山岛才能体会象山这个滨海之地的游乐快慰。远离大陆的渔山岛,要三个多小时的航程,稍有风浪就让人体会大海的威严。上月去时相对还是风平浪静,但仍是无风三尺浪,包了一条船,16个人去,只有5个是无损到岸,下面的照片并不是在躲避什么风雨,斯人在吐也。有人说,旅者的体验在于路上的苦乐,我同意。
 
显然,出海并不是为了坐船。海钓是最大的乐趣,两天的渔山岛之行的第一天,我们在大海上吃尽了苦头,随波逐流,但下杆之后一无所获,真的是一无所获,和之前朋友去的水清鱼傻之说相去甚远。当夜苦闷之至,在岛上一小店门口,找到当地人闲聊,方得到推荐,深夜上门拜访当地一专业海钓人士——吴师父,看到了下面一张详细的渔山岛海钓图,百般央求才得到下面这个黑白版的。这才知道海钓要找到位置,打好窝子,算好线长,才能有所收获。
 
 
第二天一早,我们花钱雇佣了吴师傅,带上他为我们准备的打窝子的佐料,一起上船,再次出发,在吴师傅的定位下,我们真的是杆下鱼上,真正领略了水清鱼傻的海钓之乐。这个世界真是专业人士的世界,有去渔山岛的朋友切记,一定要有高人指点才不枉此行。
 
象山之游的松兰山和中国渔村的下海冲浪还是值得一游的,但所谓的象山影视城真的是游中垃圾,实在不值一提,大家就不要浪费时间和金钱了。
 
差点忘了,到象山旅游,即使是太阳不是很大,只要不是阴雨天,一定要搽防晒霜。虽然男人不怕黑,但阳光加海风,回来后就不是黑了,是脱皮,是火辣辣的痛,我三次去两次脱皮,第三次小心谨慎终于避免,此事不可掉以轻心,有时太阳不是很大,但杀伤力确不能小视。
说道宁波小吃和特产,大家第一个都会提到宁波汤圆,特别是对外乡人提及。至于咸蟹、泥螺之类一般是宁波人自美之物,名气远远没有宁波汤圆来的大。而如今,宁波汤团宁波人提的少了,吃的也越来越少了,至于宁波汤圆非宁波人生产这样的“新闻”早已对宁波人没有了触动。但最近由于“三陪”做的多,迎来送去的多了,回答宁波汤圆这个宁波“特产”的问题一多,突发奇想,宁波汤圆和宁波人有没有什么内在的关系呢?
 
首先,宁波汤圆外观洁白圆润,白显示其正直,圆润柔和显示其灵活而不死板,我相信宁波人对这种洁白、正直、灵活的品性一定不会推辞。而如果有人觉得圆润柔和就好欺负,大口将其咬开吞咽,宁波汤圆内中的猪油热馅一定会给他以极大的教训,宁波人不是好惹的,呵呵。
 
外表清爽洁白的宁波汤圆的内心是乌黑的芝麻,反映出宁波帮泛舟商海的“心狠手辣”,非有此“黑心”无法达成如此成就。真是映衬了宁波汤圆馅子不仅要黑还要黑的发亮的内涵。“黑心”并不是宁波商道的专美,是商道的必然,而宁波商道的“黑心”和宁波汤圆的“黑心”的背后,都有一个共通之处,它不但黑,而且要黑的发亮,最重要的是——黑的要“甜”!这就是宁波汤圆对于宁波的重要之处吧,也是宁波帮源远流长的所在。
 
原来世间万物是那么的相通,一奇。
 
2006年07月27日

 

“公司不是家”这一命题不断被应用在员工被炒的时候,好像公司的残忍都是小职员承担了,当然更不会问员工是不是真的把企业当家——“是否愿意这个’公司’成为’家’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

其实“公司不是家”同样使用在所谓的“企业家”和“老板”头上,7月16日的民生银行董事会后,《21世纪经济报道》从19日21日24日连续三个出刊日,用数篇(<3)娴熟的娱乐笔触试图还原在那天发生的在民生没有贷款、不发生业务的第一大股东、知名企业及企业家、希望集团老板刘永好竟然被踢出了董事会的场景。

非常遗憾,即使这么大的篇幅,现在我们还是不能确定这是阴谋、阳谋、巧合、民主……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它对我们的娱乐性表现在它为什么发生在民生大佬经叔平刚刚辞职就发生了,原来有钱人也有郁闷的时候,不是所有的和这些老板相关的企业都是“家”,当“家”不要你的时候,原来也那么凄惨。

显然,刘永好是大意失了荆州,其实商场如战场,但名将如关羽也有心高气傲自以为是的时候。在商场上疏于准备总是会有被偷袭的时候。

其实再想想,哪一个企业又是一帆风顺没有波折的呢?很多企业都是有过困难到极点,内外环境纷繁复杂,但作为管理者就是要能战胜这些眼前的阻碍,敢于并善于领导部署沿着最直接的道路走向胜利。记得一位名将说过,军官在战场上就是解决困难的。商场如战场,很多道理看起来谁都知道,其实做起来又是多么的难呀。

2006年07月18日

 

本周看到有关镇海最有意义的新闻就是《去镇海工作 有租房补贴》——“今年起,镇海区专门推出人才安居工程:凡到镇海非公企业工作的本科以上毕业生,3年内每月享受200-400元不等的租房补贴。根据相关政策规定:可享受这一待遇的对象为2003年以来在镇海非公企业工作的本科以上学历毕业生,具体补贴标准为,大学本科学历每月200元,硕士及以上学历每月400元,补贴期限为3年。工作3年以上符合条件的,可申请购买经济适用房。”

 
在4月份探讨镇海政府收回宁镇公路收费站的时候,我注意到镇海的财政收入从04年的13亿激增到05年的25.72亿,花钱买公路是有钱的表现,这次花钱补贴人才的住房也应是有钱的表现。个人认为这次花钱比买公路意义大的多。
 
读大学,是本科并不等于就是人才。但读过大学,读过本科的人对一个地区的的贡献,显然会比较大。镇海不是出不了人才的地方,看看县志,看看镇海中学就知道这里出的人才太多了(据说升大学率是100%,本科率是90%),但它的问题是留不住人才。报道中“前天下午,镇海区首批203名本科以上学历毕业生的申请获批准,其中90%以上为外地大学生。”说明了本地人并不愿意在镇海工作(或不愿在非公企业中工作),这和这些年镇海的封闭、没有特色、以及环保问题(化工区的建设)有关。这样的补贴政策,切中了目前人力资源流动的要害,安居才能够乐业嘛(房价太高了),用外地人才来补充并最终走上人才的良性循环是可以预期的。
 
另一点,我注意到,这一政策的一个前提是“在非公企业”的大学毕业生。这也是我赞的一个理由。把人才向相对环境比较恶劣,对人才比较渴求,更能够锻炼人才的非公企业上引导。比将钱用在相对安逸,对人才成长刺激不够,容易涣散的公有企业和国家机关来说更有价值。这和我在《公务员——感觉一种悲哀》的观点是相通延续的。
 
我的《公务员——感觉一种悲哀》一文写的比较匆忙,并没有完全写清我的想法,也许也很难写清我的想法。这里做一些意犹未尽的补充。

我并不是对目前公务员队伍的完全否定,以至反对青年的进入。而是当心没有完全形成工作方法和处事原则的年轻人进入目前的政府文化中,容易丧失应有的进取和锐气,浪费社会资源。掌握大量人才和臃肿的机构设置是不匹配的,也是无法高效的,最后的结果是产生一个庞大而无用的官僚阶层,而使最需要人才的社会最活跃细胞的经济部门不仅得不到优秀人才的补充,而且受制于这个官僚阶层。这是从大的方面说。

 
从小的方面,个体方面,我希望年轻人能够直面最激烈的长期的市场竞争(不是那种考公务员式这种一劳永逸的“激烈”竞争),在这种有激情、有意义、有未来的竞争中完成自己的社会价值和个人价值。不要贪图官本位的虚荣,不要迷恋安逸的小生活,虽然抵制这样的诱惑是这样的难,但人还是需要一点精神的。
 
对这种观念的扭转依靠道德的感化和说服是没有用的,社会和政府应该做适当的引导,这一次镇海做了,让我们大声地为它喝彩。
2006年04月17日

在整理证件的时候,看到了自己多年前上网的时候根据公安部门的要求,老老实实到宁波公安局做的“上网许可证”——浙江省计算机信息系统国际联网备案证。
从证件上看,是在99年7月22日做的,离我第一次上Internet应该有3年多了,网络的第一次浪潮兴起,国家觉得要控制一下,发布的管理规定,记得要求每个上网的人都要到公安部门登记。那时好自觉,就去做了,记得当时只有市公安局可以做,还特地请假从镇海到市公安局。当时我上网用了一个163的帐号,一个169的帐号,还特地做了两本,记得好像是缴了一点费用的,真是良民呀。
 
现在想来,是多么可笑的事情,但当年做的又是多么严肃。
2006年04月03日
 

在2月,写过一个《对当前股市的一些看法》,现在看来,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偏差,对汽车行业的看法有些乐观,汽车行业大部分股票由于前两年的过分炒作,现在仍需要修正,但仍值得关注。
 
在我看来,金融行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将会继续引领大盘,我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我严重的金融行业只有五家银行一个中信证券,其中深发展将在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有大作为。其他在以后的日子里都是可以逢低吸纳。

对房地产行业一直十分矛盾,由于在过去的几年错过了房产投资的暴利,从个人意愿上一直希望它跌,但仍买了万科, 对以后的走势不知怎么把握。只能说行业整体谨慎对待,个别实力雄厚企业仍有大机会。
仍坚持股票池做法,万科就是在看了3年以后抓住的,还有民生和浦发。互联博客中的《猫人日记》有一个股票池,可以关注一下。
 
仍坚持2006年开始中国股市有大机会,抓住领头行业,获取你应该获取的改革开放的利益。请大家关注互联博客中的《商业经济》类博客……
2006年04月01日
今天和一位帮女儿找工作的母亲谈了好一阵,甚多感慨。所谓养儿方知父母心,父母的脆弱并不尽在儿女生病的时候,儿女也并不是那么的乖。工作是人生的大事,父母终于见到了长成的儿女,在这个时候总是无法释怀,总是免不了要安排子女的人生。
 
我在新鲜人的时候,没有求职的精力,在那个时候我不幸进入了定向招生的名额,工作是没有选择的,但母亲还是在我毕业的时候操心了一把,和现在父母子女有个工作就满足有些不同,母亲并不满意通过“代培”买断我的银行。操心张罗着让我能够脱离她一辈子劳累的银行,到当地负有盛名的大企业去,由于我父亲在这家大企业中,在当时只要银行放人,进去是没有问题的。最后操心的结果是没有结果,否则我又是另一个人生。那是的就业是掌握在别人的手中,个人是没有太多的选择的。
 
转眼十多年,天翻地覆。李开复在全国为google招人的《选择的智慧》开篇就说在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技术或网络的革新,而是……人将拥有选择”。问题是,现在的新鲜人准备好了吗?在如今,有人欢笑有人愁,有人到处寻找有人在家等待父母的所谓“关系”。看似时尚的人,在这个时候完全没有了应有的洒脱和睿智。我想起了前年面试一个南京某大学学生会主席,整个面试十分的沉闷,其表现乏善可呈,最后问他作为一名学生会主席应该是学校中的优秀分子,为什么会这么窝囊?他感慨到,实在是面试的太多了,失败的太多了。
 
社会是残酷的,但不是黑暗的,在这个又是求职的时候,希望对进入社会的这些新鲜人说,躺在父母怀抱是可耻的,丧失信心是悲哀的,现在是困难的,未来是有希望的。
2006年03月22日
今天看到了两个有关cnc和田溯宁的新闻——《网通公布3G前战略 首次确认田溯宁将做风投》和《cnc作别江湖意味什么?》。历经风风雨雨,看到这些今天还有人在讨论田溯宁,还有人想到CNC(此CNC非彼CNC)确实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在我们这些人的眼里,CNC和网通就是指着N年前成立的现在偶尔被提及但一定要加一个小字的我们一般自称为老网通的那家公司。田总之于它的意义从某种程度上就是CNC成长壮大的缩影。再后来,田总进入那个所谓的新网通,大网通后所做的贡献,其实也是小网通之于大网通的贡献。起码,目前网通的股价超过的电信的股价,网通股价一年的涨幅远远超过了电信股价一年的波动。不要说股市弄人,历史总是要等到时间过去后评价才会越发真实。
 
那是一个时代,那个时代的某些残余还在继续这那个时代的梦,只是有的人一定不在这个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