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9月30日
张旭、蒋涛、梁肇新、史文忠和我去拜访明实大师,大师指点我们打坐。
明实大师读高中时是学校著名的才子,擅长油画,研究生毕业后,受戒为僧。后往泰国修行8年,韩国修行4年,坐禅硬功在东南亚和韩国无其右者。刚刚回国,现在凤凰岭的龙泉寺。
 
明实大师用咖啡招待我们,我一边用手摇咖啡机研磨咖啡豆,一边问大师:“打坐有什么好处?”
大师说:“打坐帮助入定。”
“那为什么要入定呢?”
大师说:“每个人都有入定的经历。比如,全神贯注地读一本书、写一篇文章、写一段程序、下一局棋的时候,仿佛自己与时间都不存在了,完全进入到一个境界里,并在那个境界中效率很高地获得灵感。越是高级的人才,是比一般人多的在入定状态,拿出完整的一气呵成的东西。”
然而,一次或N次的入定于某件作品,使自己和这件作品完全融为一体,把握控制住每一个细节,是小入定。抵御所有的痛苦、诱惑和怀疑,把自己N年甚至几十年如一日地定在某个领域里,才是大定。
“戒”“定”“慧”。戒才能后定,定中生慧。在一个行业,一个领域,一家公司没有持续努力5年以上的人,是无法理解“定”后,无形中化出的智慧。
想起年初,陪老妈去雍和宫,那著名的几绝没觉得怎么着,倒是一组无名壁画印象深刻。那组画,有三幅或者更多,中央,是一模一样结跏趺坐双手结禅定印的佛陀像,每幅壁画的背景不断变幻,依次走过,世间万千变幻,而佛依然故我。
明实大师,是在指点我们这些在现世还在追求有所为的人,如何面对世界变迁所映射到内心的颠倒梦想,回到本心,保持定力。
 
我读佛经时,曾有两点不能理解。
第一,六道轮回。而结果是地球上每天都灭绝一个物种,而人这个物种越来越数量繁多。所以六道轮回,转入人道貌似是大概率事件。
第二,一个活佛,在他3岁时被发现是转世灵童,于是被带入寺庙修行,然后了生死,然后转世,然后又被发现是转世灵童,于是又被带入寺庙修行,然后了生死,然后再转世,然后有又被发现是转世灵童,于是又被带入寺庙修行……
第一个问题,王微回答我,说也许老鼠蟑螂的数量也在增多,所以如果怕变成它们,修行还是需要的。
第二个问题,曾锡文大哥回答我,说活佛是作为法度的本事而存在,他们的存在并非为了本体的快乐与成就。而这种追求,我们凡人不能理解,他们也并不追求我们理解。
这次与明实大师的交流,第一次让我产生了对一个僧侣的敬意。他们用自己的修行,向我们同时期的人,昭示一种作为“人”的更高境界的状态的存在。
我们不是僧侣,但可以效仿他们的方式,用于自己致力的作品,弥补智慧的不足。
 
 
我和王微说,因为互联网里有你这样的人,我才想到这个世界中来。
3年前,就是因为羡慕这些人的状态,我开始想进入互联网的世界,之后的3年,几乎是个再惩罚中持戒的过程。不知道可以做什么,不知道不可以做什么,不知道可以与不可以的原因是什么,不知道开启一个进程意味着什么。因为不能定,所以思辩、尝试、探索、怀疑、消耗、再来,太多时间~
28日搬入新办公室,全部收拾完,窗外已暮色四合。我对自己说,“定”。
 
不能控制的事,不去开始;
不对“不定”的人给予希望;
在“定”中,把握企业的内在规律和行业的内在规律,以自然的状态,生发成长。
 
 
 
PS:
蔡兄文胜茶道高手,我虽然非常不爱喝茶,但确实觉得他每次摆弄茶具的样子风采照人。文胜兄要挽救我于浓咖啡与白开水中。上个月给我寄来盒好茶叶,并打了个长途电话,教育我一定要学会喝茶“喝茶能让人心静下来,而且能减肥~”当即我满脑黑线。得,文胜兄看见了吧,东南亚打坐第一高手是喝咖啡的,谁说喝咖啡的人心不能静?
 
2008年09月26日

孟母三迁是个好故事。我以同样严肃认真的态度找办公室,几乎成了朋友间的一个笑话。

上周日,和蒋涛、梁肇新、史文忠、张旭去看望从韩国修行4年归来的明实大师,回来一块喝粥的时候,张旭说:“人走背运,找办公室都找不到风水好的。”我当时脸就绿了。蒋涛、梁肇新、史文忠同时哈哈大笑,前仰后合。

唉~ 在冬天寒风凛冽的时候,我从学院路出发,步行走到海淀黄庄,然后向南走到数码大厦;夏天,艳阳高照的时候,我从海淀桥出发,步行走到海淀黄庄,然后向北走到四环;第一场秋雨伴着诡异的秋雷来到的时候,我在西四环世纪金源周边晃荡。

几个月下来,我几乎手绘了一张中关村风水图,并对每栋写字楼、商住楼的平面图、价格明白的如同自己的掌纹,(我这般人才,不做房屋中介,真可惜)。

办公室没找到,没找到的理由倒是找到了几个,如下:

1.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原因,是因为基本上一栋楼里,风水好的位置是少数,所以,渴求幸运,是追求小概率事件;

2. 中关村的写字楼,是为至少租500平米以上的公司服务的,300以下的办公面积,一定不是放在东北,就是对着货梯、厕所之类的几角旮旯的地方,不需要懂玄空理气,看一眼那黑漆漆的走廊,就有直觉;

3. 种子是在黑暗的腐土中萌芽,能破土而出,才有资格享受阳光与空气,不能破土,就在黑暗中死去。小公司只能在一个风水巨恶的地方,拼自己的生命力,能够成长,就有资格去找个舒服的办公位置,否则,就在恶风恶水里消失。

我多么热爱中关村,可是中关村压根不爱小公司~

说说绿人是怎么把OFFICE搬到建外SOHO吧。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曾经我在绿人内部测试的SNS系统上,发起个投票,最不能接受公司搬到哪儿。我自己率先投了建外SOHO。后来,蔡文胜说他搬到建外SOHO了,我说OH~怎么跑那去了。然后2周后,我自己也搬过去了。

9月30日,在银网的办公室到期。9月24日,还没找到办公室。24日,和SUSU顺路去建外SOHO晃了一下,看了两个空办公室,共计呆了20分钟。回来,和团队碰了下,就确定了。25日上午和东区的一家谈判,未果,我中午去和谢震吃饭,两点,SUSU发短信,说和西边的那家谈定了,签?我回OK。然后去参加滑雪论坛。会上告诉大家我搬家了。然后短信SUSU,我们是哪栋楼几门几号?

晚上和刘策去宜家,买了办公桌,雇了个面包车,拉到办公室。晚上10:30DIY结束。(那天,我穿了双7CM的高跟鞋,晚上回家,发现脚在流血。)

然后,明天,我们就搬家了!从看,到搬,4天。

当我找办公室的时候,我老抱怨,找办公室比找男朋友难。因为,你不找办公室,办公室不会来找你,而男朋友至少会主动来找你。

当我找到办公室的时候,我觉得,还是找办公室容易些。当我已经看过46栋楼的近百间办公室,我第一眼就知道,什么样的办公室,是在我的条件内,最好的,所以要把握机会。而把握一间房子,花钱就可以了。

绿人的新办公室,建外SOHO西区13号楼2302。窗外有河。

欢迎大家来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