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3月30日
晚上又要和徐易容喝酒,很高兴。
我喜欢喝又没酒量,又是除了中关村的知春路,全北京哪也不认识的菜鸟,所以这么多年积累下来,只有毛一丁大哥一个酒友。我俩的午酒定食是一个鱼头、一盘萝卜干炒蜡肉、五瓶啤酒。喝完各自下午上班去。徐易容公司离我很近,他酒量也很好,有望再交个酒友,挺开心。
因为酒难喝,所以喝酒有趣。喝酒挺能看出一个人面对他勉为其难的问题时的态度。
衣上酒痕诗里字,有意无意,都是这个人的基因折射。
 
过几天,蒋涛要办个中国软件技术英雄大会(46北京),曾责成我拟一封如刘琨劝降石勒一般措辞古雅又豪气干云的短缄。一下子就把平时爱咬文嚼字的我老人家给难住了。
我确实曾以香菱一样的认真态度学过写诗。根据林黛玉的指导大概分三层:
第一层:把要说的事想清楚了,把话五字或七字一段,说压韵了
第二层:把要说的事想清楚了,把话五字或七字一段,用字尽量矫情或者说古雅
第三层:把要说的事想清楚了,就是不直说,让别人去猜,或者去体会
 
后来对哲学感兴趣了,就对古人没事咬文嚼字不感兴趣了。听蒋涛这么一吩咐,突然意识到,我能背大概500首古诗,似乎想不起来什么豪气干云的。难道我们古代的诗人都是些唧唧歪歪的小男人吗?我有点不太相信,花一夜检索一遍,很郁闷地发现,那些古代的男人们不是在生气,就是在伤感。真是让我伤怀。
 
所以,虽然按照林黛玉的评判标准,毛主席的诗文字精巧程度不高,但确实豪情万丈。
“为有牺牲多壮志”多牛的一句啊。多少人是一遇挫折就麻爪,看看咱开国领袖的铁血之句。哎,人确实是有差距的。
 
而曹操确实也很厉害。《三国演义》里的诸侯伐董卓,曹操作为一个亲历者的感受是: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看得很清楚,不回避问题,英雄本色。
 
前天,钟伟给我看了IDG的王功权的一首诗,也让我很惊讶,赶快背下来。
 
商道
世事多辛苦,商途最累心。
十赢积百宝,一败散千金。
落笔签轻重,凝眉断假真。
肩荷高政税,情系数家飧。
春去湿风紧,秋来冷雾深。
披星戴月里,华发已殷殷。
 
诗很平实,包含了商业生活的各方面。而且有趣的是,拿给不同人看,不同人最有感触的句子不同。
有人感慨:“一败散千金”
有人感慨:“落笔签轻重”
有人感慨:“肩荷高政税”
有人感慨:“情系数家飧”
哎,人是多样性的。
 
 
 
2007年03月23日
唐师曾提问:“为什么金字塔是锥形?”
然后他自己回答,因为在流动的沙子上,锥形是最稳定的结构。所以我们在沙漠里看到的沙丘都是锥形,当然你此次看到和下次看到在顶端的,一定不是同一粒砂。
 
刚才一个同事发来短信,说他母亲过世了。上个月,另外一个同事的外婆过世了。(那个同事为了更多陪伴外婆,坚决辞职。痛定之后,又回到了我们身边)我还记得我的外婆离开我的时候,我的妈妈放声痛哭:“我这辈子再也没有妈了”。也曾有次,一边游泳一边听伤感的音乐,想着最终会和所有最爱的人失散,泪流满面,不能自已。
 
所有的宗教都是从生死开始说起的。
坐在911那两趟飞机上的人,不是一次行程的开始,就是一次行程的回归,每个人都一定在飞机上考虑落地后的种种安排。谁也不会想到,没有落地了,没有未来了。Game over
我们出生,恰巧是我们,而不是另外一个孩子;我们成长、经历、思辨、形成,成为今天的我们,不是另外一个人。生命的两端,都不由自己做主。谁能够说,他是自己的主人,是别人的主人,是时代的主人?那纯是自大之语。
 
我们突然发现,大家四散天涯各有甘苦十余年后,分布在祖国四面八方的三十多岁的同学都有车有房上类似馆子穿类似服装。
我们享受的,是整个社会的积累结果。食物是5000年积累的,文字是3000年积累的,城市是700年积累的,互联网是10年积累的。
我们经历的,是曾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遇到过的,在春天爱上一个人,在夏天有个机会,在秋天遇到磨难,在冬天反思沉淀。
每个时代,都会积累到上个时代未有的高度,也会有上个时代未有的机会出现,每个时代都有时代英雄出现。机会的呈现方式不同,有时是战争、有时是铁路、有时是时候、有时是互联网。但面对机会、诱惑、磨难,人所呈现出的“人性”却没多大不同。
虽然我们有了更多的科学可供参考,工具可以依凭,当我们面对“未来”和“未知”时,我们和古人一样无知和无助。
 
所以,我觉得人和计算机一样,有硬件和软件。硬件是身体,软件是灵魂。
随着社会能力的总体升级,我们的硬件也升级了。世界变平了、信息集中了、人更聪明了、机会更迭地频了、报应来得快了,谁来看护我们的灵魂呢?
 
其实一切都是积累的结果。社会在积累、企业在积累、个人的信用也在积累。只要一直积累,就能一直发展。人会折在哪里,如果不是大运所至,多半是自己的问题。
 
今天看到沈公子写的林大兵往事,先是愕然,又有些呓嘘,虽然不过6、7年,一面与被人推崇的清秀老总林晓志喝酒谈志向仿佛还是昨天,又觉得仿佛整个社会应该早已经忘记他了。大势是中关村的信用从来是问题,小运是他做了个自己无法掌控的局。
 
上上周,在5G和MAPBAR的帅哥讨教,地图如何利用WEB2.0来积累数据。我的结论是,一类能沉淀出来的,会成为基础数据,比如一栋楼、一条路、一个公园;另外一些,则往往向流沙一样滑过,比如一个餐馆、一个便利店。
理解了林尚沃的“财上平如水”的意思。“大家本来要花钱,你要成为别人花钱的渠道。”你只能在他的变化过程中短暂拥有或者与其同路。
所有的流沙积累的最终结果,是神的事业。而我们,应该把握每秒钟流动的当下。
 
附段圣经在后面,希望我的同事可以看到。
《圣经·旧约全书·传道书》第三章第1-11节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杀戮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抛掷石头有时,堆聚石头有时;怀抱有时,不怀抱有时;寻找有时,失落有时;保守有时,舍弃有时;撕裂有时,缝补有时;静默有时,言语有时;喜爱有时,恨恶有时;争战有时,和好有时。这样看来,作事的人在他的劳碌上有什么益处呢?我见上帝叫世人劳苦,使他们在其中受经练。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恒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上帝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
 
Holy Bible, the Old Testament, the Book of Ecclesiastes (Ecc), Chapter 3, Verse 1-11
For everything there is a season, and a time for very purpose under heaven: a time to be born, and a time to die; a time to plant, and a time to pluck up that which is planted; a time to kill, and a time to heal; a time to break down, and a time to build up; a time to weep, and a time to laugh; a time to mourn, and a time to dance; a time to cast away stones, and a time to gather stones together; a time to embrace, and a time to refrain from embracing; a time to seek, and a time to lose; a time to keep, and a time to cast away; a time to rend, and a time to sew; a time to keep silence, and a time to speak; a time to love, and a time to hate; a time for war, and a time for peace. What profit hath he that worketh in that wherein he laboreth? I have seen the travail which God hath given to the sons of men to be exercised therewith. He hath made everything beautiful in its time: also he hath set eternity in their heart, yet so that man cannot find out the work that God hath done from the beginning even to the end.
2007年03月21日
沈止戈在MSN上问我:从成都回来了?
我说:彻底挂了,三周不食辣味。
沈止戈说:那四月底见吧。
 
曾经我也曾和这个家伙一样叫嚣着“吃辣是我的信仰”,去饭馆吃饭也经常叫一碟辣椒拌米饭。从成都归来,我理解了吃辣的水平不在于一次能承受多辣,而在于一日三餐一周七天,吃辣循环不已的耐力。
秦涛来京,与我相约我们常吃的眉州东坡酒楼。我居然见辣椒丧胃,一顿饭连喝三罐酸奶而没动筷子吃菜。可见真是辣垮了。
 
我没有成都的味蕾,难以细细分辨老板给端上来的美味;我没有成都人的胃,明明知道眼前的东西很好吃就是没能力下嘴;我不是成都人,所以我必须一周以后把自己关回北京的水泥格子里。
羡慕成都人啊…..
 
1)一个小伙子与两只狗两条猫的幸福生活。
上个世纪的时候,非常崇拜胡延平。因为他一个人不但把自己天天打扮地细致周到,还养了一条小狗。我觉得他的生活能力够强,爱心够强。
而这次,见识了一个网名头盔的小伙子。曾经的银行经理,现在的鸟类专家,野生动物摄影师。喔,一个小伙子,不但自己活得很好,还把两条狗两只猫都养得肥肥硕硕,养狗大如熊,养猫肥如加菲猫,一派幸福景象。
 
2)太阳出来了,全民公休日
有幸在成都遇到了阳光灿烂的日子。一时全市打不到出租车。因为太阳出来了,全市人民都需要出来走走晒太阳。复南河两岸摆满了小茶桌,多是老人,一杯茶,一点瓜子,半眯着眼睛,享受河风和阳光。
我曾看到一张被成为经典成都人的照片,就是夏天,坐在河里打麻将。几个人把桌子椅子放到河里,桌子腿上栓上啤酒和西瓜在水上飘着,几个人腿在水里打麻将。彻底服了。
 
3)成都老人山中避暑
成都真是好地方,开出去2小时就是山。而且成都的山,真的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在这样的仙境里生活需要什么样的代价呢?一间山中农家院,包吃包住600元/月。
据说现在成都老人夏天都到青城山、都江堰的农家院去避暑。夏天过了再回来。
冬天,他们还有专门的地方,可以避寒……
 
4)每个人的自我空间
一对夫妻很优秀,他们的孩子12岁,已经能编程,自己设计简单的机器人。他们打算给儿子买个小机床。我说,小机床在没有老师指导的情况下儿童独自操作,可能有危险。孩子妈妈说,“他热爱这个,如果遇到问题,那也是他的命运”
周末,我们去龙泉看桃花,捎带湖边烧烤。原以为一定是各个拖家带口,没想到,全都是自己来。在北京,如果周末不和家人共度是非常有负担的。
而成都,每个人都有自我空间,也给他人留空间。真是不一样的感觉。
 
在映着一点点油菜花的金黄的湖水边,吃着由蓝妹妹料理、扁竹页穿串、光影主烤的排骨,喝着头盔泡的梅子酒。有人拍照片、有人发呆、有人弹吉他、有人放风筝,今夕何夕?
二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我爱成都。
2007年03月07日
医生认为我的耳朵有病,我也这么认为,所以我们约好今天早上8:00到第二炮兵总医院去做耳前庭检查。
 
我准点到了,进入前庭检查的黑屋子里。
先是坐在一个巨大的液晶屏前,头部固定,然后液晶屏上出现一个上下左右游走、跳跃、旋转的光标,医生要求我的眼睛一定要盯住。此项检查我通过了。
接着倒于诊床上,脑袋上按上电极,耳朵里打入温水,医生要求我从109减7,一直减下去,我也减了。
接着把温水抽出来,耳朵里打入冷水,医生要求我从109减6,一直减下去,我减到80几的时候,医生说,现在从109减4,一直减下去。其实第二次做减法的时候,我发现个位数和十位数的变化有规律,所以,医生第三次让我做减法,我就不再象前两次那样每次都减一位算出下一个数字,而是注意了109-4会出现的规律性变化,然后专注于个位数字怎么变,十位数字怎么变就OK了。
 
我还没来得及为自己减低了运算量而得意,眩晕开始了。
“大夫,我头晕”
“是,要坚持算完,现在很重要”
于是我用爱德一样的意志忍住那晕船一般的感觉,一直算到负数。
医生拆掉我头上的电极,很体谅地说,“不要着急起来,多躺一会儿”
我羞愧地想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大夫,真的不好意思,我怎么能减4给减晕了呢?其实减4挺容易的。”
医生把电脑屏幕往我这边转了一下,说:“你看,电脑显示你减6的时候就已经晕了,我是为了让你能坚持作完检查,才给你换了个容易的……”
我百感交集,我曾经想过很多种死法,但从来没想过因羞愧而死,而且是因为这么弱的原因……我晕……
医生专业地告诉我:“检查结果,你的耳朵确实有病。”
哪儿和哪儿啊!
 
下午和一个很多人都公认智商高的大佬煲电话,本来聊漫画,不知怎么聊到了他厚不厚道的问题。大佬()地说:“我们送了他7位数字,7位数字”
“大哥,我耳朵有病,七位数字是多少?”
“你不是听清我说了嘛,7位数字啊!”
“我耳朵有病啊,我算不出来,七位数字是多少啊?”
……
 
接着,我想医生为什么让我减7、减6、减4,是因为一看就知道我智商低,所以让我做容易的吗?
如果给这个大哥耳朵里打冷水,然后让他算7位数字减5位数字,一直减下去,他会晕吗?
2007年03月01日
1800年前的传说中,刘备死前对孔明说:“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邦定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为成都之主。” 孔明为何始终保持臣辅,我觉得,孔明一定很明白当时“刘汉”是一面旗帜。
70年前,西安事变,张学良为何不杀蒋介石,而是选择为维护领袖威严把自己赔上,因为当时蒋介石是一面旗帜。
去年,为什么非杀萨达姆不可,因为萨达姆是一面旗帜。
 
旗帜的被认知需要时间成本。杀掉萨达姆,拥有石油的阿拉伯国家与美国分庭抗礼的下一面旗帜,需要一段时间之后才会产生。
旗帜的尊严,需要一批强悍的将领的维护,能够震慑庙堂之高的显达,牵引江湖之远的民心。
正面例子,〈铁血大旗〉里,铁中棠展开那面有曾经江湖上最凶煞的41人的血染成的大旗的时候,能够吓道一帮亡命徒的九子鬼母,就给面子放人了。
反面例子,海东青德成抱着号称武林至尊的屠龙宝刀,让俞岱岩帮忙,俞岱岩笑道:“你虽得了屠龙宝刀,却号令得动谁?难道我见你怀里抱着这样一把刀,便非听你的话不可吗?当真是笑话奇谈。”
 
所以,三国初“汉”的旗帜尚有力量,所以群雄都追求挟天子以令诸侯,之后,帝星衰微,当这面旗子最终暧昧不明的时候,就大可以扔了。
从人伦看,司马家真实悲剧的一家子。西晋八王之乱,却谁也不杀惠帝。因为惠帝是安静的旗帜,每个人只追求做那个能够事实上控制旗帜的将领即可以了。
之后,天下没有了旗帜,换成每个将领都自己来当旗帜,可他的旗帜上除了“我能杀人”之外,似乎没再显示其他内容。
 
所以,人旗合一是最强的,比如毛泽东。
自己成为旗帜,换其他将领来操盘的成功者是孙中山。
不够成为旗帜非要当自己是旗帜的,折得太多了……因为旗帜这种东西,大家要么归顺,要么使用,要么撕了它。
 
不知不觉中,身边的朋友,已有若干人成了旗帜。
还有若干人计划从护旗的将军转为把自己变成旗帜。
有的人的悲哀,是一直去做那个护旗的人,而没有把自己变成旗帜……
有的人的悲哀,是倒下之后才明白,自己的道不够鲜明、不够直指人心、不够坚定,自己事实上做不了旗帜……
 
我呢,我应该算得上有护旗能力的人,但是还没找到应该归顺的旗帜。
这也有点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