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02日

换了一个BLOG地址,

http://www.blogcn.com/user16/shuangcheng/index.html

2004年08月17日

夏日过了一大半,突然觉悟要对暴晒后黝黑的皮肤进行美白。

躺在床上,贴上新买的OLAY的美白面膜,把手机定时20分钟后闹醒。闭目养神,气定神闲。

这个时候该是放些轻柔的音乐,好象做SPA的时候放的那些流水,鸟鸣,自然的声音。也可以是肖邦或者班得瑞的音乐。

很少有像做面膜的时候那样平和的心情,湿湿的带着营养的液体渗透到皮肤,在每个细胞里轻轻安慰。恋人般的抚摩。

女人该对自己好点。

脑子里有很多支离破碎的镜头。

是从机场出来的路上,头靠着车窗。

看到一架飞机从班车顶上滑过,在我的视线斜上方,慢慢的移动,直至超越目及的范围。不知道要飞往何方。

有人在地上,有人在天上。天地之间的悬殊把人分离。很奇妙的感觉。

机场,是个在记忆里很特殊的地方。每个月,每一年。重逢,和离别。

总是会看到形形色色的人,不同颜色的皮肤,不同形式的打扮,各种各样的表情。时间有一长,便觉得自己也仿佛不属于这个城市。随时可以走,随时可以留下。机场,只是个中转站。

为了与某人见一面,然后悲伤的说再见。

这是个不祥的地方。

生活还在继续,我们朝着即定的方向在走。没有因为争吵和磨难而疏离。

只是伤感依然。没有尽头。

 

2004年08月10日

心理中暑比生理中暑更可怕。。。。

它让气温变成发昏,让说话变成吵架,让淑女变成泼妇。。。惨!

每天都是烦恼的事情,各个小结好象千百个枝节缠绕,理不清解还乱。

吵架!吵架!吵架!

我对每个人都大呼小叫,喉咙痛痛的。妈妈心疼我,每天一杯菊花茶。

我在烈日下走路,裸露的小腿像在火炉里烧烤。。。听到皮肤发出吱吱的声音。

却是横了心的走,上车下车。

晚上和朋友去吃小龙虾,上海今年又一流行的吃法。中国人没法发展经济,对吃的研究和开拓倒是世界一流。

照着朋友T的说法,要它个10斤,吃一个吐一个,满地都是虾壳才叫爽。

朋友C趁女朋友回了外地老家又带了个新女朋友来,学生。才见了三次面,便手拉手俨然是一对甜蜜的小情人了。

哎。。。速食爱情,淡而无味,尝个新鲜。吃了还说肚子疼。

总之,玩的没意思。

不过小龙虾的确美味。食之回味无穷。

 

2004年08月04日

又是一天繁忙的工作,犹如恶梦,不值一提。

下午的时候决定要慰劳自己的胃,奢侈的吃顿好的。约了金金,周三通常是我们两个聚会日子。

她在这周的申江服务导报上看到有海上星的介绍。以前去过常熟路上的那家。

点了野菌牛排烩饭,烤鸡翅,奶酪红豆薄饼,蔬菜沙拉,和意大利蔬菜汤。主食大家分着吃,一小叠的饭,满足不了金金的大胃口,我已经够了。怀疑自己得了厌食症。

金说卫慧出了新书,《我的禅》。有兴趣买来读。这类书是可以一晚上读完的,换句话说,仿佛窥探别人的隐私,获得读书的快感。这样的书会因为作者本身的知名度而有不差的销路。四年前买过她的《上海宝贝》,可谓是对我的性启蒙教育。如今4年后,她该成了什么样子呢?

WOWO依然在QQ上留言,说他考研失败,挂了一门,正伤心着呢。不准备给他任何同情,因为相信他身边一定不缺少安慰。

那个法国男人NICOLAS依然执着,发消息给我想用MSN沟通。不准备理会,因为好玩的想法瞬间即过。

金金说,两个寝室9个女孩子里,就咱们两个单身贵族。其中4个明年都要结婚了。不过,陈子,她们有了自己的小树,我们却还有整片森林呢!

有点自嘲的哈哈笑。彻底的阿Q。

我们在香港新世界里找到了上海第一家许留山,是香港很有名的甜品连锁店。

金金兴奋的冲过去,大叫,许留山,许留山。

呵呵。。。想起在香港的时候,我在黑色BMW里看到街边晃过的许留山,也是这样惊叫着。

然后一个人在晚上11:30的时候,从女人街夜市出来,进了旁边的一家许留山。没有人告诉我什么好吃,我盯着MENU研究了好半天。总算下了决心要了份海底捞野。仿佛只有一次机会,想吃的最好。

只可惜,味道让我失望。

甜品店永远都是喧闹的,有人排队,有孩子嬉笑。我们只是埋头吃,商量着如何赚钱。

吃完了,累了,在绿地上胡乱的走,胡乱的聊,然后各自回家。

一天结束。

 

 

 

 

 

 

 

 

 

 

 

 

 

 

 

 

 

2004年08月03日

回到家,累的连开口都觉得恶心…

一天里,电话联系谈装修,谈分公司注册,谈定面料,谈价钱。。。嘴巴像是生存赚钱的工具,一翕一合,一条迫于生存的鱼。

对着不同的人,每一个都极力对付着。像个厉害极了的蛮横女人,不让任何人欺负。天!我怎么了?

公司里新来了一个月的女孩子,说,那是心理中暑。所以常为一点小事发脾气。

老板说,是因为工作压力大。

妈妈说是因为太辛苦。

我感觉自己是站立在悬崖边缘的。我用力的控制住自己的双腿。却不知何时会瘫痪滑下。

最近的每个晚上都是做梦。

不同的梦。

公司的事,还有心里一直希望成真的事情。

早上醒来的时候,脸上全是油油的汗水。浓密的头发粘在脖子后面。

常是看到被子落在地下,仿佛一夜不得安宁。

每天吃很少的食物,只是酸奶,咖啡,和一个小小的馒头,一点蔬菜。

有点故意折磨自己。

所以称体重的时候,发现少了分量暗暗窃喜。

可能这样的情况要持续半个月,等店铺的装修结束。可能这样的情况会一直下去,因为还有无穷无尽的工作继续。

年假攒了很多,可旅行计划短期内无法实现。

最大的满足是周日下午能在家看书,然后窝在沙发上熟睡一会。

看了潘潘的BLOG,那篇《写给叶苏培》,一段可以纪念的对话。

发生过的,全部已经结束。

不是没有留下的意义,只是我们都想学着忘记。

总会遇到这样一个对手,永远留在记忆里。

潘潘,错过谋面,真是你们的幸运。。。

 

 

 

 

 

 

 

 

 

 

 

 

 

 

 

 

 

 

 

 

 

 

 

 

2004年07月31日

上海的高温像是黏附在皮肤上的虫子,把人折磨的够呛。不知道这样的磨难何时才会结束?

晚上和爸爸妈妈弟弟一起去达加马烤肉吃自助餐。烤翅,牛排,鱿鱼,PIZZA,铺满奶酪的扇贝,还有西瓜和沙律,我只吃了这些,慢慢的吃,生怕自己的肚子不听使唤。他们是第一次这样西化的自助餐,刚开始就狼吞虎咽,后来就饱的看见有人来送食物就摆手,爸爸说,下次再也不来了。妈妈说,还是中式的菜肴好吃。

不管怎么说,四个人是大摇大摆的摸着个大大的肚子走出来了。

回到家,准备洗澡,接到个莫名其妙的电话。

从深圳打来,那个男人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朋友介绍,谈谈想合作搞品牌,10分钟的通话里却恭维了我至少7分钟。真是。。。最近一段时间怪事挺多。怪人也一个一个接连冒出。

发现自己现在很会表演,对着外人,可以八面玲珑了,偶尔骗骗人,吹吹牛。

有点假。

有点卖弄风情。

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我讨厌那些要去面对的人。

想起五泄上算命先生的那个预言。三十岁。这难道是我必经的路?

 

 

2004年07月28日

ken,很久没有和你用文字说话了。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吧。整整四年。

夏天到了,离别的季节。年年如此,寂寞如风。

爱只能往回忆里蜕变。。。

突然的,躲在房间里偷偷的哭。我想到很久很久以前的自己,学校的日子。

我们常去的图书馆,破旧的书楼,和翻黄的页角。我找到了那本《廊桥遗梦》,看着感动。

过去的日子,我们敞开心怀。放肆的笑和爱。没有任何掩饰,走很长很长的路。

只是时光穿梭的太快,我们分别,各自行走。

我们都变得太坚强,保护和伪装自己。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追寻什么,执着的去爱,却总是怕受到伤害。原来身上的那些硬刺是用来伤害别人的,也是用来伤害自己的。

我会不会孤独的一个人走到永远?

KEN,告诉我,这个季节会不会永远寂寞?

2004年07月25日

最近一段时间总是爱生气,脾气暴戾,让人害怕。

我知道自己是因为有些事情不能如愿,所以总是耿耿于怀。对着供应商,对着老板,对着父母。

直到有一天,所有的尘土都归于平静了,凡事有了结果,可能又会是回到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沉默不语。

总是没有人明白,总不会有人明白。这颗脑袋里到底隐藏了多少对生活的期望。

2004年07月18日

周日的早晨,庸庸懒懒。

没刷牙,没洗脸,睡眼惺忪,一头乱发。这种样子是万万见不得人的。漫漫没有在线上,不知道上哪里去玩了。

休息天真好,可以横躺在床上看书。素素的《巴黎情人纽约沙发》,又是从打折书店里淘来的,便宜的很。讲些电影,游记,和片段的心情。

这是个很小女子化的作家,没有大起大落,大彻大悟。只是在都市文学里散发一点有些言情有些纯情的作品。从高中的时候开始读她的《生命是一种缘》,《心安即是家》,《假装是一次偶然》好象是唯一一部小说。

一个片断,三言两语,五味杂陈,构成全部的世界。

看了一篇《那些逝去了的美艳》,讲的是20世纪到80年代以前,中国比较一致的传统美女标准。

20年代的张织云,杨耐梅,都是清末传统的发型,长发,向后梳,在后脑的最低处挽成一个髻。前额中间奇长无比的刘海,齐刷刷的一刀剪下来,笔直浓密,狠狠的压住眉毛,夸张的有些霸道。

30-40年代的胡蝶,阮玲玉,周旋,都已经出在西方审美影响上海女性装饰的潮流中,化妆品的使用以皮肤美白头发黑润为目标,彩妆的风格,开始追求翻翘的睫毛,以深色眼影画出幽深的眼眶。狐皮袖笼,羊毛长围巾,手表,和深受CHANEL宠爱的长长的珍珠项链。发形上也完全追逐欧美的弯曲波浪纹,但大都在两耳处使用发夹。还有网格丝袜和高根鞋,也是前卫的好象今天。

50-70年代,有过一个穿旗袍的高峰时期,遭遇了文革,几乎没有出名的代表性美女,发形也一律是三七分路的直发,一丝不苟的梳理。不再流行“烟视媚行”的表情,凡是有一双大眼睛的,都称的上是美女。

80-至今,似乎是30年代的一个循环。有像胡蝶那样脸若银盘明眸皓齿的,也有像阮玲玉那样骨感瘦削,细长飞挑的。总之在街上,美女的款式很多,各有千秋。衣服,发型,化妆在现代的概念里没有了框架,中西合并。总之只要是五官端正搭配的让人赏心悦目的,穿着合体有风格,无论是黑是白,是胖是瘦,也会被冠个不大不小的“美女”头衔。中国人多不希奇,在上海街头看不到美女才希奇。

这个时代的美女标准就是没有标准,如云一般,遍地开花。只是符合我个人品位的太少见到。

 

 

 

2004年07月16日

今天是远方一个朋友的生日,我明白他的生日对我的意义。

把所有的空间留给他,希望我的祝福他能听的到。。。

Happy Birthday to yo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