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7月29日

    我的价值观里,强人分两类:现世资源的管理者,和上帝灵感的传播者。
    现世资源的管理者:这些人,比他同时代的人更了解现世的“世界之象”,因此,会担负其资源管理者的角色。在他的名下,会拥有巨大的财富、资产、权力。上帝假他之手,将这些资源进行分配。

    上帝灵感的传播者:上帝假这些人之手,创作出传世作品。文字、音乐、观点、电影、产品~

    今天是很愉快的一天,和一个我很喜欢的大哥一起吃饭喝咖啡看电影。
    吃饭的时候,我给大哥讲一段八卦爱情故事,然后让他给我也讲点好玩的东西下饭。结果这个大哥把从1928年开始,到现在80年的时间中,美国股市的起伏,美圆、人民币、日圆的兑换比例的变更,及从87年到今天,中国20年的重要经济政策给我讲了一遍。并告诉我因此他得出的未来3年计划策略和节奏的结论。
    我感慨:“上帝确实应该把更多资金放在你手上。因为感觉上,你摸到这只象比我们其他人都更完整些”。
    然后大哥看着我,我没下文了。因为我不投资、不置产、不买股票。我相信他说得每句话都是真知灼见,如果换做个做投资的人,应该认为和他吃这顿饭至少值10万块钱。

    看完电影,大哥又继续和我谈了他对互联网投资的看法。他认为五年一颠覆,新一轮中国互联网江山已经基本大定,短期不会有特别刺激的大项目值得去赌……

    其实,我来找他,纯粹是为了玩。
    我的人生追求,是在这个世上能够留下我或者我曾参与的作品。
    如果从2000年开始算起,我不记得多少坐庄的大哥直接告诉我,买哪只股票,在什么价位买出。每次他们给我打电话,而我正和某朋友吃饭,我就随口告诉别人,**说了,买什么股票。这些朋友几乎都赚到不少钱。而我直到今天,从来没有买过股票。和自己人生追求无关的事,不愿意花任何精力,有空闲时间,宁可睡觉。
   
    这位大哥已经是强人了,我认为,他还会更强。
    此人全面而冷静。对资产价值的独立评估,对世人价值观的变化趋势的判断。购入,等待社会价值评估标准达到他等待的那刻,抛出。他说,这叫社会资产重组,或者社会财富的再分配。
    而我最感谢他的,是他给我的时间。
    按照我的价值标准,最有价值的是可穷尽的,不可再生的。石油、土地、个人的时间,都在此列。
    这位大哥是很忙的人,抽出长长一个周末陪我逛街看电影。他自己也说,他可以给很多人钱,但没有时间。所以我感谢这个。

    我呢,也不会变。
    如果,几年前的我是未被降服又无所适从的孙悟空,今天的我,已经成了没有72般变化,只剩一念执着的唐僧。
    唐僧没本事,大家都这么看。面对81难,他哭过,哀求过,但从没说过一次:“我们不取经了,大家散伙吧”。
    没有做绿人中国之前,我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多弱项。
    《棋魂》里那些句子一次次点亮我“自我的觉醒”“从这里开始”“你的棋里有你的一切”
    我能够走到哪里呢?绿人中国能够走到哪里呢?现在才刚开始序盘而已。卡斯帕罗夫在《棋与人生》中说,记者爱问:“你能算多少步。”客观的回答是:“视情况而定。”风格、棋的价值取向、子力的偏爱完全不同的棋手,都可以成为顶尖棋士。每个人走棋,要综合发挥知识、经验和个人天赋的力量。
    《哈利波特》第7本,哈利波特拥有的伏地魔没有的力量是爱。爱不能直接解决问题,但它能够召唤出能解决问题的力量。只要这爱的力量足够强大,足够持久,对足够多的人有帮助~我相信这个观点。

    大约能懂资源管理者的棋步,也知道自己的世界应该在哪里。所以,我并不在意自己倾尽全力的所为在食物链的哪个环节,或者作为资本部署的哪一颗棋子。
    《棋魂》说,棋士要有更高的追求,那就是“还能下出更好的一局”。
    把绿人中国做的更好一点,今天,我的全部追求,就是如此。

2007年07月23日
纸媒相争网站得利,网站相争搜索得利。
当看到洪波大哥的BLOG说新浪、网易、QQ联盟对付搜狐奥运报道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百度又HAPPY了。四大门户玩命砸钱砸人为互联网贡献一波波 “结果”“预测”“交流”的新的比特时,一定激起百度新闻,百度贴吧上我这类无归属的菜鸟的新的狂欢。
 
10年前,互联网上信息少时,门户整合的互联网的信息,门户是互联网的入口。
现在信息过剩,搜索成为互联网的入口。
其实大势已定,门户还在人工整合信息之争,入口之争上盘桓。只能上被搜索夺了入口,下被垂直网站铲了接地。
2007年07月16日
玉树临风的少年钻石某君,彷徨三十载,近日某天,他生命中的一杯茶从天而降。这位思茶公子喜不自胜,认定这杯便是那杯,开博以记,并MSN群发链接思茶版《爱眉小札》。
我与一位仰慕许久的仁兄的初次会面,居然两人就思茶公子的八卦先八卦十分钟,然后彼此讶异。是思茶公子年少而八卦?还是我们年长而八卦?索性再相约将八卦进行到底。
 
所有的爱情故事,最好看的桥段多半是双方不能确认对方心意,又不敢直接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的试探、误会、欲罢不能。
思茶公子一上来,先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你就是我那杯茶,我愿娶你为妻”还写在BLOG上公之于众——此时,公子与茶尚未谋面。
 
我觉得很多人不愿意先表白“我爱你,我确实爱你”,就象职业棋士不愿意承认自己勤奋一样。
如果职业棋士表白自己很勤奋,而实绩又不好,那就是说天分实在不够,那就似乎没有余地了。比如我们的马晓春就专门说:“我从来都不勤奋,以前不勤奋,现在也不勤奋。”
 
我总是很闲,其实是因为自己怕。因为从来没有努力过,所以心里总觉得有余地,用“我还没有尽全力”来鼓励自己。
所以面对少我2岁的思茶公子对俗世衡量的全然放下,我一面感慨他的勇气,一面回思,那些纯属词语的东西,曾占用了自己多少思量,禁锢了多少气力?
这些东西,放下了,其实也就放下了。
 
答应了为蒲艳写《在海拔一万三千米的地方》的读后感,已经快一年。久久动不了笔。不是因为不相关,而是因为太相关。
《在海拔一万三千米的地方》是一个很年轻的人的作品,小说、图画还有音乐。书的开场说:“传说在海拔一万三千米的地方能够看到幸福”。那个地方,有个“小王子”住的那么大的叫“泰码泰”星球,有四个国家,每个国家的人在一个季度醒来,在下一个季度睡去。他们每次醒来,会忘记上次睡前的所有的事。虽然他们拥有永恒的生命却无法留住对永恒生命的记忆。有一本日记在流传,他们根据日记,才知道曾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一旦涉及“轮回”和“永恒生命”,就是庞大的架构与叙事
泰戈尔也是轻吟:“我这些灯啊,只要微风一动就要熄灭,而我一旦重新燃起,我就一再地忘记其他的事情”。并以此获得诺贝尔奖。
这个叫李果的年轻人,他的灵性,使他能触摸到这个庞大的架构的很多边缘,但他的年轻,又让他无法深入,无力支撑,更不足以向它灌输有气脉的灵魂。
这是个综合能力很强的作品,但它还需时日,与作者共同长成。
看着作者的野心,编辑的激情,宏大作品无可避免的稚嫩,如同看自己。如果看自己与伙伴的这些年。
 
不愿承认这个有缺陷的某人就是他的一生挚爱;
不愿承认这个有遗憾的某局就是他的全力以赴;
不愿承认这个稚嫩的作品就是他将倾注生命的最重要的作品;
其实,都是面对命运的懦弱。
我喜欢《宫》律的那句:“感谢你出现在我面前,成为我的命运。”
2007年07月11日
在东京是一定要坐地铁的,10年前去东京,满地铁车厢里,都是看口袋书的人,5年前开始,满地铁车厢都是看手机的人。
我去东京本来是有事的,结果连续不靠谱的安排,导致我到东京的第二天,是日本的什么节日,过完节又是周末,以至于连续5天,找不到人管我。好在认识的一个DOCOMO的小伙子,给了我一个设好IMODE业务的手机,而我的想象力又能够支撑我读懂上面的日文。于是,不需要说话,依靠一个手机,可以知道:
1. 附近有什么餐馆,都提供什么菜,多少钱(吉野家最便宜,比麦当劳还便宜)
2. 如何坐地铁,如何倒车,及下班地铁还有几分钟到站(是否够买杯咖啡再回来,又,日本的星巴克很便宜)
3. 看视频、读小说就更不用说了
通过手机上的清晰指引,我去了迪斯尼、新宿的化妆城、浅草观音堂等地方。当然,IT人常说的秋叶原是一定去的。
当时感慨,比起日本的手机应用,中国的无线内容水准只是冰山的小小小角而已。
而日本手机应用能够如此强悍有两个强大基础
1. 日本所有的手机都是电信运营商定制的,统一操作系统,统一屏幕尺寸。不存在象我们国内,N种操作系统,几十种屏幕尺寸;
2. 本没有SP,CP直接接入电信运营商。分成比例是NTT DOCOMO这类运营商是9%,而内容提供者分91%。
因为中国没有这样的土壤,就一直觉得中国的无线应用开不出似锦繁花来,所以不关注。
 
亲爱的红岩姐姐最近推一款用手机可以读互联网RSS订阅的工具“维信”。“维信”是NOKIA公司在芬兰开发的软件,但是可以在很多品牌的手机上使用。
 
她建议我试试看,因为用手机读互联网的内容,对内容的提供者和阅读者都是机会。
我给洪波大哥打电话:“这也太看得起我啦,我这种菜鸟人物,这么新的玩意,我怎么能用得会呢?”
洪波大哥曰:“就是你这种菜鸟,才能检验产品。我会用,那不具有代表意义,连你都会用了,这说明,这个产品可以推广了。”
喔~
 
犯了很多错误,出了很多洋相之后,我第一次在中国用手机上网。
感觉很好啊!
马上给红岩姐姐打电话,觉得她这东西真靠谱。
我认为,商人对一个新产品的推广,千万不能听刘韧、老白、洪波这种见多识广,享受过太多优秀顶级产品服务的人的意见。
(就象我老妈对我的影响一样,她见过太多优秀的人,所以每个人的优点都是我的缺点,以至于在离开家独立生活前,都不知道自己有优点,今天都由衷不自信)
没有完美产品的存在,要找那种能够非常需要此产品的某功能,而可以忍受这个产品的其他瑕疵的用户,然后不断完善产品,不断扩大用户。
比如,用“维信”看股票很方便,那么下载一个股票的“维信精灵”,随时看股票信息、K线,比短信接收行情,或者总抱着笔记本电脑靠谱啊。
 
我这种超重菜鸟,实在不敢对人家的软件UI啊等专业领域说什么。虽然使用过程中,我的挫折感很重啦,不过很可能,我的挫折感也许是因为自己智商太低。
举一个例子,我不会安装“维信”,怎么电话咨询也不会。于是红岩姐姐借了个手机给我用。拿到安装好“维信”的手机,我折腾了近一周,还是上不了网,打了好几个长篇电话,也没解决。今天,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没有在这个手机里装SIM卡,所以上不了网,所以用不了“维信”。
我向同事忿忿说,为何不提示不装SIM卡就不能用?!我要给NOKIA打电话!同事们捂着脸说:“这么丢脸的问题~不要啊~”
 
所以,虽然我唠唠叨叨说“维信”的名字不够传神,“精灵”的概念又不直接等问题。但这些,不是决定产品“死活”的核心。
这两天和陆悦交流。
陆悦就如何做个好产品给了我非常非常非常多的好建议。使我仿佛回到了所有人的优点都是自己的缺点的无所适从的少年儿童时代。好在,今天我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内心秩序。
对于一盘棋。“妙手”很重要,但争的是“围地且活”。
 
“维信”出身NOKIA,等于落子就接到一条已活的大龙上。
从此出发,它自身如何去围地且活,值得期待。
2007年07月09日
哈利波特系列终于完成了。
数目不详,但一定是堆积如山的《Harry Potter & The Deathly Hallows》此时正安静地堆放在北京的某仓库里,等待7月21日全球同步揭开谜底。
没有好心的运输人员漏出一本,没有体贴的库管人员带出一本,没有神通广大的粉丝弄出一本……
 
一遍遍地读《新教伦理与现代资本主义》,很能理解资本的本性是今日世界的第一推动力。但是当情人节变成商家的噱头,当自己热情变成别人控制你的工具,当JK罗琳与出版社,按照操作所有流行产品一样的熟练套路,操作我们对哈利波特系列的情绪点,还是怅然若失。颇有你想谈感情,人家讲逻辑的没劲。
 
哈利波特,这个从02年开始陪伴我的故事,这5年,一边该干嘛干嘛,一边等待着它的完成。
从最初1-4的惊艳沉醉、迫不及待,到5-6大失所望心存不甘,到现在对7的安静守望,若有期待若无期待……
也许,我是条消化能力超强的鱼,咬钩太久,把鱼饵和鱼钩一起给消化了……
JK埋伏的所有商业悬念,我都不在意了……
 
最大的悬念,哈利波特会不会死。
最后一集,哈利波特17岁,按中国的标准,还未成年。安排一个未成年人英勇就义,多少让人感觉不爽。
看了影响JK很大的〈纳尼亚〉全部系列的7本书。老实说,书远不及第一集的电影好看。然尔震撼我的是〈纳尼亚〉的结局,作者竟然全然不顾善良读者对仙境及未成年人的命运的期待,干脆利索地毁灭了纳尼亚,而所有的主人公,连老人带孩子全部死于火车事故。(让我感慨到底是男人写的童话故事,真够强悍。PS:两个老男人经常在一个小酒馆聊天吹牛,后来一人写了〈纳尼亚〉,另一人写了〈魔戒〉)
所以,即便JK处死哈利,终结魔法世界,也谈不上颠覆,只是对延续对〈纳尼亚〉的追随。
而我,也可以接受这样的结局。
因为,人终有一死,哈利不在17岁死去,也会在17岁后的某日死去。大多数人的人生价值靠“生”来实现,而少数人的价值,靠“死”来完成。比如陈天华,比如谭嗣同。
哈利波特对爱他的人的价值,是他的存在。而也许,他会认为自己对世界的价值,是要以死来终结黑魔王的重生。所以,他若以死来完成自己价值的最大化,也合逻辑。
 
其次的悬念,少年们的感情归属。
没有谁用这么漫长的7本书,来描写从儿童到少年的7年。从无性别的孩子,到懵懵懂懂,情窦初开。这些,我觉得是哈利系列最美丽的风景之一。
可是又如何呢?站在相册前,隔着20年的时光,回望那些自己都记不清楚的故事。17岁的感受、17岁的选择、17岁的诺言,在未来的漫长岁月里,只能是浪花一朵。此时明确的情有所钟又能如何?
 
剩下的,好莱坞的俗套。
RAB到底是谁?有几个魂器?黑魔王如何终结?哈利的家世,好人的归宿,坏人的归宿,不明好坏的人的归宿。
而所有人的结局,无非是小说结束时死了,小说结束时活着,小说结束时快乐,小说结束时不快乐三种模式。
按照逻辑,还会有意无意再留几根长长的尾巴,让同人有充分余地撰写同人小说。
 
JK几次涉足,但都不曾深入的宗教话题,比如,真正的死亡是什么?为什么有人可以变为幽灵而有人不行?我并不期待在最后一集,JK会把它讲透彻。作为一件太成功的商品,我想出版社应该不愿意在赢利外冒险去做更高的追求。
 
因为期待的太久,所以,所有的最糟糕都可以接受了。
现在,只等着,7月21日,拿到书,然后一口气读完,然后扔到一边,该干嘛干嘛去~
 
希望事情按照自己盼望的那样发生,第一时间去买,去验证,那是稚嫩的粉丝。
象我这样,想到所有最糟,完全没有期待,还是一定第一时间买,然后全盘接受,这才是成熟的粉丝~
2007年07月06日
我抱着一大束花去看望那位无缺公子,一路电话指点路径,到他家楼下时,手机已经没电了。这个所谓的高尚社区UI实在太差,我这样的高智商生物上下左右看半天,不知道小区的门有可能在什么地方。抬头看上方20楼的露台上,帅哥向我大力挥手,我以为他让我翻栏杆过去,就照办了。
在我满意于自己跳墙还挺利索的时候,帅哥一脸要昏倒的表情出现在我面前。
“你怎么能翻栏杆呢?”
“不是你让我跳墙的吗?”
“我的意思是门就在前方10米。”
“喔,你们小区UI真差~”
“你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怎么能做出翻墙这种行为呢……而且,你穿着这样的衣服……”
噢,天呐~难道我在别人心中这么老了吗?老到翻次栏杆要吃惊成这样吗?
 
给我高中同学,当年我们班最有活力的小伙子打电话。
ZHT,那个当年旷课只为去溜冰的男孩子,那个张贴海报找女孩子共同挑战连续跳舞24小时不停的男孩子,那个远离故土押上一切定下自己的合伙人都不敢相信的目标的男孩子,在2372公里外,懒洋洋地拿起了电话。
“HI干嘛呢?”
“啥也没干,呆着~~”
“公司不管啦?”
“业务已经很成熟了,现在全国有100多家分店,我一个星期只要去两次就行了~~定立的人生目标,财富追求太快就全部实现了~~~孤独~~”
然后,他开始回忆十几年前的事情~~~
噢,天呐~一张口就十几年前云云,这种说法是挺有历史感,挺有小说感,挺有电视剧感滴~~我抄起桌上的小镜子照照,怎么看自己也不具备那种一张口就和人谈“十几年前…”的沧桑面庞啊~
 
也许是因为这些年,我好象活在罐头里。以至于某次和人聊天,对方冷不丁问:“你多大了?”我不假思索答:“25”。然后反应过来“不过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老是什么感觉呢?
一定首先是身边的某人觉得自己老了,然后就自动扮演老人的形象;然后带动更多人,更多人,最后,身边所有人,都俨然是老人了~所以自己也只能是老人了~~
我不怕冷,在懒得配合别人的感受的时候,冬天总是穿得很少到处乱走,每个见到我的人都不相信我不觉得冷,总是一再表达他们看着我就觉得冷。后来我终于反省到,因为自己少穿衣服,每个见我的人都至少要多说三句话,为省大家口舌,那就在裙子外面加件大衣。
我只喜欢专注地做我喜欢的事,不希望因和社会系统的无谓摩擦而消耗任何能量。所以,我诚实、我结婚、我生子、我穿大衣。
 
我一向视为导师的王锋某日悬出一句话,看得我那叫个伤感:“道德也许是每个男人战斗的对象,但衰老不是,衰老就是场屠杀,我们只能束手就擒!”
 
今天的我,总是在恍惚间觉得自己青春年少,还是热情洋溢地喜欢那些幼稚漫画、幼稚小说、幼稚韩剧;热情洋溢地不休不眠一口气看完,然后第二天懊悔,为什么看完了,以至于今天无书可看;会热情洋溢地翻阅我赶兴趣的主题的百度贴吧上的10万个帖子;会热情洋溢地让身边的人一定要看我喜欢的那些幼稚故事,还热情洋溢地再三追问,你看了吗,看了吗?为什么还没看?
 
会老下去吗?进入到那种感受不到学习和探索的乐趣,过那种社会价值观认为正常的生活?
应该会老下去吧,导师说了,这是定律
 
刚收到美国的同学写的邮件,说他还是在尖端的实验室里研究抗癌和抗衰老,希望某日可研制成功长生不老药。
我回信,最近读了大量的密宗经典,长生不成还可谋求堪破六道,转世再来
 
老下去,是没法子了,好在人生还是有很多希望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