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17日

  又下了雪,起初是雨加雪,脏兮兮一古脑落了下来,上午闲来没有事,于是回家洗了洗衣物,因为实在应该洗了。不知不觉抬起头来时,外面已经白茫茫一片,不知会下到几时。心中忽然有些轻松,烦恼似乎没有了影。哦,又要过年了。
  那雪细细散散地,真是有年的气息,是应该坐在屋里歇歇了。而街道上商贾却又多了起来,处处可见有手写的卖对联,挂在道旁,红艳艳一片,又有不知那个店里飘来的歌:喜涮涮、喜涮涮……呜呜……倒也很有些喜庆的味。家的前单元有家办婚事,大红的布子挂在门厅上。
  农历十二月十八日 本日四禄 贵人时 酉戊亥 宜 祭祀 祈福 入学 出行 会友 嫁娶 忌 作灶 搭厕 喜神西南 贵神西北 财神正西 岁煞马 冲鼠46

  处在这样一个阴暗处,是际遇的不幸。雪下过已经有两周,寓的四周的残雪仍旧斑斑点点,没有人去铲扫。我总是想匆匆骑车而归,不粘带半点污水,却是不能,有时偏会带进寓里,粘在地板上脏兮兮一片。然而,有一个妈妈又带着她的孩子欢笑着回家去了。
  或者麻木地活着是好的长远的计划,因为在愤勇里挣扎许久,后又开化的不彻底,终于选了几日,痛痛快快地玩,不再想它。就像隐在污雪背后的人一样不化。
2005年12月31日

  在大雪粉飞后,时间的大轮终于辗到2005年的最后一天的晚上,想到给父亲打了电话,又安排了明天去母亲那里,似乎一切已经妥当:小肉球在她外婆家、老婆在翻抽屉抚今追昔、我正坐在计算机前拔弄2005年的波澜……这是2005年最后一天的晚上的情形。
  首先是今年6月,我做了父亲。(此时收到一短信:发一条短信一毛,回一条也一毛,一毛又一毛,加起来是好多毛,鸡年快过去了忍着痛再拔一毛送给你!提前祝你元旦快乐!也就是你,换别人,我一毛不拔!)(既然比不拔,我就在此祝发短信的人元旦快乐!)嗯,我的女儿叫做锦,我愿她幸福健康地成长,我再愿所有认识我的朋友,在见到一个叫做锦的姑娘时,一定要多多关照。
  再次,去年我的父亲生了一场大病,叫做心肌梗塞,那时我以为天就会塌下来,在医院的急诊室里躺了一周,我也在急诊室的长凳上睡了三晚,他终于挺了过来,进而又一头扎进为生活劳作的苦难里。今年,我总是提心吊胆。对于父亲,我不知该怎样描述,也不知该怎样与他对话。我只愿他能身体健康。他还没有见过他的孙女。然而,我不愿我与女儿的关系和我与父亲的关系一样。做为长子,对于家庭,我知道任重道远。
  还有,今年我们与单位的领导正式对垒,与市里的领导正式对话,关于这十年来所受之不平等待遇。虽然没有明显的动静,但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我相信2006年会有一个了结。我当唤醒勇气,为了生存,为了正当权益,与之斗争到底。
  还有什么,我想四方仍是冻雪不化,这场雪终于在最后的时刻来到,仿佛故事里的情节,总能予人感动,时间的大轮如此无情,辗过的记忆中的雪景面目全非。
  元旦快乐!

2005年12月24日

  前天或者更前的夜晚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只凶猛的豹子跟着小女向那边去了,我心里惊恐就去寻找,结果在一个黑暗的地方听到小女的哭声,走近看,却发现她的腿受伤了,血淋淋的伤口处隐约有抓痕……白天去看她,却无恙,她的外婆说昨晚高烧了,吃了一些药,今天见她又顽了起来,可能好了。我也就没有在意。
  第二天傍晚我照旧去看她,精神却不好,昏昏沉沉总想睡。大家都在忙,就无暇顾及,而她却并不哭闹。到得晚间给她脱衣睡时,说试试体温吧!结果出来三十九度高烧,于是急忙起来去了小诊所,打了一针,急匆匆忙到十点钟她才又躺在床上,我这才悬着心回家来
  第三天,就是今天上午,又去看她,试体温,仍旧三十八度四,仍旧高烧,忙又去打针,回来时已是中午,说是需要发汗的,用了一个小被子卷着,就正在太阳底下照,约有一个小时,这才发了汗,下午慢慢好了起来,她的笑容才又露出来。我的笑容这也才又露出来。都说不做父母不知父母难,这话大约真不假。很让人担心。而且又会想起那个梦,我总怕会烧断了她的腿。

2005年12月04日

  昨日周三,阳光佳。晚下班时,FD电话于我,言有忙需帮。念同为天涯之沦落人,皆为悲苦之相似者,意决帮,遂又电话于ML,三人搭车奔HJ而去。途商前途之明暗,颇欢!及至,食其母所做乡村条面,喝清淡之面汤,味虽简单,却有别味。食毕,上楼边再谈前途之明暗,边等其父之大卡。
  约在二十时,大卡至,问观其货,煤三吨、杂物若干。遂行此事……毕则二十一时矣!洗涮后卧,已二十二时。暗中又谈共同之事,昏昏睡去!晨五时两刻,鸡鸣不断,十分响亮。这鸡鸣,久已不闻,思之似在童年,有十几载矣!
  其母已备粥与馒头,食至第二碗时,又闻车鸣,匆忙出村,遇一时尚MM,红裙及地,金发微卷,甚添晨意!至放车处,遥见WJ窗内招手,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另,小女已能立在手掌,数十秒不倒。吾女标致,每看之皆心生爱怜。是吾生的又一大支柱。回望往事,又有何事不堪哉!困苦挫折,吾不惧,奈何以权惧之!
  又另,晚来无事,点击百度知道,有一人求助藏头诗:爱上张璐。赏分二十。遂和,记在此,以备忘:
爱凭栏栅凝首望,
上穹碧落星斗亮。
张之双臂拥鸳梦,
璐璐璐璐在何方?
2005-11-24 星期四(Thursday) 晴

2005年11月22日

  侍弄了几回胡须,并且留了一段时期,发现总也不密,稀稀落落几根不美观,今天终于又刮掉。似乎又是一个挫折。想要做的事,又没有做成。是决心没有下到还是现实原因不利于?然而,胡子全刮掉却是爽洁的。却又正遇着办理第二代身份证。
  大约是几日前,见到小区的公告,22与23日办理第二代身份证,在菜市场那道街。今天又听亲友说晚上是要办到十点,并且今天又理了发,刮了胡须。本来日间办理身份证的人甚多,心中有些打鼓,想到夜间或许人少,于是骑了摩托车去了办证中心。
  进到中心里不期又碰到战友的老婆,我于是客气地笑一笑,问了些情况,这朋友是不常来往的,我甚至不知她的名字,那战友也仅是在一个团里面。我记得有一次在馆子吃饭碰到他们,一起吃了一次饭。之后的日子去办户口本什么的,却都给了我便利,而从前单位查户籍,是我所不愿的,所以心中总是很感激。这样的朋友时而意外地给我一种温馨的感觉,我却没有帮到他们什么忙。有时不免心中有些谦意。今天的便利,可能对于她是举手之劳,我仍旧没有说感谢!在她拿着我的户口本,到我交钱办完之后,我只对她说了句那我先过去了。
  剩下来的事就是照相,其实也没有那样麻烦。一会的功夫,我便照完了相。里面有一台计算机,前面架着应该是一个数码相机。比从前方便多了。
  忽然媒体又大讲禽流感了,办公室的窗子外,总会有一群鸽子,在那里飞来飞去,有时会掉进来一个毛,我有一次就曾在杯子里见到一个毛。所以,现在我的杯总留意不能放在窗口附近。提到禽流感,又有一则玩味的片段,小女的外公,有次在吃饭时说:最近说什么提留感?我忽而心会,替他纠了错,我说是禽流感。不知这样直接纠他的错,恰当不恰当,不过是在家里面,大家一笑也就过去了。然而,他们的人是好的。
  刚又向母亲打了一个电话,我说我又要换了新身份证,号码不一样了,有什么手续什么的,应该变就变了吧!然而,她又在打麻将,说随后再说吧!

2005年11月13日

  先有李白的诗说: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又有杜甫诗说: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我的寓在小城的西北,不显热闹,破破落落的老住宅楼,却也住满了各样的人。我自不是圣贤,也无那样的寂寞,更也不是佳人,然而,却有佳人幽居的味。
  楼与楼间有一些空地,上面有草地,春或者别的时节总有些花,而现在冷了,处处显的荒凉。这时是半夜,更显幽静。我的多数时间是独居,又不喜欢处处走走,找朋友喝酒吃肉、跳舞唱歌,所以总是下班回家,黑灯上网。我的上网,仍旧是幽了,挂着QQ是隐身,见到可以说话的朋友,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于是,更多时间是四处转一转……
  正对门的邻居是一对中年夫妇,日子过的有些紧张,儿子又不争气,总要向他们要钱挥霍,有时竟推搡他的母亲。那丈夫是喜欢喝一点酒的。他们的上面是一位寡妇,带着一个女儿,女儿正读高中,这会儿应该晚自习快回来了,因为她回来时总要叫一声:“妈,开门!”寡妇的对面是一对小夫妇,在一个电厂工作,班是一天三倒,他们的摩托车总在我的阳台下停着,不论是有风还是有雨,因为他们有时夜间要上班,他们有一个小女儿。
  小夫妇的对面,应该是一个二奶,她有二十三四的模样,是一个外地人包着的,她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这时却又识了一个本地的青年,两人常常去洗澡,或者干什么的,因为那外地人不常回来。她是没工作的,大约日子显的有些寂寞罢!还有一个二奶,年纪有三十左右,她是本地人包着的,却比那个二奶安份些,她好像有工作,她新近买了辆电动自行车,充电的时候要从四楼落下来电线,正好从我的窗前落下,然后在我的窗前充电,有时不想收起线,就放在我的窗台上插销盒,我有时去开窗或关窗就会看到那个插销盒。我在一楼。她的那个先生有一辆老式的现代千里马车和一辆趟蓬的迷彩JEEP车。
  再向上的邻居就不知情,也不打交道。当然这些知情的邻居也不太打交道,或者我有时会向中年夫妇借管钳什么的用,再有我的蔬菜因故不吃或吃不完,也会给中年夫妇一些。
  似乎总是些俗间的人,俗间的事,人们为着生活每天奔波,他们的寂寞大约是另一种味罢!我每天见着他们,打声招呼,然后关门上网、打游戏、写写画画。我总是认为完善自己是一个重要,时时为灵魂与欲望争斗,而迷茫不尽。那些久了的不得解决的挫折的境遇,正使我烦燥,进而令人生倦。我心想着能有一种闲静的日子,全身心的闲静,连着我的耐嚼的寂寞,揉成一种像茶一样淡淡味苦而能于心带来欢欣的日子。

2005年10月22日

  终于降温到冷,而且很有些风,像冬天的样子。党校的计算机课程竟讲一些最小化、最大化,今天又讲复制、粘贴,Ctrl+c、Ctrl+v……这样碌碌一周,仿佛很快,但于我的心事,却没有进展。世道沉沦至此,我不免有些失落,想起来,心中像装了铁块似地沉……
  佝着身子,在巷风里上班下班,冷风就让人想起家的温暖,天仙配上有唱:寒窑虽破,能避风雨……但我此时又觉的不能畅快地舒口气,这感觉有很久了。我期望着,就像WJ的标题一样冬去春来。我总要舒了这气,不论结末是好还是坏。
  近几天没有见胡,我疑心他去住了医院,倘是那样,是要去探望的,然而,总没有打一个电话问一下,我的母亲说疮内化脓是能引起发烧的,需割了它,清了里面的脓血。不知他是不是这样的症。
  蓝子里有三个芥菜,原是带有青叶子的,因为无暇顾及,终于叶子萎到发黄,不能一同腌制,于是去掉了叶子。我回想起部队时的咸菜做法,虽然没有见,心中却暗暗打定了做法,把它们切了丝,三个小菜团,不想切丝出来竟有一小盆,撒了盐,再撒鸡精,搅到溶解……我是想先这样腌了,如果吃时再用热油加干辣椒、葱丝、花椒或者别的料浇制,应该是可行的。晚饭时,我用热油浇了葱花在芥菜丝上面,再浇些醋,我弄了一小碟子,我以为咸菜是要少吃的,最后把他们搅均即可。这样终于算吃了这顿晚饭。
  澳大利亚,仿佛从来都是有袋的动物,今天的神奇的地球在说史前的袋狮。这个与大陆版块脱离的土地究竟跟袋子有什么渊源呢?

  这样的天,确是有些冷,加上秋天的雨,像到心里似的。这样碌碌又一天。傍晚的七点有一档《神奇的地球》的节目,是中国教育台的,很不错,这些时期来一直有,我常常要看。星期三照例是要介绍尖端的科技,今天是深海探险,讲的是深海探索过程中发明出来的深海探测器。
  节目说,人类对于海洋的探索不到百分之一,而地球百分之七十的面积是海洋,这样自称为地球的主宰是应该心虚的。然而,我又知道了原来海洋深达十一公里。
  http://www.blogger.com 是我早期待的,最早便申请下来,然而,那时却常打不开。昨天又看,能打开了,我于是全部搬迁至此,又对里面的设置做了详尽的研究,终于有了一些大概的知道,刚刚又做一匹图片,我想作为显示个人图片链到上面,不知是否可行。因为要去申请它推荐的地方不便当,不懂英文。
  宝宝的状况有好转,昨晚并没有大哭闹,火气也小了许多,就像今天的雨,毛毛地,细细的,若有若无。

  我新近抱着她到计算机所在的屋听了几回音乐,她的头挂在我的肩上,我再把可视化效果调出来,她就趴在肩上,一动不动地听。我站着抱着她,只能背着计算机,因为是要让她看见屏幕的,还需一边跟着节奏晃动,我想这大约会让她的心里种下音乐的种子,这时我是快乐的。
  听完一首,她会长出一口气,我理解是她被触动了。曾有两次,这样听着听着她便睡着,今晚她的心情不错,每完一首,我都问她:好不好听?听不听了?她就呵……呵……地笑,还会夹杂着她的语言,这是我听不懂的,我只知她高兴。
  这些曲目本是我这时间爱听的,有:爱的力量、7 Days Craig David、Ghetto Gospel、Moi
Lolita、东风破、一切都为你……等等。
  时间一般在晚上十点左右,现在她已经在床上了。这些天,她晚上睡前总要哭,是很大声的哭,并且左眼常常流泪。我向几个人请教,说流泪是吃奶粉有火,几个月来攒下的火,晚上哭是一个必经的过程,有的小孩子非要哭够一个月的。然而,有时大哭,会令我也急出大汗,真是不好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