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30日

        在很久很久以前,某CEO谈如何算是嫁得好的时候,他说大概会分三类:

       1)已经成功兑现,半隐退的人。这类人能够获得成功,说明会激励别人,他能让一个团队高兴,自然能让你高兴;半引退,能够享受生活。这类人很好,但是基本上碰不到。

       2)自己当老板正在努力成功的人。这类人和上类一样,会激励别人。但是得在他有心情的情况下,他的心情基本上给了客户和骨干员工;

       3)第三类,做到公司的高层的人,比如毛一丁,能力很强,员工很尊重他,老板也需要把他照顾舒服,而他不是老板所以不用操那么大的心,他还有心情和能力用于生活…….

       一句总结:嫁人要嫁毛一丁这样的人。

        周末去毛一丁家烧烤,体会了什么叫天伦之乐。

       毛一丁家有一棵香椿树,一棵樱桃树,一棵葡萄树,还有一只小鸡,一只小鸭,一对绿鹦鹉,一只会说你好的八哥,荷花缸里有刚长出四只脚处于蝌蚪与青蛙间的小东东,还有热情好客的毛爷爷,毛奶奶,精力充沛的叫大壮的小朋友,帅叔叔毛一丁在车库里做木工,目前做板凳,长期规划是做琴,屋子里有如花似玉的娇妻和尚未出世的毛二可。(一丁加一口,就是二可)

       杀毒市场如三国乱世,坐镇一方的毛帅之闲雅令人倾倒。

       胡延平说,一个人的能力和他的松弛度和优雅度相关,所以我们有理由期待毛一丁更精彩的战役。

2005年05月27日

        胡延平同学现在是半隐居状态,我去求见,居然见着了。

        过去几年里,和很多好友都在这个只有几平方公里的城区里失散了。动辄是“不要打手机,因我在隐居。只在此城中,楼多不知处。”

        因公司要筹备SP的业务,我在SPFORUM上学习,突然看到延平兄炮轰胡鞍钢,乐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印象中,延平兄一直是很多大佬的密友高参,态度永远认真温和向上。(胡老师炮轰胡老师的言论附后。)

        几年不见,比起一票人或者暴肥或者白发,延平兄依然是翩翩少年。在互联网协会的办公室里,穿着黑色NIKE的运动T恤,黑休闲裤,黑鞋,拎大黑包,带着形状很酷的暗红边眼镜,属于比较养眼的官员。

        谈到周围人的发财、创业、折腾来折腾去,延平兄说他不急。他在积累。而且每个人只要按照自己认同的成功度去做就好了。他现在在半隐居状态。对互联网的兴趣高过一切。依然奉信创造和奋斗,奉信市场经济。目前兴趣广泛,有很多爱好,比较多做户外活动,吃素的清淡的不加调料的食物。他认为一个人能控制大事可能取决于他的松弛度或者优雅度。彻底离开中关村,住在东边,办公在中间。

        聊到老康,6年前,我们曾一起吃饭,那时胡在北京青年报关注知本新经济,康在筹备蓝点LINUX,我在为了被租房中介骗了1500块中介费而生气,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讨还公道或者出口气什么的。

       6年过去了,我们的外貌都还年轻。胡和康一度都不同程度名满天下,我被更多的人骗过更多的钱。他们现在隐居,我相信他们还是会有所作为。因为大家做过事,有很多人看好他们,期待他们的行动,他们本身没有侥幸心理,经过了起落,更懂得控制。而我,呵呵,应该再也不会为1500而那么烦恼了。。。

       拜岁月所赐,胡老师夸我:你现在的状态真的很好

P/S,胡老师炮轰胡老师

2005年2月4日,中国3G问题研讨会在北京友谊宾馆举行。据悉,这也是胡鞍钢教授发布3G报告之后,行业专家首次公开集体对3G问题进行讨论。另外包括史炜、王煜全等本次争议的焦点人物都将出场。

  互联网协会无线信息服务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胡延平,现场发言如下:

  胡延平:我的题目是学术被俘获下的舆论鼓噪。我觉得胡鞍钢教授的报告我们仔细看过以后,凡是和电信无论的部分基本上都是正确的,和电信有关的部分,基本上问题都很多。还有一个看法就是胡鞍钢教授他是一个经济学家,或者经济社会学家,不是一个电信专家,更不是一个技术专家,在技术方面,像李教授这些在技术方面研究得非常的深入,所以在3G的话,归根到底是一个技术问题,但是也是一个运营商发展方向的问题,但是归根到底3G必须从技术开始来研究和判断。还有一个看法,其实目前就中国这个情况来看,3G在中国,其实到目前为止,从政府有关决策部门的考虑讲,其实不是上与不上的争论,而是早上与晚上的争论,就是一个时间问题,其实也不存在保守与开放的争论。其实政府方面的决策和相关的论证工作甚至比我们做得每一个人都要多。而且在这个方面,其实归根到底,政府上与不上3G,我觉得为什么说有一个时间上的安排,等市场成熟这只是一个方面的因素,更重要的是必须等中国人自己的3G准备得差不多了再上。我想这是一个核心问题。还有一个看了李教授的东西,现在李教授也在研究比3G更加超前的东西,一个实际的情况是3G并不成熟,也不先进。3G只不过是运营商目前所能够抓到手里边的一个可管理的,可运营的所谓的新一代的移动通讯网络。如果未来新一代的移动通讯网络,完全以IP为基础,那么虚拟运营商的地位,可能对传统的运营商构成了一个极大的挑战,所以3G的选择更主要是一个运营商的选择,那么在3G底下选择CDMA,TD-SCDMA,CDMA2000这是一个其次的问题。所以在李教授看来一个不伦不类的东西,被运营商拿来准备在这块有所发展的话,主要的考虑是3G在目前为止是一个唯一能够抓到手上可管理的,可运营的新一代移动通讯网络。未来真正以IP为基础,或者以IP为核心的融合新一代的信息网络,他已经不仅仅是通信网络了。如果说那种情况实现了的话,我想运营商可能在市场里边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风光了。这是一个核心的问题。以上就这几个方面的看法。

2005年05月26日

        刘韧的新办公室在现代城,楼下有个花园,屋子里有舒服的沙发和美好的澳洲红酒。太舒服了,完全不象创业。所以我第一次去就在那泡了6个小时,丝毫没有打扰人家赚钱的罪恶感。

        除了没有花和画,刘韧和洪波象艺术家一样的活着。在我心目中,艺术家是这样的:

        1)创造的快乐体现在每一个词语和每一个细节里,非创造相关话题明显黯淡;

        2)当他们需要讨论一个问题的时候,就讨论到晚上2:00,充满激情,对每个细节都追求极至的表达,然后第二天18:00再来上班;

        2)每周要开例会,他们的例会分享本周的经历和绘声绘色的表达,以此锻炼对重要事件的拣选和表达方法的本身;

        3)刘韧短发,洪波长发,两个人都光着脚在屋里晃来晃去,并要求每个进屋的人都脱鞋;

        4)把一流到红酒倒在印着DONEWS字样的大茶缸里喝,层出不穷的灵感充满空间,莫名其妙的杂物铺满地面;

        此外,现在去DONEWS总坛的好处是,据说刘韧的朋友们各自出钱出力出礼品帮忙,所以目前屋子里堆满好玩的东西,从毛巾水杯到玩具。刘韧的原则是如果他认定要把什么东西送人,就迫不及待地要把东西送出去。所以此时先到先得。

2005年05月25日

朋友向我推荐这本《硬球》。

他说:“这是全球非小说类的超级畅销书,卖了200多万册。”

我说:“别吓唬我,这年头,人人都是被吓大的。”

他说:“听说这是本很内行的书,里面有大量的总统、副总统、总统夫人的行为证明他的观点。”

我说:“中国有3000年的文字记载历史,你所有的观点都在历史中找到例证。他的观点只要不错,美国总统天天都在工作,总有行为能对得上。”

他说:“不管怎么说,现在所有的书店都在重点推荐这本书。你不是研究流行文化产品吗?为什么不看看呢?”

 

读完这本装桢考究的书,感觉和读戊戌变法期间康有为的奏折差不多。言辞唬人、理论深刻、与大人物打过交道、见过大世面。但是,没有办过实事。

这本书的副标题叫《政治是这样玩的》,不知是不是中国书商加的噱头,不过一眼可知,这是本讲方法的书。

我把所有的方法归为两类“道”与“术”。道是人生的一些大的、原则类的、有正向建设意义的方法,而术是那种时不时露一手,摆平一些问题的技巧类方法。

《硬球》这本书讲得是“术”。内容主要分四部分,“盟友”、“敌手”、“交易”、“名声”。每部分有些小标题阐明他的核心方法论。客观来讲,还是挺有智慧的。比如:

关键不在认识谁,而在想认识谁。”这句对于刚入行的人很有价值。有不少人一入行就急于结识各色人等,在各种聚会场合,主动和各种人换名片。其实,这样做会花不少时间和精力,而往往没有什么价值。更重要的是,你是否了解你应该认识那些人,通过什么渠道,与他见面。应该给对方留下怎样的第一印象。认识的人再多,没有对等的实力,及可以合作的项目,“认识”本身是毫无价值的。

“索取比给予还好。”我也认为这是句比较精到的话。怎样能够绑定一个合作伙伴?并不是你单方面一味的付出,以赢得对方的同情和好感。而是要想方设法让对方也投入。人类永远如此,对方付出再多,自己没有投入,也不会珍惜,顶多心里偶尔有点愧疚。而对于大项目来讲,对方一直不投入,只能说明对方没有对此合作立项。

“与带你来的人共舞。”这是一个在大单位里经常会涉及到的站队的问题。而每个人也许都会遇到最早给你机会的人,并不是你最欣赏和愿意共事的人。但是,要知道社会评价体系和自己的认知是两码事。背弃最初给你机会的人,就你自己的判断不论是为了理想、为了更大集体的利益,或者等等冠冕堂皇的理由,可是社会系统不这么看。

上面都是第一部分讲盟友的。然后还有讲敌人的,比如“让你的敌人站在你的面前。”,“不要疯狂,不要扯平,而要向前推进。”“对任何飞来之箭,都要一一反击。”

还有讲名声的,讲如何做交易的。

 

我觉得这本书之所以获得巨大成功,是因为把当代显赫人物的花边新闻和一些做人的道理结合起来看,不论作为学习还是消遣都是本不错的书。

但是,因为作者的身份是文人,(总统演讲撰稿人),职责所在及对自己职业的推崇,使他在整本书里,都在讲如何把话说漂亮,如何不说错话,如何用一些表演来转移注意从而化解危机。

但是,政治的核心是实力派的游戏。伟大领袖毛主席一生几上几下,在他41岁遵义会议召开第一次确立他的领导地位的时候,他感慨,没有实力就别摊牌。

克林顿没有因为莱温斯基而被弹劾掉,不简单因为他会在电视上吹萨克司。而是因为他有个被国人认可能为美国带来财富和荣誉,并将和他同进同退的班子。在这一实力基础上,希拉里在电视访里表示支持也好,克林顿做可爱秀也好,都只是必走的过场一样。可能某剧台词、或者某个演绎没演好——但是,这不是核心问题。

 

我觉得这本书如果在992000年来到中国也许会卖得更好点,因为那时在网络泡沫带动的个人膨胀里,不少人都会认为懂道理、会表演就拥有了实力,就可以“玩”。认为把话说漂亮,把一两场表演做好就是一切。其实,这只是游戏的旁支末节而已。

如果真对政治有兴趣,建议大家还是去看看《资治通鉴》,宋朝宰相司马光主编。司马光为人、为文、为官都有一套。才华横绝一世的王安石被他斗倒了,苏东坡根本就抬不起头来。司马光死讯传出,皇帝和太后同时痛哭失声,惶惶不安。

人家那才叫玩政治呢。

盗有道,商亦有道。

被孔圣人尊为盗圣的盗拓这样解释为盗之道:

“如果你想做小蟊贼,你尽管去盗窃他人物事,但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大盗,则必须守住五道:

能够在外面就推测屋内所藏财务的,成为圣,这是为盗必须遵守的第一道;

其次,率先入户称为勇,是为盗必须遵守的第二道;

再次,撤退在最后称为义,是为盗必须遵守的第三道;

又次,能够预测行窃行动是否能得手称为知,是为盗必须遵守的第四道;

最后,少取盗窃所获,公平分赃,称为仁,是为盗必须遵守的第五道。

如果不能修得这五道,绝对不会成为名扬天下的大盗。”

 

《商道》一书是讲关于为商之道的。

《商道》是一本韩国小说,讲的是19世纪初朝鲜巨商林尚沃的赚钱之道和花钱之道。在韩国这个只有4500万人口的小国,居然卖了200万册,也就是说大概每20个人就买了一本,被三星、SK等公司老板高度赞扬为“参悟商道最高境界的奇书”。

中国讲商业的小说,公推高阳所著的《胡雪岩》,我十八岁的时候,在大学宿舍一边读一边感慨,“天下还有这么聪明的人。”不过那些精彩描写,比如对别人的一个小动作马上心领神会;见一次面马上知道怎么搞掂这个人,是送钱、还是送女人、还是送面子,具体到多少钱,什么规格的女人和多大的面子;怎么说话滴水不露,怎么设套给别人钻等等,10年后再读,也已经觉得不那么以为然了。

也许是因为中国人太多,即使你是万里挑一的优秀,中国也有一万以上人和你一样优秀;也许是因为信息太发达,这几年中国热销的书籍、热门的电视剧大多都是在谈钩心斗角、拐弯末、平衡权术,所以胡雪岩那套“术”的东西,依然很牛,但是已经不是那么新鲜了。

 

《商道》这本书,我觉得很好看,四处向朋友推荐,80%的人都觉得不好看,因为不够传奇。可是孙子兵法也说,常胜之师无奇兵,因为真正懂得“势”懂得御兵之道的将领,是不会把自己弄到一个很狼狈的状态,不得以奇兵求生的。

《商道》这本书的内容大概是讲,在上上个世纪初的朝鲜,人参是该国最大的出口生意,(当然当然主要的交易对象是清国的北京药材商比如同仁堂什么的。而当时的一个重要历史背景是红参开始替代白参为主流出口品种,朝鲜政府为了管理,对人参贸易进行垄断性控制。

林尚沃从一个卑微的店员出身,一度潦倒背运以至被迫做了和尚,最终获得人参的垄断贸易权,富甲朝鲜五道,最厉害的是他以善终。要知道,中国历史上富可敌国的代有其人,而能够善终的却少之又少。

读林尚沃晚年写的《寂中日记》,平静安详乐天知命,令人佩服。

 

《商道》这本书里,林尚沃并没有向盗拓那样现身说法,直接点破商业之道。通读全书,我的个人理解是一个字“势”,即“乘势而起,随势而至。”

比如,林尚沃在少年就有做国际贸易的个人条件,通中文、够机敏、够勤恳。但是从他具备这些条件,到项目、伙伴、资金、人脉、靠山,五项条件具备,这中间过了大约6年。在这六年中,他得到的更多的是生活的不停磨难。

而机缘巧合,他的几项条件把他推倒了参与人参交易的位置,又碰到历史所赐的大机遇,在历史选择了他的时候,他没有任何冲动性的,处于主观意愿的决定,所以大势所至,成就他的辉煌。

就象我们自己的那一点点财富,谁能说不是大势所成就的呢?天下大势从理论上对一个类型的人机会均等,只是在势在的时候,每个人往往因为自己的主观意愿而左右摇摆、不能坚持或者胡乱动弹,而在此过程得失不等。有的乘势而起,有的为势所摧,有的中途落马。

 

也许是因为我自己研究周易,注意天人感应那套东西。所以对林尚沃晚年散财全身而退非常推崇。而林尚沃散财的原因是因为某天,一只鹰在他面前抓走他家的鸡。

林尚沃决定散财的时候说:“我能够成为富人,虽然与我的勤劳、节俭分不开,但要想成为天下第一富商,如果没有天佑神助,也是不可能的。我种粮食,过路的牛在垄沟里拉了一摊屎却没有踩庄稼;我种南瓜,一个蒂上结两个瓜,却从来没有掉过或烂过。这就是运气好。所以当一只鹰在我的面前,捉走了家里的鸡,我在看到那个情景的一刹那,突然醒悟了不仅是我的商运,而且我自己的命运的好运时期已经过去了。”既然势已不再就不能强求拥有。林尚沃的格言是“财上平如水,人中直似衡”,大概讲财物象水一样在流动,要想拥有就应该在动态中随着它的势去掌握它,想让它固定下来存为几有,既不可能,代价也很大;做人要原则坚定而且有所信仰。

 

我觉得最佩服林尚沃的就是对自己运势和天下大势的把握。觉得运气已过,该放手就放手。在拉斯维加斯赌钱,庄家的一个小动作很有意思,就是每桌的赌场人员如果老输,庄家就换人。

其实把自己输到一无所有的,都是对自己的运势和大势没有判断,全凭主观率性而为的结果,可叹。

 

《商道》另外一个有趣的地方是,虽然讲的是朝鲜的事,但是感觉就象是中国的故事,因为他们的哲学是佛学和周易、道德经,引经据典是什么《史记》之类,一做生意就是去北京,最大的客户是同仁堂,林尚沃在朝鲜出家为僧的师傅是广东人等等。

这些被朝鲜人援引的滚瓜烂熟的东西,而今中国人似乎已经很陌生了。

呵呵,一衣带水。

英雄、君子、义薄云天、忠心耿耿是词语;

懦弱、小人、不够意思、自私自利也是词语。

有人献出一生最珍贵的东西比如机会、比如爱情、比如孩子,然后社会或者某人给他一个词语,然后似乎这位奉献者就可以抱着这个词语终老了。

有人对我们说出一些词语,或者另外一些词语,他没有付出什么,如果有,只是局限在口腔的一些舌肌的运动,他说之前与之后,世界并没有电闪雷鸣或者哪怕一丝的不同,他可能不动声色地说,而我们的心情却因这些词语而忽悲忽喜。

 

进入我崇敬、向往已久的媒体圈,第一个觉得诧异的是,这帮天天操作词语的人,自己却比一般人更深地受着词语的控制。

第一次觉得有趣的是MSN上认识的一个男孩,鼓足勇气想向他的老板申请一台笔记本电脑用,他的理由是比他资历浅的都有了,而看来老板还没有考虑他。但是,他又不好意思,因为他觉得向老板要条件是很难为情的事。应该老板主动想到他,提供给他,他推却一番,而老板认为非他莫属,他被迫接纳这样才够味道。

我建议:去要,为什么不要。这是合理的办公条件,而且老板很忙,如果他没有想到你,说明你们沟通不够。你应该付诸行动去解决。因为沟通不够的结果不单单体现在笔记本上,也许还有很多你未曾看到的东西。

鼓励了他30行字后,小伙子提一口真气,冲往老板办公室。30分钟后,他重新在MSN上呈联机状态。我问他:“NB搞掂否?”

此君答曰:“未尝提起。”

“缘何如此?”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老板就肯定了我现在的工作,并头谈了大量他对我的信任与期望,当下我都快哭了,觉得自己还有缺陷,差点要写检查了,哪里还好意思要条件?”

“瞧,给了你几个词语,你就不要笔记本了,你就不能还他几个词语吗?”

然后,我发现,周围很多人,难过、不平、喜气洋洋、忿忿不平,闹半天,原来所纠缠、僵持、执着的无非是一个词语。

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属于词语的问题的,用词语解决不就完了吗?郁闷ing

 

以前做销售,讲究现货利润,成交是关键,有利润就行,再能提前兑现返点就更快乐了。在此逻辑之外的,不会改变成本、利润状况的事,我们统统不会考虑。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将本求利是关键。是不是这就是所谓的“商人重利轻义”?

当代商业偶像柳传志教导我们:“要跳出画面看画。”这话是不是就是说要跳出别人用语言给我们勾勒的美好或者恐怖的图画,而真正看到事情的本质。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比较熟悉的能够跳出画面看画的第一人,当属《鹿鼎记》里的男主人公韦小宝韦爵爷。

方怡称韦小宝义薄云天,本意是希望韦大人能够真的按照这个词语“义”一把,成全她和刘一舟的姻缘。韦大人想这“义”薄的飞上了天,肯定不是什么好词。所以该作弄刘一舟,作弄刘一舟;该娶方怡做老婆娶方怡做老婆,心安又理得。《鹿鼎记》中韦大人从来没有因为别人骂他而真的生气过,也没有因为别人夸他而放弃自己本质所需要的东西(银子、女人)。最终富甲四海,携美而归。不过,传说博导金庸老师觉得如果大家都看破词语,这个社会就会多花很多钱而减少很多约束,所以他计划改写这部经典,让韦爵爷悲惨点。毕竟我们的社会需要更多人的自我牺牲和克制才能更和平安定嘛。

 

又要说到我热爱的电影《黑客帝国》,那个让人郁闷万分的第三集开场时却很精彩。有一段讲尼奥与由三个程序组成的家庭邂逅和对话。

程序爸爸对尼奥介绍他的程序女儿,然后说:“我爱她。”

尼奥问:“程序也有爱吗?”

程序爸爸说:“爱是个词语(love is a word?

尼奥不解:“词语(word)?”

程序爸爸说:“它代表一种联系(It mean some connection)。”

 

然而词语是什么呢?我觉得词语的本身什么都不是。

叔本华的一本书就叫《词语》,讲述了他9岁前的故事,他如何认识词语,通过词语认识世界,而词语又影响了他的世界的故事。值得一看。

 

我想固执于词语的,如我们的某些楷模人士,是英雄;

完全超越词语的,如韦小宝大人,是真小人;

内心超越了词语,而表面言行依然谨遵词语守则的,是枭雄吧?

        刘韧的新办公室,很舒服的沙发,洪波坐在我旁边,刘韧对一个客人介绍洪波"….在中公网…"

        我问洪波,是万平国的中公网吗?

        洪波答道:是。

        我说我见过你。

        那是1999年的一个春日的下午应该是个周末,万平国要搞个关于为了INTERNET的FREE PC的策划会,莫名其妙地邀请我参加。

        我坐车去国际展览中心的路上,看到绿色的草坪上有很多人在放风筝。刘韧给我打电话,说他引见雷军和一个特别好的小伙子丁磊认识,准备一切喝茶,问我参不参加。

        然后那天的会上,我认识了姜奇平、曲晓东、沈建明(现新浪主管市场的副总裁),成了朋友。

        那天的会上,我才知道我一直视为玩闹的INTERNET原来也是BUSINESS。

        那天的会上,我记得我见过一个叫洪波的高个子看上去很有性格的人。

        后来,互联网潮起潮落

        后来,和洪波认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6年前就见过

2005年05月24日

        认识王锋很多年,从大概99年他做中国先生网,后来做《时尚健康》男版,现在做《时尚先生》esquire。

        不论从营业额还是品牌知名度《时尚先生》都应该是中国男人时尚的第一本杂志了。我一直觉得那是本娘娘腔的杂志。因为我不相信哪个男人会对着时装杂志学习怎么擦香水打领带。所以和王锋见面前,我稍稍担心了一下,不知这位老友的工作改为专职教育天下老男人穿衣服后,会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子。

        还好,他没有穿阿玛尼戴劳力士,也没有打鼻环刺纹身,质地厚实的白衬衫黑裤黑鞋,让我稍稍失望,你怎么还这个样子啊?一点观赏性都没有。

        然后时尚和IT的区别就出来了,我要吃乳酪蛋糕,他认为在晚上9:00还要吃高热量的东西是不可想象的,我说你是不是很久没和女孩一起出来过,他说他身边的女孩全都不吃蛋糕;我要喝咖啡,他坚决喝矿泉水。他认为胖是一种堕落。

        王锋同志和我谈了他对一些新创刊杂志的看法,包括一些中关村杂志什么《人力资本》等,我说我都没看过,他诧异我为什么读书这么少,我说做这个了就不看了。王锋同志和我认真谈他今年计划推出多少位真正引领中国男人软时尚和硬时尚的时尚男人。

        于是,我和他说那句李学凌原创,摧毁过很多IT杂志人的信念的话:“你每用尽心思做一篇文章,你就又为互联网贡献了一篇内容。”

        王锋大概考虑了10秒钟,然后说,我宁可花十分的蛮力来做篇杂志的内容,也不愿意花一分力气为互联网做内容。我说可是这些内容自然会被互联网用呀。他说,我做的时候,只为杂志做的。

        王锋同志又说:只有杂志才能体现文字的尊严。

        我把这句话发短信给李学凌,LXL回信说:“是呀,文人和商人就是不一样。”

2005年05月23日

与《孔雀》里的那些用尽了能力也不能挣扎出凡俗生活的“低能者”相比,《星战》里那批动不动就左右银河系命运的大佬们,都是“大能者”了。而大能者之中的大能者,莫过于阿纳金天行者。

看《星战》4-6,觉得维达真的是偶像级人物,但是在《星战》2-3里,他年轻,又身负重望的时候,他总是把事情搞糟,第二级丢了右手,第三级变成了半个机器。

我最喜欢《倚天屠龙记》里的“排难解分当六强”,和《天龙八部》里的“燕云十八骑,奔腾如虎风烟举,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两段。那里面讲英雄出场,群雄黯淡,一马平川,砍瓜切菜的风发之姿。所以,以对阿纳金是天命之人的判断,及他天生所含的原力比尤达要多等….觉得阿纳金怎么也得来类似张无忌、乔峰似的一段。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

天命的大能者阿纳金,一次又一次地被自己的愤怒毁掉,总是在关键的时刻折了。每次行动的成败,总是大盘托着,和他个人的发挥,没有太大关系。

 

 

有能力的人,更容易被人重视,也更容易被人宽容,也更容易放肆自己的情绪。

也更容易被力的黑暗面吸引。

 

 

维护的力量,是不容易体现的,甚至会被看成系统的力量;

作为力的黑暗面的破坏的力量,则能最直接地体现一个人的价值;

所以,那些自认为有能力的人,总是迫不及待地希望实现自己的价值,于是就会受力的黑暗面的吸引……

 

 

所以愤怒、争吵、辞职、报复等我们日常看到的,都是受力的黑暗面的诱惑所做的事;

七伤拳的原理是先伤自己再伤别人。

 

 

另一个著名的英雄,亚历山大的偶像,特洛伊的战神阿基里斯,也是在愤怒中被杀死的。

 

 

我发现大家的决策曲线有两类:正常状态下,人们不会做什么决策,按照正常生活走就是,当发生问题,需要做决策时

有人是在情绪顶端作出决策,有人是在情绪过后做出决策;

在情绪顶端做决策的,往往是那些看上去条件比较好的人;

 

 

这是不是就是出头的椽子先烂的道理?

 

 

         昨天把星战的4\6又找出来复习一下,抓住了如下怀疑中的BUG.

        1)以阿纳金的大能,居然不知道自己有儿女在世.他能感受到母亲的危机,帕德美的生死,就应该可以感到自己血脉的存在.

        2)既然欧比旺的职责就是在那不星球看护卢克,为何19年来,他从来没和卢克接触过;

        3)卢克只是短暂地和欧比旺及尤达学习,为何能在第三集中打败大能者阿纳金.

        4)正传说阿纳金被烧得不成人形,当卢克最后摘下维达的面具的时候,看到一张虚胖的老脸,苍白上面有伤疤,但是完全没有被烧的痕迹;

        5)卢克问莉娅,你还记得你的母亲吗?莉娅说有一点印象,她美丽又仁慈,但是总是很悲伤.西斯的复仇不是说帕德美生产之后马上死亡了吗?

        以上部分是20多年后在合龙的时候一些合得不好的地方.

        我想起,三毛在写我的宝贝的时候,关于那个订婚的骆驼骷髅,她专门去买了本撒哈拉的故事,看看以前自己是怎么说的.当时我感到非常诧异,觉得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会记不住.怎么可能忘记.

        不过当我回首10年前自己的故事的时候,发现一些曾经以为很重要的事,自己连主角的名字都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