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8日

企业是什么?

是有钱的人拿出钱,其他人拿出自己的时间,希望共同做一件可以以这个企业的品牌积累并发展,从而大家都有收获的事情。时间之外,大家都献出了自己的期望,及因感情而产生的付出和因付出地方产生的感情。

企业也是个生命体,因为他的诞生与成长过程,而有他的血统、他的性格、他的天性及训练而得的速度和适应能力……

 

不管多大TITLE的职业经理人,都不是请他来做这个生命体的主人,不是立足在这个生命体之外指手画脚,能操纵就操纵,不能操纵就全身而退

经理人是这个生命体的一个器官,不管多重要的器官,都要适应这个生命体的自身血脉。

 

柳传志说:“办企业就是办人”。

对人的拣选标准为核心的企业文化,是这个企业的血脉。用什么样的人,不用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在这个企业有前途,什么样的人在这个企业没前途,做什么样的事在此受肯定,做什么样的事在此被否定……

不管是否清晰描述,这些标准都会形成,有意无意地会用这些标准来选人,人和人再相互影响,天长日久积累而成……

即使这个人,离开了这个企业,依然会有这个企业的血液残留在他身上。

 

每个器官都有超出本器官功能的影响力。传说中比较著名的病例是,一个著名的大美女移植了某四川人的肾脏,3年后,她开始爱吃辣的东西。

第一,   这个器官要能够在这个生命体身上存活;

第二,需要时间,通过血脉释放影响

《第五项修炼》里说,什么是治疗感冒头痛的正确方法?

就是吃一片阿斯匹灵,然后等候45分钟。

 

企业只要灵魂尚在,还有钱,就可以继续换器官(虽然每次排异和移植都伤元气)

但是器官脱离了生命体,就只剩下一块肉的价钱

2006年11月24日

今天读完了棋神吴清源先生的第一本自传《天外有天》。

 

本来是对《棋魂》热情的延续,没想到收获如此之多。

佐为千年不忘的是对“神之一手”的追求,但是什么样的棋才算得上“神之一手”?

吴清源先生在另一本回忆《中的精神》中解答为:

“阴阳思想的最高境界是阴和阳的中和,所以围棋的目标也应该是中和。只能发挥出棋盘上所有棋子的效率的那一手才是最佳的一手,那就是中和的意思。每一手必须是考虑全盘整体的平衡去下——这就是‘六合之棋’。”

调动企业所有人的效率的管理艺术,应该是作为一个企业管理人的永远追求。(这一点,我今天给自己打0分,但是我会努力学习体会)

 

吴清源盖世棋力,是因为他综合了各方面的极端—-在每个方面都将左右两个极端并用。

例如,极端好战与极端避战。吴清源行棋往往是可断之处必定要断上一下,摆出一幅压迫对手的架势,而对手真当回事、奋力迎战的时候,吴又突然转投它处了,从鹰变成了鸽子。如此反复,棋局越来越变得中庸恍惚,对手辨不清方向,极易出错。如果对手出的是小错,吴就安全运转到底,如果对手出的是大错,吴就立显真面目,其一剑封喉、百剑急追的杀力世所罕见。

又例如,极端细腻与极端宏观。吴始终注意一些很微细的小手段、小埋伏、小偷渡、小转换点,这种兴趣超过了一般的专业棋手们,但同时吴的大局观如何?天下人共知。这两个极端的结合使得吴棋分外阴险。而当你特意去针对他细腻的阴险时,他又以宏观的洒脱使你变成鼠目寸光的性质,在大局上远远落后于他。

再一种是,极端执著与极端转换。吴曾有一些棋局是为了始终保持一个局部的暗手段而动用全局来不停地转换,最终以这个局部的暗手段达到了全局的胜利。执著莫过于此,变通也莫过于此。

天有两极,缺一不可。执两极者,才是圆满。 

 

看着先生冲淡平和地叙述那些由他创造的传奇。脑子中只剩一个词“天外有天”!

2006年11月19日

        本月接连遇到站队事。


        个人之上有团队,团队之上有企业,企业之上有阵营,阵营之上有产业,产业之上有国家,国家之上有天
道。
        人作为一个生命个体,无非百斤左右血肉,几十余年寿辰,都很渺小脆弱。只有通过不停地站队、组队,
把自己放到一个向一个方向共同努力的队伍中来,力量才能合聚、放大、传承,才有可能作成事情。

        所以,我们踏入职场第一天起,就要站队;地位越高,站队的选择难度越大,站队的赌注越大。
        我相信一定高度之后,能够支撑一个人的立场坚定不移的,一定不是聪明,而是智慧,甚至信仰。

        其实,我会想写这篇BLOG的起因是件很小的事。
        我们的美女行政C小姐,正处在极大的困扰和苦恼中。原因是,去年底,绿人网找了个销售W,W在转正的
时候,因为上三险一金会影响到手的现金数,所以提出不上这些。于是没有上。

        7月,绿人网搞户外装备测评,W擅自和一家户外企业签协议,协议中把送评产品寄到了自己家里,并利用和C小姐平时私交不错,在没有经理签字的情况下说服C小姐给他盖了合同章。8月事情败露,于是把W开除了。

        本月W到劳动仲裁起诉绿人网,A不给他上保险,B单方面解除劳动协议协议。绿人网要应诉,就要C小姐写相关材料,当初因何没有上保险,及为何会开除W。
C小姐于是陷入了痛苦中,她一直视W为她的朋友,而她要写在法庭上对W不利的东西(即使那是实情,即
使她也清楚是她视为朋友的人利用了她的感情和信任)。
她也知道因为这件事,会给公司带来的伤害,但是比起会给公司带来的伤害,对朋友的感受,带给她的痛
苦更大一些。

        开始,我不能理解C小姐的感受。因为,不论出于商业道德,还是作为公司行政,她应该如何站队,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应该不加思索的东西,为何痛苦至斯。

        今天,我一边游泳一边思考C小姐的痛苦。回想自己职业十年来的站队经历。
在联想的5年,我从来没有站队的事花过任何心思。因为企业利益,企业的长久发展在我心中是第一位的
,在任何一个队伍与这个追求之间,我只会选择“做我认为对联想最有利的事”,我认为谁在做这件事,我就站谁一队。
        离开联想,我加入了“建立中国自主知识产权CPU和操作系统为龙头的IT产业链”的企业阵营。在眼界上
达到了我从未有过的高度后,我发现了自己智慧的局限——以我掌握的信息和我的思辩能力,我不知道该如何站队,何况又夹杂了太多的恩情、感情、付出。于是我选择了逃避。那次确实是非常痛苦的。(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自己智慧不足,我选择了宗教)

        本月遇到的站队事类型包括:
        朋友A和朋友B交恶,要求我站队;
        企业A和企业B血战,要求我们媒体站队;
        朋友A和朋友B作为两个竞争企业的操盘者,向我寻求兑现友情…
        感谢上帝。03年受洗后,通过不断地自学《圣经》中的原则,而且,遵从“做好眼前的事,等待神来使用
你”的受洗祝福,我基本上没再遇到站队的苦恼。

        C小姐今天遇到的站队之苦是人生的小CASE。
        未来一定有更多,更难的选择。
        命运就在选择的那刻降临。
        不断的选择的积累,就是人的命运。

        美丽、聪明这些是天分,职业技能、创意这些是技术。
        但是能够支撑你能够走多远的,不是天分,不是技术,而是你在的阵营的整体崛起,还是沉沦。

        

2006年11月14日

5年,我最大的错过是一不上网,二不看漫画。

1022,红军长征胜利的70周年,参加一个朋友的爱情长跑结束庆典暨婚礼。遇到曾涛,本来我俩见面的话题主要是李商隐的诗或者是五胡乱华时的逸事,那天突然谈到漫画。于是我们直奔北新桥的一家主营日本漫画的小店,采购漫画30余斤。(曾涛20斤,我10斤)其中就有这本让我着迷的《棋魂》。

 

《棋魂》的故事是讲1000年前日本最优雅的平安时代的围棋国手滕原佐为,主要工作是在宫中指导天皇下围棋,后被人陷害逐出王宫,而他没有别的生存技能,于是就在第二天自尽了。而他的灵魂还想下棋,不愿成佛,于是把灵魂寄在一张棋盘上。

800余年后,日本传奇棋士本因坊秀策得到这张棋盘,佐为的灵魂离开棋盘来到他的身上,代他下棋,因此秀策的13年围棋生涯中,从未失败过。(本因坊秀策确有其人,13年御城战不败也是真的,我国的围棋天才吴清源11岁的时候的棋谱传到日本,被日本人认为是秀策转世,因而被日本政府大动干戈把吴清源接到日本)。秀策34岁死于瘟疫,佐为的灵魂继续附在棋盘上。

接着时间流逝到了本世纪初。一个小学6年级的小朋友进滕光,无意中拿到了这张棋盘,于是盖世围棋高手佐为的灵魂又来到了他的身上。佐为的灵魂等待千年,就是想继续下围棋,阿光被吵得不行,只好代佐为去下。因此而遇到了当代日本围棋第一高手塔矢行洋儿子的围棋天才与阿光同龄的塔矢亮……

 

《棋魂》这套漫画里,出现最多的一个词是“实力”

塔矢行洋这样对阿光说“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佐为看着阿光以自己的力量下赢一局棋,欣慰地想“这就是阿光的实力!”

阿亮向阿光挑战“亮出你的实力!”

 

我看的合订本一共是三大册,第一册是阿光从未摸过棋子到成为院生走上通往职业棋士的路,第二册是阿光通过职业棋士考试,成为职业棋士,佐为灵魂消散,第三册是阿光与阿亮及社清春一起代表日本参加中日韩三国18岁下围棋擂台赛。

这三册中,给我印象深刻的是阿光一次次的挫折和失败。

因为他在进步,所以他会遇到更强的对手。

每次,我都象看中国传奇故事一样,看到弱小的阿光面对强大对手时,希望会有奇迹发生——阿光获胜,痛快淋漓,一座皆惊;高傲高手意外挫败百感焦急。

但是实力就是实力,奇迹从没有发生。

在实力比自己强大得多的对手面前,阿光拼尽全力,一次次超越自己,但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但失败后,阿光再总结,再努力,慢慢地把一个个曾经的对手抛在身后。

 

《棋魂》大结局的北斗杯,韩国棋手高永夏公开轻视秀策,对阿光来讲就是轻视他视如父兄的佐为,阿光咬牙切齿全力以赴,希望通过自己的棋让高永夏看到佐为的实力。

但是实力,就是实力。这不是情绪,不是主观愿望,不是一朝一夕的努力可以改变的。

北斗杯的结果,韩国第一,中国第二,日本老末。

 

《棋魂》漫画出后,日本学围棋的人多了100多万。

 

回头看,阿光,三年,从不会棋到成为少年高手,三年的总过程是个奇迹。

但是这三年每一次的对局的输与赢,从来都因阿光当时的实力。

 

乱纷纷的2006,我们看到了很多“奇迹”。

我们也曾在自己的内心悄悄地希望会有奇迹降临到我们的身上。

但是看上去每个月都没有奇迹在我们身上发生。

 

但是,决定企业命运,或者个人命运的,从来都是实力!

所以,别和我探讨某人的幸与不幸,做我们自己的积累,亮出我们的实力!

 

兼录旧作《旷代逸才与实力派的游戏》

实力不够又一心想做大事,多么的可悲。

《走向共和》演完了,前40集慈禧、李鸿章、袁世凯三个势均力敌的人物交相辉映,看得我激动不已。后20集我想因为种种原因,就显得很单薄,让人觉得很不过瘾。于是翻出讲那一段历史的书,对着电视看,想弥补电视上那些意犹未尽的东西。接着就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就是电视剧上演的那个从日本回来,被袁世凯吹着喇叭在车站迎接,并送了一块“旷代逸才”的匾的杨度。

 

电视剧里的杨度一脸苦相,从头到尾什么职务都没有,一直一副倒霉相,我估计很多看《走向共和》的人对他的印象还没有袁世凯的另一个幕僚杨士琦来的深。

 

可是想一想,这个人是当时的南洋大臣张之洞和北洋大臣袁世凯联名向慈禧推荐,后来的三股政治势力的领袖袁世凯、梁启超、孙中山对他异常看重、极力争取,袁世凯更是送他“旷代逸才”的匾额高挂堂前。这么一说,他怎么也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怎么会居然看上去一脸晦气,最终默默无闻呢?

 

看杨度一生的际遇,更是会让人觉得这个才华横溢,一生和中国最优秀的人在一起,而一事无成的人非常有意思:

第一次进京汇考就赶上康有为工车上书,他作为湖南士子的代表,参加所有的活动,当时就以才气在士子中闻名,曾国藩的长孙当时已经是翰林名流的曾广钧都对这个穷苦子弟青眼有加,加意结纳。

而当时最著名的一代名儒船山书院山长,曾做过肃顺和曾国藩幕僚的王闿运,更是为了让杨度成为自己的子弟,而亲自跑到杨度家去上门求贤徒。王闿运一生钻研分为三种学问,诗词之学(最有名的徒弟是齐白石、寄禅法师),仕途之学(最有名的是夏寿田——戊戌年榜眼),和帝王之学。杨度是王闿运为自己千挑万选的帝王之学的唯一传人。

所谓的帝王之学,从留下的史料中看类似先秦的纵横术,大意为重点钻研帝王权术、然后着意接纳名流显贵,于他们之微时辨别出谁将是明日之主,然后一生为他效力,辅佐他成大势后,借助他的力量再来实现平生的报复。类似于先秦时的蔺相如、毛遂、苏秦、张仪之流。

 

 

当时的湖南,因为南洋大臣、湖广总督张之洞府衙所在,而张之洞又很开明,于是形成了当时“唯楚有才,于斯为重”的氛围,当时人杰:诗文为一时之冠的梁启超,清末四大公子之一的谭嗣同,后来兴中会的领袖黄兴、刘揆一,后来当过袁世凯国务总理的熊希龄,起兵反袁的蔡锷都会聚于此,而杨度与他们过往甚密,他们也都很佩服杨度,有当时的一些诗词唱和为证。而我有幸看过一幅杨度写的字,字体自成一派,界于魏碑和隶书之间,非常棒,绝对是书法精品,属于我一看就倾倒不已的那种。

 

杨度第二次进京汇考,就是戊戌年,免了翁同和的诏书一下,百日维新还没有开始,年轻的同志们还在群情激昂地闹变法的时候,老江湖王闿运就给杨度写了封信“杀身之祸就在眼前,难道你还没有觉察吗?放下手里的一切,赶快回湖南吧。”于是杨度逃过一次杀身之祸。

 

杨度再次进京赶考,赶上中国的第一次特科考试,他考了经济类的全国第二名,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冠以“梁头康足”的身份而可能被通缉,于是逃往日本。

 

 

 

在日本杨度钻研宪法和各国法律,因才华和威望被推举为“中国留日学生总理事长”,所以当时的普通留学生如汪精卫、蒋介石等人人都之闻杨度的大名而无缘一见。所以孙中山去日本的时候,专门花了三天时间去说服杨度,最后达成了“如我成功先生助我,如先生成功我助先生”的盟约,杨度把自己湖南的同学黄兴推荐给了孙中山。

 

后来帮助张之洞解决了京汉铁路的国际法律漏洞而被张之洞赏识,帮慈禧派出国考察各国宪政制度的五大臣捉刀写中国立宪建议而闻名于朝野。于是高调回国。

 

至此,杨度堪称名满天下,那个时候他才三十出头。用我们的话来说应该是无比辉煌的back ground

 

杨度回国后,因为是南北洋两大臣联名举荐,所以一开始就成为类似人大常委会的宪政馆的领导,事业有了个良好的开头。

 

接着他一辈子就都是在这种备份权力机构的研究机构度过。

 

 

 

慈禧死后,袁世凯下野三年,杨度闲了三年。辛亥革命开始,清廷无力弹压,由杨度代表清政府和袁世凯第一轮谈条件,帮助袁世凯当上了内阁首领大臣。然后代表袁世凯和孙中山谈条件,使孙中山辞职袁世凯当上了临时大总统。孙中山要求袁世凯到南京就职,袁担心自己被架空,杨度策划了曹锟在北京闹哗变,于是袁世凯如愿以偿在北京就职。

 

杨度以为自己帮了袁世凯这么大的忙,而袁世凯也答应在内阁中给杨度一个位置,可是最终,袁世凯当总统期间分别组了4次内阁,杨度一次都没有进去。

 

为什么?因为杨度只有他自己的脑子。别无实力。

 

他没有亲戚靠山,在清廷工作期间,因为一直是闲职,从来没有机会和条件形成势力,而他又是袁世凯的人,不象梁启超,虽然也没有势力但是起用梁是一个象征。(当然最终梁启超也在政治上毫无作为,以教书而始以教书而终)。所以每次象征政治势力的重新分配的组阁的时候,永远没有杨度的份。

 

而作为一个有才华又没有职务的人,杨度为袁世凯所做的就是起草一道道诏书,尽量把一些不合理的事给说圆滑了,其实也是掩耳盗铃而已。

 

这样,杨度的头上就写了一个大大的“袁”字。除了袁世凯也不会再有人用他了。当袁世凯没能逃过祖孙三代寿不过60的宿命时,杨度的政治生涯和人生抱负也就到此而止了。此后,杨度皈依佛门号“虎陀居士”,理佛而了此一生。(生活来源先是曹锟给钱,然后是吴佩孚,最后是杜月笙,帮这几位大佬出出主意,写写宣传)

 

晚年杨度唯一出手,显示他的才能的一件事是,陈炯明叛变并炮轰孙中山的总统府,而吴佩孚计划出兵支持陈炯明,局势万分紧急。这时杨度兑现了当年对孙的承诺,走出佛堂去找曹锟,然后使离间计使曹锟认为吴佩孚出兵可能另有所图于是按兵不动。于是救了孙中山也救了革命党。

 

 

我一直对“城头变幻大王旗”的那段历史所知甚少,本想趁着《走向共和》的这条线索把这段历史整整明白,不想却从纷纷纭纭的故纸堆里拼出了一位“旷代逸才”的一生。

 

当杨度的故事在我心中完整形成的时候,真的忍不住长叹。

 

 

 

前天和个朋友喝茶,他对我说:“一定要跟对大哥。”这也是我身边无数满腹经纶的朋友的想法。

可是自己实力不够,把全部希望寄托在通过别人的安排,实现自己的理想,这靠谱吗?

 

其实从古至今,上演的从来都是实力派的游戏。

 

有一技之长,抱着“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想法,想凭着他人的威力而成就自己想法的人有多少呢?亦乎众矣。

 

而事此而成功者有多少呢?罕有所闻。

 

 

 

互联网使每个人的才华、性格、履历得到前所未有的公开。我们天天上网,免费观看“True man show”,最意气风发、好勇斗狠的,都是正处于昔日杨度高调回国风华正茂的年龄,不知道这些才华横溢的同龄人们,10年之后,会出现多少“实力人物”,会出现多少“旷代逸才”。

 

写于2003年《走向共和》播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