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9月30日
我和好友旅行社合作,包机去丽江,前后组织了2架737,1架空客,俨然对云南很熟的样子~
文哥说,他女儿10月去云南,让我安排,我说好啊好啊好啊~
后来,小姑娘给我写了封邮件,说:“我想去经典的几个地方:昆明,大理,丽江,香格里拉。我想多看民俗、看风景,要有古老神秘文化也好,但是最好能够避免游客买东西的地方。如果有可能安排的话,我们想住农民家两三天,其它几天住酒店。”
然后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信
然后,就做了这个云南页面
因为我实在说不清楚,该怎么向这个女孩,描述和推荐云南。不知到如何向她说清楚,不论她花多少时间在云南玩,都不可避免要错过和遗漏一些风景。
所以,我只能用我爱用的穷尽法,做这样的页面,告诉这个姑娘:我们已经知道云南有634处风景,集中在16个城市里,其中有62座山岳62条江河12道峡谷13片森林40汪湖泊、8个保护区、47尊古城、50处宗教场所、49个洞窟、39座碑塔……
请告诉我,你要看什么,多长时间,我再帮你安排住宿与交通……
我觉得,当她不知道自己看到10或者20个风景是634处风景的几分之一前,就安排行程,于我是抱歉,于她是遗憾。
 
那天和刘韧吃饭,刘韧给了我个评价,说我表达能力强。我差点当场晕倒。
和我很熟的人,比如我的家人、共同工作的同事,都了解,我偶尔能把复杂的事情整明白,但日常最简单的话也说不清楚。无数次我要发表意见,熟人们都恨不得抱着脑袋满地打滚:“别说了,你说不清楚~与其等你把我说晕,还是自己先晕比较好~”
我学什么都很慢,说话也总是说不清楚。好心的蒋涛帮我总结原因,说是学习方法和逻辑不一样,他又安慰我说梁肇新也这样。比如,大家学习都是学习大象,老师先讲象鼻子,同学就都把象鼻子学会了。而我必须得先看完整个大象,才能相信它确实是象鼻子,而且,我有学它的必要,才会去学这个象鼻子。(因此,我的数学一直很差,因为我一直不知道数学的全象是什么,不知道我学的数学在数学之象的什么位置,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学数学;反之比如,我知道流传下来的全唐诗是5万首,我能背500首,就是1%,这让我很心安)
所以,我总结自己沟通有障碍的原因是,我认为人人都和我一样。人家问我象鼻子的事,我必须先花30分钟讲大象。我认为只有这样,人家才能理解象鼻子。而人家不能理解他问我象鼻子,我为什么和他说大象。
所以,我只能尽量提升自己就象鼻子论象鼻子的能力,同时,少说话。
 
所以,文哥只是让我帮他女儿安排一次云南的行程,我为了负责,就必须穷尽云南的风景,然后做个页面。
 
我喜欢的感觉,是可穷尽。比如,风景很多,但它可穷尽,风景有时令变化,它也可穷尽,做旅游服务的企业很多,但可穷尽,有实力有信誉的企业就更可穷尽
我怕的感觉,是不可穷尽。比如“无尽的宇宙”,从我还是儿童,这个概念就令我郁闷,直到如今~
2007年09月29日
这个世界在玩吹牛游戏~
见过一只公鸡在发动进攻前,把羽毛竖起来,体积陡然增大的那种震慑把戏吗?
每个人都在吹牛,也许为了鼓舞自己,也许震慑别人,
如果你信了人家别人的牛皮
把别人的光鲜都当成是自己的悲惨,然后自我否定,自我崩溃……
那你就输了~
而那个一直苦撑到底的人,会因为竞争者的退出,获得越来越多的资源和信任,也许,有机会把他吹的牛变成真~
 
今天和一个能力超强的美女谈她的人生大事。事业与爱情。
我说,以你的魅力与能力,追求你的人与企业,今天与未来都会很多。所以对你来讲,并非是一次选择的问题,而是建立内心秩序的问题。
你见过一个人的有点和缺点,也见过一个企业的有点和缺点
未来你会经历,更多人的优点和缺点,更多企业的有点和缺点
平凡的人有平凡的优点和缺点,精英有精英的优点和缺点
初创企业有初创企业的优点和缺点,成熟企业有成熟企业的优点和缺点
 
如果永远拿所有对外展示的优点,对比身边人身边企业的缺点
那就只能永陷轮回
2007年09月27日

    周末和SUSU、AOLA、小敏加班。突然谈到某项功能的大众接受度的时候。
    AOLA说:“我不代表大众”
    小敏说:“我不代表大众”
    SUSU说:“大家都说我不大众”
    我说:“那就我代表大众吧….”
    众人说:“不,你绝对小众”
   
    OH,天呐~ 只好问:“如果我们四个都不大众,那么我们办公室里,谁大众。如果我们办公室里,谁都不大众,那么大众在哪里?”或者,“我们为超女加油,看冯小刚的《夜宴》,在中秋节吃月饼,春节时排除万难地往家赶。如果我们不是大众,那么大众是谁?”

    我忘了什么什么时候我开始被称为算卦大师,反正那时我还很小,大概20出头。后来,我总结,在算卦这件事上,我这种被恭维为大师级的人物和江湖骗子还是有区别的
    江湖骗子,他会先观察人,然后问:“您是求官啊、求财啊、求婚姻啊、还是…”人是挂相的,一个人处在顺与不顺的景遇里,面色大可一目了然,何况这些以观察人为生的。
    然后,这些人会继续说,您是不是在12岁时遇到一件时,影响您很大,18岁事又有一件事对你的影响直到今天,21岁那年上下不超过半年,你肯定有什么事情,29岁那年的选择和思辨造成了你今天的局面?
    其实,80%的人都这样。
    只是每个人都拿自己太当回事了。每个人认为自己刻骨铭心独一无二的初恋、激情、挫折、自我调整,其实和其他人的生物规律没有20%的不同。

    这是宫本武藏那本《五轮书》打动我的地方。武藏强调的是如何能够战败一个人,并且如果始终能保持当时的这种状态,那么理论上,可是战败所有人。所以,即便面对千军万马,依然只能是一个人一个人地去打。
    杜牧说:“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深然之。

    所以,别说什么大众的可能需求,大众的可能观点,这个东西如果不能打动自己,就没机会打动那并不具体存在的大众。

    另外一个我们经常赖以支撑,其实从未具体存在过的东西是“必然”

    当我不再崇拜铅字的时候,我发现,所有的文字都是试图去分析、去解读,把一件已呈现的事情解读为必然。
    当初,尘埃未落定之前,作为当事人的往前走的每一步里,谁心里百分之百有谱啊~
    
    所以,某位老大再三问我绿人是否百分之百或者百分之一千能成功时,我很不知该怎么客气地回答。   
    只能说,概率高概率低,难度大难度小。谁见过必然?
    如果我说我必然,那是我吹牛。
    但您老人家问这种明摆着的问题,让我怎么说你?

    再说算卦这事,我大概算过几百卦,似乎没有人反馈我错过。我一般用梅花易术比较多,和找我算卦的人几乎不见面。而且我的规矩是,找我算之前与之后,都不要告诉我,找我算的是什么事。某大哥,来找我算卦,说算算离婚好不好。我说,这个,这个,大哥,你让我该怎么说?
    而我自己的体验,是每次给人算完,其实自己都不信自己算的是对的,每次我的说法都是:“如果…”可惜,好象我每次的如果都白说。所以,03年我成了基督徒。
    现在,每次有人找我算卦,我算完都会加一句:“算卦不如信上帝。”

    总结下,没有大众,先要让自己激动;别问我必然,一律报之以冰水。

2007年09月25日

    看到作为GOOGLE FANS的洪波大哥写,没有引擎大战了“GAME IS OVER”。不,我不同意。

    认识雷军是十年前,那时YAHOO成立两年,而GOOGLE将于1年后的1998年成立。这十年,我们见过很多次压倒性优势
    1)微软之下,存草不生
    2)PALM占掌上电脑70%的市场份额
    3)MOTOROLA曾经是寻呼机及手机的代名词
    4)江民KV100一统天下
    5)传奇游戏占领几乎70%的网吧
    就象今天看GOOGLE或者百度的压倒性存在一样

    99年的一个PARTY上,刚满30岁的雷军说:“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回首WIN95发布前,中国那些辉煌的软件公司金山以外还有谁还活着呢?”
    那天,会议的焦点是王志东。木讷如我,多年后重新数那段时间,才发现,新浪如此幸运,而我需要向雷军致敬。
    1998年12月,华渊网和四通利方在线合并,成立新浪网,1999年2月,新浪获得2500万美金投资,2000年4月在NASDAQ上市。一家公司,成立1个季度拿到2500万美金投资,之后14个月,登陆NA市。这是何等幸运!
   
    我一直想写的一篇BLOG,倾诉下《作为非天才的存在》。
    有些人看起来,就是上天在成就,聊起来,他们并没有经过更宏观的认识或者更深入的思考,但是他想的就是对的,他做的就是对的,时机就是对的,结果就是对的。
    而我,每做一点点事,要左右思量,大量的思想、逻辑、数据、推理,才能下一点判断。
    人家的东西一气呵成,而我的东西左改又改
    为此,我对我的团队很愧疚,对我的家人也很愧疚。如果,他们是和一个天才在一起,那将少多少挫折感,而多多少可以炫耀的快乐时光啊~

    97年,刘韧出了《知识英雄》,雷军给出了个副标题《影响中关村的50个人》。那部书分3篇,创业者、外企经理人、程序员。10年后,外企经理人100%出局,创业者尚有几人在主流,而程序员已经没有人再写程序。还在主流者,不到20%。在那本书里,雷军是唯一一个不到30岁的人。少年得志。
    然后互联网来了。
    更多更少年更得志的人来了。
    可叹的是,大多数少年得志的互联网人,认为做互联网就该有如新浪一般的幸运。不那么幸运就是不幸,这个事业就应该放弃~
    10年后,当盘点互联网10年的花开花落时,感慨曾经的潮起潮落如此之快。张树新,从开办瀛海威到辞职1年半多点,而8848从发布到消失也不过2年。1、2年的时间,放之人生如白驹过隙,根本来不及为一个企业打下坚实基础,就放弃,实在不能令人尊敬。
    所以,在这个疲惫的深夜,回想我见过的金山的这10年,充满了对雷军的敬意。

    企业,就象人,内脏健康才有可能有强健的肌体,才可能完成有难度的动作。
    每个企业都有人才问题、管理问题、文化问题,不管看似甚幸与不甚幸的企业都一定有。
    只是当业务顺风顺水的时候,所有的问题都会被掩盖,而企业一旦遇到挫折,所有的弱点都会成要命的溃烂点。

    这10年的金山,应该已经遇到及应对了一个企业可能遇到的所有问题,它一直在以自己的节奏前进。这是我佩服的。
    不拿强大于自己百倍的对手吓死自己;
    不因一时手顺的天才出现怨死自己;
    这是一场以自动退出告终的没有尽头的马拉松,很多人都曾在前面领跑,未来也会有更多人加入,枪声响时,金山没有领跑,8小时之后,金山还没有领跑,18小时之后,当第一轮同跑者大部分出局的时候,金山还在跑,虽然不是第一位的领跑者,但有了更多的应对自身状况和地形处理的经验 ……
    我喜欢在酒桌上讲HAO123那种天才传奇助兴,但我会拿金山的耐力来鼓励自己。

    说回来开头,谁说搜索的GAME IS OVER?
    钱,是一种实力发挥的结果,但钱,不是实力的本身。
    携程上市不到4年,百度上市刚刚2年,互联网在这个世界,还只是个开始。中国还有90%以上的人,不是网民。
    而从现在的搜索引擎本身,也还至少有两个大机会,谁也没做。
    1)目前搜索只提供DATA,不是INFORMATION (比如,一本菜单上的菜名+价格+图片是DATA,我说我想在中关村吃饭,您把全中关村所有的餐馆的菜单全拿来让我看,那我不崩溃吗?其实我只想要个INFORMATION,就是去哪个馆子吃哪个菜而已)
    2) 郝玺龙不让我说

    其实,一看到洪波大哥写的这篇,我莫名其妙地想起来05年超女,何洁出局,SUSU作为盒饭郁闷得要命
    2年过去了。
    超女比赛结束,那些主角的人生才刚开始~

2007年09月16日

    回首2005,发觉那些器局宏大的故事,是2008互联网大战的开篇。
    盛大偷袭新浪,MSN进中国、GOOGLE进中国、百度上市、雅虎中国与阿里巴巴合并、搜狐成为奥运合作伙伴…这些中国互联网的顶尖高手在2005年开局落子,然后用2年的时间延展、强化自己的局。

    第一战团:百度、阿里巴巴和GOOGLE中国
    2007年Q2百度有12万个广告客户,他与阿里巴巴是事实的竞争对手,中国长尾网络广告的最强两人。阿里巴巴若上市成功,攻击的第一目标一定是百度。GOOGLE不应该无所作为

    第二战团:搜狐、新浪、网易、QQ
    以奥运的报道和广告为引爆点。这个战团争的是品牌广告的网络投放

    第三战团:金山、瑞星和360保险箱
    经过06年的客户端&流氓软件的口水仗,显示出杀毒软件的商业价值不止杀毒那么简单。金山上市后,能无作为乎?而周鸿一成功推出360卫士后接着的360保险箱本质上,就是杀毒软件。

    08大战序幕已拉开,有的家看似已有进攻的套路,而有的家在走着缓棋,等对方出招然后应手。
    这场大战应该在明年的此时官子。原因简单,所有的战争都是在开始时双方将士热血沸腾,不管为了利益还是荣誉都不会轻言后退,但打半年后,由职业经理人主导的战场一定会落于颓势。而大家会基于消耗和斩获的比率,默认一种格局的状况,然后将这种格局维持较长一段时间,直到新的引爆点出现。

    说到打仗必然相关的三个概念是“革命统一战线”“军火供应商”“高手过招剑气伤人”

    所以初成规模的web2.0网站的代表,BSP、视频网站有机会了,是挑战了。
    但也不用太当回事,钱制造的喧嚣可以改变没有自己内心秩序的人的节奏,但创造不出真的喜欢。

   学了一年,抄了一年,总算建立了自己对互联网的理解。9月13日,绿人中国推出第一个创新的产品“我的中国”。

    去年国庆前,我写了篇BLOG《爱国》,洪波写了篇《我的中国》。这四个字让我砰然心动,一直不能忘怀。
    《天堂电影院》里,有句台词“如果不出去走走,你会以为,这就是世界。”
    一个没有离开过中国的人,中国就是他的世界。一个没有离开山西的人,山西就是世界,一个没有离开过大同的人,大同就是世界。这次,我做了“我的中国”“我的山西”,下面,会做“我的世界”“我的大同”。世界虽大,多少与你有关?安东尼奥尼说:”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中国,加注了个人色彩,不是历史。”
    当然,我也在和一些热爱历史的朋友一起考证我爱的古中国的郡县与今天的对应。比如,将时间的光标拉到公元前300年,那时,我们属于哪个诸侯国,将为谁骄傲,为什么忧愁…

    这个周末,靠着这本时尚先生和读库0601过的。时尚先生是新的,读库是1年多前的。

    这期《时尚先生》11周年刊,王锋“值此创刊11周年之际,特别重新刊发05、06纪念刊卷首,连同07年纪念刊,共同组成对本刊价值理念,更完整地表达。”
    认真地读了连续三年纪念刊的卷首语,不知9月纪念刊总是因为国庆在继,还是理念使然,王锋主编的三年纪念刊的主打分别是《中国酷》《中国风尚》今年是《中国喜欢》
    我喜欢“喜欢”这个词,喜欢王锋今年准备的这个《中国喜欢》。
    这段话,即使我不相信,但还是喜欢“中国曾有过一个温和的时代,一个充满植物的时代,以青铜白玉做日常器物的时代。屋顶有宽广舒缓的线条,街上有行侠仗义的好汉,人们彼此间都知道喜欢什么,但只用微笑来相互表白…”
    王锋问“什么样的元素、符号和美,才是我们自身心性和生活的阐释,才是我们发自内心的真正喜爱…”
    这期杂志送到的时候,我正在办公桌上用签字笔在一张废纸的背面默写曹丕的“…援琴鸣弦发清商,短歌微吟不能长…”没当无意识时,会不由自主去做的,就是喜欢…
    从寻觅“酷”到摘录“风尚”,到内心的“喜欢”,感觉王锋“化”了,而这本杂志,我喜欢了

    2年后的周末,在谁都不知道郭德纲,再到媒体上天天出现郭德纲,再到现在似乎媒体回避郭德纲,到最近突然听说我认识的某人是郭德纲的经济人的过程后,重读06年2月,六爷拿出《读库》的76个页来展示的郭德纲,有意思。
    2006年的3月16日,六爷在编辑手记中说。….。《读库0601》中的这组郭德纲,也有许多人表示看不下去,那就先翻过不看吧。以后安生下来的时候,再慢慢来。
    我就是当时看不下去,1年半后慢慢来的那个六六粉。重读郭德纲的那句:“只是觉得这辈子能干点自己喜欢的事,足矣。”我相信,这是郭先生的真心话。
    一直看《读库》,不是因为对一个人办一本杂志的好奇(琼瑶认识平鑫涛的时候《皇冠》已办了7年,除了平社长只有1名职员)。六爷说:读库“体现的是要把某件事情琢磨个底儿掉的疯狗精神,看起来也比较有趣,同好之间也可以多一些谈资。”300多页的书,长长短短的文字里,浓浓地洋溢着某个人的对某件我们或生或熟的事儿的深深的喜欢。

    让我很晕的是,今年突然有一票人说我聪明。对自己的认识和记忆,我从小一直是个木讷、笨拙的姑娘,从记事到今天,我一直在羡慕身边很多人的聪明伶俐和才能。
    唯一觉得自己还能算优点的,就是当我喜欢什么的时候,基本会长时间执着于此,可以接受一段长长的,没有丝毫乐趣和回报可言也看不到尽头的过程,并觉得,这应该就是自己的人生常态。
    所以,虽然慢,但会把绿人中国一点点做好的,因为自己喜欢。

2007年09月02日

        2007年的互联网好闷啊。
        05年的每个月都会有件新的更夸张的巨头演义,盛大偷袭新浪、雅巴合并、超级女生、百度上市、中移动整顿SP……
        06年的每个月都会有件新的更激情的新锐开篇,迅雷崛起、一堆中国YOUTUBE出现、那场口水战和令人难忘的流氓跳跳棋…..

        我给几位大哥打电话“为什么07年这么闷呐?”
        A兄曰:“大家都去炒股票了啊…我开始做H股了,不错建议你看看…”(OH天呐,在此恭祝今年炒股的A、B、C、D、E、F、G,GGJJ,发财发财”)
        H兄曰:“大家都去生孩子了啊…我现在就担心我宝宝出生安排住院会不会有问题…”(OH天呐,在此恭祝今年得子的H、I、J、K、L、M、N,GGJJ,升级顺利,宝宝健康”)
        O兄曰:“大家都在恋爱结婚啊…对了,我结婚了…”(OH天呐,在此恭喜到了销售期就是不进入流通流域长达12年以上终于今年清空库存的O、P、Q、R兄,三妻四妾的梦想顿时实现了25%以上)
        S兄曰:“物价上涨,现在赶快去旅游啊….我下个月要去新疆…”(OH天呐,这票恶人…我老人家在北京挥汗如雨地加班,每个月都有人前来刺激我,去了西藏、新疆、玉树、还有什么法国英国的)

        呵呵,如果05、06互联网的背景音乐是慷慨激扬的进行曲,07年,曲风突变为无主题了~

        方兴东给我打电话:“HI,我和吴晓波要编《中国互联网史》,拉了一票牛人做编委,你来作秘书长吧?”
        受宠若惊,受宠若惊,“方,怎么突然想起来拉我编书啊,你以前可没觉得我有这方面长处诶~”
        方博极仗义地说:“哈哈,一票熟人嘛,大官我们已经分完了,还剩这个,就你吧~”
        哎呀,我甜蜜地想,老友之乐,就是如此吧~

        周五,98年的9年后,数字论坛的同志们又扎一堆吃饭鸟。方兴东、王俊秀、姜奇平、胡泳、段永朝(缺郭良、吴伯凡和刘韧)。抗战8年..文革10年..一掷10年的感觉是这样啊~
        方博手快,给了大家一份8页纸的从1996到2007的每年的互联网大事记。日期、公司名、事件。
        往前走的时候,不要说一年,似乎3个月都是对信念的考量。而回头时,发现10年8年,竟这样转瞬间过去了。
        拿着那份时间表,前后对照着我曾经羡慕的一些朋友所在的公司之起之落的时间,发现那段轰轰烈烈居然都只是1年半到3年。2年、3年,放之于人一生,何其之短。

        公司如此,人也如此。10年后,人人都混上了个这总那总的TITLE。而过程经受挫折的多少,几乎全部取决于有没有把握好自己的节奏。

        千万不能把别人呈现出来的节奏当成自己的应该节奏,那些未必是真实的,也未必是正确的,全面的反馈也许要3年后才能出结果;
        千万不能把根据一些所谓数据+逻辑推理出的节奏当成自己的应该节奏,那些未必是正确的,全面的反馈也许要3年后才能出结果;
        只能不断自省自身真实的状况,一点一点找真实的触觉,一个细节一细节地改善
        在真正的市场的脉动声里,自己肌体适合的、协调的,自己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