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1月20日
03年我受洗的时候,站在水里,牧师问我:“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说:“很多人都觉得上帝给了我一些天赋,但为什么,我这么没用?”
牧师说:“要做上帝的美器,看护好自己,等候上帝使用你。”然后他给我施洗。
 
之后五年,耗掉了最后的青春,在曾经所有的美好幻想一一幻灭里,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08年,又开始算命。去年,算了好多卦,拆了好多八字,看遍了中关村的甲级写字楼。
上周去某人家作客,此兄说,帮他看看风水。我没带家伙。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借一块手表,根据表盘画24个刻度,标出24山向,然后根据正午12点的阳光与阳台的夹角,算出这座房子的坐向和玄空飞星。这帮和我很熟的家伙那个样子看着我,我只好说,风水的本质真的就是这样,虽然我的形式感有点山寨~
 
去年的12月,上海午后的阳光里,我坐在文哥旁边,一边看着窗外的绿草闲聊,一边顺手用一张A4纸的两面,给他写“五行”“九宫”“命”“卦”“世运”“风水”的关系。
文哥建议我,把这些写下来。他觉得我解释命理,简单明了,1张A4纸他就懂了。
 
今天中午,和霍炬、西乔吃饭。真的很喜欢这对男生女生。
霍炬的爷爷是天津著名的基督教领袖,他的家是文物保护单位。我说我和几个朋友计划包一个寺院,做国学俱乐部。
然后又说到,为什么我默写过那么多佛经,熟悉道教的历史,爱好中国术数,却会皈依基督。
我说,为皈依到谁家去,我想过一阵子,我的理解里,道的事业是“修己”,佛的事业是“渡人”。而上帝的事业是“创世”。
和尚为了弘法,做了很多大工程,乐山大佛、敦煌、云岗、龙门、麦积山,包括规划并修造元大都和明北京的刘秉忠、姚广孝都是和尚,但终究,他们除了呈现人可以有更高智慧感的存在外,对祖国、对社会、对这个世界,没什么贡献。中国曾有那么多有名的道士,不论三大世家之一的张天师、还是寇谦之、王重阳、丘处机,道教只给了我一些文字,让人放到脑海里去想象与传说。
而上帝的事业是创造世界。我们赞美造物的神奇,不断发现这个世界的美和惊喜,并或许能够从天然世界中得到一些逻辑或者灵感,使我们或许可以效仿上帝的工作,做一些自己的创作,让自己的工作,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这,会让我觉得幸福。
所以,道的事业、佛的事业、和上帝的事业中,我当然愿意加入信上帝的队伍。
霍炬又问我,为什么非要找一个去信呢?
我说,为了管理自己的能量。
 
我办公室放了一套《史记》,我最喜欢的书。霍炬说他也有一套,版本都一样。
他走后,我坐在窗台上,翻开第一本,看目录。十表、八书、十二本季、三十列传、七十世家。一个一个地读目录上熟悉的名字,黄帝、秦始皇、汉高祖……
这些人都死了好几千年了,他们还在释放着能量,影响着我们。那么多古人对我们的影响,比活在身边的人还要大,大的多。
而同时,在这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5000年以降,应该曾经生存过累积千亿的人吧?这些曾经鲜活的躯体和笑靥早已成为我们脚下的大地的一部分。而找不到任何痕迹证明,他们曾经存在过。
 
很喜欢黄仁宇,喜欢他常说的,放大历史的视界。
如果在足够长、足够远的外星人的距离看地球,隔一段时间,一座楼盖好了,隔一段时间,一座楼倒塌了,隔一段时间,一个城市出现了,隔一段时间,一个城市消失了,隔一段时间,一个文明成型了,隔一段世界,这个文明湮灭了。人,看不见,就象风看不见,磁场看不见一样。就像我们看不到远处的星星。
我们可以计算风的能量,可以计算磁力,可以计算星星的体量,当然,也可以计算人的能量,生命的能量。只不过,大家习惯只把人的能量,用一个维度,或者群体的方式概括:产能、战斗力、计算力、财力……
而算命,就是单独评估一个生命的能量,而这种能量,会在什么样的天干地支的时空支配里,被激发或者被抑制。
 
12月底,华军的会上。梁肇新说他打算写《五行原理》,用现代数学解释五行的本质。我说,好啊,那我写算命笔记。我看过《鬼吹灯》《斩龙》《茅山后裔》。看得倍儿不服气。这些人都是写故事,而我是扎扎实实在中关村里,算了近千卦。
 
03年受洗,人生大事不再思辨,感谢上帝,让我有了许多闲暇的心境,感受世界之美。
08年,再开始算卦,是为了自己身边的人。
一次又一次问朋友,“你为什么不能把自己交给命运,集中自己生命的能量,去做自己命中该做的作品。能完成,是你的命,不能完成,你就认命。别把自己的能量零零散散地消耗在这些试探里~”而几乎80%的人,都回答我,“没法认同任何一条路的终点就是我的命,所以我必须几条路同时走……”唉,这帮人
 
前段看了很多穿越小说,讲现代女生穿越回古代,随便抖露抖露现代人的理念与知识就无往不利风生水起。
某天,大家聊起来,如果有个穿越的机会,想回到历史上哪个时间去。突然,有人问:“我怎么觉得梁宁象是从古代穿越来的?”
我也觉得自己某些时候,或者很多时候,象从古代穿越而来的菜鸟。拿着自从用天干地支纪年方式起就有的生命衡量法则,对着现代这帮进化程度更高的人说啊说,想改变他们的命运,其实什么都改变不了。
 
写这文的时候,MP3里一直放王菲的《红豆》
等到风景都看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