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8月29日
贾彰柯有个电影叫《世界》,我的手无数次从这张碟上划过,一直没有看。
《天堂电影院》里,有句台词“如果不出去走走,你会认为,这就是世界”。
唐宁浙大哥说:地质大发现是最令人向往和最激动人心的,寻找新大陆,寻找散落在地球的各个角落的宝藏是每个男孩子的梦想。他做灵图就是为了让每个人都可以有他自己的地质大发现。
学凌开着延平的老吉普来找我玩,指着20万公里的里程表,说:“它已经绕地球5圈了。”是啊,只有4万公里的赤道,地球是如此之小。
 
在这样一个圆周只有4万公里的小小的星球上,790颗人造卫星几乎可以监视到它的每个角落。然而在每栋楼的每间办公室的每个小隔断里,重叠码放着,每个人不同的世界。
 
过去,我经常对某类人视若无睹,有人劝我介意下别人的感受时,我总说:“他很快就会从我的世界中消失的。所以,不想为他花时间。”
后来,我根据每个人对自己的世界定义,把人分成三类。也终于理解了世界观的不同,价值观的不同,所以虽然我们生活在同一平方公里的同一时代,想的完全不同,决策完全不同。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和绝大多数人相处了。
 
有的人,或者绝绝大多数人,以上班的这间办公室,下班的那个家庭为他的世界。就象我死看不上的杨过和小龙女,两个人互为世界。天下鼎沸,两个人完全可以活得更有意义,而这老是没事就但求同死。因为其他人的世界,和他们无关。
做这种人的家人很幸福。
 
有的人,以今日之产业为世界。不会只关注办公室的那点事,而会关心版块的、产业的变化,有多少人和自己在做同样的事,如何比同行快一点,强一点。
这样的人,会成为现实资源的管理者。上帝会把资源借他的手,重新进行分配。他们会成为很好的商人、政客。
做这种人的兄弟,不错。
 
还有一类人,会在历史的空间里寻找自己的坐标。他们往往会割舍现世的报偿与荣耀。做这种人的家人很惨,因为虽然生活在一起,但他的家人并不是他的世界;做这种人的兄弟也很难得到世俗的当世好处,因为大家要一起去付出超越历史的代价。
在翻阅历史故事的时候,把一个一个传说中的人生从头到尾地读完。
那些没有留下名字的百姓有他们的满足与快乐。
不被传诵的权臣有当世的价值。(权的本意就是平衡)
被传诵的英雄有现世的悲凉。
 
前天和玺龙喝汤,他夸我看上去状态很好。我说当然,世界观建立了,人就塌实了嘛。
《头文字D》里,夏树对拓海说,“人最重要的是找到属于自己的世界,只要找到属于自己的世界人生才有意义。拓海,我想赛车才是真正属于你的世界!”
2007年08月20日

         我还记得看《美国往事》是一个冬日的下午,3小时45分钟的长片,把碟片放进碟机时是阳光灿烂的午后,当从故事中回神时,已是夜色沉沉,我坐在黑暗里,对着字幕与背景音乐泪流满面。

如果你喜欢《美国往事》,一定要看《与青春有关的日子》,52集。
庞升东一句对成功流行产品的定义非常准确见了这个东西,不和人说说就觉得难受。现在的我就这样
这个片子,不是讲一个故事,而是细细碎碎地重构了一段日子。不要着急故事的推进,也不要着急主角的所谓结局,就请陷在那无至无尽的细节里,大段大段的贫嘴里,象老友重逢一样重温那永远不再的时光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情节非常简单,7个生于50年代末的男孩子,在一个部队大院里从小一起长大。他们十几岁的时候,一起打群架,接触到令自己心动的女孩子,然后当兵天各一方。几年后,这群从小就比别人胆大的不安分的孩子20出头,在大哥高洋的带领下,去广州淘金,真刀真枪地在成年人的利益世界中玩了一把,就此四散。有人就此认清自己,回归原本的轨道;有人执迷而卤莽,入狱几年;有人找到感觉,商海弄潮,渐行渐远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关键词:
青春:无能为力的生猛少年
怎么表示对朋友的好?为他打架!
怎么表示对一个女孩的好?为她打架!
在那个没有更多目标可供追逐的年代,这群孩子从群体中感受自我的存在,在打架中体验自己的价值。
后来,在成年人为了金钱利益而设的机关壁垒前,这些男孩子打遍北京城的血肉之躯,一次次地体会自己的脆弱
 
兄弟:时间、词语
就是曾经共同度过的美好童年。当那美好时光永远不再,兄弟也就只能是记忆中的那个兄弟。
一块偷幼儿园的向日葵、从楼上往过路人身上吐痰玩,一起打架,一起喝酒,一起打牌,一起朗诵熟悉的句子
 
爱:伤害、逃离
方言和李白玲近20年的彼此吸引、牵挂、伤害、逃离、回归。
20年后,孑然一身游戏人间的方言终于找到将不久人世李白玲,对她说:我爱你
他说:我们那时尽管年少无知。太容易把欲望当成爱,其实最爱你的那个人,只有在懂得责任的时候才会出现。我们有的时候真该感谢生活,它赐给了我们这么多的磨难,人总是在痛苦之后才懂得生活的意义。相信我,我会给你带来快乐的。
 
部队子弟:野心家、兵器
高洋和方言是两个典型的部队子弟。
高洋是个野心家:在部队体制和父母的熏陶下,仍能保持强烈的个人欲望,然后百折不挠地去争取。
方言是件兵器:他没有太多个人的欲望,不清楚自己的方向。在剧中,他一次次地问:“我是谁?”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男主角方言。网上很多人在争论,方言有什么好,为什么他是男主角,而似乎女孩子都喜欢他。
似乎,我们很多部队大院的孩子,都是和方言一样的没有感觉的橡皮人,或者说一件兵器。
有个非常关心我的朋友老是批评我傻,这傻那傻。后来,我只好解释:我们这些部队长大孩子,从小就没有自我。拿自己的钱也跟别人的钱似的,自己的命也跟别人的命似的。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男主角方言与我们,不管有意做了多少与军队体制规定截然违背的事,骨子里,我们是军人的孩子。是被军队无意中打造的兵器。
方言没有畏惧过,打架斗狠,调戏警察;他打架手够狠,端军刀上阵,挨打的已经不动了,还不停手;头脑够清楚,能够判断出每个人的真正想法,和事情本质的发展趋势他只是一直在困惑:“我是谁,我要干什么,我应该停留在哪里
因为他是兵器,所以只有在被使用的时候,才能焕发出他的锐利。
片子里他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别人,所以他只能穿行在别人的故事里,对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却无知无觉,无从判断
 
最后,贴段经典台词
我们浪费掉了太多的青春,那是一段如此自以为是、又如此狼狈不堪的青春岁月,有欢笑,也有泪水;有朝气,也有颓废;有甜蜜,也有荒唐;有自信,也有迷茫。我们敏感,我们偏执,我们顽固到底地故作坚强;我们轻易的伤害别人,也轻易的被别人所伤,我们追逐于颓废的快乐,陶醉于寂寞的美丽;我们坚信自己与众不同,坚信世界会因我而改变;我们觉醒其实我们已经不再年轻,我们前途或许也不再是无限的,其实它又何曾是无限的?曾经在某一瞬间,我们都以为自己长大了。但是有一天,我们终于发现,长大的含义除了欲望,还有勇气、责任、坚强以及某种必须的牺牲。在生活面前我们还都是孩子,其实我们从未长大,还不懂得爱和被爱
 
2007年08月13日
说来搞笑,我第一次读宫本武藏的《五轮书》居然是英文版。那个时候在读大学,每次去外文阅览室,喜欢闭着眼睛走到书架前,抽出摸到的第一本书。其中某天,摸到了了《A book of five rings》。
那个时候,我喜欢“道”类的哲学,对具体的、现实的事情没兴趣。
 
听说在卢卡斯设计《星战》体系时,尤达的原型是宫本武藏。找到1956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由吉川英治原著改的电影,《宫本武藏》,是三毛最欣赏的男演员三船敏郎主演的。
知道宫本武藏的人都知道,使宫本武藏名扬天下的是与佐佐木小次郎在岩流岛的比武。宫本武藏用一把自制的四尺二寸长的木刀,斩杀了名满天下号称不败的小次郎。
那一战之概念,大概可以用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决战紫禁城之颠才可以类比。
可是,电影上是这样演的~
约定比武时间是正午。小次郎早早地赶到开始等候,武藏却迟迟还不露面,眼见太阳已经偏西,武藏才悠哉悠哉地坐着一艘小船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早已经等得不耐烦的小次郎顾不得指责武藏的失信,拔出刀,扔掉刀鞘,徒步冲到岸边。结果可想而知,武藏以逸待劳,稳操胜券。并且,他上岸地背对夕阳,有技巧地保持阳光一直照射着小次郎的眼睛,用4尺2寸的木刀吸引小次郎的注意力,而用左手的短刀杀了小次郎。
真为信守承诺而且还英俊潇洒的小次郎叫屈~~~郁闷啊~~~
这两个人都是一代宗师,而且无冤无仇,相约岩流岛只是为了比武。既然只是比武,何必用如此之多的诡计以致对方死地?以我的价值观来看,武藏赢得不够光明。
而日本人都知道他们的武圣平生最重要的一场比武是这样赢的,传说是这样说的,书是这样写的,电影是这样拍的。只能说明,日本人认为武藏的做法是对的,值得效法的。
杰克维尔奇说一切是为了“WIN”。
武藏说,他不是研究“剑道”,而是研究“兵法”,而“诡计”,正是“兵法”的一部分。中国的孙子大人都说了“兵者,诡道也”。所以,日本人认为小次郎一不会运用“诡道”,二不能识破“诡道”,还中了人家的“道”,必须服输。电影里,死了的小次郎面带笑容,而赢了的武藏放声痛哭。
 
前段,和刘韧交流企业的经营与合作,刘韧说:“你低估了商业的残酷性”。
 
今天的我,是因为一直读自己喜欢的书,交往自己喜欢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而形成的。
应该有意识地读自己不喜欢的书,交往自己不喜欢的人,做自己绝对不愿意做的事。
所以,我读了宫本武藏的《五轮书》。然后发现,居然十几年前读过,而且,当时种种不以为然的心情还历历在目。
宫本武藏的《五轮书》的核心就是如何面对面地劈死一个人。没有美感,但明确有效。是自己不喜欢的,但确实是自己所缺失的。
所以,和我一样喜欢沉湎在“生命的美感”中人,不妨一读。
 
企业家的自传,往往要为企业讳,为名人讳,为伙伴讳,要点处写得反而语焉不详。想我这样真干活的人得不到切实的启发。反而一些竞技高手的自传,非常值得一读。
另外推荐的是国际象棋大师,和深蓝下过的加里·卡斯帕罗夫的《棋与人生》。他的两个理论我都很认同:
一)任何风格的棋手,大家的性格特点,风格,子力喜好截然不同,但都可以成为顶尖棋士;
二)下棋要综合运用“知识”“经验”和“想象力”。知识是学别人的,经验是自己的,而想象力则是谁也帮不了你的,却是顶尖高手决胜的关键。所以,计算机有人类无法比拟的海量存储和海量统计能力,但它没有想象力。
2007年08月09日

一周之内,而立之年的四个好姑娘请我给她介绍可作为结婚对象的男朋友~

 

条件是,成功男士、有车有房有潜力、能包容女孩的缺点,而女孩可以给他她的爱。

连着四次,不同的女孩都这样说,连着四次,我都想问“你的爱是什么?”

 

我现在喜欢看的爱情小说,是可爱淘的那类描写中学生谈恋爱的故事。在十几岁的年龄,我看到的“爱”是好奇心、虚荣心、对某点的共鸣,及互动的快乐。

 

我理解的“爱”纯粹是自我体验。自己的喜悦、自己的兴奋、自己的不自信、自己的患得患失。

任何人的“爱”,呈现出来的,是不时的礼物,默默的安排,交换的词语,可以拿出来共享的时间与物质。所有的爱的呈现,可以很华丽,也可能很卑微。

我画这样的图给我的女友:

 

时间和金钱是一回事。不愿意为你花时间的人更不会为你花钱。所以,当男人A1000万,他可以拿出他的5%来给你,也就是50万;男人B100万,他可以拿出他的50%来给你,也就是50万;男人C50万,他可以拿出他的100%来给你,也就是50

那你会选择A5%,还是B50%,还是C100%

 

四个女友居然都哑然,她们都希望是100%,而都不能接受这个男人只有50万。

 

我曾经问过一个老牌钻石老王,为什么不结婚,他觉得现在社会分工如此清晰,家庭的所有功能都可以通过社会分工交易实现,明码标价,价格合适一定有满意的服务。有什么理由要结婚呢?

他说“我只要付出800/月就可以有人把屋子打扫干净,还给我做饭。为什么某人一句她的爱,就要让我付出所有?”

 

 

我的世界观由存储数据和逻辑构成。爱情是我无法推理的逻辑,所以我写不出小说来,因为一个没有爱情故事的小说,肯定不好看。

我为了准备我的玄幻小说,专门去问洪波,“洪波大哥,男人心目中比较好的爱情模式是什么样子的?”

洪波觉得就是王朔小说描写的那个样子“这个男人不管怎么不靠谱,这个女人都视他如珍宝……”我觉得,以母爱的标准要求一个同龄人,那是多么的不靠谱……

他问我什么类型爱情好,我觉得金三顺不错“这个女人不管别人觉得多么不上台面,这个男人都视她如珍宝……”他认为作为男人,这样很不舒服……

 

 

后来,洪波大哥为我搞了一本王微签名的《等待夏天》,我以为这是洪波心目中的男生爱情范本,赶快读完了,觉得好闷啊,一个男生居然能这么认认真真地把他的爱情体验写10万字……

我又推荐我的朋友写的《两世花》给蒋涛。觉得是个美丽的爱情故事。蒋涛给我回信说他看了个开头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太闷了!

本文是受梁宁10月21日发表的《怎样才算我爱你》的启发而写的,建议大家在阅读本文前,先读一读《怎样才算我爱你》。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所以结婚是人生最大的幸事。

    所谓最大的幸事,用经济学的语言来讲,就是幸福的最大化。在经济学中,实现了最大化的行为被称为理性行为。

    一说到最大化,大家最先联想到的就是物质的最大化,货币的最大化,其实这是对经济学这一概念的片面理解。尽管经济学家们在最大化这一概念的应用上,有产量最大化、收入最大化、利润最大化等诸多说法,但实际上,最大化既包括物质的因素,也包括非物质的因素。由于物质的东西(比如房子、车子、股票等)比较好用钞票(如人民币或者美元等等)来计量,而非物质的东西不好计量,所以经济学家们为了省事,就把一切物质的因素换算成货币性因素,用数学工具来进行分析。但货币性因素并不是最大化要考虑的唯一因素。在实际生活中,非货币因素(比如情感、道义、尊重、声誉等)往往比货币性因素要重要得多,而这些因素是无法转换成为货币性因素来计量的。

    要取得最大化,没有物质的东西是难以实现的,但光有物质的东西不是万能的。套用一句俗话:有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

    既然结婚是幸福最大化的体现。那么按照经济学的最大化理论,要实现结婚,必须同时具备两样东西:物质的和非物质的。这两种因素如何搭配最有利于实现个人的最大化?经济学家的实证研究表明:要获得最大化,物质的东西与非物质的东西的最佳比例是2:8。所以一点钱没有的人结不成婚,钱很多的人也很难结成婚,而那些钱不是很多,但又有几个小钱,还挺浪漫的人最容易结成婚。

    容易结成婚并不等能够结成婚。怎样才能结成婚呢?经济学的幸福公式也许能够提供一些启示。

    尽管结婚的动机有多种多样,但从大体上而言,双方是感觉婚姻能够给自己带来最大的幸福才会决定结婚的。幸福是一种感觉,并不好用货币或其他的东西来衡量,但天才的经济学家萨缪尔森却给出了一个幸福公式:幸福=效用/欲望。

    在经济学里,效用这个概念与偏好有关。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因此,同样的东西,对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效用。因此效用其实是个感觉。我们当初学经济学的这个概念时,老师就举了一个例子,说同样大小的一个馒头,一个饿极的人吃了,觉得效用特大;而一个快吃饱了的人,吃不吃这个馒头无所谓,所以效用就很小;而对于一个吃撑着了的,让他再吃这样一个馒头就纯是浪费,效用是负的。具体到婚姻,某女子在某男子看来简直就是天仙下凡,跟她拉拉手就激动得浑身颤抖;而换成另外一个男人,却视若无睹,全然没有感觉。这就是效用的不同。

    而所谓的偏好,就是个人的追求,用经济学的语言来说,就是目标函数。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因此目标函数也就不一样。具体到婚姻,目标函数就是可选择对象。可选择对象范围(包括年龄范围、学历范围、财产范围、职业范围、脾气范围、性格范围、气质范围等等)越广,也就是目标函数越多;可选择对象范围越小,目标函数就越少。从目标函数来看,幸福婚姻男女主角在结婚之前,其目标函数往往是多元的。那些结不成婚的男女,其目标函数往往过于单调。把房子、车子、票子等物质性因素作为婚姻主要目标函数来追求的人,往往难以获得稳固的婚姻,也就是效用难以最大化。而看淡物质性因素,把精神层面的愉悦享受当作主要目标函数来追求的人,不仅能够结成婚,还往往能够保持婚姻的稳定性。这主要是因为物质方面的目标函数往往表现得过于单一,完全可以用货币这一个目标函数来替代;而精神层面的目标函数则丰富得多,根本无法用一个货币函数来取代。效用理论认为,当从既定目标出发去追求效用的实现时,追求多元化目标,各种效用不会递减,总效用最大化;而追求一元化目标,一种效用在递减,最大化的总效用自然降低。

    当恋爱中的双方觉得只有结婚才能使自己的效用最大化的时候,结婚便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但如果只有一方是这种感觉,那只是一相情愿,结不成婚的。

    当然,追求任何目标都会涉及到成本与收益问题。要从多元化的目标中获得效用最大化,也要相应的付出多元化的成本。如果你想得到梦中情人的垂青,不付出相应的物质成本、时间成本、机会成本(如不得不放弃其他的机会等),是不可能获得成功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不需要付出代价的婚姻。当你觉得自己的收获(有一些是物质的,但更多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心理满足)比自己的期望的收获要多时,离结婚基本上就达到了“零距离”。

    一般地讲,有投入就应该有产出。但在婚姻方面,投入产出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尤其是投入的方式方法不对的情况下,那就更没谱了。但有一种情况除外,那些在婚姻的投入产出上面,只管使劲投入,而不关心产出的人往往能够获得超出预期的结果。这就是那些“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的人往往容易走上婚姻的红地毯的根本原因。而那些刚给人送了三次玫瑰、请人上过两次饭馆、送过一个皮包就指望着人家嫁给自己的人往往只落得一个孤家寡人的结局。

    欲望的大小对能不能结成婚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谈婚论嫁的男女,都有各自的欲望。自己的欲望大小,与自己的幸福感是成反比例的。自己的欲望越多,幸福的感觉越少;欲望越少,幸福的感觉程度越高。

    总的来说,在谈婚论嫁的过程中,如果你的目标函数越多,而又敢于不惜本钱地投入(不光是物质上的投入,更主要是非物质方面的投入,如陪逛街等时间方面的投入,对人的体贴、关爱等情感方面的投入等),而自己对对方又不挑剔(欲望值比较小)的情况下,你用幸福公式换算出来的幸福值会远远超出你的期望值。在这样的情况下,你结不成婚才怪了。

杨卫红大哥2003年的文章

认识一个好小伙子31岁没有女朋友。
他有一辆帕萨特,在他29岁第一次去相亲的时候,正好车坏了,他就搭出租车过去。见到女孩,女孩在例行略有羞怯的寒暄之后,问他,你有车吗?有房吗?他说没有,坐公共汽车来的。与女孩分手的时候,他故意说,我搭个出租车送你好吗?女孩回绝,就此杳无音讯。
以后,他每次相亲都在犹豫是开车去还是不开车去。用他的话来说,相亲就象是买东西谈价钱。如果找27/8岁的年龄相若的女孩,对方现实的要命,一定要搞清你有什么车、什么房、多少存款,可是你看着她那张已经不再青春的脸,也在犹豫为什么要花那么大价钱把她买回来。如果找24左右的,倒是依然青春,但是那时的女孩满怀梦想,并且认定婚姻是女人脱胎换骨,改变阶级身份的最佳途径,更是不知要多少,她才能满意。
他还不算最惨。比他惨的是一个比他更有钱的朋友。身家过亿,年将不惑尚未婚。
这个哥们是中关村比较响当当的一号人物,所以不好直书其名。总之呢,年轻时忙创业,想着等到事业有成找个好的。等到有了亿万身家,也已而立经年。简奥斯汀说:有钱的单身汉没有道理不被关心。这个原理同样适用于中关村。无数人张罗着给他介绍女朋友。第一个是个某大歌星的师妹小歌星。
他请小歌星吃饭,小歌星的反应永远是我该穿什么衣服?
几顿优雅的晚餐后,小歌星真情告白,你给我买个100万的房子,我就和你结婚。
大款仁兄的反应是:凭什么人人都能结婚,而我没有100万就不能结婚?
经过一个情人节,大款看着满街的玫瑰花不知道该送给谁。于是和小歌星分手。
大款的交友标准改为,找个恬淡幽雅的女孩子,结婚过日子。
不久,有人介绍个个教钢琴的音乐老师,外观真称的上“恬淡幽雅”。大款于是陷入温馨家庭的美梦中。某日和幽雅老师逛赛特,老师看上一个包,大约1万多元,因为中国独此一款。大款马上慷慨解囊,忍爱千金轻一笑,一万块算什么?一周后,大款亲自去赛特给客户挑礼物。不对呀?揉揉眼睛,这个包包赫然在目。找来售货小姐问,不是就此一款吗?售货小姐说,那个小姐第二天就来把这个包退了。
大款虽然见惯了歌厅小姐这么干,但是换做亲爱的幽雅女友居然也这样对待自己,就多少有点吃了只苍蝇的感觉。幽雅女老师又告分手。 
 
上周去参加央视的《对话》节目。这期节目的内容是以《我们仨》这本书为线索,请了一些对钱钟书先生和杨绛先生比较熟悉的人,回忆和这二位长者的感情生活琐事。
主持人开场的第一句话说:“在当今社会,大家的唯一追求就是成功。在追求成功的道路上,是否有一种情感已经被大家忽视、淡忘?”
现场的3个多小时,听着大家说我所景仰的两位前辈如何形影不离,说不完的话和千丝万缕的牵挂。
其实,钱与杨之间,除了感情和知识,还共享了什么呢?就是无比清贫的生活。
大家在羡慕钱与杨的相伴60载,相对两不厌同时,应该说,没有一个人愿意去过这样的生活。也就是说,即使对方是钱钟书,要我过这样的日子,我也不肯。 
我一直推崇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他讲一个身份卑微的父亲和丈夫,为了妻子吃小笼包子、为了替闯祸的儿子还债、为了给孩子治病….一次次地去卖血。其实,卖血是个直观的符号,在社会上打拼的人,谁不是在卖血呢?
而在冥冥中,在浩如烟海的人群里,谁不是“此生非我有”的卑微的生命呢?
 〈海底总动员〉这个迪斯尼的动画片,也是个讲海洋里最软弱的小丑鱼对他的儿子付出的父爱的故事。我被感动的够戗。在电影院看完,又买了碟,回家看了四遍。五遍和不同的人看,只有一个上幼儿园的小朋友和我一样感动。
 在这个讲究现金、现货的都市里,爱这种不可斗量的东西还存在吗?
2003年旧作
2007年08月08日

    我看了7遍《头文字D》,所以当刘伟强大爷不带周董去阿尔卑斯山拍《头文字D2》,我就强烈盼望着《不能说的秘密》。这两天忙得可耻,以至于凑不到看电影的时间,又买不到碟,于是又把《头文字D》看了两遍,聊解郁闷。

    今天总算看了这个我思念已久的片子。发现自己以期待刘伟强作品的心期待周杰伦作品是个错误。

    我喜欢两种风格的电影,一种是节奏铿锵,令人热血如沸的,比如《头文字D》《拳霸》《最终幻想7》;一种是让人沉静地陷入,然后低回不已的,比如《天堂电影院》《纯真年代》《金色豪门》。
   
    感觉周杰伦一定很喜欢《情书》《海上钢琴师》,这两个电影,然后自己弄一个,COSPLAY一把。
    斗琴,在正被毁灭的世界中弹奏…我的眼前晃动着1900给我的震撼;
    小雨的老妈拿出小雨画的小伦的画像,OH MY GOD,那不是《情书》结尾处最令人低回的一幕吗?一会儿,小伦的老爸,打开琴谱最后一页,翻开那折着的小小一角,发现小雨在20年前写下的他儿子的名字时,音乐轰然煽情——我郁闷…不带这么借人家一个创意用两次,还这么直露的…

    周董严谨地保留了《头文字D》的人物结构与特点,看似没谱实则关键的黄秋生老爸,纯属笑料绿叶的杜汶泽式阿宝。

    可是这个故事因为不苦,所以不甜。

    我喜欢《诛仙1-2》,这两册里,张小凡是个让人难以忘怀的倒霉孩子。

    《头文字D》里的拓海,为了连夜送豆腐而磨练出的盘山路漂移车技,被老爸酒后打的伤痕;而拓海老爸腾原文太,这个天才车手,为了爱情,抛掉了他在赛车世界车神的身份,停留在这个尘世里,做一块“臭豆腐”,卑微地活着。有多少苦涩,主角并没有倾诉,大家却能感受到。
    所以,当文太的儿子,内向的拓海,终于他找到自己的世界,他老爸失落的世界——赛车场时,我的心为他雀跃。

    《头文字D》吸引我一遍遍重看,是喜欢它镜头的剪切,杂糅多种音乐风格包括日本民乐的配乐。鼓声、马达轰鸣声、灯光、飞驰而过的道路…喜欢这些元素…

    《不能说的秘密》比我们的那些爱情大片《云水谣》《情人结》…强太多,不过比《头文字D》还是差很远。

    小伦和小雨最爱的曲子居然是邓丽君〈情人的眼泪〉,感觉很不搭调

    我喜欢片名的画体字,喜欢片头墨水在羊皮纸上洇开挡住了人名的感觉,喜欢那个老琴谱纤细的象手写的五线谱

   
    PS:
    1、我每看一遍碟,就会用标记笔在碟面上画“正”,所以数数一张碟面上有几个正,就知道这个片子我看了几个5遍。在我最闲又无事可做的时候,我曾想开个碟店,把所有的碟都贴在墙上,和我口味相近的人,数“正”就知道什么是我的推荐。旁边还可以钉满我与我的朋友的看碟手记的便笺。就象《天堂电影院》那样。后来,当然碟店没开成。后来,我发现,一张DVD看10遍就要坏掉。后来,我听说DVD碟片暴露在空气里会被氧化。看来,我的伟大创意只能是个梦想了:(
    2、无数次出现钢琴的内部结构画面,我就想起那个够无聊的爱拆东西的朋友,我所知道他拆过的最复杂的东西是一架钢琴。他盯着他家的钢琴大概1年,终于还是忍不住,把它给拆了。又怕自己装不上,所以一边拆一边拍照记笔记还老逼我们分享。所以,电影里每出现钢琴的内部结构,我脑子中就大大一个“拆”字。
    3、那架老钢琴的泛黄的琴键。在鼓浪屿的风琴博物馆,那个下午,只有我一个人。徘徊在几十架古老的风琴旁半小时,确认确实没有别人,我悄悄按那泛黄的琴键,想试着弹那首〈在水一方〉,可惜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白紧张半天~   
    4、看《不能说的秘密》时,一个小男生说:“上高中谈恋爱老师还管啊?我们上高中谈恋爱老师都不管了。这是什么年代啊…"OH,已经这样了啊~

        昨天晚上,复习了《海上钢琴师》(《The Legend of 1900》)。这个电影是讲一个传奇人物的简单的故事,一个关于放弃的故事。

         一个人,没有父母,没有名字(如果1900算个名字的话),没有任何能证明他存在的法律文件,他在婴儿时期被遗弃在一条叫“维珍尼亚号”的蒸汽船上然后一生在船上度过,不曾踏上过陆地一步,当“维珍尼亚号”报废的时候,他以身殉船,同船一起在海面上毁灭。他的职业是“维珍尼亚号”上的钢琴师,他曾活在这个世界的唯一痕迹,是一张他弹奏的唱片模版。当然,这个痕迹绝大多数人看不到,即使看到也不知道。

        他的一生很简单,在船上弹琴:为富人的豪华宴会弹,为穷人的快乐舞蹈弹,在风暴的颠覆中弹,在战争的枪炮中弹。船是他的生活,音乐是他的生命。虽然他不懂得“妈妈”的意思,虽然他没有所谓的荣誉财产,但是对于他自己来讲,生命是充实而富足的。

       他的传奇不单在于他随感而发、出神入化的演奏技艺,而且在于他割舍也许对于某人是一生最重要的东西的时候,理由是如此简单。“我不愿意离开这条船”。

       影片的主题从这里展开:1900到底应不应该下船,去追求我们大多数人一直在追求寻找的东西?1900的好友小号手迈克斯作为普通人的代表一直劝说着1900:从好奇心(看看这个花花世界)到利益驱动(凭借1900的钢琴才华能大红大紫,生活富足),最后是情感(娶妻生子,过普通人的温暖生活)等等。

       1900的思想是:对于他来说每次载客2000人的船和在感应在他的心里,通过他的手流出的音乐是他实实在在的拥有。比较而言,他从来没有到过的岸上,有如此多的未知:岸上的人喜欢刨根问底,在不断地追寻可能达不到的目标中虚度时光。城市中看不到城市的尽头,那里是否有我需要的东西?那些东西是否我真的需要?掌握自己能掌握的东西是否更加重要?

        放弃,是一种或者说是“英雄”,或者说是“悲壮”,或者说是“诗意”的行为。1900的一次次放弃,构成了这个故事。我们的一次次放弃,构成了我们的人生。

        其实人人都有自己不能舍弃的“维珍尼亚号”,也许不象1900那么从一而终罢了。

        我们作出人生的重大决策,放弃已知,或者放弃未知的时候,往往并非依据该事的相关信息,而是依据该时刻自己灵魂的原则。不过最终,我们中大大多数会越来越留恋、信任已知的,而惧怕未知的,然后在某个“维珍尼亚号”报废的时候,我们的生命或者生命的实质也随之灭亡。

        就象我们天天都在衰老,但是某天看自己3年前的照片会突然吓一跳一样;我们天天都在放弃,但是看到一个放弃的故事被这样极致的演绎也是突然吓一跳,然后回头检讨一下自己这些年来,放弃了什么而又拥有了什么,给自己已知或者不知的放弃们找找理由。

        其实放弃也意味着“解脱”。因为彻底拒绝一个方向,就永远不需要再浪费经历再思考和判断。也许反而可以拥有更多的自我。

       就象1900可以一生专著于音乐而不必分神,如果他到了陆地上,就不免要经历什么“繁华如梦”“万紫千红”“凄雨冷风”等,彼时的他,是否还能与音乐灵肉合一?难讲。

        就象我结婚的感受,“结了婚就解脱了,以后那些满街招摇的帅哥都跟我没关系了。我再也不需要假装清纯、简单,费心考虑该去讨好哪个男孩子了。”

       可是不论放弃或拥有的是什么,按照生命的规律,最终必然“所失的就是我的所有”。

        当然,我们每个人在尘世所拥有的,所留下的痕迹一定多过1900,可是Who care?

        我们自己过往故事的碎片,散落在自己的生活的边边脚脚中,可能连自己都忘了它们了吧;或许某天,看到某个故事的物质残片,比如一张纸条、一幅照片,应该还能回忆一些场景,可是曾经的感觉应该永远不再了吧。

        下船还是不下船?

        放弃这个还是放弃那个?

        把时间给自己还是把时间给外界?

2003年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