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24日

希望各位校友关注信宜市第二中学官方网站

网址:http://www.xyez.net/

附网站截图一张

2005年06月08日

        一阵清风,载着一个绮丽的梦,吹到蓝澄澄的天际,驾着白悠悠的浮云往前飞,飞到夕阳边,飞到落霞里,为嫣红的天空绣上一道绚烂的缤纷。
        穿起鞋子,驮着背囊,背着七彩的梦,背着满怀的理想,背着一颗无知与求知的心,背着一股青
春的傻劲、冲动与激情,开始人生的征程。
        我望着绿油油的草地,嗅着扑鼻的花香,听着万籁的回响,低吟着轻歌,不停地飘上天……
        我愿携着一颗炽热与真诚的心把亲切的问候、深情的祝福带给远方的爸爸、妈妈。他们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尽管对着炽热的太阳,忍受着热浪的煎熬和长路的折磨。纵然仆仆风尘、漫漫长途。愿这一切增加我的诚意份量。但愿我的祝福、问候抚平岁月给他们留下的痕迹和心里的洞伤,带给他们心灵的慰籍,充实在异乡的他们的孤独的内心世界,坚定他们的信念注入新的活力。
        假如,我能飞翔,我将会飞到喜马拉雅山山峰上。让无际的晴空洗净我眼中的污秽,让飒飒清风吹走我心中的尘埃。当夜阑人静,仰望长空,便悄然与星空中的星儿窃窃私语,跟月儿互唱心曲、互诉心事,驱走无眠的孤独……

2004年10月17日

人该满足的是自己的心,而不是自己的欲望。我们只有学会对自己的快乐负责了,地 位、功名、利禄也就不会成其为人生的负累。 —— 作者题记

  生活中有这么一种人,他们可以说是把人生的要义给颠倒了,活得一点儿都不幸福。

  这种人一生兢兢业业地工作,踏踏实实地做人,谨小慎微地处事。甚而有了地位有了荣 誉有了功绩有了人们的拥戴。总之,样样都做得很好了,像书里写的人儿一般,没一点俗 处,但他(她)一辈子没有穿过一件时髦的西装,没奢侈地住过一次豪华的宾馆,没养过花 没钓过鱼没醉过酒没打过牌没和大家没大没小地起过哄,年轻时没有轰轰烈烈的恋爱,待有 了儿女后又不肯放下家长的尊严去换回哪怕是一点点的天伦之乐。这种人可谓是过于看重了 生命的价值,而恰恰不懂得去丰盈地生活。

  我在大学时有个女同学,待家人都结婚生子有了幸福的小巢,她却在五年研究生念完后 又准备去攻读博士。在我们欢送她出国深造的晚宴上,大家都聊着时下流行的时装、小家庭 的建设,还有健身美容之道什么的。只有她呆呆地在一旁什么也不懂,一开口便是满嘴书生 气,一身清汤挂面式的穿着,也好像与人阻隔了一个世纪,她的生活只是一个十几岁小女孩 一样的生活。

  我有一个同事,工作很出色,做人也特别的本分。有一次单位年终开家属会,评选“五 好家庭”,我们一致推选他。没想到他的妻子和小孩一致反对,原因是他在单位上是一个好 职员,但在家里不是一个好丈夫,亦不是一个好父亲。他甚至不知道妻子的生日,不知道儿 女功课的升降。他完完全全活在了一种清教徒似的生活里。

  如果我们有时间去想一想马克思与燕妮的爱情;去听一听梁实秋用每日一封情书谱就的 黄昏恋曲;去掂量一番名导演谢晋以一个普通父亲的身份对一双痴呆儿子灌注的动人心魄的 真情的重量;甚至深究邓小平堪称“桥牌圣手”的秘诀,我们不难知道:一个伟岸的生命事 不拒绝同时拥有一份平凡而美丽的生!

  人活着不是仅仅尽生命的义务,亦不是远离幸福地劳碌一生,更不是以商品的形式将生 命的价值一天一天标上价码,而最终以死亡的形式出售。如果说当个部长还不如摆个小摊的 快乐和实惠,为什么要去当部长?人生苦短,生命首先是以活着来满足自己的。这个世界的 美好的一切当有人去好好沉醉好好享受,一个国家的自豪也应该体现拥有最丰腴最广袤的国 人幸福的基础上。如果人类一天一天学会了丰富自己的内心,充盈自己的生活,那实在是社 会的一种文明一种进步。

  是的,创造一个有价值的生命的同时,亦活出一份有色彩的人生,这是走出教条框架之 后的一种观念上的超越。如果真是这样了,也许这世界便要少了许多的动荡和纷争,人与人 之间便要少了许多的倾扎与龌龊,因为我们都懂得了宽容地包容他人,也较容易地满足了自 己呀!

  有人曾问我,一介穷书生何以活得那么的坦然和快乐?我不作答,只指给他看贴在我斗 室贴在我斗室里自拟的人生格言:为人且学钱钟书,处世但看陶渊明。其时,我正与我两岁 的雏儿在厅堂里游乐嬉戏呢!

  生命原本平凡,我们何不让生命从容,去品味人生的至美!

2004年10月16日

  算是懒,也可美其名曰忙,近来不仅连四年未曾间断的日记不写,便是最珍贵的天辛的遗照,置在案头已经灰尘迷漫,模糊的看不清楚是谁,朋友们的信堆在抽屉里有许多连看都不曾看,至于我的笔成了毛锥,墨盒变成干绵自然是不必说了,屋中零乱的杂琐状态,更是和我的心情一样,不能收拾,也不能整理。连自己也莫明其妙为什么这样颓废?而我最奇怪的是心灵的失落,常觉和遗弃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总是神思恍惚,少魂失魄。

  不会哭!也不能笑!一切都无感。这样凄风冷月的秋景,这样艰难苦痛的生涯,我应该多愁善感,但是我并不曾为了这些介意。几个知已从远方写多少安慰我同情我的话,我只呆呆的读,读完也不觉什么悲哀,更说不到喜欢了。我很恐惧我自己,这样的生活,毁灭了灵感的生活,不是一种太惨忍的酷刑吗?对于一切都漠然的人生,这岂是我所希望的人生。我常想做悲剧中的主人翁,但悲剧中的风云惨变,又那能任我这样平淡冷寂的过去呢!

  我想让自己身上燃着火,烧死我。我想自己手里握着剑,杀死人。无论怎样最好痛快一点去生,或者痛快点求死。这样平淡冷寂,漠然一切的生活;令我愤怒,令我颓废。心情过分冷静的人,也许就是很热烈;然而我的力在那里呢?终于在人群灰尘中遗失了。车轨中旋转多少百结不宁的心绪,来来去去,百年如一日的过去了。就这样把我的名字埋没在十字街头的尘土中吗?我常在奔波的途中这样问自己。

  远方的朋友们!我在这长期沉默中,所能告诉你们的只有这几句话。我不能不为了你们的关怀而感动,我终于是不能漠然一切的人。如今我不希求于人给我什么,所以也不曾得到烦恼和爱怨。不过我蔑视人糊涂的虚伪和扰攘,然而我又不幸日的在虚伪扰壤中辗转因人,这就是使我痛恨于无穷的苦恼!

  离别和聚合我到是不介意,心灵的交流是任天下什么东西都阴碍不了的;反之,虽日相晤对,咫尺何非天涯。远方的朋友愿我们的手在梦里互握着,虽然寂处古都,触景每多忆念,但你们这一点好意远道缄来时,也了解我万种愁怀呢!

  多少花蕾似的希望都揉碎了,落叶般的命运只好让秋风任意的飘泊吹散吧!繁华的梦远了,春还不曾来,暂时的殡埋也许就是将来的滋荣。

  1999年的一天,还在美国,最为薄情只认潮流的电视,突然念旧地播放起20世 纪最伟大的钢琴演奏家霍洛维茨的一场演出。一直等到90多岁高龄,霍洛维茨才在 戈尔巴乔夫的邀请下,得以返回生养他的俄罗斯,而且只演奏了一场。不知这是他 个人的决定,还是当局的决定。

  电视回放的正是那一场音乐会的实况。我无法表述倾听那场音乐会的感受,只觉得在那唯一一场游子还乡的悲情演出 中,不论演奏者或听众,感受的不仅是钢琴演奏艺术,还共同演出了那场戏剧人生 的最后一幕。多少场景、细节、伏笔、人物、矛盾、冲突……人生所有的不得已, 都在那唯一一场演出中,在每一个音符中的跳跃中一一交割。霍洛维茨的音乐,不可颠覆地从渺远的高处,悲悯地俯视着将他长久拒绝于国 门之外的、生养他的俄罗斯,俯视着泪流满面、百感交集的听众。常常自相矛盾,比如已然老奸巨滑到不再相信永恒的我,一旦他的音乐响起来 的时候,只好非常不甘地暂时放下对永恒信誓旦旦的仇恨,至少在那一刻,觉得还 有一种东西可以叫做永恒,那就是霍洛维茨。好像一旦帕瓦罗蒂唱起来的时候,还 会觉得他的声音,是为着表述一种叫做爱情的东西而生。如此华丽,如此多情,如 此灿烂,如此转瞬即逝一去不再复返!

  我盲目地深爱已然故去的霍洛维茨,或不如说是被他的音乐所爱,似乎他的音乐特别是为了对我的抚慰。对于一生充满失败,常常遭遇盘剥的我(与经典著作 《社会各阶级分析》无关,也与他人无关。不是说:有不花钱的奶牛为什么还要买 牛奶呢?),我理解为上帝是公正的。哪怕在CD盘的封套上,只要看到他那张脸我就悲从中来。然而马友友的脸决不 会让我生出这样的感觉,即便马友友在演奏悲怆沧桑无比的段子。当然我也深爱马 友友,但这两种爱是那样的不同,如地中海的阳光和伦敦老墓地中漫散的雾。说“盲目”是因为对于音乐我完全是个门外汉(当然也不知道哪个行当我可以 称得上是门内汉,一辈子就这样快地混过去了),不可能完全从音乐本身寻找这爱 的缘由。

  我猜想这爱,很可能和这一大场戏剧人生有关。我像很多酸腐的老旧文人那样,对悲喜人生有着习惯性的取向。但我仍然不能断定,这爱的重点是否在于对历史别一种语言的叙述?某些时候,历史、以及与此相关的心理历程,不得不是造就、甚 至品评艺术一份不可或缺的条件。抑或是他的人生态度?纵观天下,还有谁能像他那样,根本不在意已然稳稳戴 在头上的、“二十世纪最伟大的钢琴演奏家”那顶其大无比的帽子,一度停演十多 年,用十多年的时间来反思、思考对音乐、对艺术的更深理解和表现?也许还有人 记得,十年“大革文化命”之后流行过的一句名言:“一个人能有多少个十年”?

  对于艺术追求的最后高度,他是不是为人们制作了另一个与社会通行标准完全不同的版本?那就是没有极限的极限。所以二十世纪只能有一个霍洛维茨。比之霍洛维茨,那些叫做什么钢琴、提琴, 凡是能想得起来的各种乐器的王子或公主,只能是百老汇那种地方出品的王子和公主。我常说,不要对艺术家和作家寄予过高的企盼,不要说在一个国家,即便在全世界,一个世纪内能有十个霍洛维茨这样的音乐家或作家就足够多了,你能想象在 一个世纪内,世界上出现二三百个霍洛维茨的局面吗?外星人要不来灭你才怪,再不就得发生二十级地震。

2004年10月09日
作者:张爱玲 
    雨,像银灰色黏湿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秋的世界。天也是暗沉沉的,像古老的住宅里缠满着蛛丝网的屋顶。那堆在天上的灰白色的云片,就像屋顶上剥落的白粉。在这古旧的屋顶的笼罩下,一切都是异常的沉闷。

  园子里绿翳翳的古榴桑树、葡萄藤。都不过代表着过去盛夏的繁荣,现在已成了古罗马建筑的遗迹一样,在萧萧的雨声中瑟缩不宁,回忆着光荣的过去。草色已经转入忧郁的苍黄,地下找不出一点新鲜的花朵;宿舍墙外一带种的娇嫩的洋水仙,垂了头,含着满眼的泪珠,在那里叹息它们的薄命, 才过了两天的睛美的好日子又遇到这样霉气薰蒸的雨天。只有墙角的桂花,枝头已经缀着几个黄金一样宝贵的嫩蕊,小心地隐藏在绿油油椭圆形的叶瓣下,透露出一点新生命萌芽的希望。

  雨静悄悄地下着,只有一点细细的淅沥沥的声音。桔红色的房屋,像披着袈裟鲜艳的老僧,垂头合目,受着雨底的洗礼。那潮湿的红砖,发出有刺激的猪血的颜色和墙下绿油油的桂叶成为强烈的对照。灰色的癞蛤蟆,在湿烂发霉的泥地里跳跃着;在秋雨的沉闷的网底,只有它是唯一的充满愉 快的生气的东西。它背上灰黄斑驳的花纹,跟沉闷的天空遥遥相应,造成和谐的色调。它噗秃噗秃地跳着,从草窠里,跳到泥里,测出深绿的水花。

  雨,像银灰色黏濡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秋的世界。

走在熙攘的街市上,看见攫利者飘忽的行色,听着叫卖者嘹唳的贩声,内心不禁忧郁起来:感到人到底是被生计追迫着,本质上是与觅食的兽们无多大差异的。古人把人叫“两脚兽”,是确当的。既然是兽,对物质的索求,便是情理之中的事——这是生之维系的基础。并且,世人多认为,物质索求的愈多,支配起来就愈有余裕,生命的自由就愈多。

  然而,即使对物的追逐是人性的,但被物支配着的人的生活,终有沦落的味道,因为人到底是人,而不是兽。想到此心情竟烦躁起来。

  从街市踅回书房,翻几本闲书,一本纪德的《人间地粮》,一本《梁宗岱批评集》,一本《难忘徐志摩》。当我作无目的地阅读的时候,总是同时翻几本书。便发现了一个趣处:既同是面黄骨廋之人,却均有丰腴的浪漫情怀;现实拘其不住,我行我素地活的很热烈,很幸福(至少在感觉上很幸福)。稍做思忖,我笑了:他们都是被书香涵养着的人,他们生活在精神里;因此,他们具有了超越兽性的一种“神性”,即:不为物像所动,煮字疗饥。感觉着他们的“神性”,烦躁的心意在不知不觉间,平静如水。

  便想到了梭罗。梭罗在瓦尔登湖畔筑屋而居,远离红尘,仅靠最起码的一点物质资料为生,居然喂肥了那原本枯瘠的心地,成就了伟大的超验主义代表作《瓦尔登湖》。在书中他说:多余的金钱,只能购买多余的物资;真正的生活所需,是不需钱的。沿着梭罗的指引,我想,人之所以生活的惶恐与急迫,是把追逐多余的物资,当作人生的目的了。正如饕餮的兽们,虽食已餍足,逐尸之欲却不能餍足,悲苦于欲望本身也。

  所以,涵养着书香的人,与物欲淡远了,饱尝着简约之境给内心带来的平静。这种平静,就是心灵的自由,就是幸福本身。那么,书籍对人的意义就显得至关重要了,它做着这样的证明:人与兽的区别就在于,人可以不为生存而生存。

    一书在手,神游太极。这是惟有人,才能领略的境界。也就是说,人完全可以生活在精神之中。

  思至此,我又忆起素日的一些关于书的感受。

  ——当自己最看重的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感情,由于世事的乖戾,机缘的作弄,突然就离你而去了,便感到山之欲倾,身之欲颓,几乎感到再也没有再生的出路了。无奈之下,躲进书屋,拿一册蒙田的随笔,硬着头皮读下去,慢慢竟入巷了,从字里行间悟出:自己的苦乐感受其实古已有之,正是这种不请自到的磨砺,才使人聪敏起来;人间没有新鲜之事,更没有绝决之事,你只要有耐心走向时间深处,一切都会自行化解,一切都会有新的开端。于是,内心的皱褶竟慢慢舒展了,感到自己的偏执真是有几分可笑,我之愚甚于古人。当书读得沉酣之时,感到,有书可读得进的日子,其实什么都没缺少。书真是疗心的药剂啊!

  ——人时时会陷入沉沉的孤独之中,亦会感到人生的短暂和飘忽,便生出难以排遣的幻灭感。但一但进入书的竟界,发现没本书都是一个无言的友人,只要你肯于与其亲近,他都会与你娓娓地叙说,就象小草淋到甘露,你的心便倏地清亮起来——日子其实是毫不灰暗的,是你没打开心灵的窗子。静静想来,书是人类不竭的生命:人只有一次生命,每人都只有一种生命感受,但你每读一本书,就多了一种生命感受;那么,读过千本万本书,你就拥有了千条万条生命。同样,一个人只能活一生;但只要你从古读到今,你就拥有了千百万年的人生经验,就等于你从古活到今。如果你再留心著述,你的人生轨迹会延伸到时空的深处,你是不死的。

  于是,人与兽的根本不同,就在于:人可以以精神疗救肉体;也可以以精神的记述——书籍,拓展延续生命的疆域,使生命不朽。

  正是这种属性,才使人高贵起来;那么,葡匐在物质之上的人,不仅是沉沦,而且是自戕。

  “宫殿里有悲哭,茅屋里有歌声”——人的幸福,是由精神支配的,不取决于物质的多寡。

  “贫穷而能静静地听着风声,也是快乐的”。这是海德格尔“人要诗意地栖止”的形象阐释。人摆脱了物质的羁束,在精神的世界里会得到无限的自由。

  在书房里阅读,不亦是风声在耳么?

  这样的意象在脑中闪现出来之后,我不禁笑出声来。连忙点上了一支烟,吐出的烟雾,有甜丝丝的味道。巴士加尔说得好:“一个人越是有思想,越是能发现人群中卓尔不凡的情调;一般人是分辨不出人与人之间的差异的。”这种差异,决定了幸福的深度和生命的质量,也决定了我手中这支烟,不仅仅是一支烟。

2004年09月19日

招兵买马

 

年轻需要营养的滋润,青春需要活力的陪衬,才华横溢的你更需要与经验丰富的“浪花”同行。

时代是炎热的,年轻的心总是澎湃着热情,生力军永远拒绝平庸。别让你的才华寂寞,别让你的笔杆迟钝,赶快加入“浪花”,与“浪花”零距离接触吧!让我们用热情描绘一幅永不褪色的图画,让我们用真诚营造一份和煦芬芳的温馨!

放弃沉默、抛开顾忌,让思绪飞扬,梦想飞翔!赶快报名加入我们的行列吧!

我们真诚而急切地期待你的加入!

 

 招收对象:高一全体同学

社员优惠:免费获得社员证;免费获得文学社每期报纸;发表文章有优先权;不定期参加文学社举行的各种活动;从社员中产生新一届社干

参加办法:到各班班长处报名,5元/人

截止日期:2004年9月24日

 

(欢迎访问浪花文学社网站:http://elanghua.126.com,我们有许多精品文章与你共享    

  

                            信宜二中团委会

                                   浪花文学社

                                        

                                  2004年9月19日

2004年09月18日

    年轻的爸爸妈妈带明明去看电影,这是一本美术动画片,叫做《一只鞋》。影片里先出来一对十分慈蔼可爱的老公公、老婆婆。老婆婆上山去替人家接生,人家请她吃一点酒,她吃醉了,就在溪水旁边睡着。这时出来一只金彩斑斓的老虎,一直走到老婆婆的身边……明明着急起来了,他连忙拉着妈妈的袖子,脸挨脸地轻轻地问:妈妈,这只老虎是好人还是坏人?妈妈也轻轻地说:这只老虎是好人,它是来请这位老婆婆去给母老虎接生的。明明又悄悄地问:老虎不是会吃人的吗?这时爸爸参加进来了,他说:对的,老虎的本质是不会变的,它总是要吃人!明明问:那么这只老虎为什么不吃这位老婆婆呢?妈妈说:这里故事里的老虎,不是真老虎。你不是听过许多动物故事吗?故事里的动物都和人一样,会唱歌,会说话,也有好人,也有坏人……明明听说这老虎是故事里的,就仿佛很满意了,他立刻专心致志地凝望着银幕,让这动人的情节,把他带进一段生动有趣的故事里去。

    看完电影回来,明明睡下以后,爸爸和妈妈端两个小凳子,坐到门口看月闲谈的街访中间,把这问题又提起了。爸爸搔着头,很严肃地说:我总认为这个电影,对孩子有害无益!给孩子灌输一种老虎是好人,不是可怕可恨而是可亲可爱的思想,是十分不好的。

    妈妈笑说:明明虽然喜欢这故事里的老虎——因为它惩罚了坏官,救了老百姓,但是我相信下次他到动物园去的时候,不会把手伸进老虎栏里去!真老虎到底是真老虎,孩子心里是清楚的。

    爸爸坚持说:无论如何,把老虎作为一个正面人物,总是不好,我对于老虎的印象,实在不佳……

    这时候,围坐在门口看月的人们,也热烈地参加讨论了。

    一位老人的声音说:这故事不是新编的。我们的旧书旧戏里面,好的老虎多着呢。旧社会里的劳动人民,在残暴的统治阶级压迫之下,真是有冤无处伸。孔子不是还说过,苛政猛于虎吗?那就是说暴虐的官府,比老虎还要可怕可恨。当劳动人民在冤愤之极的时候,还会幻想让这个威猛的、连贪官污吏、土豪劣绅都管不了逮不住的老虎,来替他们伸冤报仇,于是旧书旧戏里就创造了许多的治坏人帮好人的义虎,这只是反映旧社会里受压迫的人民的报仇雪恨的愿望……

    一位老太太的声音说:还有,在老故事里,老虎给人的印象,就和豺狼不一样,多半是好的。我们小时候,戴老虎帽,穿老虎鞋,到了端阳节那天,衣襟上还挂上一只彩绳缠的小老虎,我们的额上还用雄黄酒画上字,自己也当了老虎了呢。我记得我们小时候,大人们在庙会小摊上,给我买了一只布老虎,我们白天抱着玩,晚上枕着睡,可是我们山区里的孩子,也没有因为同布老虎混得那么亲密,对真老虎就失去警惕!

    又一个声音说,老虎在中国传统的说法里,还代表勇猛、英武、无畏。我们称勇健矫捷的军人为虎将。乒乓小将庄则栋不就被称为小老虎吗?虎虎有生气的青年人,是大家所喜爱的。还有,我们这院子里叫小虎的孩子也有一两个呵!

    一个孩子笑起来了:我们的《中国少年报》上,还有小虎子的连环画呢!

    那位爸爸显然不服,他摇着头说,你们把问题扯得太远了!

    另一位年轻人爽朗地接过话题来:依我看,这问题不大。

    首先,你爱人说得很好,小孩子会把故事里的老虎和真老虎分得清清楚楚的,他们不会因为故事里有好老虎,就去亲近真老虎。刚才×老先生也说过,这故事是古老的,它反映了旧社会劳动人民的幻想和愿望的历史现实,我们不能简单化地就把它取消了。而且我相信,在新编的儿童读物里,也不会把老虎写成正面人物,请它来替人报仇雪恨,因为新社会里有的是好人,就不需要好老虎了。还有,如果你老兄这样地讨厌老虎,我们那个小虎也得快改名字了……大家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一九六一年五月三十日夜书所闻。

 

(本篇最初发表于《光明日报》1961年6月6日。)

2004年09月14日

点击浏览博客入门初级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