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6, 2013

“用最粗糙的语言陈述最操蛋的现实。”——江户川小2

自从入行公关广告行业以来,对这个行业的热情和期待正在被一点点磨灭。

我们似乎一直在一个怪圈里挣扎。曝光,转化,资源,渠道,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以我们都非常恶心的形式。入行时的抱负和雄心壮志,在强大的系统面前丝毫没有意义。甲方就在那里,守着永恒不变的需求。而我们,则每天都在妄想着如何把想象中的客户变成掏钱的买家。用一个一个空想出来的PPT满足着甲方莫名其妙的期待。

每一次做完一个项目,总有一种负罪感。无论是对甲方还是对公众,我们干的活儿更多的就是把PS当做日用化妆品,让更多的丝毫没有辨识能力的男人爱上一个或是普通,或是毫无姿色的妹子。

虎嗅的潘爷说:这叫信息不对称。

我一直在强调媒体的重要性,我一也直在关注着媒体的发展。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无论是垂直媒体还是社交媒体。媒体在信息传递中的作用,丝毫不亚于广告行业的创意和公关行业的交流。作为最关键的传播节点,媒体的力量甚至可以左右总统选举的结果,对于一个国家的社会影响是无法估量的。

当某种事物变得足够强大时,他的节操就自然而然的决定了一切。但是当我听见我两岁不到咿咿学语的儿子趴在电视前看着海飞丝的广告,嘟囔着“宝洁,宝洁”时,我忽然对未来充满了恐惧。因为当你了解这个行业的每一个环节,却无法对其结果负责时,你会觉得自己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你看到的,你听到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别人想让你知道的。

YOU KNOW BECAUSE YOU NEED TO KNOW.

这真是莫大的讽刺,因为这正是我养家糊口的技能。

记得一个很古老的笑话:一个新入行的律师向一个资深的律师请教,如何才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律师?老律师说:很简单,当事实在我们手里的时候,我们就重点讲事实;当法律在我们手里的时候,我们就重点讲法律;当事实和法律都不在我们手里的时候,我们就重点拍桌子。

为什么是拍桌子?

因为只要有关注,其他的根本不是问题。

这并不是一个笑话,正好相反,这成为了绝大多数甲方最核心的思路。而我们的工作,也更多的从“摆事实,讲道理”成为了“如何把桌子拍得更响”。

无论是加多宝的公关战,还是三星的砸钱策略。商场上没有正义与邪恶,只有气势上的比拼。谁的嗓门更大,谁的桌子拍得更响,谁就是最后的赢家。重要的是表现形式,重要的是传播渠道数,重要的是有多少受众看到了我巨大的LOGO。

好吧,你懂的,这是商业行为,这是花了大价钱的。媒体虽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至少绝大多数都还是围绕着事实来说话的。

我想,这应该也就是媒体底线了吧。

还真不是。

最近想买辆车,于是在微博上关注了几家汽车媒体的官微。正巧看到某号称中国第一的汽车媒体正在做光棍节的活动。因为之前也曾经在他家的论坛上泡过一段时间,所以很自然的跑到他们网站上看了看。

怒大的活动页面上超低价,厂商惠,千万油卡的标题傲然而醒目。

前提是先交499的定金。。。。。。

500块钱不算事儿,只要能便宜,反正都是买。

车多少钱呢?

敬请期待。。。。。。

大哥你不是来搞笑的吧。多少钱都不告诉我你就让我交定金啊?学小米咱也得学的深入点啊,人家虽然没现货,但是人家有价格啊。后面的补充说明就更离谱了,对一台车感兴趣就499,对两台车感兴趣就998?要说做活动怕骗奖多少收点钱做个门槛也就罢了,这摆明了不让挑的节奏是几个意思?而且就我所知,汽车厂商给行业几家大媒体应该都有统一的价格,给你便宜了,其他媒体那边能交代的了?以后不在其他媒体做推广了?

算了,反正价钱都一样,在哪都是买。况且还送千元油卡。

可是再往下看细则,感觉又不一样了。必须在光棍节成交才有油卡送。只有光棍节哦~只有一次机会哦亲~~~

我说大哥咱们是要转型成淘宝么?好歹也是做了这么多年汽车的专业媒体,你见过几个看图买车的傻×啊?你当这是T恤衫么?你不试试啊?千万油卡就是个凑标题数的文案么?咱能不能诚恳点,有5张就说5张。

这是信息不对称么?我想潘爷说的太客气了。这是赤裸裸的无视受众智商啊。这就好像从没有人会仔细阅读信用卡合同后面密密麻麻的条款和保险单上里出外进让人摸不清头脑的细则一般,用华丽的作图把着用户的手,一脸奸笑的说:“别想了,签字吧”。

作为了解行业的从业者,也许我可以教育我的儿子要透过那些花花绿绿的美工作品,弄清楚他究竟想说点啥。可毕竟我不是所有人的爹,我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教育其他人如何透过一篇公关稿弄清楚他究竟是忽悠,还是大忽悠。但是作为一个多少还有点节操的从业者,我想必须发出一点声音。即便声音很小,即使没人听见,我也不希望被淹没在这个本就已经节操尽碎的行业里。

忽然觉得很悲哀,因为自己也在做着和他们一样的工作。说得好听点是我还能尽可能的讲实话,说得不好听点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看着一批一批的年轻人,抱着对行业的幻想走进来,然后带着对这个行业的无尽失望和沮丧走出去,我忽然对这个行业的未来再也没有任何期待。除了同行间的吹捧与相互吹捧,他们没有留下任何值得人记住的东西,当然也没有人会记住他们。

此文,纪念我悲催的职业生涯。

—————

i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小伙伴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xiaoo.sem@gmail.com。

Tags: ,,.
05月 27, 2013

iDoNews 小牛注:比特币的大起大落话题不断, 作者宋睿认为如果设立监管,放任比特币的发展,或许还可以短期炒炒。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我养了一只鸡。

这可是一只天下独一无二的鸡!因为它的DNA序列和其他的鸡是不同的。

这只鸡它会长毛。一身鸡毛。所以它可以作为一种得天独厚的货币资源进行开发,一种有限的,独一无二的,不可复制的货币资源。

每根鸡毛都是一个单位的货币。每个人都可以来拔,但是你要等到鸡毛长出来才行。

于是到了2015年,这只鸡死的时候,大约可以产出500万根鸡毛。

规矩立好了,就等着人们拿钱来买我的鸡毛了。我确信人们非常需要我的鸡毛,因为他不记名,不可替代,数量有限,可以随时交易,无法追踪。好处简直是太多了。

好吧。我这个梦做的有点离谱。

但是当我听说有一个市场愿意把我的鸡毛兑换成美元的时候这个梦做的好像就不那么离谱了。

目前我的鸡毛行价是50美元一根。瞬间我的鸡毛就从普通的鸡毛变成了有价值有前途的鸡毛。它的价值就在于他能和那些被我鄙视缺点无数的实体货币进行兑换。当然,这价值听起来有点。。

好吧,故事讲完了。说点正经的。

无论是比特币也好,其他虚拟货币也好,他们所谓的优点,都在于不记名,自由流通,脱离于体制监管之外。目前互联网上很多讨论虚拟货币的人都在刻意回避一个问题就是:货币到底是不是需要监管。

如果一个枪贩子,鼓吹自己的手枪使用简单,瞄准精确,而且最大的卖点是不会在枪上留下指纹。我想这把枪如果真的像他说的那么好,那么它最大的的客户群,想必一定是想用这把枪做点什么又不想留下痕迹的人。

货币也是一样。

比特币所建立起来的,并非一个所谓跨国界的自由的金融体系,而是一种基于犯罪需求的信用体系。比特币交易市场,就等于交易双方的中间人,依靠无懈可击的数学架构为上不了台面见不得光的货币流动进行结算。所以从本质上说,这种所谓的金融体系是一种打了擦边球的犯罪手段。

虚拟货币本来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无论是网络游戏中的点卡,Q币,还是支付宝。虚拟货币其实已经不再是什么新鲜事了。虚拟货币的价值在于它和流通货币之间的结算过程。一个新型虚拟货币可以从一堆虚拟货币中杀出一条血路,获得很多人的眼球,完全是因为它脱离了监管而已。而现在居然有人认为这种虚拟的货币体系可以成为一种产业。看来虎嗅上的各位还需要在基础经济学理论方面下下苦功啊。

如果我们放任这种虚拟货币的发展。或者换句话说,把它管制起来,让他在某种程度上合法起来。它的前途又该如何呢?

故事大概会是这样的:

后来我发现,我的邻居也开始卖鸡毛了。这个开养鸡场的孙子居然也宣称他的鸡毛是独一无二的,DNA序列与我的鸡不同。

再后来,白羽鸡的鸡毛变成了卖白粉的通用货币,火鸡毛变成了军火走私商的最爱,野鸡毛成了失足妇女的代名词。

特么的老子只有一只鸡!!!亏了!!!

Tags: ,,.
04月 10, 2013

拜读了阑夕的《硬件厂商的逆袭注定无功而返》之后,个人觉得其中某些观点值得商榷,特作此文以为探讨。

首先,操作系统到底重不重要?

阑夕认为,操作系统属于平台,而硬件厂商处于分销位置。迄今为止,还没有硬件厂商能够成功逆流而上抗衡平台厂商的先例。

下这个判断的前提,我想应该是当某种操作系统处于强势地位。即当该操作系统成为行业主流时,硬件厂商为满足市场需求,而被动使用该操作系统的情况下,难以对系统厂商构成威胁。

如果按照常规思路,以史为鉴,以微软,安卓为例,自然会得出如此结论。

但我们如果换个思路,即该操作系统并未处于市场主导地位时,该逻辑便无法成立。比如windows mobile, meego, firefox, 或是linux。无论是在移动端,还是PC端,硬件厂商对这些平台的选择权利要远大于平台对硬件厂商的控制能力。换句话说,这是个谁更强势的问题,与处在什么立场并无关系。硬件厂商和平台厂商是共生关系,此消彼长,仅此而已。

另一方面,强大的硬件厂商同样可以独自或联合其他厂商建立独立的平台。最为典型的例子便是诺基亚和塞班。作为当时最大的硬件厂商,推出自己的系统其实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至于该平台是否成功,最后是否取得了预期的效果,我们暂且不表。后来居上的Android,最早也是由Google发起,然后取得了硬件厂商支持,才最终获得成功的。而新晋的火狐OS和ubentu linux目前正在做的,也正是拉拢硬件厂商,使用它的系统。

如果没有硬件厂商的支持,操作系统可以成功么?

这个先例倒是真的没有。不能用的东西,怎么可能成功。

其次,硬件厂商就真的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听命于平台厂商发号施令么?

我们再把塞班的例子拿出来看看吧。作为曾经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塞班联盟曾经无比强大。几乎所有的手机生产厂商都曾是塞班的一员。那又如何?

当一个全新的,更加符合市场需求,更加开放的平台出现后,曾经的战友一个接一个的离去,最后诺基亚独木难支,宣布放弃。

想象一下,如果发布andriod系统的不是google而是三星,结果会有什么不同么?

打败一个平台的,永远是另一个平台。至于这个平台是谁的,那并不重要。

这也是为什么苹果可以自己拿出一个平台,并且把这个平台卖的很好的原因。

我在之前的博客中说过,消费者并不在乎使用的是什么操作系统,他们所需要的是满足需求的应用。如果Android可以更好的满足他们的需求,他们就会果断抛弃塞班,如果firefox可以更好地满足他们的需求,他们为什么不会抛弃Android呢?如果硬件厂商可以做出一款划时代的操作系统,拉上几个小弟出来单干,Google又能怎样呢?

诚然,建立生态圈并非一朝一夕之功,但Android的生态区也并非无懈可击,版本碎片化,硬件多元化等问题也在一直困扰着Google。如果硬件厂商抓住这个关键点,推出全新平台,也并非不可能。

所以我认为,“注定”一说,必有蹊跷。

元芳,你怎么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ags: ,,,.
04月 9, 2013

微信收费使中国移动站在了风口浪尖上,一时间谣言四起,各种评论充斥于各大媒体头条。

昨日忽见虎嗅上来了中国移动的人喊冤,声称整件事情是有人故意抹黑中国移动,其实移动没有大家想的那般邪恶。

好吧,作为对中国移动毫无好感并且反对垄断经营的坚定高端黑,我愿意为整件事情负责。。。。。。

下面我就来解释一下我为什么要抹黑中国移动。

无论是“信令说”还是“网间结算说”,说到底无非是运营商为收费而找的理由。而中国移动仅仅是因为自身条件不能符合目前的移动互联需求,而耐不住性子首先站了出来。

这就好比一群人吃自助餐,吃得多的人自然没理由抱怨,胃口不好的站出来说,老子没吃够本,你得退我钱。

不黑你,我黑谁?

在微信收费事件发酵之后,中国移动见势头不对,便一直在解释,其实我不是想对用户收费,而是专门对腾讯收费。

这事儿就奇怪了,用户交了流量费,你自然收不到用户头上。而腾讯做的是互联网应用,自然也在交流量费,你凭什么收腾讯的费用呢?

有人说了,这就好比高速公路,你上了路,就要收费。

这就更可笑了,我从来只是见到高速公路上对司机收费,倒是从来没见过高速公路对上海大众收费的。中国的高速公路已经成为了乱收费的典型,这时候拿出来不是等于自己往粪坑里跳么?

移动的人说,运营商提供的是平台,你微信的运营和发展是在我的平台上,自然应该付费。

我对狗日的腾讯同样没好感,但我必须说,苹果的App store是平台,他收钱可以为平台上的APP提供流量,提供推广。你中国移动破败的信号和可怜的网速除了让人更恼火之外又为微信提供了什么帮助?

我不黑你,我黑谁?

运营商拉着工信部聚在一起讨论来讨论去,最后得出了一个:“收费,但不会大幅收费”的结论。

这真是明晃晃的钻了中国没有反托拉斯法案的的空子,占住山头,竖起大旗,手持板斧断喝:“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多了也不要,好说好商量。”

如此有恃无恐的拦路抢劫,别人忍得,洒家却忍不得。其他几个鸟厮顶多也就是摇旗呐喊,偏偏你中国移动要出来摆个造型。

我不黑你我黑谁?

移动大领导出来了,哼哼唧唧说了一句“是不是要收费,还得市场说了算”。这下威武了,我大天朝垄断行业瞬间改道市场经济了。神马理由都不需要了,因为市场规律在这啊,市场说需要收费啊。我等草民被代表惯了,这次终于能作为“市场”被代表一次了。幸甚幸甚。

经常“被代表”已经没啥稀罕了,所以今天我也想过过瘾,做一回全网高端黑的代表。

做黑肯定要有目标啊,既然中国移动让我感受了一把全新的“被代表”身份,我必须也得有点表示不是?

我不黑你,我黑谁?

终于有移动的人忍不了各路喷子找上门来不分青红皂白一通大耳瓜子的路数,打算奋起反抗了。可惜风雨飘摇间又没有趁手的兵器,于是拿出绿茶范儿:客官别这样,小女子出来混也不容易,客官您千万别听外人的恶意中伤,他们都是嫉妒我的头牌身份,嫉妒我的功夫了得。客官您要相信我,小女子做人是有原则的,卖身不卖艺的立场从未动摇。

这套理论在矫情的人那里说得过去,在哥这里就只有“妖精!吃俺老孙一棒!”的待遇了。哥是个性情中人,讲究高端大气国际化。你要是先斩后奏,先低调的把钱收了,然后就地打滚说“老子就是收了钱,你能拿老子怎样”的态度出来也就罢了。可以非要摆出各种造型来恶心我大黑帝国,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不黑你,我黑谁?!

Tags: ,,.
03月 29, 2013

3月26日的虎嗅新媒体营销讨论会,可以说是我参与的众多讨论会中干货最多的一次。

大牌云集自不必说。吸引我更多注意的,是嘉宾评委和台下观众的思路及问题,这在通常的讨论会中是不常见的。

虎嗅的讨论会可以说从本质上打破了“讨论会就是公关发布会”的三流思路,完全摒弃了“台上二人转,台下捧臭脚”的中国式公关传统,真正的把讨论放在了活动的首位。

当然,就像我千里迢迢跑到北京一样,写这篇文章的目的还是拍砖。

这次讨论会引入了一个全新的讨论方式:微信群讨论提问,嘉宾代问,台上作答。

这种方式在某种程度上增强了参与者的讨论和交流宽度,让台下讨论者的思路产生了共鸣,同时也使讨论的深度进一步加深。

但这个方式却是整个讨论会中让我最不爽的一点:虎嗅居然完全无视我大黑莓帝国尊严,让我这个朴素的微信用户一直游离在讨论圈之外……

这你让我这个专程过来拍砖的选手情何以堪……

微信群讨论的另一个问题在于,群里的讨论过于热烈,问题越来越深。而嘉宾的输出能力有限,时间紧任务重,再加上台上各种捣浆糊,以至于很多人的问题在有限的时间内未能直接获得正面回复。

除去讨论形式的问题,虎嗅这次讨论会的讨论结构也颇有些问题。

首先,我们看到的是台上主讲PPT的活动赞助商,评委嘉宾则是来自社会化营销界及互联网上的各路大牌,台下则是社会化营销的互动精英。

我们把这三方面的诉求整理一下就能发现,台上的人是来给自己脸上贴金,至少是希望能给自己脸上贴金的。台下的人是来找答案的,是来找出路的。当然也有我这种专门来拍砖的。

这样问题就出现了,因为台上除了操刀社会化营销的代理公司,他们还带来了甲方……

第一轮登台亮相的是:大乔,甄姬和火诸葛。各种流离,各种闪,各种无懈可击。

你可识得此阵?

这意思很明显:1,甲方说的话永远是对的。2,如果甲方说的不对,请参考第一条

这就让我对这次讨论会“TALK TO ME”的主题颇有些怀疑,因为无论台下各种大杀器输出了什么样的技能,台上丝毫没有卖血的意思。再加上隔着徐庶一般的嘉宾,台下各路强DPS只能干起了“以德服人”的活……

这种讨论结构,大大降低了讨论的针对性,让我这种职业黑感到山贼无用武之地。

接下来我们来谈谈讨论的内容。

不客气的说,本次讨论会所带来的三个案例都不具备典型性。

首先,海飞丝的案例是一个典型的O2O绑定,二次传播加强案例。这个案例丝毫不能体现社会化媒体的互动性。案例本身,就是海飞丝绑定了传统媒体的娱乐节目,借助节目本身的热点特征,在互联网上进行二次传播。而从社会化角度上讲,所产生的曝光率对于海飞丝品牌毫无影响力。通俗点说,如果不是海飞丝,而是玉兰油,受众也丝毫不会有违和感。因为他们压根不在乎是谁赞助的。他们只关心节目内容,关心参加节目的人。而时趣以及宝洁在这个案例中所使用的各种技术手段,也并非什么独有技能,换成其他的公司也能做得出,顶多就是在执行能力上的区别而已。

而来自I’m2.0和百威的案例,则是一个非常难评估成功或是失败的案例。移动营销本身的价值和所产生的效果并没有被案例完全体现出来。更重要的是,在没有评估准则的前提下,讨论似乎无从展开。而整个讨论的重点,则从移动营销的方式和手段,变成了移动营销评估标准的讨论。这个论题实在太大,不是几十分钟就能拿出结果的,所以整个讨论也就不了了之。

黎万强所带来的小米案例,基本可以算是小米手机的另一次发布会。黎总在整个讨论中所表达的意思基本可以归纳为三点:1,小米是个以产品和用户为导向公司。2,其实小米很低调。3,小米招聘公关总监。作为一个成功的品牌运营者黎总自然可以畅所欲言,让下面的只有听着的份。而台下的人提出的问题也开始偏向保守,始终没能问到关键点上。

个人认为,这次讨论会的微信群所产生的价值,要远远高于案例,及台上演讲者所提供信息的价值

一个案例讨论会,顶着“Talk to me”的帽子,上台的案例和演讲者应该始终抱着卖血的心态,而不是普度众生。在内容及形式方面,虎嗅的讨论会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加强。我说不出神马“瑕不掩瑜”一类的酸词,讨论会有亮点,有价值,但是做的还是远远不够好。所以我认为,我这次去帝都的2000块钱差旅费,虎嗅应该承担一半。

好吧,我又跑偏了……上面的评论纯属个人感受,对专程前来,无私共享案例的公司及个人多有不敬,言语偏激之处还望各位海涵。

PS:说好的“最佳拍砖奖呢?”。。。。LOL

Tags: ,.
03月 7, 2013

该如何在社会化媒体上运营好一个品牌,这个问题是所有的社会化营销人都在思考的问题。前日发一通关于社会化营销的牢骚后,有人做出了这样的评论“是不是谈谈个人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比较好呢。问题谁都看得到。”

那么我就来说一说我对社会化营销的一点思路。

首先,目前社会化营销最大的问题,在于我们的营销人员没能完全领会“社会化”的含义,而延续了“硬广思维”。追求粉丝数量,信息覆盖率,转发抽奖等套路都是在做硬广式信息传达。而实际上,社会化媒体的价值应该体现在沟通上,换句话说,社会化媒体阵地的意义在于“TALK TO ME!”

我们来举个例子:

三星手机官方微博的运营在社会化媒体中算是投放量比较大的。但是如果仔细观察其微博内容,就会发现几乎所有的微博内容都是产品信息发布或品牌信息发布。

之所以每条微博都会产生巨大的转发量,并非因为其内容让人们产生了转发欲望,而是因为。。。。你懂的。

三星手机官方微博的运营,在现阶段看来,可以算得上是成功的运营。而且他们确实把倾听消费者作为重要的一块在做。如果仔细观察每一条微博下的回复,微博运营人员确实在和其用户进行互动。

但是,其互动的范围仅限于回答常见问题。对于投诉和负面信息基本无视。

今天在和一位网友讨论社会化媒体的局限性时,对方提出,有些产品不适合做社会化营销,是因为其产品质量不过关,如果开放讨论,会面临潮水一般的负面信息。

我们拿小米,雷军,和中兴努比亚的微博为例。

小米和雷军的微博,在面对产品销售延期等问题时关闭了评论功能,因为即使雷军心再宽,也无法忍受每天好几百人排着队在微博里喊叫着“赶快发货!”的壮观场面。中兴努比亚,在面对产品上市时间延期时,则更是使用了时光机一类的管理工具自动发布内容,完全切断了用户与品牌之间的沟通。

我们不在这里讨论饥饿营销的优点和缺点,但是单从这几个微博的表现及用户的反应可以看出,有沟通条件,却无视用户声音所产生的后果,远远比没有沟通条件时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大得多。

换句话说,对于企业或者品牌,开辟社会化营销阵地,是机遇,也是风险。

说到社会化营销的局限性时,对方提出,除了产品质量,市场运营等问题,还有很多产品及品牌不适合做社会化营销。比如过于专业化的产品,如重金属,化工等。

在我看来却正好相反,没有什么产品或品牌不适合做社会化营销。因为即便是专业类产品,也会有他独有的关注者。

阿克苏诺贝尔是一个化工行业巨头,在行业内有着非常崇高的地位。但是如果我们去看看他的官方微博,3000出头的可怜粉丝数也许会让所有社会化营销人员觉得不齿,但这并不能代表他的品牌地位。阿克苏诺贝尔的微博运营是失败的,因为他也没有去理解社会化品牌建设的意义。如果让我为这个微博提出一些建议,那么我会建议他放开对于自身产品的执着,更多地去探讨一些化工行业的内容。这样的内容也许无法在公众视野里广泛传播,但是在化工行业内却可以引发更多的关注。而这些关注者,也正是其产品的主要潜在消费者。

你无需一群猴子的关注,因为你是人。

而对于其他一些涉及专业层面却又和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产业来说,其社会化营销的沟通关键则应该放在更深层次的讨论上。比如云计算产品,比如互联网产品。这时,微博作为社会化营销阵地的作用就会降低,而新媒体的价值就会愈加突出的体现出来。

在新媒体上,聚集了一群对于行业有深度了解的人。他们有想法,他们在自己的圈子里是意见领袖。让他们说出自己对于产品,对于企业,对于行业的观点,不仅仅是简单的品牌传播,更深层面的是企业会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作为自身发展的参考。

这也是为什么我越来越重视新媒体在社会化营销中的地位。因为你不需要听一群脑残在微博上谩骂你的产品如何失败,但你确实应该倾听聪明人和行业内人士对你的公司有何建议。

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告诉大家,社会化营销的重点,应该自始至终的放在倾听用户声音上。而所有针对社会化媒体的部署和活动,其目的都应该简单的归结成一句话:

TALK TO ME, PLEASE!

Tags: ,,.
03月 6, 2013

很长时间以来,我都在关注着关于社会化媒体的话题,人们在讨论着微博的前途,微信的前途,社会化媒体的前途,仿佛自己就是来自于腾讯或者新浪的产品经理。

人们在喊叫着要微博简化功能,回归原本的用户体验。人们同时又在喊叫着,要微博开放平台,为各种各样第三方应用提供入口。人们喊叫着,让微信增加各种各样的功能,以便于第三方接入。人们同时又崇拜张小龙力排众议,坚决不增加无谓的功能使微信变重。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可以轻描淡写的说,“各位前辈牛人大家好,我是专门从阿姆斯特丹赶来看戏的。”但是如果我真的想走入这个嘈杂的圈子里,我是否还能不站队,不表态,简简单单的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呢?

几天前,在微博上通过私信和DONEWS的社区主编小欧聊了聊新媒体的未来。

我想,作为互联网上最老牌的“新媒体”他们一定会有对于未来方向的把握与判断。会为我走向社会化营销行业提供一点参考。

可是一圈聊下来,却只得出了“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的结论。这。。。你让我情何以堪。。。。。

作为一个关注社会化媒体和社会化营销的广告人,我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失落。

在这个圈子里,无论是渠道的运营者,还是使用者似乎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水越来越深,声音越来越嘈杂,各色人等混杂其间,就像一个绝对民主的议会,大家都有不同的理解,只不过这个议会没有主席,最终也拿不出什么靠谱的结论出来。

连媒体人都不知道路在何方,那么社会化营销就更不用说了。

满大街的微博代理公司在各种媒体上做着小广告,告诉你他们可以1000块运营你的企业账号,10块钱卖你1000个粉,500块给你100转发。靠谱点的多少能做个转发抽奖活动,但也无非就是皮皮和孔明的忠实用户。再高级一点,自己有后台,可以帮你分析哪些是活粉,哪些是僵尸,哪些人在甲级写字楼,哪些人用华为手机。实力更强一点,有渠道资源的会打折整合营销的旗号,把硬广,软文,SEO等等打包在社会化营销的概念里,拿出去忽悠忽悠也能蒙住几个客户。微信?概念居多,实际很难操作,因为时机还不成熟,你懂的。。。。

别说策略化部署,就是简单的部署,也很少有公司能明确告诉你他部署的目的是什么,对品牌建设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似乎所有社会化营销公司都在打着“实效数位”和“社会化”的旗号做着简单的投放买卖。而且更让人觉得诡异的是,似乎所有的甲方也都半推半就的接受了这种潜规则。即使是目前可以被拿出来说的杜蕾斯官方微博,也始终无法证实其成功运营对于产品销售究竟产生了何种推动作用。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企业微博账号只是一个官方主页的延伸,只有运营公司还在固执的对甲方说自己做的是所谓的社会化营销。

骗自己真的是社会化营销唯一的出路吗?

有没有一家社会化营销公司,愿意跳出转发抽奖的套路,去真正思考什么才是社会化?

有没有一家社会化营销公司,愿意专门组建一个研究机构,真正去思考如何才能利用各种渠道做出真正的策略化部署?

有没有一家社会化营销公司,愿意在提案时把社会化营销的概念变成社会化品牌建设?

有没有一家社会化营销公司,愿意把关注数作为KPI而不是简单地把粉丝数作为收费的基础?

好吧,现实还是残酷的,甲方还是现实的,短视的,有时甚至是蒙昧的。也许简单的拿出几个可以看得见的数字会更容易养活公司里的一群苦逼。但是我们既然是在这行里混的,是不是也应该担负起培育市场,教育市场的责任,真正让甲方理解到社会化营销的意义和价值呢?

如果各位社会化营销的同仁可以理解我在说什么,那么这是一份求职信。

如果各位觉得我说的都是废话,那么请当做我在发牢骚好了。

Tags: ,,.
02月 27, 2013

中国企业的发布会总是很有特点的。

但凡是有点名气和规模的公司,无论大事小情,总要搞个发布会撑撑场面。

国内公司的发布会流程一般是这样的:先找一家公关公司,请上几个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搭个草台子,看上一段二人转,然后上去有的没的说两句,你好我好大家好。有想法的可能会找几个天桥卖艺的小伙,来个大变活人,或者弄个“山里红秧歌队”,找几个妹子露着肩膀子扭扭胯骨轴子。似乎发布会已经成为江湖上最流行的“展示公司财务状况”的形式。

既然是要展示公司财务状况,那必须要华丽,必须要场面,高端大气国际化就不用说了,最好能把地球人都装进那个200平米的场子才好,弄个普天同庆,让地球人都来看看。

当然,场地还是有限的,还是找媒体来比较靠谱。对付这帮要饭的,三百五百的车马费肯定是不能少的。每人一瓶凉水,送个绿帽子做礼品,把事先准备好的新闻通稿往他手里一塞,让他找个旮旯一蹲,拍两张照片,回去一字不差的把通稿复制到报纸杂志互联网上,昭告天下的事基本上就成了。

重点是啥呢?

客户说了:“重点就是要让前排就坐的大BOSS们觉得场面很热闹!感觉很开心!”

这事儿听起来很耳熟,当年伺候老佛爷做寿好像也是这么干的。。

很难说中国的公关公司都是靠伺候甲方自HIGH混饭吃的,但实际情况却是即使是国际4A带队的公关公司,在中国也不能免俗,做出来的活动与本地土锤做出来的,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日前读了360公关经理的文章,颇有感触。但道理讲了一堆,到了操作层面,公关公司和企业公关人员还是不能动手操作。私下问了几个做公关的朋友,得到的回答差不多都是“嗯,说的很对,但是不好操作。。”

好吧,那我们就从公关赖以混饭的活动入手好了。

以一个发布会为例。既然是发布会,那重点肯定是发布。发布给谁看呢?想当然的是用户。无论是我要品牌转型,我要出新产品,或是我要从卖手机套改成卖炸酱面,受众一直都是用户。这问题就出来了,场地就这么大,要把全中国爱吃炸酱面的人纠集到一起,别说我做不了,地球上最NB的公关公司也做不了。

到头来还是得找媒体。

媒体还不好解决么?一瓶凉水,一顶绿帽子,500块,滚粗!

很少有中国的公关公司或者企业公关把媒体关系作为品牌资产来衡量。而中国媒体的身价之所以会沦落到如此地步,也和自身贪图小利,不求上进的思想有很大关系。但是无论如何,作为信息渠道和用户代表,媒体本应该成为发布会上最重要的人。因为他们是发布会的第一用户,只有说服了媒体,才有可能透过媒体说服媒体另一端的千万用户。

一边大声喊叫着我要重视用户体验,我要重视用户口碑,我要重视品牌形象,一边像打发要饭的一样对待媒体,可想而知其宣传效果会如何。即便媒体为了这500块钱发了一圈通稿,硬生生冷冰冰已经算是不错了,闹出一些诸如“新产品可以说是平板中的劳斯莱斯,您怎么看?”的笑话被传到微博上,少不了又是一圈冷嘲热讽。

从目前的媒体环境来看,所有的媒体都在朝着增强互动的方向发展着。而媒体的互动是需要话题所支持。给媒体一篇阴阳怪气的软文,倒不如给他们一个和自己受众讨论的话题,发挥媒体自身的主观能动性,让信息朝着品牌所期望的方向发酵。

想要实现这种自发的宣传推广效果,首先就需要得到媒体的认同,让媒体和品牌站在同样的立场上。虽然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确实并不简单。但至少,像打发要饭的一样对待媒体的态度肯定是不行的。不是所有媒体都是冲着这几百块的车马费而来,如果他们得到的信息足够吸引人,那么即使付钱他们也愿意来参与报道。至少在这一点上,媒体的节操还是有的。

无论参加发布会的媒体是大是小,无论来的人职位是高是低,他们都应该得到客户一样的待遇。至少,应该得到人一样的待遇。

做好公关也许并不容易,但是把凉水换成果汁这件事还是比较容易实现的。

Tags: ,,,.
02月 20, 2013

对于业界风传的评估要出iWatch,很多人都不理解其意义何在。一个可以带在手上的NANO?小屏幕的iPhone?

iWatch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

我曾经在过去发表的一篇博客中说过,计算的未来是以需求来分级,而这些所有的分级中,最基本的需求就是通讯需求,即电话,短信,数据中转。

iWatch作为一个小型设备,便是苹果布局移动计算最基础需求的一枚重要棋子。

iWatch将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说得形象点,它会是一个具备无线网卡功能的功能机。它所能实现的,不是高端的应用也不是多媒体,而是简单地数据通信和中转。iWatch要解决的是入口。

说起入口,也许很多人都会认为搜索引擎是入口,浏览器是入口,一款手表何德何能可以成为互联网入口?

说到这里,我们又不得不把苹果整体拿出来说了。如果我们仔细观察苹果的硬件和云端布局,我们可以看到,苹果确实是按照人们对于移动计算的需求来进行产品分层。而iTunes和App Store现在变成了苹果战略转型的重点。或者说,就像库克所说,苹果从来都不是一家硬件公司。

为什么会这么说?

苹果的所有硬件布局都在有计划的将用户数据引导至云端。全新的iCloud,也正在打通手机,平板与笔记本和台式机之间的隔膜。未来,苹果的云端数据服务将会比他的硬件更有价值。这也是苹果一直在谋划的未来。

那么一块手表,将如何在这些硬件中发挥其作用呢?

这块手表上将会或者说一定会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功能,那就是苹果ID。在一块手表上绑定一个ID有什么意义呢?因为在不远的未来,这块手表可以实现将近场苹果设备内容同步云端的功能。

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功能呢?

设想这样一个场景,你在海底捞等座位,碰巧的是海底捞有一台苹果电脑可以供你上网。通过你的手表,你可以让这台电脑在几分钟之内变成你的私人电脑,你所有的个人设置都会被同步到这台机器上。而当你离开这台电脑后,近场同步功能离开了有效范围,这台电脑上的个人设置会被直接删除,以确保没有人知道你用了苍井空的床照做了桌面。它还是一台公共电脑。

这块手表的价值并不仅仅是数据同步,而是它代表了你。通过数据分析,苹果可以非常精准的定义佩戴这块手表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经常浏览什么网站,喜欢吃什么,喜欢逛什么地方。他会在你经过地铁多媒体广告牌时打出你喜欢的汽车广告,他也会在电梯里通过电视屏幕告诉你川菜在第几楼。

也许有很多人会丢手机,也许有些人会经常换手机,但是绑在手腕上的手表却要比手机稳定得多。这块手表,将会是你走入互联网的身份证,而最重要的是,这张身份证,是苹果发给你的。

你不再需要在每个设备上都安装SIM卡,因为当你的手拿起iPad或是Macbook,它已经和你的手表共享了手机数据流量。即便这个设备不属于你,你也可以安全的在这个设备上通过自己喜欢的方式进行操作。因为此时,在你手上的设备,就是你的。

这才是苹果所期待的无缝连接。通过云将所有服务都统一到一个苹果ID之下。这不是一个设备产品线部署,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部署。这块手表,将会成为苹果打开移动互联产业的另一把金钥匙,而借此产品,苹果涉足社会化媒体及大数据分析的计划也将成为可能。

Tags: ,,.
02月 6, 2013

当今互联网最热点的媒体模式是什么?自媒体,UGC。

前有BLOG,后有DONEWS, 虎嗅,雪球,豆瓣,知乎等等一票新媒体。

貌似在web2.0时代,人们才创造了UGC这个词。但UGC这个概念真的是互联网首先使用的么?

百年前,人们已经在报纸上开辟了读者投稿专栏。一些报纸已经开始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的专栏作家。如果说目前新媒体的运营模式要追究一个根本,那么不过就是把读者专栏独立化,利用互联网便捷的发布形式进行作者海选,提取出有能力的作者,转化其能力,变成新媒体的价值。

几年前,杜蕾斯曾经在全球进行了一次安全套包装设计大赛,从本质上讲,这是一次公关活动,但是从手段上讲,杜蕾斯也是利用了UGC的模式进行信息扩散。

今天,传统媒体上最火爆的话题是什么?

非诚勿扰?中国好声音?达人秀?

他们成功地关键是什么?没错,还是UGC!

所有这些节目从本质上说,都是在利用某种话题进行UGC引导。无论是站在台上口出狂言的妹子,还是唱着小情歌的糙爷们,无论是卖弄狗血故事的小伙,还是丧心病狂喊叫的大婶,他们所提供的都是内容。

他们才是整个节目的内容所在,他们所提供的内容支撑了整个节目。将这些内容整合,优化,策略性发布,就是所有这些UGC类节目的价值所在。

新媒体看到了什么么?能学到什么么?

非诚勿扰之所以火爆,其关键是什么?对,是一个光头。

达人秀之所以成名靠的是什么?一个满嘴跑火车的娘们,一个二代目臭流氓,一个靠脸成名的天王,一个满脑袋浆糊的碎嘴。

好声音?好吧,评委算是勉强靠谱的了。

他们的特征是什么?

名人,在互动的名人。

“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让黎明老师指点一下。。。。”

小哥。。。。你在黎天王面前秀嗓子,秀舞技?你不知道黎天王是靠脸成名的么?你是成心要黎天王下不了台么。。。

好吧,黎天王的事我们以后再聊,我们还是先聊聊操蛋的现实吧。

微博上最近有一些专业黑户,其中一个名叫“留几手”的非常有名。每天被无数人指名点评照片,每次都被手哥骂的狗血淋头。

即便是这样,依然有无数人前赴后继竞相找骂。

如果被我骂了,这些人会奋起反击,被手哥骂了,这些人高兴地像中了500万。这叫我情何以堪?同样是黑户,做人的差别特么的咋就这么大呢?

虎嗅的潘爷一语道破玄机:“很多时候,人们并不在意谁‘说了什么’,而是更在意‘谁说的’”。

这也是为什么每天都会有无数人在微博上希望得到名人关注,希望自己的一句话被名人转发,希望自己的品牌被名人提及,这也是为什么微博上为什么会有红人转发,僵尸粉生意的原因。

新媒体既然是以UGC作为立足之本,想要成功上位,最重要的也同样是要树立起自身的观点形象。毫无观点的使用UGC,尽管会得到海量的内容支持,但最终也逃不过博客中国的老路。简单点说,如果新媒体和UGC之间毫无互动,那么UGC的质量也就无法保证,也就无法吸引各种旁观者的围观。

如何打造一个新媒体形象,其实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命题。因为所有的媒体自始至终都在做着相同的两件事:

Creating Problems,and Solving Problems。

CP的概念很简单,抓住热点话题,引发轰动效应。比如在互联网上爆料,比如报纸上的黑幕报道,比如BBC的HARD TALK,比如张绍刚的语无伦次。

SP的概念更简单,利用UGC解决用户问题,比如百度知道,比如知乎,比如非诚勿扰,比如柏阿姨(虽然她解决不了啥问题。。。。)。

CP与SP之间只要能抓住一个,则新媒体成矣。

日前潘爷曾建议我和DONEWS的欧总成立一个新媒体吐槽委员会,这个建议深得我心。因为我可以找到比羞辱人更好的娱乐方法,但我更擅长羞辱别人。

DO YOU HAVE PROBLEMS?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