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4月29日

最近有种感觉,IT60年代人的机会,互联网是70年代人的机会,无线是80年代的机会。

1996年,联想电脑第一次做到中国PC销量排行榜的冠军的时候,杨元庆32岁,和2003年丁磊被两个排行榜评为首富的年龄相同。大家一再同声惊呼少年得志的时候,我们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时代给予一个年龄段人的集体机会。

我们知道后来,IT的主流人士都是年龄与杨总相若的60人,50年代人做IT成功者不多;

我们也知道后来,互联网的主流人士与草根人士都是年龄与丁磊类似的70人,60年代做互联网成功的也不多。

互联网是新的能源系统,就象没有发电系统前,风和水一直存在,但是没有特殊的意义,当他们被发电系统整合起来后,世界被他们照亮因他们而提速。互联网也是如此,没有互联网以前,人们也在工作、学习、恋爱、交易、发泄,但是这一切被互联网系统整合起来,世界就逐渐变成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及未来的样子。

而我们的幸运是,我们有机会参与这个能源系统的整合过程,从而改变自己的人生。

 

 

 

2004年中国互联网网民达到1亿,这意味着如果1998年互联网网民是一个尖端的年轻圈子的代名词,则今天互联网网民则意味着中国有一定消费能力和知识结构的广大老百姓。这个时候,

此时如果你还不动手,把自己领先的一点点知识和概念在互联网上变现,那么可能你就没有机会了。因为即使是万里挑一的绝妙点子,乘以中国网民数,也有1000个。

时代所给予的幸运就是这么稍纵即逝。就象你今天如果去做IT依然有机会,但是要做成联想,那就想也不要想。

 

 

 

此时就有一本非常好的书诞生了——《网络媒体教程》刘韧、韩磊著。

如果你是个和我一样的菜鸟,除了浏览网页外什么都不会,但是也收到了时代机会的诱惑,希望能够借助互联网做点什么。《网络媒体教程》会让你受益非浅。原因如下:

第一互联网上的所有商业形式的第一步都是网络媒体,首先知道如何在网上讲述你要表达的、吸引你所期待的、留住最有价值的,然后才能谈其他具体的商业,比如是卖什么给他,还是让他卖什么给其他人…. 《网络媒体教程》成体系地介绍了,网络媒体的特征、如何利用分类推广你的内容、版面设计、网络媒体规范、怎样利用社区粘住用户具体如如何确定主题、版主的作用、邮件列表的使用、BBSBLOGCMS互动等,以及另外一种内容的组织形式WIKI。相信你看完这段,就对如何把自己的网站搭起来有了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而且是营销层面的系统思路。

第二这本书教人如何在网络上表达。很多业务人员在面对面的交流的时候,都有惊人的魅力,但是在互联网上,90%的交流依赖文字。没有互联网之前的市场表达成本很高,我们需要请专业的广告公司/公关公司来设计表达形式,再在形形色色的媒体上投放专业人员设计好的表达样式。在互联网时代,每个需要交流的人都应该知道如何去表达。我认为刘韧是我们这个时代对文字的操作能力最强的人之一。他在这本书里现身说法,谈论了如何组织原料并操作词语,使一事一物变为互联网上一篇精彩内容,并且着重谈了互联网编辑写作的特性和技巧。冲着六章内容,哪怕一个人想把自己变得更会说话些,都应该看这本书。

第三这本书的实践版DONEWS,是个成功案例。20004月创立,只用半年时间成为中国最大的IT写作社区。20054DONEWS的五周年聚会,成了10年来我看到的场面最火暴的聚会。

 

 

 

此外我觉得,刘韧也专心做DONEWS也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刘韧曾经将自己定位为历史的记录者,他笔下那些知识英雄们的故事发生在他们的世界,与我们普通人的生活无关。

但是互联网是我们的世界。所以刘韧也转换了旁观者的身份,变成了一个实践者。

《网络媒体教程》里的那些方法论在过去的5年里为他在互联网的汪洋里导航,今天他把这些经验整理成书,成为了一本导航手册。

我喜欢看成功人的成功之道,《网络媒体教程》是基于一个成功网站的成功之道的系统方法论,又是刘韧写的,所以我特别喜欢。

 

 

 

 

 

 

2005年04月28日


    在不同的地方都遇到贾樟柯的《世界》,一直没有去看,因为看完孔雀后,心里难过了很久。短期不想再看这种直面惨淡人生的片子。

不知为何“世界”这个字眼,却实实在在地吸引我。

 

 

        小的时候,每想到宇宙是无穷大的,就感到莫名的恐惧和沮丧。因为生活中一切都是有边界的,想象不出来宇宙之外还是宇宙,再之外还是,还是……那是什么概念。

        长大以后,就不需要再考虑宇宙是否无穷了,因为我们每个人的世界是如此的小……

 

 

        很多女人,她的家庭就是她的世界;对更多的人来讲,一个又大又好的单位就是他们的世界。

 我不能理解为何那么多人甘以联想,或者电脑报,或者南方报业集团,或者计算机世界为他们的世界;就象他们不能理解我为何总也找不到自己的世界一样,总是不能停下来,在一个轨道上心甘情愿地稳定地按照定律滑行 。

        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朋友分成两类,永不动的和永动的。

 

 

        我们嘲笑联想:有人生于盛世,泰然享福,虽然知道危机重重,但是暂时得过且过,把眼下的地盘混好,这样的人往往能舒适一生;有的人生于盛世,满心忧患,于是主动求变,却往往对内力外力的合力没有控制,最后末世未到,自己把自己先搞死了——联想就是这类。

        回思自己,与自己那些求变的朋友们,不也似乎是如此吗?

        我们有很多机会只要一低头,就可以停留下来,从此过起外人眼里舒舒服服的日子。

 内心却总是不甘心,从此这就是我的世界。

 

 

        我问一个朋友,你怎么看《每周电脑报》的总经理贾莉?

        他问你怎么会想起问这个问题?

        我说,因为她能够在一个单位的一个媒体里一做10年。而我为何总不能安分?

 

 

        他说他观察很多媒体,要成功有三个条件:

 1,  一个有决心投资10年的投资人

 2,  一个有决心做这件事10年的操盘手

 3,  几个有能力的业务骨干

 他说,我们很多有能力的朋友,做这个或者那个媒体,却以失败告终,问题不在业务能力,而在第一或者第二条的基础条件动摇了。投资者改变计划,或者操盘手心存投机一会想干这个或者想干那个。第三个条件是最不重要的。而只要第一和第二条件满足,业务骨干随时可以换人。

 我觉得有道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很多单位5年后居高位的,不是当年最有思想,最有能力、甚至最肯奉献的人,而是最熬的住能力也可以的。我们认为谁谁谁离开哪哪哪,哪哪哪就会哗啦啦,事实上也很少出现。

 

 

 今天我们依然有梦想,依然在不断地试探自己的世界的边界。

 不过我想很快,或者因为年龄、或者因为其他NNN的压力,我们总会在一个地方停留下来。以它为我们的世界。

 就象飞翔和落地。

 飞翔的时候,有无穷的眼界和可能,但是没有一寸土地;

 而落地的一刹那,就从此决定了你可能成为大树10年后覆盖方圆10米,春天花开满盖;还是成为一棵小草,没有花香没有树高,一岁一枯荣。

 不过总得落地,那是宿命。

 

 

 

 

P/S:那个智慧的朋友是李明顺。现在做阿迪网。

上周五下午去Donews的会,因为学凌专程从广州飞来参加,因为韩云说刘韧的会哪敢不捧场,因为好几个朋友都许久没有见过,一直彼此牵挂,但是也没什么具体事使大家必须要从忙或闲中抽出状态来见面纯闲聊叙旧,于是Donews的会场就是最好的约会地了。

虽说自己也管着5个媒体,但是一来年华老去,无心招摇,二来恬然自安,外无所求。所以准备300整开场的时间到,向刘韧当面恭贺一下,便和约好的朋友在角落看人家的热闹。有点旧帽遮颜过闹市的感觉。

没想到,到了约会地的二楼,就被拦住了,已经人满为患三楼都上不去。大家以参观毛主席纪念堂般的热情排队等候:一拨人出来,换一拨人进去瞻仰。

我闪。

 

 

周五晚上去看Music Radio年度歌手的颁奖礼,又赶上一次人满为患。

人家送我1200元的票,我以为是没人去,拉我去充场子。迟到1个小时,居然场外还有上百年轻人焦急地找票,不停打听“周杰伦来了吗”“孙燕姿来了吗”。

经历了东京地铁挤车般的混乱,进去,坐下。理论上我的位置非常好了,但是完全看不清台上的人,投影效果超差如鬼影。完全不理解现场几万人都看到了什么。身后不断传来尖叫,和着台上的歌星,投入地唱着我完全没听过的歌。我回头,透过闪烁的光线和薄薄烟雾,看到一大片青春勃发的脸。

我想起上次在露天广场里看演出,那应该是2000年的事了。在工体,中国摇滚比较著名的乐队都来了。还记得那次,黑豹唱出无地自容的时候,我心的激动和全场的沸腾。那次也有几万人吧。

我们大约看了半个小时,同伴碰碰我:“咱们老人家还是先撤吧。”

出来的时候已是930,居然场外还有十几个年轻人留连着场内传出的声光,徘徊不去。

 

 

周六晚,又赶上一次人满为患。

80年出生的李明顺兄弟召集X传媒沙龙,今天的题目是“传媒个性化经营之道”。邀请30人,来了50人。又一次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好在棉花糖咖啡店提供广播,于是我们在一个角落的小房间里,看着窗外小院淡淡月色里的萧疏花木,以大喇叭里传来的嘉宾激情演讲为背景,听坐在我对面的有着自来卷的刚写了《联想局》的新京报新锐副总编,踌躇满志地讲准备再做个门户,坐在我旁边的炒网易股票赚着钱的仁兄谈港股快可以买了。又一次觉得今夕何夕。

也是2000年吧,方兴东的互联网实验室每个月开一次PARTY。那时也是满场这样意气风发的人——那是年轻时的我们。现在集体换成拿着经理/总监名片的78年之后出生的年轻人们。

 

 

问李学凌:两天赶了三次爆场,5年没见过这么热闹了,感觉象撞邪。

学凌兄说:说明冬天又要来了,大家要开始注意紧缩开支了。

 

 

今天又一次鼓励了集体追梦的那些有收获的成功者都是熬过冬天的幸存者。

所以按耐不住去追梦的人,还是作好过冬的储备,然后正常地进入冬天,然后等待春暖花开吧。冬天一定会来,就象春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