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31日

赛迪大厦的马路对面,有家餐馆。

 

 

 

两年前,生意非常惨淡。吃饭时,老板闲得发慌,过来说话,谈到生意不好做。原因有二:

1.         这是在三环边(因此对很多车辆来讲,是路过,不是目的地)

2.         附近只有这一家餐馆(一般来讲,扎堆才能聚拢人气)

 

 

 

一年前,我们再去,生意好得要命,差点没座位。我去找老板,发现换人了,问他为什么生意这么好,他说原因有二:

1.         这是在三环边(因此人流大过其他路边)

2.         附近只有这一家餐馆(因此附近的人没有其他选择)

 

 

 

刚才有个离职的员工非常诚恳地谈了,我在她眼中,缺点太多……主要如下:

1.         一件事交代人家去做就好了,非说一堆可能剖析半天,结果把人家搞晕了;

2.         太清高;

3.         太站在CNET角度上考虑问题和员工较劲,我也是打工,何必

 

 

 

我觉得呢,第一条上个世纪吕晓光就曾经这样说过我——要一点点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不能一下说出,这个我要改;

第二条呢,我已经这样了,不打算改了;

第三条呢,虽然我也是打工的,但维护CNET的利益是我的工作,也不打算改了

 

 

 

 

 

 

 

 

 

 

 

 

2006年03月28日

成事需要能力也需要运气。

我们往往能客观地看待自己的能力,却往往高估自己的运气。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我们却往往对常态感到“不顺利”甚至“灰心”。

 

我们最喜欢强势又幸运的故事,每看到“英雄穷途,美人迟暮”往往为之惋叹。其实这票人已经幸运得不得了了。

将军百战身名裂,职业军人死于沙场是死于宿命。三国的大将没有在小的时候被株连九族扼杀,没有生病死掉,没有马失前蹄掉下山崖摔死,没有游泳不小心淹死,最后百战成名,然后死掉,很幸运了。

三国里,还一笔带过了很多弱势又倒霉的人。

比如刘安的媳妇

玄德依言,寻小路投许都。途次绝粮,尝往村中求食。但到处,闻刘豫州,皆争进饮食。一日,到一家投宿,其家一少年出拜,问其姓名,乃猎户刘安也。当下刘安闻豫州牧至,欲寻野味供食,一时不能得,乃杀其妻以食之。玄值曰:此何肉也?安曰:乃狼肉也。玄德不疑,乃饱食了一顿,天晚就宿。至晓将去,往后院取马,忽见一妇人杀于厨下,臂上肉已都割去。玄德惊问,方知昨夜食者,乃其妻之肉也。

比如王垕

却说曹兵十七万,日费粮食浩大,诸郡又荒旱,接济不及。操催军速战,李丰等闭门不出。操军相拒月余,粮食将尽,致书于孙策,借得粮米十万斛,不敷支散。管粮官任峻部下仓官王垕禀操曰:兵多粮少,当如之何?操曰:可将小解散之,权且救一时之急。王垕曰:兵士倘怨,如何?操曰:吾自有策。王垕依命,以小斛分散。操暗使人各寨探听,无不嗟怨,皆言丞相欺众。操乃密召王垕入曰:吾欲问汝借一物,以压众心,汝必勿吝。王垕曰:丞相欲用何物?操曰:欲借汝头以示众耳。王垕大惊曰:某实无罪!操曰:吾亦知汝无罪,但不杀汝,军必变矣。汝死后,汝妻子吾自养之,汝勿虑也。王垕再欲言时,操早呼刀斧手推出门外,一刀斩讫,悬头高竿,出榜晓示曰:王垕故行小斛,盗窃官粮,谨按军法。于是众怨始解。

而传唱的英雄伟人的伟绩,谈笑间,樯橹灰飞湮灭,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而作为灰烬和尸首的曾经的人,哪个不是人之子女,父母的心肝,爱人的春闺梦里人;谁无明日之梦想,未了之心愿。

 

 

弱肉强食是客观规律,所以食草动物总数要远大过食肉动物;弱势群体总数要远大过强人。

今天某友让我推荐销售渠道管理的书,我推荐了英国人Lawrence. G. Friedman, Timothy R Turey 写的《The Channel Advantage》,算是渠道理论的经典

但是说道具体在中国管渠道的时候,这本书却用不太上。我个人一个最基本的理论是,如果他还会找你,他基本不会坑你;如果是最后一次合作了,那么出事概率极高。所以和合作伙伴的每次商业合作,都要考虑是否会是最后一次。

弱势没办法,只能小心;

弱势又倒霉,只好认命……

2006年03月24日

读了刘韧写的将他看作一只鸵鸟》。

刘韧一直是作为鸵鸟生存的,而我一直是作为小鸟生存的。

感谢不少大佬对我很客气,大概他们认为我还在幼年期,不知道N年后我是一只小鸵鸟,还是就是一只小小鸟。

 

 

 

 

 

所以我内心经常惶恐,不知作为一只小鸟,如何可以长成一只鸵鸟。

但是如果一只鸟不是小鸵鸟,将来能否成为大鸵鸟呢?

所以周围人津津乐道杰克维尔奇老师写的《赢》时,我怎么也读不下去,因为杰老师讲的是鸵鸟之道,我这笼中小鸟,怎么看他的道怎么觉得远。

 

 

 

 

 

《三国》开始的时候,曹操、刘备、孙权都是小鸟,司马懿还没有出壳。何进、董卓、李傕、郭汜、孙坚、袁绍、袁术、刘焉、刘表,张燕、马腾、陶谦、张绣、公孙瓒等体积都是大中型火鸡以上。汉献帝是小鸵鸟,可惜没长成就被做成了标本。

 

 

 

 

 

已有鸵鸟几乎都是天生鸵鸟,四世三公什么的,曹操和刘备则是变异鸵鸟,孙权是他的老爸和老哥两代变异,到他已改种为鸵鸟。

变异鸵鸟和我们的传奇小说里的人物一样:

1.         天赋秉异;(参见金庸全部武侠小说)

2.         中间吃了神奇的东西,迅速增长了能量;(参见金庸全部武侠小说及诛仙)

 

 

 

 

 

曹操天赋不必说了,他的诗慷慨苍凉,几个兄弟,儿子都很强。他吃的神奇物品为“挟天子以令诸侯”,从而一举改变了自己的体积与力量。

曹以前,吃或者有机会吃“挟天子以令诸侯”神剂的包括何进、董卓、李傕、郭汜,但是这些火鸡因为天赋不够,所以没长成鸵鸟,反把自己吃死了。

 

 

 

 

 

刘备可能有鸵鸟的血统。从卖草鞋到上马杀黄巾,轻松转型。

刘激扬博士说,能简单切换完全两种不同生活状态的人,都不是常人。

刘备吃的神奇物品是孔明。孔明前,刘备有品牌,有班子,但是不知道市场根据地在哪里,所以先到安喜县、接着到代州投刘恢,接着平原县令,接着被陶谦留在小沛,受让陶谦的徐州后,被吕布抢了徐州,又回到小沛,接着投曹操,然后借了曹操的兵又占了徐州,然后被曹操打败了投奔袁绍,在袁绍处时还开了会小差去汝南,又觉得汝南兵少,又回到袁绍身边,骗了袁绍的兵来汝南,曹操官渡名役破袁绍后,顺手又把刘备给破了,刘备跑到荆州投刘表,当了新野县长。至此,刘备头上一直贴着鸵鸟的标签,从小鸟到小小火鸡,不断往复,看不到有体积质变的样子。连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跟他的兄弟说:

君皆有王佐之才,不幸跟随刘备。备之命窘,累及

诸君。今日身无立锥,诚恐有误

诸君。君等何不弃备而投明主,以取功名乎?

这个时候,孔明出现了。于是刘备拿出厚皮神功,把他吃了下去。

以前,刘备及其班子,有天下之志,也许也有天下之才,但是没有得天下的分期线路图。有了孔明,刘备开始有方向,借荆州,联东吴,取西蜀,天下三分。

当然刘备格局够大,所以每吃都能消化。

 

 

 

 

 

孙权是幸运儿了。他老爸活了37岁,老哥活了26岁,两代人施起血咒逆天而行,后有碧眼儿坐镇江东。

辛弃疾说:“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可《三国》小说里,袁绍看着孙策的神勇说,感慨自己要有这样一个儿子就好了。可能辛诗人喜欢运气好的。

 

 

 

 

 

所以说啊,小鸟变成鸵鸟不是那么容易的:

1.         一定要吃非常之物。正常饲料只能只能长到火鸡那么大。而如果先天格局不够,吃下猛料,后果难料……每只小鸟都认为自己是鸵鸟,遇到神药,敢吃,到了咽不下去,才发现自己不是鸵鸟,也挺惨……

2.         是否能发现非常之物,然后吃下去?

3.         运气要足够好。我想所谓天才是上天要成就的人才。出事未捷身先死的机会与故事太多了;

4.         如果真的是鸵鸟,那有个好儿子和好孙子很重要。曹刘相继谢世,三国二代集体登场。三国一代完成了小鸟到鸵鸟的痛苦裂变,三国二代各个都有孙权的好运。可惜没有好的三国三代,所以,他们的爷爷一辈子都白打了。

 

 

 

 

 

   

 

 

 

 

 

 

 

 

2006年03月20日

拜大福所赐,第一次读《三国演义》。

三国是汉族英雄最多的时期。汉以前,没有“汉族”之称,唐以后,汉族总是处于被异族骚扰不堪乃至统治全域的弱势。只有三国时,汉族群星闪烁,有“君不见魏武草创争天禄,群雄睚眦相驰逐。昼携壮士破坚阵,夜接词人赋华屋”的盖世豪杰,有“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百年刀戈,两代人志向,做的却全是过渡型事业。

一些人物,一些天意,一些命运,让人感慨。

 

吕布,无疑是三国一个耀眼的人物。不管评书说的:“一吕二赵三典韦”,还是网友评的三国英雄十大颠峰时刻,都把吕布的个人武力排到第一。

然而吕布的命运呢,先是跟丁原,后跟董卓,再随王允,自遭李、郭之乱,逃出武关,去投袁术;术怪吕布反覆不定,拒而不纳。投袁绍,绍纳之,与布共破张燕于常山。布自以为得志,傲慢袁绍手下将士。绍欲杀之。布乃去投张杨,杨纳之。时庞舒在长安城中,私藏吕布妻小,送还吕布。李、郭知之,遂斩庞舒,写书与张杨,教杀吕布。布因弃张杨去投张邈。在张邈处伐曹操战败,来投徐州刘备。刘备把他安排在小沛,吕布趁刘备不在,张飞醉酒,夜袭徐州而占。然后曹操攻下徐州。

白门楼上,布告玄德曰:公为坐上客,布为阶下囚,何不发一言而相宽乎?玄德点头。及操上楼来,布叫曰:明公所患,不过于布;布今已服矣。公为大将,布副之,天下不难定也。操回顾玄德曰!何如?玄德答曰:公不见丁建阳、董卓之事乎?操令牵下楼缢之。

 

算在今天,吕布应该是那种某项业务能力超强,没有原则信念,也不会真心臣服于任何人;同时自己能力不全面,不足以独立成就一摊事业。到哪里,都业务能力120分,而信任分不及格,而吕高人又心急不能慢慢建立信任和默契。于是不停跳槽,而越跳槽个人信誉值越低。最后,被评为不能使用,而能力太强名声太差,用不着象弥衡那样需要费劲去假别人手而除,直接被当作妖孽除去。

 

回思孙悟空本来也是吕布类似人物,只是觉得不服气,想干事,但是具体做什么,自己也不清楚。而能力又太强,动辄就有伤害。

于是先被如来佛祖压到山下500年,然后配上唐僧这样一个意志坚定原则如铁的唠叨师傅及紧箍咒这样的暴力工具,修理十余年,算是被降服了,也就成了“斗战胜佛”,否则,还是个妖孽。

 

我们读书,学习业务,学习聪明,学习巧妙获得……

智慧却往往藏在“舍”与“忍”中

 

曾国藩评恭亲王:“聪明剔透则把持不定,不可成大器”

 

一技之长,诸多机会,无人可服,想做小事可成小器,想做大事易成妖孽。

 

 

 

 

 

 

2006年03月16日

李敖老师到北大演讲先谢北洋军阀,我们对北洋军阀的知之还真的甚少,除了 鲁迅老师的那句“城头变幻大王旗”外,就是记着他们喜欢拍电报。

后来想想,那时中国信息不发达,没有电台与电视台可抢占,又没有官办媒体,所以只好拍电报。因为电报很贵,所以除了军阀抒情表态外,很少有老百姓婚丧嫁娶没事也通电全国的。

现在想象,那是的中国之乱有点象春秋,军阀们也往往端着个架子力图维持风度,所以那时的通电全国都写成措辞古雅的类骈文体;往往让大家觉得,这个家伙虽然打输了,但是电报写的还是不错的……

 

后来报纸发达了,老百姓也希望扩大自己的情绪影响力,于是订婚要登报、结婚要登报,断绝关系要登报,留学归来获得学位要登报……

 

今天BLOG了,大家都可以过把80年前的军阀瘾,或者象方鸿渐圈子里的乡绅瘾……可是……

 

比如说,我这两天特想写某人不再是我的朋友了,因为他没有信用,过度承诺……

一年前我很看好他,因为他的思路非常开阔,在对他的家底和过去没有了解的情况下,我就开始充当他的吹鼓手,并为他引见了一大堆人

然后发现,他其实一直在玩空手道的游戏,无资金、无团队、无实战经验

而他的长项就是索取、索取再索取,让人舍不得舍弃自己过去的投入,从而对他继续寄予期望,从而继续投入……大家的钱为他交学费……

我已经很不看好他了

可是,他还在找我引见他认识的朋友干这干那,我的朋友还认为他是我的朋友,继续把帐记到我头上

我需要写篇BLOG象可爱的北洋军阀或者宁波乡绅那样,通告天下——这个人不是我的朋友

 

那是不是太滑稽太戏剧了……

 

洪波大哥认为我的BLOG不爱加链接是个怪癖,并且象皇帝一样玉口金言的轻松地遥远地吩咐“改了吧”。我就改了……

 

 

看到VVBLOG模板,确实吃了一惊,刘韧已经很久不在悦目方面下工夫,DONEWS居然有这么漂亮的模板(看来和千橡的合作的网友来说还是有好处的)

我的BLOG的模板呢,是洪波大哥亲手照着他的给我做的,其实我当时喜欢的是DODO的那个萧萧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的那个柳树模板。不过洪波大哥觉得自己的模板好,那就以他为准吧。对我来讲的,是“美人之贻。自牧归荑,洵美且异。”

 

 

上周的DONEWS千人大会,我和沈建明一起去,说到我们认识,是拜洪波大哥所赐,会上专门找到曲晓东,又谈到,我们认识,是拜洪波大哥所赐,晚上吃饭,突然看到了只在98年见过一面的王靖涛,上次见又是那次拜洪波大哥所赐,这次见,还是……

 

 

“没有这个用户”大哥所说的很是,我也觉得自己的BLOG越写越没意思。

觉得自己生活中朋友很多,是因为自己的雕虫小技的有趣,而这些雕虫小技的乐趣又不好写到BLOG

其实还是学洪波大哥,专写学习心得与大家分享

这段时间不写,就是因为突然发现自己的BLOG形象,似乎是个带着眼镜,梳着短发,衣着朴素的女教师形象,倒……

2006年03月15日

CNET有意向收购非IT网站,所以我第一次从IT广告客户中抬起头来,试图看出一个相对完整的互联网广告的版图。有如下心得,分享…..

 

 

短期内,中国互联网广告依然是门户的江山

IRESEARCH一贯提供乐观的要命的报告,协助创业者向风投展示中国繁华似锦的前景。他关于2005年中国互联网广告的版图概画如下。门户+搜索占了接近中国60%的互联网广告份额。

对剩下的40%分析,似乎除了IT垂直门户外,没有第二个产业正大光明成规模地切了互联网广告的蛋糕;剩余很大部分是在传统传播领域缺乏宣传渠道的产品,例如,成人用品,例如,六合彩。

欲言格局之变,请先言广告客户之选。

目前门户广告以大品牌大客户为主,搜索引擎则以中小企业为多。

我给几个门户的大客户的管广告的老大打电话,就是否会大幅增加在互联网的投入,做了个简单的市场调查。得到的结果100%NO。原因是,目前投互联网的主要Target为都市白领,门户基本上满足了已有这部分人群的覆盖。他们的主要增长市场在2-3级城市,而在这些城市,互联网的影响力还没有那么大。可参见洪波大哥的亲身感受。

电视广告的价值就突显了:电视是目前唯一可以覆盖农村的媒体。

中国互联网广告发展的瓶颈

号称国内最大的市场研究公司CTR2005年中国广告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去年中国广告总花费达2439亿元人民币,比2004年增长18%,增幅为三年来最低的一年,与去年同期22%的增幅相比有明显下降,中国广告自此开始进入稳定的低速增长期。

按照这个数字的话,2005年互联网广告占中国总广告的1.2%

2004年,美国网民占国民总数的70%,美国网络广告占全美广告35%;韩国网民占国民总数72%,韩国的网络广告支出已经占韩国总体广告支出的3.81%

以中国网民总数只占国民总数的7%,却拿下了总广告额的1.2%,不能不佩服互联网精英斩将夺旗的勇猛。

中国互联网广告要想再有个级数的增长,要取决互联网这个媒体本身影响力的扩大,与电子商务的进一步发展。

在地面商业占中国商务99.9%的时代,落地媒体依然是绝对主流。很难想象,一个要在青岛和无锡卖东西的企业,却要在北京上海等大都市做广告。

食草动物应该彼此相爱

所以,放眼望去,前方有段苦日子。

我们要等待更多国民成为网民;

我们要等待在2006CNNIC公布的报告中说超过51%的网民在24岁以下的网民长大一些,有消费能力一些,有决策权一些;

我们要等待电子商务的更多实践,让互联网更有商业价值,而不仅仅是品牌秀

。。。。。。

方兴东和刘韧必须和好,大家的天花板就踩在门户的脚底下,我们是食草动物,应该彼此相爱。

2006年03月01日

六年后再聚首,刘韧、方兴东月旦IT风云人物,不可不谈到柳传志。

方兴东谈柳传志伟大之处:“旁有倪光南 下有杨元庆”。为之击掌。

 

倪光南成就了联想产品的核心价值,使联想从一家商贸公司脱颖而出,成为有品牌的大企业。

杨元庆团结十八勇士,攻城略地,为联想PC打下了江山。

 

曾有相同历史机遇的方正有王选,但无杨元庆;四通的段永基谋略过人长袖善舞,惜哉既无倪光南,也无杨元庆。

 

JAMES聊到十年前的联想之混乱,但是不可否认,联想人才之众。

所以,衡量牛人的标准,应该是他手下有多少大将啊。

 

三国百年之争,最后三大对手的将星不敌岁月纷纷陨落,而天下归于司马。

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孔明挥泪斩马谡,都是空有报复无可驱使的痛心。

 

 

 

 

 

 

6年过去了,刘韧已经吃不了辣椒,方兴东已经喝不下8瓶啤酒,我们又坐在一起吃饭了。

五道口,醉爱,也许是开年的最后一场雪。

谈谈江湖风云,风云如此切近;不谈诗,也不谈流行文化产品。

四个人,两瓶啤酒,不似少年游。

西湖醋鱼不错,好过京城的张生记、知味观、楼外楼。

饭罢,刘韧说,方博还是那个方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