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15日

彼拉斯齐人是古希腊最初的居民。他们的国王乃是伊那科斯。他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 儿,名叫伊娥。有一次,伊娥在勒那草地上为他的父亲牧羊,奥林匹斯圣山的主宰一眼看见 了她,顿时产生了爱意。宙斯心中的爱情之火越来越炽热,于是他扮作男人,来到人间,用 甜美的语言引诱挑逗伊娥:“哦,年轻的姑娘,能够拥有你的人是多么幸福啊!可是世界上 任何凡人都配不上你,你只适宜做万神之王的妻子。告诉你吧,我就是宙斯,你不用害怕! 中午时分酷热难挡,快跟我到左边的树荫下去休息,你为什么在中午的烈日下折磨自己呢? 你走进阴暗的树林,不用害怕,我愿意保护你。我是执着天国权杖的神,可以把闪电直接送 到地面。” 姑娘非常害怕,为了逃避他的诱惑,飞快地奔跑起来。如果不是这位主神施展他的权 力,使整个地区陷入一片黑暗,她一定可以逃脱的。现在,她被包裹在云雾之中。她因担心 撞在岩石上或者失足落水而放慢了脚步。因此,落入宙斯的手中。 诸神之母赫拉是宙斯的妻子,她早已熟知丈夫的不忠实。他背弃了妻子,却对凡人或半 神的女儿滥施爱情。赫拉的猜疑与日俱增,她密切监视着丈夫在人间的一切寻欢作乐的行 为。这时,她突然惊奇地发现地上有一块地方在晴天也云雾迷蒙。那不是自然形成的。赫拉 顿时起了疑心,寻找她那不忠实的丈夫。她寻遍了奥林匹斯圣山,就是找不到宙斯。“如果 我没有弄错的话,”她恼怒地自言自语,“丈夫一定在做伤害我感情的事!”于是,她驾云 降到地上,命令包裹着引诱者和他的猎物的浓雾赶快散开。 宙斯预料妻子来了,为了让心爱的姑娘逃脱妻子的报复,他把伊那科斯的可爱的女儿变 为一头雪白的小母牛。即使成了这副模样,俊秀的伊娥仍然很美丽。赫拉立即识破了丈夫的 诡计,假意称赞这头美丽的动物,并询问这是谁家的小母牛,是什么品种。宙斯在窘困中, 不得不撒谎说这头母牛只不过是地上的生物,是纯种。赫拉假装很满意他的回答,但要求丈 夫把这头美丽的动物作为礼物送给自己。现在受到欺骗的欺骗者该怎么办呢?他左右为难: 假如答应她的请求,他就失去了可爱的姑娘;假如拒绝她的要求,势必引起她的猜疑和嫉 妒,结果这位不幸的姑娘会遭到恶毒的报复。想来想去,他决定暂时放弃姑娘,把这光艳照 人的小母牛赠给妻子。赫拉装作心满意足的样子,用一条带子系在小母牛的脖子上,然后得 意洋洋地牵着这位遭劫的姑娘走了。可是,女神虽说骗得了母牛,心里却仍然不放心。她知 道要是找不到一块安置她的情敌的可靠地方,她的心里总是不得安宁的。于是,她找到阿利 斯多的儿子阿耳戈斯。这个怪物好像特别适合于看守的差使,他有一百只眼睛,在睡眠时只 闭上一双眼睛,其余的都睁着,如同星星一样发着光,明亮有神。 赫拉雇了阿耳戈斯看守可怜的伊娥,使得宙斯无法劫走他的落难的情人。伊娥在阿耳戈 斯一百只眼睛的严密看守下,整天在长满丰盛青草的草如上吃草。阿耳戈斯始终站在她的附 近,瞪着一百只眼睛,盯住她不放,忠实地履行看守的职务。有时候,他转过身去,背对着 姑娘,可是他还是能够看到姑娘,因为他的额前脑后都有眼睛。太阳下山时,他用锁链锁住 她的脖子。她吃着苦草和树叶,睡在坚硬冰凉的地上,饮着污浊的池水,因为她是一头小母 牛。伊娥常常忘记她现在不再是人类了。她想伸出可怜的双手,乞求阿耳戈斯的怜悯和同 情,可是她突然想起她已没有手臂了。她想以感人的语言向他哀求,但她一张口,只能发出 哞哞的吼叫,连她自己听了都吓了一跳。阿耳戈斯不是总在一个固定的牧场看守她,因为赫 拉吩咐他不断地变换伊娥的居处,使宙斯难以找到她。这样,伊娥的看守牵着她在各地放 牧。一天,伊娥发现来到了自己的故乡,来到一条她孩提时常常嬉耍的河岸上。这时,伊娥 第一次从清澈的河水中看到了自己的面容。在水中出现一个有角的兽头时,她惊吓得不由自 主地往后退了几步,不敢再看下去。怀着对姐妹们和父亲伊那科斯的依恋之情,她来到他们 身边,可是他们都不认识她。伊那科斯抚摸着她美丽的身体,从小树上捋了一把树叶喂她。 伊娥感激地舐着他的手,用泪水和亲吻爱抚着他的手时,老人却一无所知,他不知道自己抚 摸的是谁,也不知道刚才谁在向他感恩。 终于伊娥想出了一个拯救自己的主意。虽然她变成了一头小母牛,可是她的思想却没有 受损,这时她开始用脚在地上划出一行字,这个举动引起了父亲的注意。伊那科斯很快从地 面上的文字中知道站在面前的原来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天哪,我是一个不幸的人!”老人 惊叫一声,伸出双臂,紧紧地抱住落难女儿的脖颈,“我走遍全国到处找你,想不到你成了 这个样子!唉,见到了你比不见你更悲哀!你为什么不说话呢?可怜啊,你不能给我说一句 安慰的话,只能用一声牛叫回答我!我以前真傻啊,一心想给你挑选一个般配的夫婿,想着 给你置办新娘的火把,赶办未来的婚事。现在,你却变成了一头牛……”伊那科斯的话还没 有讲完,阿耳戈斯这个残暴的看守,就从伊那科斯的手里抢走了伊娥,牵着她走开了。然 后,自己爬上一座高山,用他的一百只眼睛警惕地注视着四周。 宙斯不能忍受姑娘长期横遭折磨。他把儿子赫耳墨斯召到跟前,命令他运用机谋,诱使 伊那科斯闭上所有的眼睛。赫尔墨斯带上一根催人昏睡的荆木棍,离开了父亲的宫殿,降落 到人间。他丢下帽子和翅膀,只提着木棍,看上去像个牧人。赫耳墨斯呼唤一群羊跟着他, 来到草地上。这儿是伊娥啃着嫩草、阿耳戈斯看守她的地方。赫耳墨斯抽出一枝牧笛。牧笛 古色古香,优雅别致,他吹起了乐曲,比人间牧人吹奏的更美妙,阿耳戈斯很喜欢这迷人的 笛音。他从高处坐着的石头上站起来,向下呼喊:“吹笛子的朋友,不管你是谁,我都热烈 地欢迎你。来吧,坐到我身旁的岩石上,休息一会儿!别的地方的青草都没有这里的更茂盛 更鲜嫩。瞧,这儿的树荫下多舒服!” 赫耳墨斯说了声谢谢,便爬上山坡,坐在他身边。两个人攀谈起来。他们越说越投机, 不知不觉白天快过去了。阿耳戈斯打了几个哈欠,一百只眼睛睡意朦胧。赫耳墨斯又吹起牧 笛,想把阿耳戈斯催入梦乡。可是阿耳戈斯怕他的女主人动怒,不敢松懈自己的职责。尽管 他的一百只眼皮都快支撑不住了,他还是拼命同瞌睡作斗争,让一部分眼睛先睡,而让另一 部分眼睛睁着,紧紧盯住小母牛,提防它乘机逃走。 阿耳戈斯虽说有一百只眼睛,但从来没有见过那种牧笛。 他感到好奇,打听这枝牧笛的来历。 “我很愿意告诉你,”赫耳墨斯说,“如果你不嫌天色已晚,并且还有耐心听的话,我 很乐意告诉你。从前,在阿耳卡狄亚的雪山上住着一个著名的山林女神,她名叫哈玛得律阿 得斯,又名绪任克斯。那时,森林神和农神萨图恩都迷恋她的美貌,热烈追求她,但她总是 巧妙地摆脱了他们的追逐,因为她害怕结婚。如同束着腰带的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一样,她 要始终保持独身,过处女生活,但最后当强大的山神潘在森林里漫游时,他看到了这个女 神,便走近她,凭着自己显赫的地位急切地向她求爱。但她拒绝了他,夺路而逃,不一会就 消失在茫茫的草原上,她一直逃到拉同河边。河水缓缓地流着,可是河面很宽,她无法蹚过 去。姑娘很焦急,只得哀求她的守护女神阿耳忒弥斯同情她,在山神还没追来之前,帮她改 变模样。这时,山神潘奔到她面前。他张开双臂,一把抱住站在河岸边的姑娘。但使他吃惊 的是,他发现抱住的不是姑娘,而是一根芦苇。山神忧郁地悲叹一声,声音经过芦苇管时变 得又粗又响。这奇妙的声音总算使失望的神衹得到了安慰。“好吧,变形的情人啊,”他在 痛苦中又突然高兴地喊叫起来,“即使如此,我们也要结合在一起!”说完,他把芦苇切成 长短不同的小杆,用蜡把芦苇杆接起来,并以姑娘哈玛得律阿得斯的名字命名他的芦笛。从 此以后,我们就叫这种牧笛为绪任克斯。” 赫耳墨斯一面讲故事,一面目不转睛地看着阿耳戈斯。故事还没有讲完,阿耳戈斯的眼 睛一只只地依次闭上。最后,他的一百只眼睛全闭上了,他沉沉昏睡过去。现在赫耳墨斯停 止吹奏牧笛,他用他的神杖轻触阿耳戈斯的一百只神眼,使它们睡得更深沉。阿耳戈斯终于 抑制不住地呼呼大睡,赫耳墨斯迅速抽出藏在上衣口袋里的一把利剑,齐脖子砍下他的头颅。 伊娥获得了自由。她仍然保持着小母牛的模样,只是已除掉了颈上的绳索。她高兴地在 草地上来回奔跑,无拘无束。当然,下界发生的这一切事都逃不了赫拉的目光。她又想出了 一种新的折磨方法来对付自己的情敌。碰巧她抓到一只牛虻。她让牛忙叮咬可爱的小母牛, 咬得小母牛忍受不住,几乎发狂。她惊恐万分,被牛虻追来逐去,逃遍了世界各地。它逃到 高加索,逃到斯库提亚,逃到亚马孙部落,逃到博斯普鲁斯海峡,逃到阿瑟夫海。她穿过海 洋到了亚洲。最后,经过长途跋涉,它绝望地来到了埃及。在尼罗河河岸上,伊娥疲惫万 分,她前脚跪下,昂起头,仰望着奥林匹斯圣山,眼睛里流露出哀求的目光。宙斯看到了 她,深深感动了,顿生怜悯之情,他即刻来到赫拉那里。他拥抱她,请她对可怜的姑娘大发 慈悲。姑娘虽然迷途在外,他说,她没有诱惑他,她是清白无辜的。他指着神衹立誓的斯提 克斯河,即阴阳交界的冥河,向妻子发誓,以后他将放弃对姑娘的爱情,不再追求她了。就 在这时,赫拉也听到小母牛朝着奥林匹斯圣山发出求教的哀鸣声。这位神衹之母终于心软 了,允许宙斯恢复伊娥的原形。 宙斯急忙来到尼罗河边,伸手抚摸着小母牛的背。奇迹立刻出现了:小母牛身上蓬乱的 牛毛消失了,牛角也缩了进去,牛眼变小,牛嘴变成小巧的人的双唇,肩膀和两只手出现 了,牛蹄突然消失,小母牛身上,除了美丽的白色以外,全都消失了。伊娥从地上慢慢地站 起来。她重新恢复了楚楚动人的美丽形象,格外令人怜爱。就在尼罗河的河岸上,伊娥为宙 斯生下了一个儿子厄帕福斯,他后来当了埃及国王。当地人民十分爱戴这位神奇地得救了的 女人,把她尊为女神。伊娥作为女君主统治那地方很长时间。不过,她始终没有得到赫拉的 彻底宽恕。赫拉唆使野蛮的库埃特人抢走了她那年轻的儿子厄帕福斯。伊娥不得不再次到处 漂泊,寻找她的儿子。后来,宙斯用闪电劈死了库埃特人,她才在埃塞俄比亚的边境找到了 儿子。 她带着儿子一起回到埃及,让儿子辅佐她治理国家。 厄帕福斯长大后娶门菲斯为妻,生下女儿利彼亚。利比亚地方就以她而得名,因为厄帕 福斯的女儿曾经有过这个名字。厄帕福斯和他的母亲在埃及受到人们的尊敬和爱戴。在他们 死后,为纪念他们,埃及人为他们建立庙宇,把他们当作神来崇拜,她是伊西斯神,他是阿 庇斯神。

在青铜人类的时代,世界的主宰宙斯不断地听到这代人的恶行,他决定扮作凡人降临到 人间去查看。他来到地上后,发现情况比传说中的还要严重得多。一天,快要深夜时,他走 进阿耳卡狄亚国王吕卡翁的大厅里,吕卡翁不仅待客冷淡,而且残暴成性。宙斯以神奇的先 兆,表明自己是个神。人们都跪下来向他顶礼膜拜。但吕卡翁却不以为然,嘲笑他们虔诚的 祈祷。“让我们考证一下,”他说,“看看他到底是凡人还是神衹!”于是,他暗自决定趁 着来客半夜熟睡的时候将他杀害。在这之前他首先悄悄地杀了一名人质,这是摩罗西亚人送 来的可怜人。吕卡翁让人剁下他的四肢,然后扔在滚开的水里煮,其余部分放在火上烤,以 此作为晚餐献给陌生的客人。宙斯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被激怒了,从餐桌上跳起来,唤 来一团复仇的怒火,投放在这个不仁不义的国王的宫院里。国王惊恐万分,想逃到宫外去。 可是,他发出的第一声呼喊就变成了凄厉的嚎叫;他身上的皮肤变成粗糙多毛的皮;双臂支 到地上,变成了两条前腿。从此吕卡翁成了一只嗜血成性的恶狼。 宙斯回到奥林匹斯圣出。他与诸神商量,决定根除这一代可耻的人。他正想用闪电惩罚 整个大地,但又担心天国会被殃及,宇宙之轴会被烧毁。于是,他放弃了这种粗暴报复的念 头,放下独眼神给他炼铸的雷电锤,决定向地下降下暴雨,用洪水灭绝人类。这时,除了南 风,所有的风都被锁在埃俄罗斯的岩洞里。南风接受了命令,扇动着湿漉漉的翅膀直扑地 面。南风可怕的脸黑得犹如锅底,胡须沉甸甸的,好像满天乌云。洪涛流自他的白发,雾霭 遮盖着前额,大水从他的胸脯涌出。南风升在空中,用手紧紧地抓住浓云,狠狠地挤压。顿 时,雷声隆隆,大雨如注。暴风雨摧残了地里的庄稼。农民的希望破灭了,整整一年的辛劳 都白费了。 宙斯的弟弟,海神波塞冬也不甘寂寞,急忙赶来帮着破坏,他把所有的河流都召集起 来,说:“你们应该掀起狂澜,吞没房屋,冲垮堤坝!”他们都听从他的命令。波塞冬亲自 上阵,手执三叉神戟,撞击大地,为洪水开路。河水汹涌澎河,势不可挡。泛滥的洪水涌上 田野,犹如狂暴的野兽,冲倒大衬、庙宇和房屋。水势不断上涨,不久便淹没了宫殿,连教 堂的塔尖也卷入湍急的漩涡中。顷刻间,水陆莫辨,整个大地一片汪洋,无边无际。 人类面对滔滔的洪水,绝望地寻找救命的办法。有的爬上山顶,有的驾起木船,航行在 淹没的房顶上。大水一直漫过了葡萄园,船底扫过了葡萄架。鱼儿在枝蔓间挣扎,满山遍野 逃遁的野猪被浪涛吞没,淹死。一群群人都被洪水冲走,幸免于难的人后来也饿死在光秃秃 的山顶上。在福喀斯,有一座高山的两个山峰露出水面,这就是帕耳那索斯山。普罗米修斯 的儿子丢卡利翁事先得到父亲的警告,造了一条大船。当洪水到来时,他和妻子皮拉驾船驶 往帕耳那索斯。被创造的男人和女人再也没有比他们更善良,更虔诚的了。宙斯召唤大水淹 没大地,报复了人类。他从天上俯视人间,看到千千万万的人中只剩下一对可怜的人,漂在 水面上,这对夫妇善良而信仰神衹。宙斯平熄了怒火。他唤来北风,北风驱散了团团乌云和 浓浓的雾霭,让天空重见光明。掌管海洋的波塞冬见状也放下三叉戟,使滚滚的海涛退去, 海水驯服地退到高高的堤岸下,河水也回到了河床。树梢从深水中露了出来,树叶上沾满污 泥。群山重现,平原伸展,大地复原。 丢卡利翁看看周围,大地荒芜,一片泥泞,如同坟墓一样死寂。看着这一切,他禁不住 淌下了眼泪,对妻子皮拉说:“亲爱的,我朝远处眺望,后不到一个活人。我们两个人是大 地上仅存的人类,其他人都被洪水吞没了,可是,我们也很难生存下去。我看到的每一朵云 彩都使我惊恐。即使一切危险都过去了,我们两个孤单的人在这荒凉的世界上,又能做什么 呢?唉,要是我的父亲普罗米修斯教会我创造人类的本领,教会我把灵魂给予泥人的技术, 那该多么好啊!”妻子听他说完,也很悲伤,两个人不禁痛哭起来。他们没有了主意,只好 来到半荒废的圣坛前跪下,向女神忒弥斯恳求说:“女神啊,请告诉我们,该如何创造已经 灭亡了的一代人类。啊,帮助沉沦的世界再生吧!” “离开我的圣坛,”女神的声音回答说,“戴上面纱,解开腰带,然后把你们母亲的骸 骨仍到你们的身后去!” 两个人听了这神秘的言语,十分惊讶,莫明其妙。皮拉首先打破了沉默,说:“高贵的 女神,宽恕我吧。我不得不违背你的意愿,因为我不能扔掉母亲的遗骸,不想冒犯她的阴 魂!” 但丢卡利翁的心里却豁然明朗,他顿时领悟了,于是好言抚慰妻子说:“如果我的理解 没有错,那么女神的命令并没有叫我们干不敬的事。大地是我们仁慈的母亲,石块一定是她 的骸骨。皮拉,我们应该把石块扔到身后去!” 话虽这么说,但两个人还是将信将疑,他们想不妨尝试一下。于是,他们转过身子,蒙 住头,再松开衣带,然后按照女神的命令,把石块朝身后扔去。一种奇迹出现了:石头突然 不再坚硬、松脆,而是变得柔软,巨大,逐渐成形。人的模样开始显现出来,可是还没有完 全成型,好像艺术家刚从大理石雕凿出来的粗略的轮廓。石头上湿润的泥土变成了一块块肌 肉,结实坚硬的石头变成了骨头,石块间的纹路变成了人的脉络。奇怪的是,丢卡利翁往后 扔的石块都变成男人,而妻子皮拉扔的石头全变成了女人。直到今天,人类并不否认他们的 起源和来历。这是坚强、刻苦、勤劳的一代。 人类永远记住了他们是由什么物质造成的。

2004年10月09日

<EMBED SRC=http://www.butabon.com/Clock/clock_018.swf WIDTH=150 HEIGHT=150 wmode=transparent quality=high loop=true menu=false>神衹创造的第一代人类乃是黄金的一代。那时候统治天国的是克洛诺斯(即萨图恩)。 这代人生活得如同神衹一样,他们无忧无虑,没有繁重的劳动,也没有苦恼和贫困。大地给 他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硕果,丰盛的草地上牛羊成群,他们平和地从事劳动,几乎不会衰 老。当他们感到死期来临的时候,便沉入安详的长眠之中。当命运之神判定黄金的一代人从 地上消失时,他们都成为仁慈的保护神,在云雾中来来去去,他们是一切善举的施主,维护 法律和正义,惩罚一切罪恶。 后来神衹用白银创造了第二代人类。他们在外貌和精神上都与第一代人类不同。娇生惯 养的孩子生活在家中,受到母亲的溺爱和照料。他们百年都保持着童年,精神上不成熟。等 到孩子步入壮年时,他们的一生只剩下短短的几年了。放肆的行为使这代人陷入苦难的深 渊,因为他们无法节制他们的激烈的感情。他们尔虞我诈,肆无忌惮地违法乱纪,不再给神 衹献祭。宙斯十分恼怒,要把这个种族从地上消灭,因为他不愿意看到有人亵渎神衹。当 然,这个种族也不是一无是处,所以他们荣幸地获得恩准,在终止生命以后,可以作为魔鬼 在地上漫游。 天父宙斯创造了第三代人类。即青铜的人类。这代人跟白银时代的人又完全不同。他们 残忍而粗暴,只知道战争,总是互相厮杀。每个人都要千方百计地侮辱其他人。他们专吃动 物的肉,不愿食用田野上的各种果实。他们顽固的意志如同金刚石一样坚硬,人也长得异常 高大壮实。他们使用的是青铜武器,住的是青铜房屋,用青铜农具耕种田地,因为那时还没 有铁。他们不断进行战争,可是,虽然他们长得高大可怕,然而却无法抗拒死亡。他们离开 晴朗而光明的大地之后,便降入阴森可怕的冥府之中。 当这代人也降入地府时,宙斯又创造了第四代人。这代人应该住在肥沃的大地上,他们 比以前的人类更高尚,更公正。他们是神衹英雄的一代人,即古代所称的半神的英雄们。可 是最后他们也陷入战争和仇杀中,有的为了夺取俄狄甫斯国王的国土,倒在底比斯的七道城 门前;有的为了美丽的海伦跨上战船,倒在特洛伊的田野上。当他们在战争和灾难中结束了 在地上的生存后,宙斯把他们送往极乐岛,让他们居住和生活在那里。极乐岛在天边的大海 里,风景优美。他们过着宁静而幸福的生活,富饶的大地每年三次给他们提供甜蜜的果实。 古代诗人希西阿说到世世代代的人类传说时,慨叹道:“唉,如果我不生在现今人类的 第五代的话,如果我早一点去世或迟一点出生的话,那该多好啊!因为这代人是黑铁制成 的!他们彻底堕落,彻底败坏,充满着痛苦和罪孽;他们日日夜夜地忧虑和苦恼,不得安 宁。神衹不断地给他们增添新的烦恼,而最大的烦恼却是他们自身带来的。父亲反对儿子, 儿子敌视父亲,客人憎恨款待他的朋友,朋友之间也互相憎恨。人间充满着怨仇,即使兄弟 之间也不像从前那样袒诚相见,充满仁爱。白发苍苍的父母得不到怜悯和尊敬。老人备受虐 待。啊,无情的人类啊,你们怎么忘了神衹将要给予的裁判,全然不顾父母的养育之恩?处 处都是强权者得势,欺诈者横行无忌,他们心里恶毒地盘算着如何去毁灭对方的城市和村 庄。正直、善良和公正的人被践踏;拐骗者飞黄腾达,备受光荣。权利和克制不再受到敬 重。恶人侮辱善人,他们说谎话,用诽谤和诋毁制造事端。实际上,这就是这些人如此不幸 的原因。从前至善和尊严女神还常来地上,如今也悲哀地用白衣裹住美丽的身躯,离开了人 间,回到永恒的神衹世界。这时候,留给人类的只是绝望和痛苦,没有任何的希望。”

天和地被创造出来,大海波浪起伏,拍击海岸。鱼儿在水里嬉戏,鸟儿在空中歌唱。大 地上动物成群,但还没有一个具有灵魂的、能够主宰周围世界的高级生物。这时普罗米修斯 降生了,他是被宙斯放逐的古老的神衹族的后裔,是地母该亚与乌拉诺斯所生的伊阿佩托斯 的儿子。他聪慧而睿智,知道天神的种子蕴藏在泥土中,于是他捧起泥土,用河水把它沾湿 调和起来,按照世界的主宰,即天神的模样,捏成人形。为了给这泥人以生命,他从动物的 灵魂中摄取了善与恶两种性格,将它们封进人的胸膛里。在天神中,他有一个女友,即智慧 女神雅典娜;她惊叹这提坦神之子的创造物,于是便朝具有一半灵魂的泥人吹起了神气,使 它获得了灵性。 这样,第一批人在世上出现了,他们繁衍生息,不久形成了一大群,遍布各处。但有很 长一段时间,他们不知道该怎样使用他们的四肢,也不知道该怎样使用神赐的灵魂。他们视 而不见,听而不闻,如同梦中的人形,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却不知道发挥自身的作用。他 们不知道采石,烧砖,砍伐林木制成椽梁,然后再用这些材料建造房屋。他们如同蚂蚁一 样,蛰居在没有阳光的土洞里,觉察不了冬去春来夏至;他们做样样事情都毫无计划。 于是,普罗米修斯便来帮助他的创造物。他教会他们观察日月星辰的升起和降落;给他 们发明了数字和文字,让他们懂得计算和用文字交换思想;他还教他们驾驭牲口,来分担他 们的劳动,使他们懂得给马套上缰绳拉车或作为坐骑。他发明了船和帆,让他们在海上航 行。他关心人类生活中其他的一切活动。从前,生病的人不知道用药物治病,不知道涂药膏 或服药来减轻痛苦,许多病人因缺医少药而悲惨地死去。现在,普罗米修斯教会他们调制药 剂来防治各种疾病。另外,他教会他们占卜,圆梦,解释鸟的飞翔和祭祀显示的各种征兆。 他引导他们勘探地下的矿产,让他们发现矿石,开采铁和金银。他教会他们农耕技艺,使他 们生活得更舒适。 不久前,宙斯放逐了他的父亲克洛诺斯,推翻了古老的神衹族,普罗米修斯也出身于这 个神衹族。现在,宙斯和他的儿子们是天上新的主宰,他们开始注意到刚刚形成的人类了。 他们要求人类敬重他们,并以此作为保护人类的条件。有一天,在希腊的墨科涅,神衹们集 会商谈,确定人类的权利和义务。普罗米修斯作为人类的维护者出席了会议。在会上,他设 法使诸神不要因为答应保护人类而提出苛刻的献祭条件。这位提坦神的儿子决意运用他的智 慧来蒙骗神衹。他代表他的创造物宰了一头大公牛,请神衹选择他们喜欢的那部分。他把献 祭的公牛切成碎块,分为两堆。一堆放上肉、内脏和脂肪,用牛皮遮盖起来,上面放着牛肚 子;另一堆放的全是牛骨头,巧妙地用牛的板油包裹起来。这一堆比另一堆大一些。全知全 能的神衹之父宙斯看穿了他在玩弄伎俩,便说:“伊阿佩托斯的儿子,尊贵的王,我的好朋 友,你把祭品分得多不公平啊!”这时,普罗米修斯越发相信他骗过了宙斯,于是暗自笑着 说:“尊贵的宙斯,永恒的众神之祖,你就按自己的心愿挑选一堆吧!”宙斯心里很气恼, 却故意伸出双手去拿雪白的板油。当他剥掉板油,看清这全是剔光的骨头时,装着直到现在 才发觉上当似的,气愤地说:“我看到了,伊阿佩托斯的儿子,你还没有忘掉你欺骗的伎 俩!” 宙斯受了欺骗,决定报复普罗米修斯。他拒绝向人类提供生活必需的最后一样东西: 火。可是伊阿佩托斯的儿子非常机敏,马上想出了巧妙的办法。他拿来一根又粗又长的茴香 秆,扛着它走近驰来的太阳车,将茴香秆伸到它的火焰里点燃,然后带着闪烁的火种回到地 上,很快第一堆木柴燃烧起来,火越烧越旺,烈焰冲天。宙斯见人间升起了火焰,大发雷 霆,他眼看已无法把火从人类那儿夺走了,便很快想出了新的灾难来惩罚人类,以便抵消火 带给人类的福社。他命令以工艺著名的火神赫淮斯托斯造了一尊美女石像。雅典娜由于渐渐 妒嫉普罗米修斯,也对他失去了好意,她亲自给石像披上了闪亮的白衣裳,蒙上了面纱,头 上戴上了花环,束上了金发带。这金发带也是出自赫淮斯托斯之手。他为了取悦他父亲,细 心制作,金发带造形精巧,带上饰有神态各异的动物形象。众神的使者赫耳墨斯给这妩媚迷 人的形体传授语言的技能;爱神阿佛洛狄忒赋予她种种诱人的魅力。于是宙斯给这美丽的形 象注入了恶毒的祸水,他给她取名为潘多拉,意为“具有一切天赋的女人”,因为众神都馈 赠给她一件危害人类的礼物。他把这个年轻的女人送到人间,正在地上自在取乐游荡的众神 见了这美得无法比拟的女人都惊羡不已。她径自来到普罗米修斯的弟弟埃庇米修斯的面前, 请他收下宙斯给他的赠礼。埃庇米修斯心地善良,毫无猜疑。 普罗米修斯曾经警告过他的弟弟,不要接受奥林匹斯山上的宙斯的任何赠礼,而要立即 把它退回去。可是,埃庇米修斯忘记了这个警告,很高兴地接纳了这个年轻美貌的女人。直 到后来,他吃了苦头,才意识到他招来了灾祸。在此之前,人类遵照普罗米修斯的警告,因 此没有灾祸,没有艰辛的劳动,也没有折磨人的疾病。现在,这个姑娘双手捧上礼物,这是 一只紧闭的大盒子。她一走到埃庇米修斯的面前,就突然打开了盒盖,里面的灾害像股黑烟 似地飞了出来,迅速地扩散到地上。盒子底上还深藏着唯一美好的东西:希望,但潘多拉依 照万神之父的告诫,趁它还没有飞出来的时候,赶紧关上了盖子,因此希望就永远关在盒内 了。从此,各种各样的灾难充满了大地、天空和海洋。疾病日日夜夜在人类中蔓延,肆虐, 而又悄无声息,因为宙斯不让它们发出声响。各种热病在大地上猖獗,死神步履如飞地在人 间狂奔。接着,宙斯向普罗米修斯本人报复了。他把这名仇敌交到赫淮斯托斯和两名仆人的 手里,这两名仆人外号叫做克拉托斯和皮亚,即强力和暴力。他们把普罗米修斯拖到斯库提 亚的荒山野岭。在这里,他被牢固的铁链锁在高加索山的悬岩上,下临可怕的深渊。赫淮斯 托斯不太情愿执行父亲的命令,因为他很喜欢这位提坦神的儿子,他是他的亲戚,同辈,是 他的曾祖父乌拉诺斯的子孙,也是神衹的后裔。可是,执行残酷命令的两个粗暴的仆人,因 他说了许多同情的话,把他痛斥了一顿。普罗米修斯被迫锁在悬岩绝壁上,他给直挺挺地吊 着,无法入睡,无法弯曲一下疲惫的双膝。“不管你发出多少哀诉和悲叹,都是无济于事 的,”赫淮斯托斯对他说,“因为宙斯的意志是不可动摇的,这些最近才从别人手里夺得权 力的神衹们都是非常狠心的。”这位囚徒被判受折磨是永久的,至少也得三万年。尽管他大 声悲叫,并且呼唤风儿、河川、大海和万物之母大地,以及注视万物的太阳来为他的苦痛作 证,但是他的精神却是坚不可摧的。“无论谁,只要他学会承认定数的不可制服的威力,” 他说,“就必须承受命中注定的痛苦。”宙斯再三威逼他,要他说明他的不吉祥的预言,即 “一种新的婚姻将使诸神之王面临毁灭”,①但他始终没有开口。宙斯言出必行,每天派一 只恶鹰去啄食被缚的普罗米修斯的肝脏。肝脏被吃掉多少,很快又恢复原状。这种痛苦的折 磨他不得不忍受,直到将来有人自愿为他献身为止。 ①指跟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婚姻。其子威力超过父亲。 为不幸的普罗米修斯解除苦难的一天终于来到了。在他被吊在悬岩上,度过了漫长的悲 惨岁月以后,有一天,赫拉克勒斯为寻找赫斯珀里得斯来到这里。他看到恶鹰在啄食可怜的 普罗米修斯的肝脏,这时,便取出弓箭,把那只残忍的恶鹰从这位苦难者的肝脏旁一箭射 落。然后他松开锁链,解放了普罗米修斯,带他离开了山崖。但为了满足宙斯的条件,赫拉 克勒斯把半人半马的肯陶洛斯族的喀戎作为替身留在悬崖上。喀戎虽然可以要求永生,但为 了解救普罗米修斯,他甘愿献出自己的生命。为了彻底执行宙斯的判决,普罗米修斯必须永 远戴一只铁环,环上镶上一块高加索山上的石子。这样,宙斯可以自豪地宣称,他的仇敌仍 然被锁在高加索山的悬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