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5月31日
年少时,除了光阴与梦想一无所有,除了说话无法表白自己。大家通过交换词语而相识、相知、相信。
 
在全力以赴做绿人网之前,我从没意识到,自己原来有这么多缺点和弱点。
看着自己的作品,所有的异想天开、灵光一现、了然与胸与力不从心、,所有的挫折和骄傲,所有的进步与徘徊全都在里面。看我作品的人,自然了解我,不看我作品的人,有什么可说的呢…
 
棋魂里,小光用了两年零4个月走到小亮面前,只为手谈一局。
他们的棋里,就是他的一切。他的价值观、他的实力、他的顽强、他的软弱、他的进步、他的忍耐……
 
期期待待地看《读库》看六哥的BLOG,见到真神,反而无话可说。我想知道的他的最好的一切,已经在他的作品中了。
 
这次去成都,见了两个风采都然才华横溢满腹韬略的帅哥。车轱辘话说来说去,说得我很伤感。
我们已经喝过很多酒,说过很多话。因为欣赏,因为希望,所以才喝酒,所以才说话。
但是如果一直只有词语,没有作品,那么我从北京飞到成都去看他也就只能喝喝酒,只能说说话。
没法合作。
2007年05月17日

        一个有花无缺的形容风度的男生找我吃饭。
        这样一个我觉得能和人家一起吃饭很有面子且非常荣幸的帅哥,我居然已经晃点了人家两次。为了感谢人家不计前嫌,及聊表我的受宠若惊,我诅咒发誓今天一定请他吃饭。
        搭一辆出租车,快到时,才意识到我的钱包在办公室而手机在家。
   
        找老妈要了车钱,跑出去付了出租车钱又跑回来,我恨不得见一棵树就拿脑袋撞一下。
        陷坐在家的大沙发里,脑袋更笨了,不知道该怎么和帅哥交代。想了半天,问老妈:“我今天没带手机,把你们吵坏了吧?”
        老妈说:“还好,没听见响。”我心中一喜
        老妈接着说:“我们嫌你手机太吵了,把它放在卧室里,盖一床被子上面又压了两个枕头……”

        我有个朋友怀孕了,我买了个给小婴儿抱着的娃娃,打算送给这位小侄。
        然后买了3个月,东西还没给人家。
        某天中午,我认为这一天,我必须把这个娃娃给那个妈妈,于是,我给我老妈打了个电话:“妈,不好意思,麻烦您一下,我买的那个娃娃拜托您给找出来,我中午回家去取一趟。”
        于是,中午专程从办公室跑回家,取了娃娃,经过超市,想起来没有咖啡了,于是把娃娃暂放在款台,我进去买了咖啡,然后拿着咖啡去上班。
        快到办公室,我突然想起来,“我为什么中午要回一趟家?”于是又给老妈打了个电话:“妈,不好意思,再麻烦您一下,我刚才回家取的那个娃娃,我把它扔在超市了……”
   
        我只能感谢上帝,我这样的人居然还能存活,实在是老天照应。
        看了六哥写的《素数》,说银杏的萌芽过程是多么的十三不靠。我觉得自己也属于此类素数化生存。

        上大学时,一个我高中时很喜欢的男生给我写信,我很高兴。
        上个星期,我清理旧书,突然看到了那封信,令我惊诧的是,这封信,我居然一直没有拆开。于是,15年之后,我拆开了这封信,15年前,那个大一的小男生说他很喜欢我。
        我记得这封信,也还记得我收到信的时候的心情,但是,为什么我没有拆开,可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真是撞门挠墙欲哭无泪,我明明很重视的事情,怎么会执行成这个样子?而且不止一件两件十件八件….

        学凌真是好朋友,我向他倾诉我的糗事他也不嘲笑我,说:“带你兜兜风吧,开到八达岭,让你向马云一样坐在长城上哭一场”,于是开着不知哪儿借来的一辆老JEEP,把我拉到一个疯狂堵车的高速路上。

        看了《暗恋桃花源》,这么老套的剧情,居然打碎后拼接起来让人觉得有趣。当然,最有余味的是怅然,因为里面的每个人,都在拼命想重温已经回不去的桃花源。

        而我呢,总是无意的或者故意的把自己觉得珍贵的东西丢掉。
   
        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2007年05月10日
今天一个朋友发了个PPT给我,是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如果你知道一个女人怀孕了,而她已经生了8个孩子,其中3个聋,两个瞎,1个智障,而且她自己有梅毒,你会建议她堕胎吗?
 
乐圣贝多芬就是被这样的一个母亲生下来的。
 
第二个问题,有三个领袖候选人,我们知道他如下情况,你会选择谁做领袖?
候选人A:和一些不诚实的政客有来往,有时会咨询占星家,有婚外情,是个老烟枪,每天和8-10杯马丁尼;
候选人B:有过两次被解雇的经历,每天睡觉到中午才起来,大学时吸过鸦片,每天晚上喝1夸脱威士忌;
候选人C:是个受过勋的战斗英雄,素食主义者,偶尔喝一点啤酒,没有婚外情
 
富兰克林罗斯福是A的情况,温斯顿邱吉尔是B的情况,阿道夫希特勒是C的情况
 
对于问题1,没什么可说的。
对于问题2,我想说的是:当上帝要把更多的社会资源交到某人的手上时,他做出选择的原因,不是上述,也不是上述的反面。他看中的是雄才大略。
 
《三国》真是好书。里面短短一段,展示了什么是雄才大略的具象呈现。
第三十二回 夺冀州袁尚争锋 决漳河许攸献计 这章中,曹操官渡打败袁绍后,挥师直下打到荆州。兵到了,粮到了,战前动员做好了。这时袁绍的儿子袁谭给曹操写了封信,说他要投降,让曹操回兵冀州,他来帮曹操打他弟弟袁尚。
这时,曹营开始大辩论。有人说:“兵也到了,粮也到了,everything都做了,怎么能不打一仗就走?”有人说:“荆州打得下来吗?打下荆州还有碧眼儿孙权控制长江,荆州打下来能保得住吗?”有人说:“袁谭是真降吗,还是陷阱?”有人说:“袁谭即使内应能打下冀州吗?”
这很想公司会遇到的状况,按照惯性走吗?按照惯性走是对的吗?突然冒出个机会,他是陷阱,还是干扰,还是浪费资源,还是真的机会?
有多少人,多少公司,就是在混混沌沌的惯性里,面目不清的机会前,消磨了一辈子。
曹领袖是这样决策的:是否因为兵临城下,就非打不可?是否因为得到一个信息,就改变计划?应该看下天下大势。……(关于判断棋局,穷尽棋步,找到手筋所在的分析请看原文)……得出的结论是先定河北再定中原,再图霸业。因此冀州是非拿不可的,否则,永远不能改变没有战略根据地的现状。
这就是大略。很多副将有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勇力,很多将军有联百万之兵攻必克战必胜的神力。而曹操有大略。
那么,雄才是什么?雄才就是团结有实力的人的能力。
有人口若悬河,有人风采都然,有人文采流光,有人技术天才……这些都是小才。他们需要团结在一个雄才身边,共同完成一个大略,才能把价值发挥出来。
人人都有缺点和过失。但上帝在使用一个人的时候,他不会把目光全部集中在他做过多少小善或者做过多少小恶。而是这个人是否是个有雄才大略的人。
 
 
如果我来品人,我会用“雄才大略”衡量一个人有多强,“贪婪恐惧”衡量一个人有多弱。
 
我所敬佩的唐宁浙大哥,在谈到人和资本的博弈时,一语道破了“贪婪恐惧”这个关键点。当资本驾驭了你的“贪婪恐惧”时,你就是资本的奴隶,当你驾驭了资本的“贪婪恐惧”时,你就是资本的主人。
同理,人被任何所谓的外力控制,都是因为自己内心的贪婪和恐惧。
我当场自尽一杯以表叹服。
2007年05月09日

鼓浪屿上日光岩下,有一幅对联。
上联:与君相约闲退喜此地襟山带水大好青春看雨白日观云匿迹鹭滨销岁月
下联:笑我夙来不慧幸随缘衣税食租修然与世无争与人无忤寄身蜗角阅沧桑
后面的岩壁上,还有两首诗。是我喜欢的介乎隶书和魏碑体之间的字。

从日光岩下来,沿着菽庄花园所谓“藏海”的长廊,走到大德记海滩,又绕海而行看了纪念郑成功的皓月园,这幅对联依然记着。后面的那两首诗却只剩了两句“相思只合栽棠棣,留待君来语别离”。

刚才心里又念一遍这些句子,发现对这些句子的感觉就是我对鼓浪屿的感觉。

平生第一次一个人出门,在鼓浪屿的4月19日
0:10,搭乘鼓浪屿轮渡,穿过黑暗中汩汩流淌的波浪来到这个小岛。
0:30,承一位教会兄弟的帮忙,找到了这家位于三一堂旁边的旧旅社。
9:00,在学校广播体操的音乐中醒来,
9:50,到三一堂门口,大门紧闭
10:30,环岛慢跑
13:00,环岛慢跑一周结束,吃麦当劳,看着窗外打牌的人发呆
14:30,漫无目的暴走
15:00,在仅通一人的小径上,遇到一只猫,跟着猫走,左拐右拐,每次转弯都觉得自己会遇到谁。
15:10,拐过最后一个弯,前面出现了开着门的三一堂,去参加下午的祷告会
16:00,祷告会结束,买了80元的通票,追着夕阳和晚风,看风琴博物馆、日光岩、菽庄花园、皓月园,因为恐高不敢坐缆车,所以没有看百鸟园
19:00,避开刺眼的地灯,在小城的暗影中乱走
19:40,找回旅社,发现我是这家唯一的客人

这一天,我五次走过同一条街。隔着围墙和铁门看那些花木扶疏的深深院落,能感觉到每个院子里,都酝酿蕴藏着它的故事。
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出门。
世界虽然很大,对我来讲,我的世界只有上班时的一间办公室和回家后的一间书房。从来没有好奇心去探究其他地方。
一个人,把手机静音,安静地在烈日下暴走,穿行在别人的故事之外。
那是一种“甘心”的感觉。

与《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和《孔雀》中人的那种“不甘心”而造成的“奇突”相反,鼓浪屿让人感受到一种甘心的祥和。
这个1平方公里的小岛上1万多人,是老人,甘心于此的人,游人,和做旅游生意的人。
这个小岛的每个角度都能看到陆地,隔岸就是红尘弥漫,完全没有作为天涯一隅的的苍凉感。
大约追求更大世界的人,都已离开这个小岛了吧。这个离陆地,离繁华如此之近的岛,要离开它,太容易了。

而那诗那对子正是一种“甘心如此”的心意的写照
“这个地方很好,我和你相约于此看雨看云看沧桑。但是你没来。那我就先种树,一边种树一边等你。这样子生活我是我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我很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