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7月05日

  国际在线消息:英国最新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女人在离婚后的心情要远远好于男人,她们会感到无拘无束、轻松愉快。

  据《独立报》7月4日报道,此项调查是由英国约克郡建房互助协会组织实施的,涉及的离异人数超过3000。研究人员将调查对象分为两组:在过去两年以内离婚的为一组,而在更久以前离婚的则为另一组。

  在那些过去2年内离过婚的女人中,有超过一半(53%)的人声称自己心情轻松,与之相比,同组男人中的此项比例仅为46%。40%的女人表示她们有一种彻底解脱的感觉,而只有三分之一的男人有过同类感受。

  当一段婚姻走到尽头的时候,女人一般不会感到天崩地裂,她们更有可能将两个人的分手看做一个新的开始,而她们的前夫们则在接到法院判决数年后仍会感到压力重重且心情不快。调查发现,男人由于离婚而产生自杀念头的可能性是女人的两倍。7%的男人承认他们曾想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

  那些从前的丈夫们产生悲伤、错乱及被背叛感的可能性要远大于那些从前的妻子们。超过一半的男人(56%)表示他们会对其婚姻失败感到悲伤,但有此种感觉的女人仅为45%。即使在离婚数年后,男人感到闷闷不乐的可能性仍会远远大于女人,在那些长期处于离异状态下的男性中,有41%的人表示他们感到十分悲哀,而在同样处境的女人当中,此一比例只有三分之一。在那些已很久不做丈夫的男人中,四分之一的人会始终感到一种被背叛感,而在可资对照的女性群体里,80%的人从无此种感觉。

  60%的女人在离婚后会将更多的时间花在朋友和家庭上,而离婚男人发生一夜情、寻访旧情人或求助于婚介机构的概率则是女人的两倍。

  在英国,每年有超过15万对夫妇离婚,三分之二的婚姻以失败而告终。约克郡建房互助协会抵押贷款部的主管雷切尔·考特表示:“男人与女人在这一问题上所显现出的差异令人吃惊。女人在离婚当时及其以后的表现显然要比男人坚强一些。”该机构已经开始提供一种名为“全新开始”的抵押贷款,它是专门为那些刚刚走出离婚困境的人们量身定做的。(国际在线独家资讯 张咏)

2005年07月03日

  ●她从河南老家的一个师范学校毕业后就只身来深圳打工,做过制衣厂领班等好几份工作,曾有过一次婚姻经历。

  ●他曾经是波兰政坛黑马,1990年和当时的风云人物瓦文萨争夺波兰总统宝座失败,如今又重新杀入2005年的波兰大选。

  ●他们的文化、语言和生活轨迹完全不同,然而,奇妙的网络世界使两人走到了一起。短暂的网恋后两人闪电般步入红地毯。

   她37岁,曾经是深圳一名普普通通的打工妹,在深圳工作生活十几年;而他57岁,是波兰总统候选人,政坛黑马,也曾经是风云人物波兰前总统瓦文萨的竞争对手。

  完全不同的语言、文化和生活背景,但是他们跨越这一切,走上了跨国婚姻的红地毯。而带来这样一段奇缘的就是网络。

  从交友网站走上红地毯

  今年37岁的吴木兰是河南人,原来在深圳工作。她的异国夫君叫蒂明斯基,是波兰今年总统候选人之一。蒂明斯基今年57岁,此前一直住在加拿大的多伦多,而吴木兰原来在深圳。素不相识的两人不仅远隔万里、年龄悬殊,而且语言又不通,但正是奇妙的网络世界使两人走到了一起,经过短暂的网恋后,两人闪电般结婚,开始了先结婚后相知的奇异情缘。经过过去一年的共同生活,吴木兰才逐渐地了解了蒂明斯基,并连连用“想不到”来形容她这位异国夫君。

  多年前吴木兰从河南老家的一个师范学校毕业后,只身前往深圳打工,曾做过包括制衣厂领班在内的好几份工作。她在之前曾有过一次婚姻经历,并留下了一个13岁的女儿。吴木兰告诉记者,她最初有意寻求跨国婚姻是看了凤凰卫视的“中国人在他乡”节目。她说,“我以前不会上网,也不懂英文,是同事教我上网,并帮助我翻译。”后来在同事的帮助下,她在一个交友网站进行了注册。一开始是请同事帮助翻译,后来开始自己借助翻译软件写电子邮件。

  吴木兰在征友网站上放了自己的简历和相片,但她始终拒绝启用视频聊天。她解释说,她这么做一方面是不愿意对方只看相貌,另一方面她也不具备英文口语聊天的能力。但是交友网上英文流利的年轻女士如过江之鲫,蒂明斯基为何偏偏选中了吴木兰?吴木兰说,她在同蒂明斯基的交流中从没问过对方的收入、财产等问题,这可能是他欣赏自己的原因。2003年下半年,只见过吴木兰网上相片的蒂明斯基请在香港的朋友专程到深圳约吴木兰吃饭,席间还给吴木兰拍了很多照片。蒂明斯基说,“朋友给我的照片和报告对我作出决定很重要”。

  经过几个月的接触,蒂明斯基提出要吴木兰办理前往加拿大的签证并寄来从深圳到北京办理签证的路费。吴木兰说,“他是十分心细的人”。但她的签证申请被加拿大驻华使馆以无结婚签证为由拒绝。蒂明斯基找到他的朋友、所住地区的议员,请他向加拿大政府质讯,最终在加拿大移民部长的关心下,吴木兰才拿到了签证,于2004年4月前往多伦多和蒂明斯基完婚。

  中国太太伴他重新出山

  今年是波兰的大选年,在9月底举行议会选举后,10月份将举行总统选举。作为总统候选人之一的蒂明斯基6月初从加拿大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筹备竞选,他甫一步出华沙国际机场,就陷入了众多波兰媒体的包围圈中。他如此受到当地媒体关注,不仅是因为他当年的赫赫声名——15年前的1990年,在波兰剧变后举行的首次总统大选中,他作为长期侨居国外的波兰富商在众多总统候选人中以“黑马”姿态脱颖而出,在第一轮选举中和当时的风云人物瓦文萨分居前两位,共同进入第二轮总统选举,最后仅以微弱劣势输掉总统位子——更是因为此番伴随他重新出山的,还有一位年轻的中国太太。

  回到波兰后,蒂明斯基先是托朋友打电话,后又亲自给记者打电话并发来传真,邀请中国记者前往他的家中采访。在电话中他自信地说,不久他的中国太太就将成为波兰家喻户晓的人物,如果他当选总统,将努力推动波中关系的发展。

  蒂明斯基的全名是斯坦·蒂明斯基,他身边的亲人和朋友都亲切地称他“斯坦”。回到波兰后,他住在华沙十几公里外一个叫做科莫罗夫的小镇上,那里有他的祖居。科莫罗夫是个十分幽静的小镇,建筑大多都是两层的小别墅。

  蒂明斯基8岁时就随父母前往加拿大,前半生广游天下。他之前有过两次婚姻,第一任妻子是芬兰人,第二任妻子是在拉美做生意时认识的秘鲁人,两次婚姻使他有了4个孩子。

  吴木兰现在在加拿大一家语言学校学习英语。吴木兰的女儿也已经前往加拿大,和他们住在一起,目前正在读中学。吴木兰的心愿是读完大学后出去工作。蒂明斯基爱烹饪,平时下班后独享做饭的乐趣,并且喜欢听到夸奖。至于饭菜是否可口?吴木兰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她说,她最喜欢的是中午从学校回来自己做一顿中国饭,哪怕只是下面条,都是一天中最舒服的一餐。

    进入位于浦江县城北郊的浦江县种猪场后,记者乘坐的汽车车胎按要求从消毒池碾过,人员进入猪舍区前,要经过20分钟的紫外线杀菌,并穿上防菌脚套,用消毒液洗手。总经理顾建国说,这些是为了防止疾病带入,给猪带来病菌。
    浙江大学在读金融学博士顾建国,2004年1月辞去浙江国信控股投资部经理的高薪公
    职,回到浦江接管了母亲的养猪场,当起了一名“博士猪倌”。
    儿子临危受命


    今年34岁的顾建国是浦江县中余乡义村人,他的母亲薛春盛今年61岁。23年前,只字不识的薛大妈从养3头母猪起家,办起了自己的养猪场,发展到年出栏1.7万头猪的养殖规模。2000年,她因此获得全国劳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与获得的荣誉相比,薛大妈养猪赚到的钱并不多。儿子顾建国认为,母亲的传统养猪方式跟不上时代发展,思维方式过于老化。
    1999年,顾建国从东北财经大学金融工程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时,薛大妈就有让儿子回家接管养猪场的想法。不过遭到全家人的反对,“建国应该干番大事业,回来养猪简直就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嘛。”
    顾建国也没有辜负家人的期望,毕业后先在杭州浦发银行工作,后跳槽到浙江国信控股出任投资部经理,年薪20万元,在杭州买了房,结了婚,日子过得挺滋润。
    这期间,薛大妈的养猪场因为管理不善,险些倒闭。2004年初,她再次想让儿子出山。与上次不同,这次家庭会议上,全家人都支持她的想法。
    “他们这次真的需要我回来拯救这个养猪场!”顾建国说,选择回来有两个原因。一是为了母亲;二是国家出台了支持三农的政策,他相信搞农业也能掘到金。
    博士养猪三大主义
    刚开始,薛大妈担心儿子不安心工作。一年多过去了,看到养猪场效益直线上升,儿子一心扑在养猪事业上,“劳模”母亲终于放心了:“博士儿子养猪,效益就是不一样。”
    让薛大妈心服的是:一年来,儿子在养猪成本基本不变的情况下,采用新技术,提高种猪品质,种猪售价也是“噌噌”往上蹿:先是每头从750元提高到900元,之后又从900元提高到1100元,但仍供不应求。
    这个养猪场占地一百余亩,猪舍建筑面积一万平方米。据了解,去年出栏种猪5000多头,肉猪15000多头,实现产值1500多万元。目前拥有签约职工30余人,其中40%是大中专毕业生。
    顾建国养猪有自己的思路:猪场要走“规范化、科学化、品牌化”之路,首先要做强,然后再做大;搭建平台,引进战略合作伙伴和高级人才……“现代化养猪不再是传统观念里的又脏又累的体力劳动,而是一种复杂精细的脑力劳动。”他说。
    这里没有农家猪舍的臭气熏天。每间猪舍都有编号,不同年龄段的猪分属在不同的钢制猪栏,每头猪都有类似身份证的标签,记录表里详细地记录了每只猪的成长数据。
    顾建国说,他养猪遵从“三大主义”:一是消费者主义,即要让消费者满意;二是环保主义,排放的猪粪要经过处理,不污染环境;三是动物保护主义,让猪快乐地生活。比如猪舍要宽敞,不至于让猪互相打架,同时还要给它们吃好,喝好……“这就是我自己倡导的猪场企业文化。”(来源: 都市快报)

2005年06月29日

  人们常说,女人是一本书。但这本书可不是很容易就可以读懂的,尤其是在性问题上。不过,男人研究女人的心思,了解对方的所思所想,毕竟是一种积极的努力,这也许正是走向幸福与和谐性交往的第一步。为此,德国一家性学研究所特地请来200名中青年男女,请男人们提出他们最关心的性问题,由女人们进行回答。现在,就让我们揭开那些也许正困惑着你的女人们的性秘密。

  不喜欢在灯下做爱

  女人的身体通常会让男人无比兴奋,可女人在做爱之前,往往会把灯关掉。是害羞吗?没那么简单。大多数女人认为,在黑暗中她们才能感受到更加广阔的性爱空间,可以更好地想许许多多让人愉快和动情的事,因而也就更加兴奋。眼睛看不到了——女人是习惯于闭着眼睛做爱的,一切都会让位于身体的感觉,使她们更能专注于性事。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大多数女人担心自己的脸因为兴奋而变得难看,也许还会发出一些忘情的呻吟。在黑暗中,这些都会得到掩饰。其实,女人并非完全讨厌光的,如果做爱的空间里只是亮着一种昏暗而迷离的灯光,甚至还有助于制造暧昧的气氛。

  不喜欢威武勇猛的男子

  对女人来说,什么样的男人最性感、最有魅力?威武勇猛,还是粗犷彪悍?对不起,那已经是中世纪骑士时代的老黄历了,要么只是武侠、枪战影片中的故事。当今社会的女性,更加钟爱的是那种温柔善良、积极进取、事业有成、责任心强的男人,因为这种男人会给她们更多的安全感、依赖感和信任感,大多数女性也承认,这样的男人才真正性感、有魅力、令人喜爱。当然,如果他们身上再多一些勇敢的气质,女人们也不会拒绝的。至于性生活方面,勇敢与粗野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

  做爱时想着明星

  回答问题的大多数女性坦言:如果是一次既不快乐也不成功的性亲昵,她们通常会想:怎么就这样结束了?反之,她们就可能沉醉在自己的性幻想中。如果此时她们想起了别的男人,那往往不是自己认识的、一般的男人,而是其心仪的男人或男明星。有时这种想象使她们很兴奋,有时却什么也不会发生。超过三成的女子坚定不移地选择自己的老公作为“性幻想对象”,这说明,对于女人来说,爱永远是第一的。

  并不拒绝变换性花样

  男人们总是不满足习惯了的性姿势和爱抚方式,总想尝试新奇的东西以追求更大的刺激和快乐,比如在性姿势上变换花样或者是尝试新的性行为。其实,现代女性在认识上和行动中对此一般也不再排斥,因为她们同样有追求新鲜剌激的需要。但必须坚持一个前提,就是她们认为这种性姿势和爱抚方式是健康的、卫生的、安全的,并能使自己更快乐,绝不能给身心健康带来任何损害。所以,男人们如果想尝试新的性姿势和爱抚方式,最重要的就是尊重女方意愿,取得她们的同意,而不要将意志强加于人,让女人有一种被利用、被侮辱甚至被强奸的感觉!

  伪装的性高潮

  如果你认为做爱中的女性的兴奋叫声就是达到高潮的表现,可能就上了一当。事实上,大多数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都有伪装性高潮的倾向和表现。在她们看来,只有那些很容易产生性兴奋的女人,才能对男性产生更大的吸引力,才是男人们喜欢的伴侣,因此,每个女人都希望自己能表现出很动情的样子,或者看起来好像如此。要知道,哪个女人愿意招认她们在床上无动于衷,像一块木头?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女人大多知道男人们既充满激情又十分脆弱,所以,不忍心让他们感到扫兴和不快。当然,如果她们想尽快摆脱身上的男人,或者此时并不想做爱,还有什么比伪装性高潮更好的手段吗?

  安全套并不影响快感

  男人往往不喜欢戴安全套做爱,在他们看来,那样会降低快感。这也许是一种心理作用。可对于女性而言,男人在做爱时是否戴安全套,她们并没有什么特殊感觉。那种隔着一层橡胶薄膜像隔靴搔痒的担心是不必要的,因为这并不会影响女人的快感,当然,也不会带来更多的快感。不过,有时女人却会想:安全套是不是滑脱了,是不是被撕破了?这完全是出于避孕和预防性病的考虑。如果冒着可能发生不情愿的妊娠或传染上性病的危险去做爱,当然就没有任何快乐可言了。

  被动是一种假象

  虽然人们的观念开放了许多,但在人们的心目中,娴淑、庄重而温顺的女人,尤其是在性生活方面表现沉着、稳重与克制的女人才是好女人。这就使大多数女人不愿意在性方面表现得那么张扬、外露。其实,女人在性方面表现主动与否,跟她们有没有性积极性、主动性是两码事。女人在性方面绝不是被动的。但是,女人们只能用比较隐晦和含蓄的方式表达出来。比方说,为男人精心准备他最爱吃的晚餐,而在晚餐之后对他又格外殷勤而亲昵;在晚上早早地洗嗽完毕并准备睡觉,又要求丈夫也尽快到床上来;在和丈夫一起上床睡觉时特意换上一件十分性感的也是他特别喜欢的内衣,并似乎在有意或无意地向他展示……这都可能是在说:“亲爱的,请跟我来!”除此之外,你还指望女人再做什么呢?

【eNet硅谷动力消息】导读:《财富》日前刊文指出,比尔-盖茨肩负着打造Google杀手的使命。到底是什么激怒了盖茨?风头正劲的搜索巨头正在进入软件领域,无疑这是微软所不能容忍的。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盖茨开始领导微软筹划打造Google杀手的计划。 

早在2003年12月份,微软鼻祖盖茨就开始感觉到Google的野心:当时盖茨在Google网站上闲逛,偶然间看到了时候其网站上的招聘广告,然而让盖茨奇怪的是,大多数空缺职位的背景要求和微软职位的要求相同,Google是一个搜索公司,但是其大多数职位对工程师的背景要求和搜索技术没有任何关系,却和微软的核心业务相关-Google要求这些工程师具备诸如操作系统设计、编译器优化和分布式架构的知识和经验。为此盖茨意识到今后Google对微软形成的挑战不仅仅来自搜索领域。

事不宜迟,当天盖茨立刻向微软一些官员发送了一份电子邮件,在邮件中,微软的这位首席架构师表示,我们必需密切关注Google的动态,看起来它似乎要打造和我们相抗衡的东西。

盖茨猜的没错。今天的Google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成功的搜索引擎网站,它已经演进为软件公司,并正在对微软的垄断地位形成有利的挑战。现在你可以使用Google的软件通过任何互联网浏览器搜索网页和你的台式机,你可以通过Gmail发送存储高达2G字节容量的电子邮件(相比之下微软的免费电子邮件业务Hotmail的容量只有250M字节),你可以用Google的Picasa软件管理、编辑和发送数字图片,这是一款相当不错的PC机图片软件,此外你还可以通过Google的博客创立、打印和编辑文档,而无需使用来自微软的Office软件。

在Google推出这些免费软件的同时,微软也没有闲着-积极进军搜索市场,只不过成效并不显著。尽管软件巨人在其代号为Underdog的搜索项目中投入了1.5亿美元的资金,但是凭借不断的革新如本地化搜索领域的地图和卫星图片业务,Google和雅虎在搜索市场依然处于领先地位。

很显然,Google已经成为了软件巨人的新对手,这就是激怒盖茨的原因了。Google将革新的软件和基于搜索的互联网业务模式结合在一起,这伤害了盖茨的自尊,因为它抢先了微软。由于Google并不出售其搜索产品(它只从其搜索广告业务中获取收入),为此微软不能像当年对待Netscape公司一样来对付Google。但是真正困扰盖茨的是Google已经具备了挑战微软PC市场专有特权的能力-控制用户在启动电脑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的能力。

尽管搜索巨头的创始人Sergey Brin和Larry Page以及首席执行官Eric Schmidt均表示Google要取代微软的言论是极其荒谬的,但是Google最终有一天将排挤微软的操作系统以及超越微软的Windows应用软件的构思早就开始付诸实施。微软公司内部的狂想家甚至认为Google Office软件在所难免。其实Google的功能正在表现出操作系统的功能,如桌面搜索。现在很少有用户会使用微软Windows系统中的搜索功能,转而采用Google的桌面搜索软件,因为它不仅可以搜索网页,而且可以定位电脑中任何一个程序、文档、图片、音乐文件或者电子邮件。

上述的这些足以解释为何微软和Google之战已经超出了搜索领域。盖茨表示,我们对Google之所以产生兴趣不仅是因为其搜索业务,更多的是因为他们正利用其在搜索领域的实力进入其它软件领域,如果仅仅是搜索,我们不会在Google身上投入这么多的精力,但是现在它已经成为了一个软件公司,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它比我们此前遇到过的对手更像我们自己。Google的股价迅猛增长的势头就和当初微软公司如出一辙。

微软和Google之间斗争的激烈程度甚至会超越十年前微软和Netscape公司之战。盖茨称,Google如此之酷,它并不是那种昙花一现的公司,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对付。

那么微软的Google难题会有对困难了?先看看微软的状况:微软的年收入在400亿美元,几乎是Google的10倍,目前其现金流达到了340亿美元,每月产生的现金流达到了10亿美元,其核心产品Windows、Office和服务器市场正在以每年15%的速度递增,公司的整体运营利润超过了30%。无疑这样的数字依然是相当抢眼的。

但是依然有诸多问题困扰着微软:其野心勃勃的下一代操作系统Longhorn即使在精简开发规模后,发布日期依然将往后推迟一年多;盖茨曾经嘲笑的免费开源操作系统Linux正在侵蚀微软的台式机和服务器市场份额,这迫使微软做出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向用户提供折扣;起来微软耗资10亿美元重写了软件产品中的数以万行代码,以增强其产品安全性;其游戏机产品Xbox虽然赢得玩家的芳心,但是该部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赢利;在网络音乐市场,苹果公司凭借其iPod媒体播放器和iTunes音乐店铺抢尽了风头;最近崛起的开源浏览器Firefox迫使盖茨重组IE浏览器开发小组。

事实上,微软每四年才会因为其产品出次风头,而Google几乎每个月都出风头。

许多微软人士称Google的成功给微软带来了声望危机。盖茨认为一个软件公司的成功在于其拥有的职员的智商,为此数年以来微软公司也以其拥有全球最聪明的职员而引以为自豪。众多的年轻人也以能进入微软公司工作而为荣,然而Google的出现改变了这样的看法。现在是Google而不是微软成为了年轻工程师的第一选择。几乎每个月,Google都将使微软流失一名顶尖级的开发人员。在Google去年秋季发行IPO之前,微软官员认为这些人才的流失是因为贪财造成的(Google员工可以获取IPO)。然而在IPO之后,依然有大批微软职员投奔Google,特别是微软Windows系统首席架构官Marc Lucovsky加盟Google,这显然在表明微软有大麻烦了。截止于今年3月份,共有100名微软精英人士投入了Google怀抱。

更有意思的是,Google在离微软Redmond总部五英里的地方建了一个办公楼,其意图很明显就是为了吸引微软的优秀人才。该办公楼去年11月份开张的时候,挤满了未被邀请的微软人士,其中大部分试图在Google谋职。Google的影响力如此之大,以至于一位微软的前职员声称,当他向其上司提出辞职并向同事告别的时候,他们第一个反应就是"你不是去Google吧?"。(该职员并没有去Google)

然而更糟糕的是,Google开发的软件程序就连微软人士也爱不释手。对于微软人来说,他们会对竞争对手的产品情由独钟,一方面这是为了了解对手产品的性能,另一方面是因为在初期阶段微软相应产品的性能的逊色于对手,如在微软推出IE浏览器后,很多微软人依然使用Netscape浏览器,直到IE的性能足够稳定和丰富。

但是在今天,如果在大学校园拦下任何一个人士,问他使用那个公司的电子邮件服务、或者图片服务、或者博客服务,他的回答很可能是Google。面对这样的情形,盖茨无疑要发火了。

在这个时候克里斯-佩恩挺身而出。佩恩于1990年加盟微软,最初从事数据库业务的销售和策略规划,其事业的转机在1995年来到了微软MSN部门,他成为了MSN部门最初的三个元老员工之一,在将MSN打造成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过程中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1999年他跳槽到了亚马逊,随后在2002年回到了MSN。

他密切关注着搜索巨头的一举一动,2003年2月份,他开始屡屡向盖茨和巴尔默进言,要求推出微软自己的搜索业务,打造Google杀手。佩恩表示,过去微软将其搜索业务外包给Inktomi公司是个错误的决定。他告诉盖茨他需要超过1亿美元的资金和18个月的时间来开发微软自己的搜索引擎。盖茨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就答应了这一要求,于是Underdog项目诞生了,盖茨表示,毫无疑问我们应该自己开发搜索引擎技术,而不是合作伙伴。

在盖茨的关照下,佩恩开始在微软内部搜集高级技术人才,MSN搜索业务部门员工人数迅速增长到了500名。让Payne头疼的是庞大臃肿的微软不如其年轻的竞争对手如Google和雅虎一样敏捷。例如在Google内部,工程师对其编写的软件代码负责,他们无需将其交付系统运作小组,如果出差了bug完全由他们自己负责,由于这些代码是他们编写的,因而由这些工程师来修复代码也将更加有效。然而在微软内部,Underdog项目却被MSN内部之间的争吵以及与微软其它六个部门之间的斗争所拖延。

2003年秋天,微软曾经考虑过收购Google(当然在当时看来要说服Google的创始人和董事会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这于情于理均解释不通,因为Google的搜索引擎系统完全建立在Linux系统而非Windows系统之上,最终软件巨人不得不放弃了这一想法。而且即时它在2004年6月份购买了Lookout公司(该公司拥有快速的Outlook电子邮件搜索技术),软件巨人也没有快速集成这一技术并率先进入整个桌面搜索市场。

微软的婆婆妈妈让其付出的代价,去年秋天软件巨人遭到了Google的痛击:Google推出的桌面搜索工具领先微软整整两个月份。这一消息对微软的自信心造成了很大的打击,这也让微软的员工第一次意思到Google的野心不仅仅在搜索领域,它可以做桌面搜索,那又有什么可以阻止它推出Excel、PowerPoint、Word,或者Sun微系统公司购买Star Office产品了?因此微软的一位官员表示,我们每年在MSN业务研发上投入6亿美元,在Office产品上投入10亿美元,在Windows上投入了10亿美元,为什么我们的桌面搜索产品依然会落后于Google?

对于微软来说,打造Google杀手并不是一件易事,其耗费的人力和财力已经超出了它的想像。然而搜索广告市场的前景却是不可限量,它正在成为全球IT产业最热门的领域,每年收入5亿美元,而且正在以40%的增长率扩张。尽管微软为其MSN搜索业务发动了1.5亿美元的宣传攻势,但是效果并不明显,到目前为止微软在全球搜索市场的份额仅为13%。

Google的创新能力让盖茨的Google杀手梦想很难得逞。此外,Google的高层中很多人士在对抗微软具有丰富的经验,例如Schmid曾经是Sun微系统公司的首席技术官和Novell公司的首席执行官,Google的广告销售主管Omid Kordestani曾是Netscape的高层管理人员。在另一方面,微软的优势很大程度上是依靠Windows系统的垄断地位取得的,然而在对抗Google的过程中,这一优势荡然无存。Goole可以在很多计算设备中得到应用,如手机、PDA、电视机等等,只要设备具备互联网接入功能。而且Google的软件产品是免费提供的,微软也无法采取价格战来对付搜索巨头,就像当初其对付NetScape一样。

  有学者对上海市婚外情和第三者插足而导致离婚的特点进行了分析,根据对有关研究的分析和总结,以下男性比较容易或者说有更多的机会搞上婚外情(但并不是说,这些人肯定会有外遇)。

  1.有钱、有权的男人,他们的金钱和地位特别会受到年轻貌美女性的青睐。

  2.对妻子不满的男人。如果对夫妻关系或妻子的外貌、个性、性生活等不满,他们很可能会到家庭外寻求补偿。

  3.风流“唐璜”及情场玩家。他们多半游戏人生,玩弄女性于股掌,缺乏责任心,鲜有真正的爱情。

  4.公司的老板或上司。他们经常有机会碰到一些值得他们追求或主动追求他们的年轻女性。

  5.四五十岁的男人。这个时候,男人一般事业有成,囊中不菲,并且显得稳重有责任心,社会阅历丰富,因此成为很多年轻女性的幻想目标。而面对家中“人老珠黄”的老妻以及长期受压抑的性,他们很有可能卷入婚外情。

  6.妻子处于怀孕及生育期间的男性,他们可能会经受不住引诱,外出偷腥。

  7.家有“大女子主义”的男人。在现代社会的一些地方和一些家庭,女权主义猖獗,女强人横行。碰上这么一个妻子的男人没有地位,没有威严,于是很可能会寻找一个“温柔的羔羊”,聊作补偿,以维持心理的平衡。

  8.经受失业或降职等不幸遭遇的男人,他们会通过婚外情寻求寄托或宣泄。

  9.追求浪漫或寻求刺激的男性。

  10.白领阶层的男性。

  11.经常或长期出差在外的男人。

  12.婚前性经验丰富的男性。

  13.朋友圈子中的一些人有外遇的男性。

  14.父母亲中有过外遇的男性。

  国外学者的研究发现,大凡有婚外情的人,其父母辈或祖辈十之八九也都经历过婚外情,因此,得出了外遇具有遗传性的结论。这里不是指生理上的遗传,而是心理上的遗传。据分析,主要是因为下一代人对上代人的报复或补偿。

周一的时候,我部门超过10个人似乎成为了芙蓉教成员;

周二,芙蓉姐姐的玉照继续在我公司的办公区蔓延;

今天,连我这种闭塞的人都知道了芙蓉教主的大名,并同时,同事给我演示了红衣教主的VIDEO。哦,2005网络五朵金花,到今天知道了3位,算有收获,BLOG一下。

我和我们专门负责给美女拍照的编辑沟通了一下,觉得芙蓉姐姐其实长得挺好看的。身高适中,体态略丰满还是有曲线的,脸和五官没有明显缺陷,头发挺多。至少比50%的女生好看。

每个人都有明星梦,希望有一张明星气质或者明星POSE的照片。而明星是有潜质人经过加工和锤炼后的商品。

我们给成熟明星商品拍过照,也给正在训练中的半成品拍过照,也给正准备当明星的全生材料拍过照。

成熟明星商品会说:请拍我的左脸,这边的线条比较好。请从这个角度给我打光,这样可以突出我的鼻子/眼窝。他们熟练掌握自己的笑容,就象刘炳森的字,(据说 刘老师写过100个某字,然后叠成一摞,大小和每个笔画的粗细位置完全一样,字字重合,象复印出来的一样),他们的笑容永远一模一样。他们拒绝摆不好的造型。只把经过验证,合格的部分示人。

半成品的明星,会根据自己成功的照片和VIDEO,朦朦胧胧地复制。他们不会拒绝,因为新的造型POSE尝试可能是机会。但是出片率很低,拍2卷能选出1张,不错了。

全生材料,就必须用数码单反来拍了。因为他们几乎完全没有把握,一个平时也能艳光四射的美女,化好妆,往灯光下一站,就可能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不知道怎么摆表情,摄影师也老是抓到她开始笑或者笑过了的瞬间,或者是企图优雅结果完全滑稽的身姿。

作为一个普通女孩,除非终其一生都是只拍规规矩矩的站姿或者坐姿的照片,否则没有专业的反复训练,没有灯光的遮掩,很容易就拍成芙蓉姐姐的样子。很多女孩都应该有过,自认为应该会很美的照片,洗出来象个喜剧丑角的挫折感。区别是,其他女孩都把这类照片销毁或者永不示人,而芙蓉姐姐则把它们都分享了出来。

我和我们美女编辑的分歧在于,她鄙视芙蓉姐姐。她认为有正常审美的人,都不会认为那些照片美,而她也应该能猜测到大家等着看她的照片,是为了看笑话。一个女孩,怎么能明知大家在看她出丑,还要继续呢?

我觉得,芙蓉姐姐不一定认为她的这些照片不好看。比如爱因斯坦小时侯交手工作业,老师觉得他做的那个小板凳太难看,而爱因斯坦说这已经是最好的一个了,他马上又拿出了N个更难看的。

就象一个人爱你,他能奉献给你的,也许是你根本看不上的,但对他来讲,已经是最好的了。你能因此而鄙视他吗?不过,似乎很多女孩都会。

我们没必要因为有人和我们的审美标准不一样就鄙视人家,甚至还要惊呼什么“网络作秀堪忧”。

好莱坞的电影行业权威媒体叫《VARIETY》,中文意为“多样性”。我很欣赏这个名字。

时尚先生》的主编王锋同学,最喜欢问人的问题是:“如果有来生,你希望有什么方面的变化。”他惊讶地发现几乎100%的人,都希望自己是体貌方面发生变化。要知道,这个老哥的圈子应该属于各个打扮完之后都是中上样貌的人。

在人人都对自己的身体不满的时候,芙蓉姐姐的出现,多少鼓励了大家的自信吧。

P/S:我觉得对“谁捧红了芙蓉姐姐”这话觉得很恶心。

我自己是做媒体的,媒体的力量永远体现在对关键人的窄播上。

当什么成为一种社会现象,那只能说明这是社会需求,决不是媒体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