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6月22日

张锐是刘韧非常欣赏的人。因为我每次和刘韧和不同的人见面的时候,刘韧都会谈到对张锐的欣赏。

刚读了《听到他们喊封杀》。觉得很好。

我评价好的词是“穿透力”。很多人的文章,理论正确,文辞干净,论据充分,就是让人读了没任何感觉;就象无数网络美女,相貌与装扮都可让人眼睛一亮,但是马上就没有了印象。

在无数我昔日欣赏的才子的刀笔已经被经济和岁月磨成钝刀的时候,在立夏的第二天的酷暑里,读张锐如冰锥般穿透力的文字,实在是一种享受。喝彩ing….

 

不过有些建议:

 

我们中学时,谈国家的本质是暴力机器。

因为任何规矩都需要有暴力系统的维护,才可能真的生效。国家设定法律法规,然后有法院、监狱、警察、武警、军队来维护法律法规的有效。

宗教的暴力系统在地狱里。

所以,用刘韧的话来讲,不要试探底线。

 

对于一个企业,政府的作用可以是:

1)  利用国家暴力系统,保护自己的垄断;

2)  维护良好沟通,不要被突然产生的新法规给灭掉(也就是但求自保);

3)  小企业以政府的名义,和绝对垄断企业进行市场合作资源的争取;

4)  请政府官员参与/出席一些市场活动,表示这些活动的合法和权威(因为政府有绝对的力量,所以政府就是权威);

5)  政府采购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客户;(我只知道2002年,中国政府采购PC89万台,占当年中国总市场的10%强)

6)  个别符合条件的企业,可以获得政府的直接经费支持;

 

    对于一个既是领导,又是龙头老大,又是客户的人,我们实在应该真心诚意地拿出热情,伸出双手,处好关系。

周一的时候,我部门超过10个人似乎成为了芙蓉教成员;

周二,芙蓉姐姐的玉照继续在我公司的办公区蔓延;

今天,连我这种闭塞的人都知道了芙蓉教主的大名,并同时,同事给我演示了红衣教主的VIDEO。哦,2005网络五朵金花,到今天知道了3位,算有收获,BLOG一下。

 

 

我和我们专门负责给美女拍照的编辑沟通了一下,觉得芙蓉姐姐其实长得挺好看的。身高适中,体态略丰满还是有曲线的,脸和五官没有明显缺陷,头发挺多。至少比50%的女生好看。

 

 

每个人都有明星梦,希望有一张明星气质或者明星POSE的照片。而明星是有潜质人经过加工和锤炼后的商品。

我们给成熟明星商品拍过照,也给正在训练中的半成品拍过照,也给正准备当明星的全生材料拍过照。

成熟明星商品会说:请拍我的左脸,这边的线条比较好。请从这个角度给我打光,这样可以突出我的鼻子/眼窝。他们熟练掌握自己的笑容,就象刘炳森的字,(据说 刘老师写过100个某字,然后叠成一摞,大小和每个笔画的粗细位置完全一样,字字重合,象复印出来的一样),他们的笑容永远一模一样。他们拒绝摆不好的造型。只把经过验证,合格的部分示人。

半成品的明星,会根据自己成功的照片和VIDEO,朦朦胧胧地复制。他们不会拒绝,因为新的造型POSE尝试可能是机会。但是出片率很低,拍2卷能选出1张,不错了。

全生材料,就必须用数码单反来拍了。因为他们几乎完全没有把握,一个平时也能艳光四射的美女,化好妆,往灯光下一站,就可能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不知道怎么摆表情,摄影师也老是抓到她开始笑或者笑过了的瞬间,或者是企图优雅结果完全滑稽的身姿。

 

 

作为一个普通女孩,除非终其一生都是只拍规规矩矩的站姿或者坐姿的照片,否则没有专业的反复训练,没有灯光的遮掩,很容易就拍成芙蓉姐姐的样子。很多女孩都应该有过,自认为应该会很美的照片,洗出来象个喜剧丑角的挫折感。区别是,其他女孩都把这类照片销毁或者永不示人,而芙蓉姐姐则把它们都分享了出来。

 

 

我和我们美女编辑的分歧在于,她鄙视芙蓉姐姐。她认为有正常审美的人,都不会认为那些照片美,而她也应该能猜测到大家等着看她的照片,是为了看笑话。一个女孩,怎么能明知大家在看她出丑,还要继续呢?

 

 

我觉得,芙蓉姐姐不一定认为她的这些照片不好看。比如爱因斯坦小时侯交手工作业,老师觉得他做的那个小板凳太难看,而爱因斯坦说这已经是最好的一个了,他马上又拿出了N个更难看的。

就象一个人爱你,他能奉献给你的,也许是你根本看不上的,但对他来讲,已经是最好的了。你能因此而鄙视他吗?不过,似乎很多女孩都会。

我们没必要因为有人和我们的审美标准不一样就鄙视人家,甚至还要惊呼什么“网络作秀堪忧”。

 

 

好莱坞的电影行业权威媒体叫《VARIETY》,中文意为“多样性”。我很欣赏这个名字。

 

 

时尚先生》的主编王锋同学,最喜欢问人的问题是:“如果有来生,你希望有什么方面的变化。”他惊讶地发现几乎100%的人,都希望自己是体貌方面发生变化。要知道,这个老哥的圈子应该属于各个打扮完之后都是中上样貌的人。

在人人都对自己的身体不满的时候,芙蓉姐姐的出现,多少鼓励了大家的自信吧。

 

 

P/S:我觉得对“谁捧红了芙蓉姐姐”这话觉得很恶心。

我自己是做媒体的,媒体的力量永远体现在对关键人的窄播上。

当什么成为一种社会现象,那只能说明这是社会需求,决不是媒体的力量。

 

 

 

 

 

 

2005年06月16日

紫上的MSN名字是“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这段来自《圣经》的新约,哥林多前书,第13章。我是20038月,在汉城的一个酒店里,读到这一段。这段话解决了我那个时候的困惑。

 

看了甜夏的《生活在中国离婚率最高城市的感受》

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76820.html

 

昨天和林先珍吃饭,林说:“凡是必须遵循规矩,一旦偏离规矩,就会越走越远。”

 

我把哥林多前书13章的中英文敲一遍,希望能有更多朋友看到:

 

“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爱是永不止息。先知讲道之能终必归于无有,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讲的也有限,等那完全的来到,这有限的必归于无有了。我做孩子的时候,话语象孩子,心思象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丢弃了。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

 

If I speak in the tongues of mortals and of angels, but do not have love, I am a noisy gong or a clanging cymbal. And if I have prophetic powers, and understand all mysteries and all knowledge, and if I have all faith, so as to remove mountains, but do not have love, I am nothing. If I give away all my possessions, and if I hand over my body so that I may boast, but do not have love, I gain nothing.

Love is patient; love is kind; love is not envious or boastful or arrogant or rude. It does not insist on its own way; it is not irritable or resentful; it does not rejoice in wrongdoing, but rejoices in the truth. It bears all things, believes all things, hopes all things, endures all things.

Love never ends. But as for prophecies, they will come to and end; as for tongues, they will cease; as for knowledge, it will come to an end. For we know only in part, and we prophesy only in part; but when the complete comes, the partial will come to an end. When I was a child, I spoke like a child; I thought like a child, I reasoned like a child; when I became an adult, I put an end to childish ways. For now we see in a mirror, dimly, but then we will see face to face. Now I know only in part; then I will know fully, even as I have been fully known. And now faith, hope and love abide, these three; and the greatest of these is love.

2005年06月15日

世界很大,但是我们混的江湖很小。

和刘韧聊DONEWS是专业媒体还是行业媒体,专业媒体是办给最终用户中一部分在技术方面有追求的群体(不管是网球专业杂志还是IT专业杂志),而行业媒体是办给圈子里的人看的。

为什么要在行业媒体里做宣传?

是否有人/公司在最终用户层面很出名,而在行业里无人知晓?

如果有,他一定是骗子。

这是个合作的年代,一个公司,如果没有业内的优势合作资源,有业内的专业人才操作,取得成功只怕很难;同样作为一个个人,如果得不到业内优势资源的充盈,或者强势人物的帮助,成功只怕也很难。这就是所谓的“人脉”吧。

 

蒋涛向我严肃宣明他的师门后,谈了太极拳行业内的一些纷争,基本上是人脉竞争到资源竞争的派系斗争,当时觉得有点晕,后来想想清净佛门也得讲人脉。一般老看到般若波罗密,般若的意思是智慧,但是要具备五种智慧才够般若:实象般若、境界般若、文字般若、眷属般若、方便般若。

乔达摩老师前的佛门弟子基本上都是穷苦孩子出身,而他王子出家,天然具备上层社会的人脉,然后收了10个大弟子,每个大弟子都有百号学生, 于是乔老师走到那都有1250人跟着。先在佛教行业内树立权威,然后在最终用户层面建立影响。

 

所以我们看到一般28岁以上,还有点追求的人,在做决定的时候,不但要考虑公司内部上下左右的影响,还要注重圈子的反馈。因为我们这些普通人家的孩子,唯一的资源就是自己的时间,我们需要用这个换圈子的资源,才有机会。

所以,就象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一样,一个人/公司的成就一定围绕这个人/公司的江湖名声/江湖地位上下波动。

所以呢,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可说成修身混圈子做企业卷市场。

这时,DONEWS就确实有价值。

因为DONEWS 的受众,就代表了这个圈子。

 

 

P/S BLOG卡在喉咙里

 

今天想到这个就写BLOG,写完,上传,系统出错,往回退,什么都没有了。我的1000字与半个小时的好心情全部没了。

向刘韧投诉,他说还记得起来吗?

可是问题是,如果写书法的人都知道,写字要看心情,如果刚被人扁过,临兰亭序是很痛苦的。就象我高高兴兴写BLOG,全部作废,再写一遍,整个就象吃肥肉,或者大夏天吃巧克力。

刘韧说:这种状况他遇到10次。

我说你是以写字为使命的人,你才不考虑这个过程是否可爱。

 

可是这两天,有几个朋友都在看我的BLOG,所以就当是再吃一块肥肉,把刚才写的能想起来的部分再敲一遍。不过这些字,自己都不想再看第二遍了。

2005年06月14日

        昨天丢了手机,感想如下:

        1)自我检讨,并向老妈做检查:应该听从老妈的教诲,把不想丢的东西放在视线之内;

        2)向刘韧抱怨:为什么他的名片共享系统还不做好,如果我的通讯录都在那备份了,损失可以小点;

        3)觉得QQ伟大。

        本来想写幸好还有MSN,就是我的朋友至少可以通过MSN找到。想想与MSN相比的QQ的庞大用户群,就立刻觉得QQ伟大了:

        1)QQ有自成长自膨胀的基因:大家为了让别人找自己,把QQ号给他,为了找别人,上QQ去找,你的圈子在QQ上,你就不得不把更多人加进来,因此你就更加无法离开这个圈子,就更无法离开QQ;

        2)手机丢了,通讯录就丢了,QQ号随时可以找到,找到QQ号,你的圈子就可以从互联网上浮上来;

        3)如果某家跨国电信公司,拿到一张中国移动业务的牌照,和QQ合作,我敢打赌,分分钟会有一票小孩,把自己的QQ号,变成手机号;QQ拥有每个运营商梦寐以求的用户;

        4)国内国外,大电信运营商排挤小运营商的经典做法都是在互通互联上做文章;而QQ的用户自通自联….

        因为我讨厌所有的垄断,所以一直没有用QQ,但是不得不做移动的用户;

        如果QQ做了运营商,我一定改变原则,分分钟变成QQ的手机用户……

        期待……………

        我似乎总是有意识地不改自己的恶习。比如不把手机随身带,让重要的人总是不能随时找到我;吃饭时把包放在身后,以至于昨天被人拿走,钱包手机通讯录一起丢失;不随身带名片,让人家觉得我不是是骗子就是傲慢。

        为了给自己开脱,我总结了一些不带名片的好处:

        1)名片的价值:A留下自己的姓名和联系方式,B留下自己的资源比如公司TITLE,但如果人家对你这个人毫无印象,留名片就毫无价值。要知道,双面四色印刷的名片1块钱一张呀。比如,我一直认为我不认识陈彤,陈彤也不认识我,某天我整理名片,发现我有他的不同TITLE的6张名片,也就是我和他换过至少6次名片。想想往人家手里一块一块又一块地塞名片,塞了6次,都彼此没有印象,真没劲……

        2)可以帮自己搞清楚一个问题,是因为自己而自信还是因为自己的公司和职位而自信……

        当然,与人换名片是社交礼节,既然我们可以为了礼貌去浪费自己的时间以表示对人的尊重,那么为了礼貌满地去扔一块钱也是应该的。

       

                       

2005年06月13日

        一个同事和我谈到挫折感,他觉得那种感觉太可怕。

        总结我玩ZUMA的经验,我觉得成为高手一要有正确的方法论,二要失败的足够多。

        我喜欢完PC游戏的翻纸牌和ZUMA什么的,因为经常有一种体验命运的感觉:永远都不知道你将拥有的下一张牌是什么,往往在充满希望的时候,连着几张烂牌游戏导致失败,或者已经绝望的时候,来两张牌又峰回路转。感觉,在命运面前,谈什么技巧都是瞎掰。

        《走出非洲》女主角在一个晚上,佣人叫醒她,说:“上帝来了。”她起来看窗外,一把大火正在烧掉她的所有财产。

        失败得足够多的好处是心情不再忽起忽落。不会因为情绪而影响水平的发挥。对过程中的每个细节都越来越熟悉。

        我们可以承受玩游戏的一次次失败,但是不能承受生活/工作中的少数几次失败,因为我们对一种游戏的结果有了解,只要在失败得足够多,掌握正确的方法后就可以成功,而对生活/工作的结果没有了解,所以我们经常把更多的精力用于对结果的推测,而没有更多地在掌握方法的过程上下工夫。

        所以,一切的成功都应该是在失败的次数足够多之后;成功的规模,那是命运的决定。

  

2005年06月09日

        我与我的团队,为了一个项目筹备了2个多月,策划、落实细节、整理资源……大家等待6月9号这天的会议,穿了郑重的衣裳,定了中午的聚餐,本以为,项目将在今天上午启动,没想到得到的是无限期搁置……

        吃惊和尴尬里,我的眼泪查点掉下来。因为失信于同事。虽然是政策的原因。

        我总结这件事会停止的原因:1)我们没有控制核心价值;2)在复杂的信息流和决策干扰中,没有搞掂每一股力量。

        这件事不好的一面是:1)“浪费”了2个月的时间;2)使队伍中的年轻人有挫折感,觉得即使全力以赴也不一定能得到好结果

       这件事好的一面是:1)使一个TEAM为一件事共同努力,在工作中甄别出人才,虽然挫折,但是有机会继续全力以赴才是真人才;2)所做的每一分努力和工作,还是有人看到了,并被认可,所以在这个领域将有新的机会。

        我认为我做错的事:1)作为TEAM LEADER在面对打击的时候,直接流露了沮丧情绪。2)对于重要的事(对资源或者机会成本占用多的事)要建立更广泛的信息源,比如我明明已经画出了供应链,就应该和供应链的每个环节都良好沟通。重要的事情,一定不能报侥幸心理,认为关键人认同就等待成功。

      但是:

        1)是否因为没有掌握全面的信息和核心价值就不全力以赴。我认为不是。其实只有在做的过程中才能掌握事情的全貌。我们有机会在事前就全面了解的机会太少。

        2)对于这个领域,我们是要坚持还是应该放弃。我认为应该坚持。因为经过一段时间,我们付出了努力,认识了错误,这个领域市场空间依然存在,我们掌握了更多的信息。如果此时放弃,去贸然开始另一个全新的项目,面对的将是更多的未知。我们知道终点,只是发现路上的地雷比我们预料的多,我们排除了一个,未来还有更多的,但是如果我们放弃,就什么都没有了。

        很多年前,我问郭为最怕什么,郭为说选择。

        在中关村1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大家得到的信息是一样的,能招募的人才给予的薪酬是类似的,但是公司的发展是完全不同的。这是选择的智慧。

        但是,选择之后,我们需要坚持。因为说声放弃太容易,而不管大和小的成功,都一定是坚持的结果。

        一个人要是没有坚持的素质,就没有成功的可能。

       勉励我的团队,也自勉。

       

2005年06月08日

        自从我受洗成为基督徒以来,对人生中80%以上的问题的看法都发生了变化,大到政治,战争,人生理想;小到接人待物,情绪感触。

        比如,对孙中山的看法,就完全不同。看过《走向共和》的人,都应该对孙中山的感觉很强烈,比如根据此电视剧的情节表现,90%的人会认为在政治能力上慈禧、李鸿章、张之洞、荣禄、袁世凯很强,但是很少人认为孙中山能力很强。多数半人觉得,他类似堂吉科德。

        事实上,孙中山的临终留言是:“我只是一个基督徒。”

        后来我一直想以基督徒的观点,来写点关于国父的文字。只是他太伟大,而我总是能力不够。

        近来,读了英特尔CTO写的《平衡的智慧》,这位仁兄的特点是虔诚的基督徒,他以一个基督徒的视角和思想方法来看,他和INTEL,INTEL之于他的二十年的关系,他的婚姻、家庭、时间安排、事业/目标规划等。我觉得很好。

        中国比较畅销的读物或者影视作品,权谋类名列前茅。(色情类不让做)。人们爱算卦,读各种形式的增长聪明的书,从老外比较定量的方法论如EQ、定位等,到国人比较定性的思想如厚黑、智囊。但是这些都是给了人一些思辨的方法,而没有给一个人生的总原则。

        没有总原则的人生,就容易陷入思辨和后悔的痛苦里。宗教是给人总的原则,所以可以使智商平平的人,减少很多思辨和后悔,使人生有更多的精力集中于自己真正擅长的事情上。当然,可能智商格外高的人,又可以挣脱这一层臼。比如INTEL最伟大的老板安迪格鲁夫,就是个无神论者——虽然他老婆很虔诚。

        孙中山的成功,似乎比较受当代中国人的争议,10年来我们以财富和权力为衡量成功的尺度;但如果以此为尺度英特尔CTO,就应该无可争议。所以建议大家看看。可以看到,一个人以基督徒的原则和思维方式在现代的生活,并取得成功。

        几本现代宗教大师的人生写照:《平衡的智慧》基督;《甘地自传》佛教;《巴珈活佛》佛教;《前往伊斯特兰的旅程》印地安宗教。

后附03年旧作《形成我的信仰的7本书》

这个月,我受洗成为了一个基督徒。

我是一个平凡的人,没有名、没有钱、没有学问,很快也将没有青春。

在我小的时候,是个还算有点特殊的孩子,比如,读两遍就能把《长恨歌》背下来,写字画画都一上手就似乎有天分,读古书似乎没有障碍,读《周易》由义理而占筮水到渠成。

就象张爱玲形容她祖母:“她的美没有给她闯祸,也没给她造福,空自美了许多年。”我的这些雕虫小技也没有让我生活得有什么与众不同。

 

有一阵子,没事就算卦,一方面是发现了了另外一个认识世界的途径,觉得有趣;另外是对于自己的未来非常地忐忑,总是想先知道每一件事的结果。天天算卦的结果使我越活越焦虑。也渐渐明白了“善易者不筮”这个道理。因为周易的算法无非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去推测事物的发展规律,如果你对事物的认识比较清楚,实在是没有什么必要去算卦。同时一次次地给人给己算卦使我感到了更大的不可知,就是每一件事,能算得准但是逃不过。

 

就象我刚开始看《周易》当它是哲学书看一样,我看了《道德经》,看了《金刚经》;认识了一票从海外回来的科学家,他们都是基督徒,在他们的督促下,我重读了《圣经》;有一段时间对瑜非常热衷,听说讲瑜的最重要的经典是《薄伽梵歌》,就很想看这本书,找来找去找不到,只知道甘地在入狱的时候,随身只带了这一本书,于是就买了《甘地自传》,因为我想,甘地封闭隔绝的狱中生活只要这一本书就可以为伴,那他的自传中应该谈到了这本书;有一天在万圣书园的咖啡厅等人,随手从书架上取下了一本《巴迦活佛》,而正好朋友没有来,我就在咖啡厅把这本书一直读完;还有一本书,叫《前往伊斯特兰的旅程》,我已经忘记什么时候买的这本书,只记得有一段时间我喜欢买乱七八糟的书,比如《与花鸟虫鱼对话》《狗的家世》等。非典期间,我关在家里,到处翻还没有看过的书,就把这本《前往伊斯特兰的旅程》读完了。读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而我一点都没有一夜未眠的昏聩,心头一片明净,感觉自己的信仰体系完整了。

 

其实我感受到神,并愿意按照《圣经》约束自己是2001年的事。感受到神的感觉,和很多人一样,就是心被巨大的温柔所碰触,没有任何理由就泪流不止。

在我受洗前,唱了一首歌:“完全地献上,所有的爱。在你的温柔的爱的羽翼下,我愿意降服。”当时再一次泪流不止。

 

我第一次接触基督教是在大约93年。当时还在上大学,由同学带着去参加教会的礼拜。开始觉得非常紧张,不知道他们下一步会做什么;后来就觉得如坐针毡,烦躁得不得了。觉得牧师所讲的每一句话都有问题。好不容易等到活动结束赶快逃跑。

当时,我正对《易经》着迷。周易大致讲的是事物无时无刻不在变化,而不变的是其变的规律,掌握它变的规律后,就会对它的变比较简易地理解。这基本上是我们定量分析的方法论原理。但是,《易经非常取巧的一点是它只有图符而没有文字。周易上的注释文字是周文王加的,所以叫《周易》,现在的白话易经的很多解释又援引了宋朱熹的《周易本义》。连佛都认为,文字是智慧。当文字描述了一种情况时,它也同时限制了其他的情况。因此,没有文字,只有图符的《易经》,它给人想象和解释的空间是无穷的。同时,因为对占筮的好奇,我还在看宋邵雍著的《梅花易术》。《梅花易术》的方法论是天地万物皆有感应,因此它的起卦方式就很简单随意。

 

出于对国学的尊敬,我很小就读过《道德经》(就象我出于对国产电影的尊敬,买了《英雄》的正版碟一样),但是没什么感觉。

后来99年的是时候,我少年得意的事业受到第一次挫折,就学习古代的大人物们,捧起黄老之学,什么“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居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等箴言背得琅琅上口,蒙人有余,但是解惑不足。

同时也读了《金刚经》,为了能够看进去,我手抄了鸠摩罗什和唐玄奘的两个译本的经文。

《金刚经》是一本讲智慧的书,它应该说已经超越了一般的宗教范畴,而谈得是一种更广阔的人生境界。

我不信道也不信佛,绝对不是因为怕约束。佛教有八宗,总可以选择一个自己能接受的修行方式,大师南怀谨打坐的时候还抽烟。

可能是没有缘法,也可能我们国家的这两个宗教团体组织方式比较封闭,对于普通人来讲,基本上只能是人与偶像间的单向崇拜。但是我想我拒绝它们的根本原因是,它们依然是人对世界的描述和想象。而它们的理论所构筑的是,我跟本看不到一个个体,更别说人类总体可以达到的境界。

 

2001年,在那几个做自然科学和计算机工程的朋友的带领下,我又一次去了教会。

这个时候,经过社会的磨盘的辗转、感受过冥冥的牵引,我已经知道自己的那些小小本领,根本微不足道,所以就不复有18岁时的嚣张。但是依然不信神。

虽然,对《圣经》中一些句子,我可以通过比喻让自己相信。比如,人是由泥土和水造的。如果能理解“苹果树就是利用泥土和水制造苹果”,就能理解神用泥土和水造人。

但是觉得整个《圣经》是说不通的。

《圣经》分《旧约》和《新约》两部分,《旧约》同时是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经典。《新约》则是讲基督和他的使徒的事迹的真正的基督教的经典。

读《旧约》感觉和过去所读的所有的经典最大的不同是:《旧约》里没有我们一般意义上的好人。《旧约》里神的选民们有各种各样地罪行,比如杀戮、欺诈、乱伦等。而《新约》里的基督又完美到我无法效仿。所以,看上去通篇都是不信。

但是,人让人服,通常是通过辩论,一个人去说服另外一个人;但是神让人服的方式,是让他感动,就象他对大卫王所做的那样。

然后我就信了,天天看到小孩子的出生、成长,草的萌芽、花的开放,无处不是神迹。

 

《甘地传》、《巴迦活佛》和《前往伊斯特兰的旅程》这三本书分别阐述了信奉佛的伟人、高僧和印地安的长老是如何依着信仰而生活。信仰对于他们是呼吸一般自然的状态。同时信仰给予他们智慧,这种智慧超过理解和经验。

甘地和基督徒也有接触,他并不排斥基督教,但是他并没有觉得有必要改变他的信仰。

这种感觉就象我现在再接触到讲宗教或者玄学的书,我会说:“感谢神,我已经不需要它了。”

2005年06月06日

问蒋涛:

周末干吗呀?去清华上课。(仰慕)

上什么课呀?学打太极拳。(我倒)

 

蒋涛同学比较前卫,属于发现《第一次亲密接触》《寻秦记》《搜神记》等流行小说的第一拨。而且会把干宝的搜神记,找出来对读的那类。最近正热心于什么博武网,太极爱好者论坛,研究太极各宗派历史。

我不看金庸已多年,在21世纪,我们天天EE去的今天,居然还有人练武,而且坚守太极拳、八卦拳、形意拳、通臂权….的师承和骄傲,另我诧异。

蒋涛特别强调,他是陈式拳派的。

 

    刘韧做证,蒋涛练太极两月,纤腰收腹成功,手指肚鼓起,面色红润,60%的手指甲有小太阳。看上去确实健康得一塌糊涂。

 

周末的早上,阳光明媚,走在清华的小路上,去看蒋涛打太极拳。

在高大白杨和灿烂月季间走啊走,走得都快颓废的时候,终于到达了清华10食堂。

在我心里的太极拳,要么就是天下英雄谁敌手派头,比如宫白羽写的杨露蝉偷拳,李连杰演的太极张三丰;要么就是我老爸老妈每天从太极拳到太极剑一直玩到太极扇,和大秧歌差不多的老人家娱乐活动。

 

对于我这种好高务远,急于求成的人来讲,练太极就象喝茶一样无法忍受。

太极拳架子练习3年,练习松柔,推手练习3年,练习听劲,散手练习4年,练习技术。故曰太极十年不出门。从14岁开始,至24岁,再出门打三五百场(所谓行走江湖),大约5年,到30岁时间,精力体力经验达到高峰,可称高手。

我们现在已经没机会成为高手了。

不过这不影响蒋涛ENJOY这个过程。

 

本以为蒋涛会在一群苍颜白发里显得特年轻出众,没想到都是一帮年龄差不多的。蒋涛尊敬的要命的师傅,居然是个身材与精神都不错的7旬老妇。

蒋涛从香港买了某前台湾IT人著的紫微著作,请我鉴赏。

 

这个早上,蒋涛在清华校园里打太极,老康在香港的海风里写毛笔字,我在树阴下看紫微斗数。

我们都上岁数了,有了自己的调节方式。

老康越来越雅了,蒋涛越来越神了,我则真的有点八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