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31日
今天的0:28分,我对花生和刘策说:“三年前,就是这个时间,绿人上线的。”
花生说:喔~三年了。然后,他俩开启了新社区的入口。
我在窗前。通惠河对岸漆黑一片,建外SOHO的小白楼们灯火玲珑,好像深夜乘火车,中关村的那站已在远方了。
 
花生让我写段话在社区的登录页面,作为对前来登录/注册的网友的客套之辞,我第一句写:“在这个大世界,绿人是个小网站。”真可笑,如此显而易见的事,我居然花了3年才明白。
 
没有香槟也没有聚会。我和两个兄弟静静地度过了绿人的三周岁生辰。
这个世界上,有帮明白人是为了赚钱而开公司的,在开始的时候就非常明白自己做的是什么生意,并知道如何去控制这个生意的核心环节;也有帮傻瓜是为了过把创业的瘾。抱歉,开始的时候我是后者。
我曾经顺到觉得电视剧上演的那些创业吃苦的画面是浪漫的事。所以,当我老妈不理解我不拿工资还每天跑跑颠颠起早摸黑的时候,我说:“这是我一直梦想尝试的生活啊~”
既然我是那么地想吃苦,上帝就安排我尝一点点。这一点点就是,要彻底地体悟到,自己是个多么小的公司,在做一个多么小的网站。
从感受到苦的味道,到识别出这是什么苦,到把它化解并咽下去,然后开始回甘。过程大约是2年。
加上没上过互联网到成为菜鸟网虫的第一年。就这样,3年。
 
三年收获如下:
1) 走通了绿人网到底是做什么生意;明确什么是绿人的核心资产。
2) 正确评估团队成员的实力和潜力,根据实力安排任务,不期盼,不抱怨,自己承担所有结果;
3) 正确评估绿人的实力,明白每一次与潜在合作伙伴的交流是可以交易还是铺路还是趟路。明白在实力不够的情况下,强攻是让人为难且自取其辱。保持方向,保持前进,保持体力;
4) 大约领略了互联网、旅游、户外三个圈子的游戏规则,大约了解几大派势力的割据和其间的血脉关系,知道绿人这个小站能够存在的基础,相信点点春风,能绿江南岸;
5) 交到了可以共同冒险的朋友。以前有很多学术朋友,因为共同的爱好而彼此相悦,愿意一起吃饭聊天,彼此可以付出的就是饭费和时间。现在彼此可以付出的是身家性命。
6) 改变了我的世界观。经营这家全世界最小的公司,我看到了现实和人性。仿佛第一次睁开双眼,扑面而来的全是从未曾见过的信息。在同一道伤口上受伤一次、两次、三次,我知道了,我遇到的是客观世界。而我还是这个样子,也只能说明,我就是这样的人。世界还是世界,我还是我。只是以前不知,现在知了而已。
 
    感谢所有人。感谢那些曾让我痛苦的人,离开我的人;感谢这些帮助过我的人,还在我身边的人。感谢这三年里所有的点点滴滴来来往往。
下面做什么?
1) 绿人现金流已经正过来了,说明路趟对了,下一步就是铺路,路宽了才能跑大的;
2) 客观地告诉团队的每个成员,绿人是全世界最小的网站,我们的创业刚刚正式开始,绿人需要的是,创业合作伙伴,不是用时间换工资,而是要用创意和作品赌明天;
3) 重视社区,重视社区,再重视社区。
 
感谢这些朋友,也仿佛是机缘,每当我脆弱的时候,你们会莫名其妙地就出现在我身边,然后我难以化解的块垒就消化了,仿佛每次不经意的见面,都是上天安排对我的帮助。
  戈:9月5日,蒋涛在上海开英雄会。我拉他去了横戈的BLOGBUS办公室,之后我们在飞机上谈了1小时。横戈是个有智慧的人。2年前我还没有吃过苦的时候,对他的认识,太肤浅了;
EMILE:EMILE是个神奇的女孩。每当我觉得难,想想EMILE,我就觉得自己面对的所有状况,都是小CASE。
  涛:怎么说这个家伙,BLOG已说太多了。
  花:本次“赢在中国”的亚军。管理的问题,产业的问题,我每次都给她打1小时以上电话,曾花永远不厌其烦。
李钟伟:我应该向30个人以上推荐过钟伟。钟伟是我见过最缜密的人。有雄心、有耐心、果决且细致。现在做SHOPEX
  军:唉,怎么说他呢。
毛一丁:我们一起吃过300个鱼头,搬离中关村最难割舍的是和毛兄的鱼头午餐。
郝玺龙:海量的老大,而且确实海量。深藏若拙临机取决,就是玺龙的样子。我的每件大事都问过他。
蔡文胜:文胜让我看到互联网是如此明确的生意,又让我看到,商人是如此重情义;
李学凌:唉,天啊,学凌。学凌是我见过的人缘最好的人啦~最近开了窍才意识到,学凌很厉害。以前向学凌学的太少了,以后要多向李老师学习。

霍炬:没有他,就不会有和刘策的合作,就没有大家能看到的这个社区;

梁公军:公军和我同姓,总是戏称他为堂兄。人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