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07日

月光皎洁,他的人也在闪动着金光,他身上穿着的是件用金丝织成的袍子,一件三尺长
的袍子。
  因为这个人只有三尺多高,三尺长的袍子穿在他身上,已经拖下了地。他的胡子比这件
金袍更长,他的剑比胡子还长。
  一个三尺高的人,背后却背着柄四尺长的剑,用黄金铸成的剑鞘已拖在地上,这个人看
起来实在也不像是个人。
  也许他很本就不是人,而是神,这里本就不是凡人能够来的他方,一个在人间都已没有
立足地的人,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一个连人都比不上的人,又怎么能和神,狐斗胜争强?
  丁鹏忽然觉得很后悔,因为他根本就不该到这里来的。
  金色的长袍,金色的胡子,金色的剑,都在闪动着金光。
  这老人的身子虽不满四尺。可是他的神情,他的殷概,看来却像是个十丈高的巨人。
  他忽然问:“刚才惊走我儿子的人就是你?”他在问青青,却连看都没有去看青青一眼
,这世男上好象根本就没有人能被他看在眼里。”你儿子?”青青笑了,”那只鸟是你儿子
?”老人道:“那不是鸟,是鹰,是神鹰,是鹰中的神。”
  他说话时的表情严肃而慎重,因为他说的绝不是谎话,也不是笑话。
  青青却还在笑:“鹰也是鸟,你的儿子是鸟,难道你也是只鸟?”
  老人发怒了。他的头发已半秃,他发怒时,秃顶上剩下的头发竞一根根竖起,据说一个
人的气功如果练到登峰造极时,是真的能怒发冲冠的。
  但是天下绝没有任何人的气功能练到这样的境地,这种功力绝不是任何人能够企及的。
  青青却好像建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因为她不是人。
  她是狐。
  据说狐是什么都不怕的。
  老人的怒气居然很快就平息,冷冷道:“你能够惊走我的鹰儿,你的功力已经很不弱。

  青青道:“哦!”
  老人道,“可是我不杀你。”
  他傲然道:“因为这世上够资格让我杀的,已经只剩下两个人。”青青道:“哎呀!”
老人道:“哎呀是什么意思?”
  青青道:“哎呀的意思,就是你如何真要条我,还是可以杀我!”老人道:“为什么?

  青青道:“因为我根本不是人。”老人道:“你是什么东西?”
  青青道:“我也不是东西,我是狐。”
  老人冷笑道:“狐鬼异类,更不配让我老人家拔剑!”他不但气派大极了,胆子也大极
。他居然还是连看都没有看青青一眼,级负着双手,走向那株忘忧草。一像他这么样一个人
,难道也有什么忧愁烦恼要忘记?青青忽然挡住了他的去路,道:“你不能动这棵忘忧草,
连碰都不能碰。”老人居然没有问她为什么。现在她就在他面前,他已不能不看她,但是他
仍没有抬头去看她的脸。他在盯着她腰带上的那柄刀。那柄青青的、弯弯的刀。青青的弯刀
在圆月下闪动着银光。老人忽然伸出一只鸟爪般的手,道:“拿来!”
  青青道:“拿什么?”
  老人道:“你的刀。”
  青青道:“我为什么要把我的刀拿给你?”老人道:“因为我要看看。”
  青青道:“现在你己经看见了。”老人道:“我要看的是刀,不是刀鞘。”
  青青道:“我戏你,只看看刀鞘很不谱了,绝不要看这把刀。”
  老人道:“为什么?”
  青青道:“因为这把刀是绝对看不得的。”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因为看过这把刀的人,都已经死在这把刀下。”老人忽然抬起头
去看她的脸。她的脸苍白而美丽,美得凄艳而神秘,美得任何男人只要看过一眼就不能不动
心。这老人的反应却完全不同。他的瞳孔忽然收缩,眼睛忽然露出种恐惧之极的表情。他铁
然失声而呼:“是你!”
  难道这老人以前就见过青青?难道他以前就认得青青?
  老人忽然又摇头,道:“不是,绝不是,你还年轻,你太年轻。”
  青青也觉得有点奇怪,道:“你是不是认得一个很像我的人?”
  老人道:“我不认得你,我只认得这把刀,我是不会认错的,绝不会……”
  他忽然问青青:“这把刀上是不是刻着七个字?”
  青青反问道:“哪七个字?”老人道:“小楼一夜听春雨。”
  “小楼一夜听春雨。”这是句诗,一句非常美的诗,美得凄凉,美得令人心碎。丁鹏也
读过这句诗。每当他读到这句诗或者听到这句诗的时候,他心里总会泛起一阵轻愁,一种“
欲说还休”的轻愁,一种美极了的感情。
  可是青青和这老人的反应却不同,说出这七个字的时候,老人的手在发抖,脸色已变了
。听到这七个字的时候得青青的胜色也变了,忽然抛下了手里的花蓝,握注了刀柄。
  那柄弯刀的刀柄。
  青青的弯刀,刀柄也是弯弯的,

古龙《圆月弯刀》第四章 弯 刀
  装满鲜花的花蓝从青石上滚落下来,鲜花散落,缤纷如雨。
  是花雨,不是春雨。
  这里没有春雨,只有月。圆月。
  在圆月下,听到这到美的一句诗,他们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反应?
  青青的手,紧紧握着这柄青青的弯刀的弯弯的刀柄。
  老人在盯着她的手。
  他已经用不着再问。如果刀上没有这七个字,她绝不会有这种反应。
  老人眼睛里的表情奇怪之极,也不知是惊讶,是欢喜,还是恐惧?
  他忽然仰天而笑,狂笑:“果然是这把刀,老天有眼,总算叫我找到了这把刀!”狂笑
声中,他的剑已出鞘。
  三尺高的人,四尺长的剑,可是这柄剑握在这个人手里并不可笑。
  这柄剑一出招,绝对没有任何人还会注意到他这个人是个侏儒。
  因为这柄剑一出鞘,就有一股逼人的剑气逼人眉睫而来。
  连岩石下的丁鹏都已感到这股剑气。森寒肃杀的剑气,逼得他连眼睛都已睁不开,等他
再睁开眼睛时,只看见漫天剑光飞舞,青青已被笼罩在剑光下,剑气破空,剑在呼啸。
  老人的声音在剑风呼啸中还是听得情楚,只听他一字字道:“你还不拔刀?”青青还没
有拔刀。
  青青的弯刀,还在郭个弯弯的刀鞘里,老人忽然大喝:“杀。”喝声如霹雳,剑光如闪
电,就算闪电都没有如此亮,如此快!
  剑光一闪,青青的人就从岩石上落了下来,就像一瓣鲜花忽然枯萎,坠下了花蒂。
  十丈高的岩石,她落在地上,人就倒下。老人并没有放过她。
  老人也从十丈高的岩石上飞下,就像一片叶子般轻轻地,慢慢地飞下。
  老人的掌中有剑,剑已出鞘。
  老人掌中的剑,剑锋正对着青青的心脏。
  这一剑绝对是致命的一剑,准确、狠毒,迅速,无情。
  丁鹏从未想到人世间会有这种剑法,这老人绝对不是人,是神。杀神!青青就倒在他身
旁,青青已绝对没有招架闪避的能力。
  看着这一剑飞落,丁鹏忽然扑过去,扑在青青的身上。
  “反还我已经要死了,反正我已经非死不可。”他忽然觉得有种不可遏制的冲动。不管
怎么样,他总是和青青一起来的。不管青青是人是狐,总算对他不错。他怎么能眼看着青看
死在别人的剑下?但是他却不妨死在别人的剑下,既然已非死不可,怎么死都一样,他扑倒
在青青身上。
  他愿意替青青挨上一剑。
  剑光一闪,刺入了他的背,他并不觉得痛苦。
  真正的痛苦,反而不会让人有痛苦的感觉。
  他只觉得很冷,只觉得有种不可抗拒的寒意,忽然穿入了他的背,穿入了他的骨髓。
  就在这时候,他看见青青使出了她的刀。
  青青的弯刀是青青的。
  青青的刀光飞起时,丁鹏的眼睛已合起,他没有看见青青的弯刀,他只听见那老人忽然
发出一声惊呼,然后他就又落入黑暗中,无边无际的黑暗,深不见底,永无止境,黑暗中忽
然有了光,月光,圆月。
  丁鹏睁开眼,就看见一轮冰盘般的圆月,也看见了青青那双比月光更美的眼睛。
  无论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下,都不会有第二双这么美丽的眼清。
  他还是在青青身旁。
  无论他是死是活,无论他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下,青青都仍在他身旁,青青眼睛里还有泪
光。
  她是在为他流泪。
  丁鹏忽然笑了笑,道:“看来现在我已用不着忘忧草了,可是我觉得这样死更好。”他
伸出手轻拭她脸上的泪痕,“我从来也没有想到过得我死的时候居然还有人为我流泪。”
  青青的脸色却变了,连身子都已开始颤抖,忽然道:“我真的在流泪?”
  丁鹏道:“真的,你真的是在流泪,而且是在为我流泪。”
  青青的脸色变得更奇怪,仿佛变得说不出的害怕。
  对她来说,流泪竟仿佛是件极可怕的事。
  可是她在害怕之中,却又仿佛带着种说不出的喜悦。这是种很奇怪的反应,丁鹏实在猜
不透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
  他忍不住道:“不管第么样,我总是为你而死的,你为我流泪…”
  青青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道:“你没有死,也不会死了。”
  丁鹏道:“为什么?”
  青青道:“因为你已经死过一次,现在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就不会再死了。”
  丁鹏终于发现,这里已不是那美丽的忧愁之谷,这里是个更美的地方。圆月在窗外,窗
里堆满了鲜花,他躺在一张比白雪更柔软的床上。
  床前悬挂着一粒明珠,珠光比月光更皎洁明亮。
  他仿佛觉得自己曾经来过这里,可是他也知道,如果他真的来过,也一定是在梦中。因
为人间绝没有这么华美的宫室,更没有这样的明珠。
  “这是什么地方?”青青垂下头,轻轻地说:“这里是我的家。”
  丁鹏终于想起,他刚才为什么会对这地方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的确看见过这他方,在图画上看到过。一洞穴的四壁画满了图画,画的不是人间,而
是天上。
  他又忍不住问:“这里只有你一个人?”
  青青没有回答。
  垂着珠帘的小门外却有人说:“这里连一个人都没有。”一个满头白发如银的是老婆婆
,用一根龙头拐杖挑起了珠帘,慢慢地走了进来。
  她的身材高大,态度威严而尊贵。她的头发虽然已完全白了,腰干却还是挺得笔直,一
双眼暗还是炯炯有光。
  青青已经垂着头站起来,轻轻叫叫了声:“奶奶。”
  这老婆婆竟是青青的祖母。一个美丽而年松的狐女,带着一个落魄的年轻人回到了她的
狐穴,来见她严重历而古怪的祖母…
  这种事本来只有在那神秘的传说中才会发生的,丁鹏居然真的遇见了。
  以后还会发生些什么事?她们会对他怎么样?
  丁鹏完全不能预测。
  一个像他这样的凡人,到了这种地方,已完全身不激己。
  老婆婆冷冷地看着他,又道:“你应该知道这里连一个人都没有,因为我们都不是人,
是狐。”
  丁鹏只有承认:“我知道。”
  老婆婆道:“你知不知道这地方本不是凡人应该来的。”
  丁鹏道:“我知道。”
  老婆婆道:“现在你已经来了,你不后悔?”
  丁鹏道:“我不后悔。”
  他说的是实话。
  一个本来已经快要死的人,还有什么后悔的?
  他留在世上,也只有受人欺侮,被人冤枉,他为什么不能到另一个世界中来?
  她们虽然是狐,对他却比那些自命君子的人好得多。
  老婆婆道:“如果我们要你留下来,你是不是愿意留下来?”
  丁鹏道:“我愿意。”
  老婆婆道:“你真的已厌倦了人世?”
  丁鹏道:“真的。”
  老婆婆道:“为什么?”
  丁鹏道:“我……我在外面,既没有闲人也没有朋友,就算我死在阴沟里,也不会有人
替我收尸,更不会有人为我掉一滴眼泪。”
  他越说心里越难受,连声音都已话咽哽。
  老婆婆的目光却渐渐柔和,道:“你替青青挨了那一剑,也是心甘情愿的?”
  丁鹏道:“我当然是心甘情愿的,就算她现在要我替她死,我还是会去死。”
  老婆婆道:“为什么?”
  丁鹏道:“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我只知道,我死了之后,她至少还会为流泪。”
  老婆婆眼睛里忽又露出种奇怪的表情,忽然问青青,“你已为他流过泪?”
  青青默默点了点头,苍白的脸上,竟起了阵淡淡的红晕。
  老婆婆看着她,看了很久,又转过头看着丁鹏,也看了很久。
  她严肃的目光渐渐变得柔和了,忽然长长叹了口气,喃喃道:“这是缘,还是孽?……
这是缘,还是孽?……”
  她翻来覆去地说着这两句话,也不知说了多少遍,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这问题的答案。
  她又长长叹了口气,道:“现在你已为她死过一次,她也为你流过了眼泪。”
  丁鹏道:“可是我……”
  老婆婆不让他开口,忽又大声道:“你跟我来!”
  丁鹏站起来,才发现伤口已包扎,洁白棉布中透出一阵清灵的药香。
  那一剑本来是绝对致命的,可是现在他非但已经可以站起来,而且并不觉得有什么痛苦

  他跟着这老婆婆走出了那扇垂着珠帘的小门,又忍不住回过头。
  青青也正在偷偷地看着他,眼睛里的表情更奇怪,也不知是羞涩还是喜说。
  外面是个花园,很大很大的一个花园。
  圆月高悬,百花盛开。应该在七月里开的花,这里都有,而且都开得正艳;不应该在七
月里开的花,这里也有,也开得正艳。
  花丛间的小径上铺着晶莹如玉的圆石,小径的尽头有座小楼。
  老婆婆带着丁鹏上了小楼。
  小楼上幽静而华丽,一个青衣人正背负着双手,看着墙上挂着的一个条幅痴痴地出神。
  条幅上只有七个宇,字写得个个孤拔挺秀:“小楼一夜听春雨。”
  看到这个青衣人的背影,老婆婆的目光就变得温柔了。
  可是等到这青衣人转过身来时,丁鹏看见却吃了一惊。
  如果他不是男人,如果不是他年纪比较大些,丁鹏一定会以为他就是青青。
  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嘴,他的鼻子,他的神情,简直和青青完全一样。
  丁鹏在想:“这个人如果不是青青的父亲,就一定是青青的大哥。”
  他做青青的大哥年纪好像大了些,做青青的父亲年纪好像又小了些。
  其实丁鹏也看不出他究竟有多大年纪。
  这个人的脸色看来也和青青一样,苍白得几乎接近透明。
  他看见这老婆婆,并没有像青青那么尊敬,只淡淡地笑了笑,道:“怎么样?”
  老婆婆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还是你做主吧!”
  青衣人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把这种事推到我身上来!”
  老婆婆也笑了:“我不住你身上推,往谁身上推?”
  他们的笑容虽然都是淡谈的,却又仿佛带着种浓得化不开的情意。
  他们的态度看来既不像母子,更不像祖孙。
  这已经使丁鹏很惊奇。
  然后这老婆婆又说了句更让他惊奇的话,她说:“你是青青的爷爷,又是一家之主,这
种事本来就应该让你做主的。”
  这青衣人竟是青青的祖父。
  他看来最多也只不过将近中年,丁鹏做梦也想不到他和这老婆婆竟是一对夫妻。
  青衣人在看着他,好像连他心里在想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微笑着道,“现在你应该已
经知道我们是狐,所以你在这里无论看见什么,都不必太惊奇。”
  他笑得温和而愉挟:“因为我们的确有点凡人梦想不到的神通!”
  丁鹏也在微笑。
  他好像已渐渐习惯和他们相处了,他发觉这些狐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
  他们虽然是狐,但是他们也有人性,甚至比大多数人都温和善良。
  青衣人对他的态度显然很满意,道:“我本来从未想到会把青青嫁给一个凡人,可是你
既然已为她死过一次,她也为你流过泪。”
  他的笑容更温和:“你要知道:狐是从来不流泪的,狐眼泪比血更珍贵,她会为你流泪
,就表示她己对你动了真情。你能遇到她,也表示你们之间总有缘。”
  无论是在人间,还是在狐的世界里,“真情”和“缘份”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青衣人道:“所以我也不愿意把你们这份情缘拆散。”
  老婆婆忽然在旁边插口:“你已经答应让青青嫁给他?”
  青衣人微笑道:“我答应。”
  丁鹏一直没有开口,因为他已经完全混乱了。
  他从未想到自己会来到—个狐的世界里,更没有想到自己会娶一个孤女为妻。
  ——一个凡人娶了个狐女做妻子,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个凡人在狐的世界里是不是能生存下去?
  ——狐的神通,是不是能帮助这个凡人?
  这些问题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现在也根本无法想象。
  他只知道,自己的命运无疑要从此改变了。
  不管他将来的命运会变成什么样子,他都没有什么可埋怨的。
  因为他本来已经是个无路可走、非死不可的人。
  还有最重要的—点是,他也相信青青对他的确有了真情。
  混乱中,他仿佛听见青衣人在说:“你做了我们的孙女婿后,虽然可以享受到很多凡人
梦想不到的事,我们这里虽然一向自由自在,但是我们也有一条禁例!”
  “如果你做了我们的孙女婿,就绝不能再回到凡人的世界中去。”
  “就因为我们知道你已厌倦了人世,所以才会收容你。”
  “只要你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