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7月07日
毛一丁电话“我和方兴东在大堂,你快点”。我一狠心,不等正午12:00拥挤到不能再塞进一块饼干的的电梯,从12楼步行下去。下楼,12个回转,绕过大堂的大柱子。
12年,依稀眼前,28岁的方兴东和和27岁的刘韧,穿着花格子衬衫,坐在风入松书店门口的台阶上,午后的阳光打在他们青春勃发的脸上,他们大笑的样子。
 
其实我也记得第一次见到雷军,那是午夜WIN98 的PARTY,1997年,午夜之后。当时很多人在一起。某人对雷军说:“她就是梁宁”。当场,中关村一品小伙儿的雷帅哥失望之情言之于表。后来,雷帅哥又见了我一面,确认了当时的印象后,说:“梁宁,你真的不算10%的美女。”
12年之后,我和毛一丁和他大学同学一道喝酒,他同学坐下的同时,称呼我为“资深美女”
我问“资深何解?”彼家伙曰“就是老啊,我又不好意思说你老,只好呼曰资深”OH~,我又契尔不舍地继续自取其辱,“在你的定义里,百分之多少的女性,你称之为美女啊……”此兄答曰“100%”……我想自己可以去跳河了~
 
今天和毛一丁、方兴东喝30瓶啤酒,从12:00到晚上。回想起来,好像也没说什么。
太熟了。
 
去年厦门,蔡文胜召集的超级PARTY。
方兴东要去给厦大2000个崇拜他的MM做报告,与我们一干老友挥别。
艳遇指数为0的凄惨人类,我们,只好凑到一块礁石上,沉默狂饮,聊以排解彼此毫无艳遇之尴尬。
晚21:00,方博来电,我把电话递给毛一丁。毛总曰“找谁?梁宁?你打错了!”
接着,方博致电交际花李学凌,学凌继续把电话递给毛总。毛总曰“怎么又是你?错了!”
哈,只有交往10年的朋友,才能这么刷着玩,才能每想起开心到如今。
 
周末和老妈从太阳园步行到家乐福。一路指着路过的每一栋楼“余永福在这”“李学凌在这”“毛一丁在这”“方兴东在这”……
太熟了。
王锋给我发短信“我表弟要租中关村的房子,介绍下?”
我迅速回复“我们村可大,核心地带1平方公里,从联想桥到海淀桥,外延地带到上地,再外延到回龙观。你要租哪儿?”
王锋曰:“你说的真自豪,比本山叔还自豪。”
OH~,我工作了13年,一直在中关村的1平方公里。
 
某天遇到联想的10年前某位老同事,一见之下,亲切之情不知如何表达,只能走过去踢他一脚。没想到,当场跳起来3个保镖。WOCAO,此兄原来已经是大佬了。
又某天,某人叫我去吃螃蟹。我老老实实地喝了五粮液吃了5只大闸蟹,到下巴累了告辞。站在电梯里我想,原来,所谓的黑社会老大,居然就是我认识十多年,那么亲的朋友啊~
 
今天和毛一丁、方兴东喝酒。为什么喝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喝30瓶?我也不知道。
我们中间说到了黎和生。12年前的黎和生,喝醉酒不承认自己醉了。我竖3个指头,和他说,这三个指头分别代表“汪云志”,我点哪个,他说哪个字。我点一,黎和生说“汪!”我再点,黎和生说“汪!”再点,黎和生继续“汪!”……黎和生成了重庆火炬手,这个家伙!
 
毛一丁7月底要去齐齐哈尔跑火炬。很有心去添乱。
新认识的人,才会小心翼翼地討他信任,老友就是用来涮着玩和添乱的。
我要办绿人网的时候,去找蒋涛。“我要做网站,但没有CMS,请把你的CMS和技术支持我。”蒋涛说“好啊。”我又说“我根本不懂互联网,我以后要每周到你这来工作1天,你要给我一个工位,并解答我的问题。”蒋涛说“好啊。”我又说“我网站出来,你要在你网站给我宣传。”蒋涛说“好啊。”
我说:“我的问题问完了,你有没有问我的?”蒋涛想了想,说:“你喜欢滑雪吗?我这里有滑雪票,可以送你。”
12年前,刘韧给我们的定义是,看书找方兴东,上网找蒋涛,瞎聊找梁宁。
今天,方兴东已经有17000张DVD,我100%的电影都是FROM方博,100%读的书都是FROM蒋涛,100%的朋友都是FROM刘韧。
高忆宁说:“最初的设置会影响到最终”。恩,12年过去了,我还是生活在中关村,我的世界,还是这几个人在牵引。
 
前两天,和郭为通个电话,我说“光影蕤苒,我终于成年了。”郭老板哈哈大笑。
他根本不理解,12年前,我看他,其实就是今天我的年龄,但当时,觉得他老得要命,以此类推,也理解,80后的同学们,看到我的心情。
 
比起青春年少,其实我更喜欢此时的感觉。于事情,建立理解,一帮老友,彼此熟悉。
有时候想想,我们的故事,比任何电视剧都有趣。呵呵,希望能再有12年。
2008年07月05日
上周和老祝见面,本是盏茶小叙,却长聊了5小时。倒不是因为他的办公室摆着《柏杨曰》,而我正在读《新唐书》。
不必纵叙千年,只这10年自己身边的故事,已足够让人感慨所谓大浪淘沙。
 
昨天窗外大雨,有人给我打了个电话,我看着窗外,向心中他的背影说“再见”。
大浪淘沙,不过7、8年的时光,有的人拥有了强大的实力,有的人将实力消耗殆尽,有的人连才气都没有了。
 
一个模型,很简单地评估一个人,有多薄,有多厚。三个维度是“内部资源管理能力”“外部资源管理能力”“创新能力”。
 
原点是自我资源管理能力,学习、反省、自律、忠诚。如果没有这个原点,就连人才都算不上。
“内部资源管理能力”是在企业内部,或者行业内部能够直接调动的资源。也就是所谓的“实力”。
“外部资源管理能力”其实,对我们来说,这个世界是一样的,外部资源是一样的。但是人的见识不同,对资源的价值的判断、获得路径、取得成本的不同,使获得速度不同。实力增长,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把外部资源,变为内部资源的过程。
“创意”。所有的资源都是已存在,并在原有轨道上循环。凭借创意,改变内部、外部的资源分配,使人拥有实力。我们看过无数例子,一个人,凭借创意,获得资源。创意的极致就是革命,改变资源的流向,改变世界的速度。
 
那些令人扼腕的风流人物。
杨度,旷代逸才。一生只在原点,不断进行“自我资源管理”。没有对等的内部资源对接,纵能识别再多的外部资源,也没有意义。
所以很能理解,为什么政坛与商场多是世家子弟。庞大的、盘根错节的内部资源,确实需要几世几代的积累。
 
很多女人,折在创意上。
每读朝代衰亡史,看千年来近百号天子被玩弄于权臣的股掌之上,就不能不觉得,慈禧很厉害。秦汉已降,帝国末世,没有权臣乱朝纲的,只有清朝了。不能不说,慈禧对“人”的把控能力极强,超强。(可惜没什么管理书籍存世)
读过吴士宏的《逆风飞扬》读过卡莉的《勇敢抉择》,读得我很郁闷。全书没有对她们所身处的世界的理解,没有对自己所作的到底是什么的深思,一句话,她们没有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新的东西。感觉这两个女名人,最得意,最愿意与人分享的,就是征服一个人,又一个人;征服一片人,再一片人。
 
没实力,只能是希望借助别人身体下棋的孤魂野鬼;没创意,是如穿堂风一样飘过的管理者。
获得实力,靠计算,靠沟通。接触资源、获得资源支持、让资源发挥作用、保护资源、让资源产生新的资源。
拥有创意,要忍受探索的孤独和一路的自我怀疑。
 
有的人,喜欢轻轻浅浅地看花开花落朝霞黄昏,传说别人的故事,欣赏别人的作品。世界于他,始终是身外事。做什么工作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回家后,对着自己的家人和自己。我想和这样的人做退休的邻居,但不想再工作上,与这样的人为伍。
 
为什么需要多朋友,也许,是因为特别孤独。
花很多的时间,去认识这个世界,去推测世界变化的趋势,去知道掌控资源的人,去与资源的管理者进行交流,去探索,去承受挫折,鼓励自己,再探索,进步一点点。
看一个花花公子历任美丽女友的照片,一张一张问:“这个美女后来呢?”“嫁人了。”“她呢?”“嫁人了。”“这个?”“嫁人了”
好似麦兜的老妈给麦兜读故事“从前,古时候,有一个人,后来,他死了……”
承受所有的痛苦之后,后来呢,未来不可知,又不过如此。
 
看《士兵突击》特训时,小伙子们暴雨中训斥下抗着木头奔跑。为什么要受这个罪?因为觉得自己还没到极限,因为想知道前面是什么,因为自己的朋友们还在这里。
谁都不过是历史的沙。但希望在时间的洪流里,可以彼此相识,团聚成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