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3月27日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突然想到了李白的这首诗,觉得挺贴切地描绘了老友之乐。
 
夜里11:00,给蒋涛发短信:“快看CCTV5,正在演《陈氏太极拳全国挑战赛》”。
第二天给他打个电话,追问看了没有。听说他没看,立刻对他不关心太极盛事进行严肃的批评,叮嘱一定要看后挂电话。晚上11:00,继续发短信“CCTV5,陈氏太极拳”。
张跃有搜索技术,蒋涛叫我去出主意。我见面先问蒋涛:“《陈氏太极拳全国挑战赛》看了没?”老蒋腾挪开来:“我开始练《真气运行法》,简单又安全又有效果~”
4小时后,收到蒋涛短信:“《真气运行法》相关读物网址……”
1天后,蒋涛发来邮件:“《真气运行法》更好的读物……”
昨天我在海内给蒋涛写私信“你还挺活跃啊?”蒋涛回信“《真气运行法》开始练了没?”我当场噤声。
 
上周方兴东成了隔条马路的邻居。上午打了个电话“××的八卦你知道吗?”中午打个电话“××也有八卦……” 然后总结出来,看来很久没见面了。于是相约香猪坊,边嚼着五花肉边互通八卦之有无,相互吹捧彼此挖苦不亦乐乎。
 
昨天见着郝玺龙,海量现在是左手800米的邻居。这位仁兄半夜读三国,到钟伟认为最精彩的舌战群雄那段,忽有所感,一夜未睡,天蒙蒙亮跑到办公室,整理心得。然后开始与众分享~
玺龙觉得朋友之乐就是每当想分享什么的时候,能够立刻得到毫不顾忌地批评与肆无忌惮的表扬,如喝二锅头,如饮冰啤酒。
 
昨天晚上见着李戎、邹剑宇、KESO、RAINY。我最喜欢李戎和黎和生来北京,只要他俩攒的折,不管什么事都推了参加去。
东一下西一下有一搭没一搭地磨蹭到24:00,我问李戎:“你把大家叫来,有主题吗?”李戎说:“没主题。”
 
MSN上遇到在深圳海边拿钻石珍珠绣唐卡的老康。老康得女。秃小子遍地的当世,有个女儿这可是宝贵资源~ 立刻热情洋溢地申请4月看望,并携带大福帅哥照片一张。
 
长跑10余年,身边的朋友,轮流扮演高飞众鸟,闲去孤云,敬亭之山。MSN上有一栏朋友,不论加班到几点,总有人在线。
 
这几个人,都是刘韧介绍才认识的。
确实,刘韧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个人。交的朋友,做的事情,无一不是受他影响。
这几天,和每个人见面,每个人都会谈到刘韧,都会问,刘韧还好吗?心情好吗?和他多久没见过啦?他在忙啥?
这也是老友之乐,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有那么多人在关心。
2008年03月25日
“恩怨”是个我挺烦的词。
在中关村一平方公里的小地方呆了13年,对这个词的感受过程是
“听说××和××有恩怨”(10年前,别人对我耳语)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恩怨啊”(8年前,我自己心里嘀咕)
“你们俩到底有没有恩怨?”(5年前,我嚼着半口饭大大咧咧地问)
“原来我也和人有恩怨啊~ 自己都不知道啊~倒”(3年前,我电话里一头雾水地答)
“什么恩怨啊,喝酒喝酒,合作合作”(1月前,酒桌上敲着桌子说)
“小心啊,这么稀里糊涂不说清楚,会有恩怨”(今天,电话里,我对别人说)
 
所谓恩怨,没有恩,就不会有怨。
有点想那首歌唱的:“我用去整夜的时间,想要看看在你我之间,到底是谁爱谁更多一点。”
越大的恩,处理不好,就是越大的怨。
什么叫处理不好,就是没有双方认可的数字化约定,和数字化兑现。一方总有另一方不能理解、体会、认同的付出、痛苦、承受。每个人天然会放大自己的付出和贡献,而忽略这个世界。
 
刘韧说:柳传志说,如果对谁愧疚,最好的方式,就是给钱。
刘韧说:黎和生说,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也会把刀插在朋友的两肋上。
 
陈彤是新浪事实的创业者。
如果1997年,陈彤和新浪的谈判如汪延和新浪的谈判一样,11年里,陈彤会得到多少?
11年的成绩与奉献,对人的所得的影响,难道不如11年前的一场谈判?
 
算清楚,彼此认账,兑现明白,这是江湖。
先付出,然后互不认账,相互怨怼,这是恩怨。
 
回忆我这两年的合作,以感情开始,然后无限预支信任和期望,总是以被伤心告终。
而以数字开始,却能平和融合,搭档快意。
 
数字是商人的工具,为很多高士所不齿。但当一切都说不清时,能拿出来的唯有数字。
 
希望陈彤不要离开新浪。
希望新浪能算明白,该给陈彤多少,才能对得起这个事实的创业者。兑现清楚,让天下滔滔之口认同,新浪此举安排得当,并为后来的企业树一个企业伦理的典范。
新浪,至今依然是一面旗帜。
2008年03月24日
可能是一直在中关村工作的关系,我认识的女孩很少,欣赏的更少。杜红是我欣赏且敬重的女子。
 
知道杜红是在99年。9年下来,直接的交道其实并不多。
99年初,马向群还在新浪,沈建明和杜红都还没有到新浪,而我,还没上过网。
我们的认识,是因为沈建明组织了个公益社团叫“WEBGRRL”。
建明认为,女孩子天生畏惧技术和新科技,而互联网对女孩子不论工作和社交,都是新的机会。所以她组织了一批已经对互联网有接触的女孩,利用晚上或者周末的时间,为其他对互联网有兴趣的女孩子做公益讲座。
当时,WEBGRRL的成员,有杜红、冯飞燕、万菁、腾艳、刘英……99年的《风采》杂志做过一个采访,居然还找到了。
 
第一次感受杜红,是03年。为一件事同时和建明和她商量。建明非常照顾方方面面人的感受,风格“事缓则圆”。而杜红,冷静简明而切中要害,坚持原则,可周旋但决不妥协,当时感觉她处理商务事物,如刀切豆腐一样的锋利。
比较长的一次和杜红聊天,是04年,杜红在一拍网做副总,主管运营。那时一拍没有总经理。
那是一个下午,喝咖啡,纯聊天。午后的阳光撒下,杜红的样子很像亦舒笔下的女主角“象牙似的皮肤、海藻般的长发、长眉入鬓”,我当时忍不住在心里想,杜红可真是个美人。
那天聊的很散。我记得我一直在担忧一拍不好做:C2C模式本身的问题、新雅公司本身定位与汇报程序的尴尬、新浪能够给予资源的持续性、期限与质量、强大的竞争对手、目前的团队是周鸿祎挑剩下的高工资的老YAHOO……我忘记了杜红是怎么一一回答我这些问题的。只记得,我一边听她的看法一直在心里想,这个女子真厉害。
对上、对下、对业务,所有关键点的界定,想得清楚,办得明白,干脆利索,而且勇于任事。(我个人特点是大而化之拖泥带水,所以对她的长处非常羡慕)
那天以后,我和很多人说过:“杜红这个人非常厉害。她一定能达到比现在高得多的位置。”
 
从我个人来讲,必须要提的一件事,是杜红帮了我很大一个忙。帮忙的过程是这样的:当时我遇到一件很尴尬的事情,也不好意思请杜红帮忙。杜红知道了,并没有和我说,直接帮我做完了。我感激且惭愧,写了封信给她说谢谢。她给我座机上回了个电话说言重了。
多少男人,握着一点点好处,就恨不得让别人受尽折辱才肯施予。
而在商场的女子,要往往比男人更磊落大度,才有空间。有人说撒切尔夫人是“英国内阁唯一的男子汉”。我很能想象这个。
 
之所以写这个,是因为这两天网上没有依据信口乱骂杜红的文章太多了。
这些人,有几个人见过杜红的锐气,真正感受过杜红的那种强度呢?
 
写到这里,忍不住想说说开篇提到的沈建明。圈里人都知道,沈建明是新浪原主管市场的副总裁,现在YAHOO中国主管邮箱业务的副总裁。
10年前,她和杜红都还是女孩子的时候,一起为了让更多女孩子认识互联网而努力;10年后,她们自己成为著名互联网企业的高管,让女孩子看到,身为女子可以对中国互联网的影响。
未来,还会有很长一段,她们都是女孩子看互联网里的旗帜。
 
陈彤写了《新浪之道》。这本书与他一道成为经典。
杜红会不会也写本书来展示她的商才呢?
站在朋友的立场,我觉得不写也罢。一直以来郁闷的,女人,尤其是女企业家写的书大都不好看。《逆风飞扬》《勇敢抉择》《亲历历史》……在她们的书里,你看不到象《唯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旁观者》《二战回忆录》那类由男人写的那种面对世界的未来与未知的宏大叙事,包括也没有《野蛮生长》那种语无忌惮的痛快淋漓。
也许,因为社会系统对男人要求高,而且多维度。男人不但要干活,还得有理想境界,还要顾及江湖颜面。
女人,一旦掌握游戏规则,而又没有男人那么多的面子忌禁,在驾驭游戏时,她们往往更直接更强悍。不过,她们写不出像男人那么漂亮的文字。
 
杜红真的很厉害。
如果机会和她做回合作,应该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2008年03月21日
黄真伊的师傅百舞问黄真伊:“你知道作为一个艺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黄:“是才艺吗?”师傅:“不是。”
黄:“是热爱吗?”师傅:“不是。”
黄:“那是什么?”
师傅说:“最重要的是 痛苦。 ….. 最终使你可以站在一个别人达不到的高度,不是因为你更有才艺,或者更热爱,而是因为你更能承受痛苦。”
 
《棋魂》这本漫画,给了我太多的启示。
平安时代的天才棋手藤原佐为,工作是在皇宫中教天皇下围棋。后来被人诬陷,逐出皇宫。而佐为认为自己除了下棋,没有生活能力,就自杀了。他把灵魂寄托在一张棋盘上。
1000年后,13岁的国小六年级学生进藤光拿到了棋盘。于是,感谢所有的神明,佐为终于可以再次来到这世上,又可以下棋了。而爱上了围棋的小光,宁可走自己的烂棋,也不愿意按照佐为的意愿,走佐为的高超棋步了。所以,虽然佐为寄身于小光的身体,却只能教小光下棋,而无法按照自己的想法去与人对弈。
佐为终于明白,那被他轻易抛弃的身体,是多么的可贵。虽然,为了使这具身体生存、健康,要做那么多不情愿、不擅长的事情。可想凭借别人的身体,走自己的棋步,那几乎不可能。要想下棋,就要承受下棋无关的痛苦。
 
我想,陈彤现在痛苦着。
新浪是他下棋的身体,而他是新浪的灵魂。
如果抛弃新浪,陈彤作为互联网最大的内容天才,他还要继续下棋吗?
他要借助别人的身体下棋吗?
还是去承受孕育、诞生、成长一个生命的痛苦,再去生成自己新的身体?
还是,留在新浪,也许是干部轮训上学、也许冷坐一隅、也许调整心态配合现有管理层,打好2008的战役,让自己更成熟、能够承担更大的责任和痛苦,在被事实验证,新浪需要陈彤后,再次执掌大权?
不论哪种选择,陈彤都要承担痛苦,至少3年的痛苦。
所以,前方无可避免的3年痛苦,将使陈彤这个强人,或落为凡人,或成为神。
 
不论如何,都祝福陈彤。
互联网靠实干成为旗帜的人物不多,陈彤是一个。
过去11年,陈彤为门户新闻模式的所呈现的开创力与超强的把控、执行力,势必会写进《中国互联网史册》,那是陈彤的过去。
未来3个月,陈彤会做出的决策,和未来3年,陈彤对痛苦的承受能力、甚至变为痛苦为养分的消化、吸收能力,将造就陈彤的未来。
让我们祝福陈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