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31日

2005年的收获:

1)  找回了刘韧

2)  开始了互联网生涯

3)  认识横戈

4)  2006年的事情有了比较清晰的构想,至少哪些事不做想清楚了

 

2006年的自我告诫

1)  坚持

2)  做有准备之事,不存侥幸心理

3)  如果还是爱头脑发热行所谓的仗义,要注意不再把自己的朋友拉下水;

今天,绿人网的小TEAM一起去钱柜,花了5小时,唱了99首歌。

除了我和SUSU,其他人加入我们这个小团队都不到半年,也就是说这一年,我们这个团队每个人的人生轨道都发生了变化。

 

 

我们这个小TEAM的每个人,都有些小小的传奇色彩。SUSU一个人撑起一本杂志又迅速适应了网站的变化几乎一个人撑起了目前的这个网站的内容;蓝耕一个人骑自行车从新疆到西藏穿越无人区;王蓓一个女孩子花了半年时间从贵州走到了西藏;天瑜去过很多地方尝试过很多生活并是飞檐走壁的攀岩高手;“仙女”为了爱情来到北京,素田曾经是央视某版块的TOP SALES、晓东的代号是香烟与吉他而专业是美术设计、PAPA美丽而神秘、祝子是某同乡会灵魂人物……

我们在唱歌的时候,只有10-15年前的老歌谭泳麟、 邓丽君、周华健、童安格的大家都会,那个时候,我们还是少年,唱着距离自己遥远的成年人的词曲,向往着前方未知的生活。

此后一年年的流行歌曲,不是这些人不会,就是那几个人不知道。因为,总有一段时间我们沉浸在自己生活的波澜里,对外面的风景无知无觉。

 

 

我们唱过同样的歌,又曾都在这个世界上流行的歌曲里听过了不同的歌,然后汇聚在今天,一起唱。

就象我们都受了一样的小学中学教育,然后走了不同的路,然后聚会在这里,一起做一件事。

大家一起来唱歌,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和喜欢的曲目,抒发自己、娱乐他人、照顾彼此情绪;这些都和工作一样。做了自己喜欢的事情,别人也舒服,大家在一起感到这段时间愉快就好了。

2005年12月27日

买车还是打车?这是个问题。

 

我老爸在家上网,误中280个木马,及N十种插件,经一丁大哥仗义援手赐以瑞星杀毒软件等一番拯救后,依然有若干问题,比如不能打开任何网页,一用OFFICE就自动关机等。于是我今天计划把电脑抗到办公室,请同事帮忙重装。

 

打车,把电脑放到前排。然后到公司,付款下车。司机师傅要给我发票,我一贯潇洒地挥挥手,不要。

然后等电梯,等啊等,突然想起,电脑还在出租车上。

于是,我家的电脑就这样丢了。

 

本世纪,我丢到出租车上的东西还包括:

手机、支票(两次)、本子、杂志、某次为给杂志拍照片而借的3大包衣服,还有N次把100元当10元付掉……

每当我丢了东西,我就觉得还是自己开车比较好。

 

于是今天,我再次痛苦地思考买车和打车的问题。

我不愿意买车的主要原因为:

1)先学会开车。我对于所有学习和考试的事都感到痛苦,对大老远跑到驾校去受折磨也下不了决心(因为我从不爱到出乱跑);

2)车就要伺候车。我推崇古希腊人的生活在哲学——生活拥有的每东西少一样,人生的自由就多一些;为外物所奴役是浪费生命的事情;

3)我的视力、听力都很差,又爱走神,学车归来一定是马路杀手……

 

可是,买车有什么好处呢?

除了可以把东西丢到自家车里外?

2005年12月26日

平安夜,复习一遍《最终幻想7》,然后去游泳。

我喜欢游泳,闭着眼睛感受身体和水的互动,想象自己在有质感的空气里飞翔。

 

身体在水中穿过,想象自己是克劳德去追杀怪兽穿越冰蓝色的阻隔,开始眉头紧锁,然后眉头放松面颊放松,温和的水轻柔地从脸上拂过,然后冲出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奋力一击……

放开手,不做任何努力,在水中漂浮。(如果爱里的大哥大姐老爱这么干,不过我相信穿着风衣在水里泡着一定不舒服,而导演居然这样泡了金城武三次,使我不但审美疲劳还为亚洲第一帅哥难受)

 

03年我是在一个私家游泳池里受洗的。虽然此前已经考虑了2年,也对仪式所有的组成部分不陌生,但是在兄弟姐妹为我唱祝福的歌:“在你的温柔羽翼下,我愿意降伏……”我突然控制不住地斯文扫地涕泪横流

孙悟空本来是个无法无天妖孽,经过九九八十一难及他师傅加之他的双重折磨后,终于为佛法所降伏,成了斗战圣佛,被纳入了正规体系;

我曾经因为太过顺利不知道了“天意”和“被上帝使用”,回想那几年,所有的努力都是在巨大旋涡中挣扎前游,一番辛苦后,总被冲回起点,或者水涡的更深处;

当我终于被降伏,放开手不再想这想那,随上帝安排了,反而被冲出了水面,一点点找回了自信……我才知道,以前的所有,并非自己的能力,而是上帝的恩赐

 

一年半后的平安夜里,我又回到水里。清凉的水涤尽身上的烦躁和火气。

 

又复习了哈里波特56,因为和自己的预期南辕北辙而失望,但是失望之后回头再看,觉得还是有好看的地方。

想来哈里波特7必定让人失望,但那就是结局。

 

生活和看电影和看哈里波特都一样,别人准备了他认为最好的东西,而我们只期待自己想要的。

 

不知多少人曾经一边游泳一边祷告,平安夜的音乐在高旷的大厅回荡,我觉得安详有依靠。

感谢主赐给我的一切,并看护我的心灵。阿门!

2005年12月19日

连看了三个有实力的大佬,因急于伟大而令人失望的作品,《无极》《冬荫功》《兄弟》。

 

 

《冬荫功》是演《拳霸》的柏朗依林主演的另一泰国功夫大片。第一次见柏朗依林,是躺在床上看电视,一个一个频道地翻着,正好CCTV8的一个电影节目介绍十大功夫巨星。李小龙、成龙、李连杰、甄子丹等耳熟能详的动作再次复习,依然赏心悦目。突然,柏朗依林的〈拳霸〉出来了,我立刻坐了起来,目瞪口呆。然后冲出门去,直奔碟店,专找拳霸》买回连看三遍。过瘾啊。

可惜能找到的柏朗依林的片子太少,只找到了曼古保镖,偶像只出来3分钟。

《冬荫功》的制作费用一定高于《拳霸,可惜导演太着急把它拍成大片了。外景地挪到悉尼,快艇追啊追,再来段3D动画。把见过的大片的元素基本上都堆上来。柏朗依林之于动作片,就象詹姆斯·迪恩之于无因的反叛,作为导演,你只要拍他最好的状态就好了。

就象李连杰的黄飞鸿系列今天依然美不胜收,而他在好莱坞的那些大制作〈THE ONE〉〈致命罗密欧〉〈狼犬丹尼〉…….却没有令人一看再看的魅力。因为那些所谓的特技把真正吸引人的东西掩盖了。

《冬荫功》只有开场的一脚让我感慨“真漂亮啊!”,导演不分轻重地把镜头分配给了诸多花了钱的地方,让大家看电影开支在哪里。关我什么事?我就是想看柏朗依林怎么打。

 

 

《兄弟》是 余华老师追求伟大作品的一本书。人物和结构基本上是〈在细雨中呼喊〉加〈许三观卖血记〉。境界和格局都没有提高的情况下, 余老师决定在细节上下功夫。开篇三十页一直围绕上卫生间做文章。

 

 

说到《无极》就一肚子郁闷。

〈霸王别姬〉与〈活着〉我认为是上世纪中国电影的颠峰。看〈荆柯刺秦王〉是我和我哥一起去看的,从此我哥不去影院看国产电影。而我还不死心。去年的〈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很好看,和〈我的父亲母亲〉类似,是一首小诗。

《无极》听说3500万美金,110分钟,也就是每分钟30万美金,每秒钟4万多人民币。也就是说你看无极的时候,每眨一下眼,就有4万多没看到。

一直很有性格的陈导演为了炒做《无极》,不但全面配合媒体,还每每主动爆料。

 

 

可是,可是,我看无极只有如下感觉:

1)  陈凯歌确实很爱陈红,所以让陈红当女神,所以把张柏芝生生化装成了陈红的样子;

2)  陈导演确实很爱无极,面对着一个场景没完没了的晃来晃去,我能感受到导演正陶醉在自己的创作里,他一定觉得这个场景我们没见过我们没看够,得多看几眼;

3)  花了3500万美金,110分钟,居然连一个创新的镜头都没有;几乎每个陈大导演陶醉着让我们看个没完的场景,我脑子里就会晃出另外一部电影的类似画面;

4)  电脑合成水准太差,女神在高粱地里象大将军闪现的画面,怎么看都是八十年代电视剧西游记的水准,或者类似二十年代的武打片〈红侠〉;

5)  逻辑混乱,关于时光倒转、人死复生、鬼郎黑衣等等太多BUG,尤其是最后,满神(陈红)不是预言昆仑要穿鲜花铠甲嘛,怎么却穿上了再不能脱的黑衣?

6)  武打太烂。甄子丹说:“现在象拍MTV一样拍武打,连TWINS都能打,是不对的。”可是我们的导演就是认为,让谁打谁就能打,想想,一部由日本、韩国的非武术演员和谢霆锋、刘烨为主的武打片那不是藐视我们这些已经看了10年武打片的观众吗;

7)  神话就神话,就请保持人对神的距离;不要满神的纱裙被风一吹,两条玉腿清晰可见;不要让大将军和倾城住在日式房子里,穿得象宋江和李师师;

8)  所有的人(张东健)除外,说话的声音都非常轻佻

 

 

总之来讲,论情节、论表演、论场景、论特技、论造型,《无极》无一可看。

急于伟大只会让自己弱点明显。

2005年12月16日

欲论“与客户的远近”,请先论谁是“客户”。

客户是谁?

是电话本上一个企业的名字加上他的总机号;

还是拨电话过去第一个接电话的前台小姐;

还是市场部负责媒体沟通的MARCOM人员;

还是负责广告采购的专员;

还是负责市场部门的经理;

还是公司的主管副总;

还是公司的老板;

还是代理广告公司的媒介购买人员;

还是代理广告公司的计划人员?

脱离开“具体人”谈“客户”毫无价值;脱离开公司的计划/购买流程,谈和环节中具体某一人的关系,依然毫无价值。

 

 

谁是客户:那个有直接市场费用支配权的人。有的时候是老板亲自管;有的时候是主管市场的副总管;有的时候是市场部经理;有的时候是代理广告公司的某人;

如果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不和这个人进行直接接触,不了解这个人是否看过我们的媒体有什么意见和想法;那么等待客户突然自己上门送个定单如同守株待兔。

 

 

将心比心,想想每次自己找老板要钱时的心情吧。

为官第一重要的是“权”,为商第一重要的是“钱”。这代表了他们的资源的全部、是他们唯一可以依仗、可以博弈、可以置换的筹码。

所以做管的,一定不会轻易放权;做生意的,一定不会轻易放钱。

换言之,不懂得抓权的,一定做不了大官;不懂得管钱的,担纲做生意也长久不了。

所以,资本的本性会使每个公司都营造出向老板要钱万难开口的氛围。

 

 

所以,不是到最后实在迫不得已或者其他驱动,你接触的那个好心的帅哥/美女,是很难鼓足勇气走到老板面前为你申请费用的。

所以,在和市场经费支配人面对面前,你完全不知道过去的所有服务、支持、配合、赠送、优惠这位老板是否知道。如果他对你连感性认识都没有,就谈不上理性认识,就更谈不上花钱了。

 

 

所以,在谈所谓的“关系”和“远近”之前,首先内省一下,你在和谁处关系?

 

 

谈完主体谈形容词“远近”。凡是和公司评价媒体和采购流程相关的人,都是需要接触的,然后把他们分别落到下面的格子里。看看你的媒体在这家客户公司中,形成了什么样的人脉氛围。

 

 

中立:很容易理解,不支持也不反对。

支持和铁杆的区别是什么?支持是:I like you ,but I don’t trust you铁杆是Maybe I don’t like you, but I trust you. 区别就是“喜欢”和“信任”

比如一个漂亮女孩子做广告销售,又知书答礼懂分寸,大家很容易喜欢。但是如果一个大的项目合作,仅仅喜欢是不够的。需要的是信任。

另外一个人,也许他不是那么长于奉承,但是有资源,能帮助别人把事做好,那么遇到大事,每个人还是要掂量一下,宁可让漂亮姑娘失望,也得给靠得住的人把事做好。

所以,对一个客户,仅仅讨好他是不够的,更多要不断让他了解实力和资源,取得他的信任。

 

 

不支持和敌人的区别在哪里?不支持因为他对你/你的产品的某些方面有意见,但是这些也许可以通过沟通来解决。敌人就是他是你竞争对手的铁杆。

 

 

一切都要有核心,核心就是目前你的“客户”的那个人,他到底在哪个格子里?

好在每个主管市场经费的人,都会很小心地不让自己明显成为某个媒体的铁杆。

接着的工作,要先通过直接的沟通和服务把他从不支持变成支持,再通过共事和取信从支持变成铁杆。

2005年12月12日

我是在例行买碟时把这张最终幻想7圣童归来拿回来的。因为最终幻想1实在太沉闷,我无数次计划把它看完都未果。因此觉得悄没声息得出到第7,应该一直很烂。

没想到,最终幻想7 太好看了。我从1400开始看到2200,连看四遍,虽然一直没看懂是怎么回事,但是被它精彩的画面刺激得欲罢不能。

 

 

我评小说,评电影,一看境界,二看格局,三看细节。

最终幻想7因为没看懂,所以不知道它的境界和格局是什么,但是细节一项,就够了。

 

 

1)  从头打到尾,突破了摄象机限制的视觉角度

我一直热爱武侠小说,热爱武侠电影,一直计划写武侠小说。因为在工作中我总是比较罗嗦,所以蒋涛建议我读司马翎的小说。因为司马翎的小说一遇到对手,先坐而论道:“你打不过我,因为…..因此,你必然会在…..输给我”。

其实,我热爱的是最终幻想7里这种一见面,二话不说,动手就打的风格。

 

 

这两年,最喜欢的动作电影是黑客帝国2、拳霸(盗佛线)。

黑客帝国2:把象拍MTV一样拍武打片拍到颠峰;

拳霸:我的偶像柏朗依林一出手,李连杰立刻成了花拳绣腿;立刻明白了为什么中国、日本的武林高手到泰国比武,总是被打死打伤,鲜有获胜。金庸讲乔峰拉开架势,用了一句:“渊停岳峙”,看柏朗依林就知道这个形容词是什么感觉了。

 

 

看最终幻想7,又有了黑客帝国2的刺激;宏大的场面,因为用3D做,所以突破了摄象机的角度限制;让你从以前没有见过的很多大角度,小角度感受打斗之美;

这个片子,几乎没什么对白,见面就打,从头打到尾,一直有创新,绝无重复之感。

 

 

美的东西,要有一种节奏。比如期盼“星战三”,就是期盼欧比旺和阿纳金的那场决斗,结果三招两式结束了,让人觉得干吃一碗米饭没有菜的感觉。

象“英雄”,又把一些场景与打斗拉得时间太长了,如果30秒,可能我会反反复复地重温这一幕;但是张大师硬把他做到了2分钟让我吐出来为止明明很美,但是已经看伤了,再也不想看了。

 

 

 

 

2)  克劳德的那把大宽剑

古龙说他喜欢刀客。小时候,我喜欢剑客,成年后,也喜欢刀客。

可惜,我们的电影电视里,很少有对刀剑的刻画。

“笑傲江湖”里,嵩山的剑比较宽, 黄老师据说专门做了不同的剑。哎,以 黄老师对“笑傲江湖”的理解,他做的剑,不谈也罢;

徐克大侠的七剑,外型最出众的是“舍神”——因为它最宽,有煞气;但是比起克劳德的大宽剑,依然是个文秀的道具。

最终幻想7的主角克劳德,文秀的象个女生,拿着把最少20公分宽的大剑,不谈理论也没有豪言壮语,狠劲十足。而且这把剑还可以拆开组合。这也让我佩服日本人的创新。

中国的怪兽一直没什么创新,但是日本人可以把上古的传说和机械结合起来,做出一系列的新怪兽;还可以把一把剑拆装成四把剑,剑与枪的对抗等演绎清晰……比星战、哈里波特与时俱进多了。

 

 

〈神雕侠侣〉里,独孤求败埋剑的,讲他的玄铁重剑:“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爱死这句。

不知道 张老师的新神雕里,对这把剑有没有着意地设计。

 

 

可惜,我完全没有最终幻想的背景知识,所以那里可以找到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一定告诉我,我一定请饭,一定请饭!!

2005年12月08日

刘韧在我那个感慨江湖女子不易的BLOG后留言,最后一句是“南无互联网”。

我心戚戚焉。

 

02年,我突然发现,我的所有能力和资源,只有在为一家很大的公司打工才有价值。我要学一门小生意的手艺。

我考虑过开服装店、珠宝店、酒吧、加盟上岛咖啡……李学凌建议我做杂志。我也认为杂志很合适,理由如下:

1)  投资规模不大200万以内;

2)  看上去比上述都高尚的事业;

3)  虽然水平有限,但是文字是否好,图片是否漂亮,有没有侵权都是自己可以掌握的,不象IT,最关键的东西,自己掌握不了

于是,我开始找做杂志的机会。042月,我的老板也是恩人王路给了我做一本杂志的机会。

从我开始想做杂志,到有机会开始做,是1年半的时间,我从27岁到了29岁,不过,放之于人生,一年两载算什么。

 

为了学习做好一本杂志,我去印场看校色,一看一夜;我去报刊亭查上摊率,数清了三环内675个报刊亭都在哪里;学习卖广告,把以前做系统集成销售的套路简化为广告销售的教程;学习杂志发行,和190个城市的发行代理商一家一家沟通……

我最后总结做杂志的感觉——做杂志就象玩色子。能手里的东西都一样,只比“开”的那一刹那。

 

我是个做什么,就会沉溺其间的人。

感谢王路,又一次把我捞出来。让我做互联网。

 

虽然我是菜鸟中的菜鸟,做网站只有一个月,但已深刻地感受到互联网真的太好了:
    1
)投资额更小;

2)做杂志最痛苦的是找不到作者和读者(广告主在哪,人人都知道),互联网在这点上好办多了;

3)做杂志一个月只有一次销售机会,而网站可以天天卖广告,时时刻刻卖广告;

4)每多做一点工作,访问量上就有一点反馈,杂志要连续3期做得好,才能有反馈;

5)明确知道什么内容被阅读得多;

6)纸媒只能做到知道,网络还能让人得到;

……

 

南无互联网,南无互联网……

 

 

2005年12月06日

半年之内,这两年和我相依为命的两个姐妹都成了全职准妈妈。

 

在京城的一个个公司里漂泊的我们,大家都是江湖女子。

江湖女子要有本事,不管是舞袖舞剑还是走钢丝,总要磨练出一招依靠;

江湖女子要知退让,我们不是微服出游的公主,没有天下第一的铁杆靠山(父女关系不可动摇)可以依仗任性;

江湖女子要分辨什么是感情什么是商业,慎重地对待所有的好感、信任;

江湖女子要从少女变成女人再变成母亲,明白自己每个阶段的优势和责任;

江湖女子的生活与家庭全靠自己经营,没有人为她年老后的生活担保,一切自己担当

 

劳动法有规定,不可解聘怀孕和哺乳期的女员工,但是她们两个都放弃了这个福利——她们希望自己永远是公司的动力机,而要把自己最脆弱,最需要呵护的时间,只留给自己和家人。

他们的额头上都写着高傲,这么多年的辗转江湖,所图的,更多是个被尊重的归属。

明明是正常的权益,她们却会感到是占便宜……往昔付出了多少,在需要利用的时候却不再计较……

 

好在,她们拥有了最宝贵的——自己的宝宝,在她们正好想要成为母亲的时刻。

 

我认为基督教的观点里,生命的基本任务就是繁衍后代,一代又一代的人生生死死中的建设与调和,成就上帝的事业;

而我也认为女人拥有了孩子,情感就有了归属。爱不是发泄,不是征服,而是细水长流、无私无求、无怨无悔的付出。

 

大福到来的第二天,我终于感受到了上帝的存在;而这几年,更明白了什么是“爱的力量”;明白了什么叫“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

我为大福记的笔记叫“养福记”,是因为孩子的到来,让我终于从叛逆桀骜回归到父母身边,在吃吃喝喝逗孩子看电视的家常里,体会到了幸福。而我也珍重此刻自己年轻、孩子天真、父母健旺的福气。

 

她们两个都是风风火火的工作狂。不知道孩子到来,会改变她们吗?

 

此时此刻,我衷心祝福她们,我的江湖姐妹们,和大家的孩子们。

2005年12月05日

我的搭档找我辞职。过去的一年里,我和她相依为命。

 

今年初,公司业务调整,我动过拂袖而去的念头。但是顾念她和几个弟兄,总觉得大家还是有实力在一起做些什么,何况公司还给这样的机会。

于是,就有了绿人网

于是,当初我要维护的那群人,在4个月的时间内,一大半因为不能适应户外或者不能适应网络而离去,直到搭档(内部人管她叫二当家)也要走,她给我的理由我无法拒绝——为了下一代。

当初,为了维护这群人,我留下来组织资源做了绿人网,而又是因为要让绿人网的健康发展,我又狠心让这些人四散于江湖。

何为因?何为果?孰为鸡?孰为蛋?

 

下午刚好有一十年旧友来访。十年前,我的第一份工作在联想,她在贺氏(调制解调器),我们工作对口,那是我们的青春岁月,而工作也曾是我们生命的全部。98年底,贺氏破产。这票熟人有人移民,有人创办了华友,有人在CISCO当到了中高,有人服务几个银行稳定赚钱。而追求浪漫的她,尝试了我们作为小女孩时一起窃窃私语的所有梦想——到深圳体验生活,尝试培训老师……十年后,所有的梦想都尝试过了,她也终于安定下来,开始做她喜欢的化妆品生意。

与她拥炉而坐,品茗叙旧。她感慨,所谓:“树挪死,人挪活”此话不一定对。

回首过去十年,专注于做一件事情的,不管大成小成,都有所成;

而变来变去的,往往两手空空。

生意无非将本求利。只要拼命做销售,拼命催回款,拼命抓成本,总是可以生存,就有机会把产品做得更好。

我总是拿在赌钱来比喻事业。

手里没有筹码,不能上桌。我们等待良久,终于攒够了上桌玩一把的机会,那么赌得是第一把要赢。赢了就有了换牌的机会,有了小输的资本。第一把输了,那就只能下桌走人,看别人玩,自己再次从零攒起。

于企业如此,于个人的发展亦是如此。

 

企业就是在人来人往中发展。一个人来了,按照公司的管理,每天每周每月每年完成相应的事情。当他们转身离去时,他们过去所做的,都留给了这家企业。

 

每个离去的人都表示,他可以承受经历变得支离的损失。

但是我要要求自己,决定了的事,唯一要做的就是坚持。因为说声放弃太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