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4月27日

2004年,我29岁的时候,还是不知道钱是什么,还是很看不起钱。

    2004年,我去东京。到了海关,先换钱。换了一堆1万日元的。一个明治发型的日本人。我以为是天皇或者政治家,没多看一眼,就收起来。(后来才知道,是福泽谕吉,教育家。)

    然后开始花钱,拿到一张1000日元。相当于人民币80块左右吧,在日本花起来的感觉,好像在中国花10块钱的那种币值。发现头像变了。

    我们人民币,不管什么币值,都只有毛主席一人啊。

    1000日元上的头像是夏目漱石。

    注意到这点的时候,在新宿的街头,繁华的都市大街人来人往五颜六色,我呆呆站在那里,说不清为什么这么震撼。
    然后,就把这1000日元,折好,放进名片夹。一放就是5年。

    然后,说说这个名片夹。这个名片夹是于博文98年送我的,我用了11年。我从97年开始用手机,到99年的时候,已经丢了8个。而名片夹居然11年没有变。那天和柯志说起来,自己都觉得很诧异。

    在日本,去著名的浅草观音堂。
    如此大名的寺庙,居然很小。而且抽签,解卦全自助。我只记得过程很有意思,而自己抽到的是什么签,早就忘记了。

    然后,一堆游客围在浅草观音堂的香炉前。导游说,浅草的香火很神奇。拿出你身上的容器,对准香烟的方向,然后这个容器就会被充满。

    98%的人,拿出钱包。1个人长大嘴,因为他想长胖点。而我没带钱包,身上唯一的容器就是名片夹。
    后来,我的名片夹确实不断地被充满。

    3月,周劲翔要介绍我和安意如认识,我迟到1小时。而且没带钱包。只好把名片夹里的1000日元给了出租师傅,并给了他我的名片。如果他再经过建外SOHO,我愿意用2倍车钱,换回这1000日元。

    后来,认识意如,觉得此行不虚。拿那1000日元换,也是值得的。

    再说说那1000日元上夏目漱石给我的震撼吧。

    在我心里,一直觉得钱会改变事情的味道,所以总是避免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和钱牵连起来。所以,刘韧告诉我,说:“柳传志说,每当他觉得对不起谁,他的方法就是给对方钱。”刘韧觉得这个解决方案很好。我一直不以为然。

    读张爱玲的《小团圆》,发现一条有趣的线索“爱与钱”。爱,总是那么卑微不可确定,而钱,总是那么实在、有力量。唉~伤我这个文学女青年的心~

    把尊敬的人的头像,印在钱上,可以说是一个国家,最高的致敬方式。

    当我彻底了悟算命其实就是能量学后。钱,是能量的一种介质。单独的钱没有意义,而在意志之上,加上钱,钱就是意志的载体。

    我大约每天花300元,每天大概5-30张钞票之间。曾经想,如果每天,我在我花的每张钱上,写上绿人的域名。那么,每天会有5-30张写着绿人域名的钱流出去。每张钞票每天被转换5次。那么一天会有25-250人能拿到这张钱,我每天坚持,不用1年,就是个天文数据。

    我和花生说了这个设想和数学算法。花生说,大概公安局会来找你吧。

    明白了钱是什么,是我08年的进步。也是我彻底断掉了青春期的脐带。
    陆小凤在一张银票背面写个便条,请他的朋友来帮个忙。钱本来就该这样用。

2009年04月19日
从中关村搬家到国贸前,我收拾办公室。把之前10年收的3000张名片都扔了。
前两天,换了手机。新手机空荡荡,没有一个电话号码。
我放开手,把自己交给命运。在我生命里的,就会在;如果我已经忘记,就已经不属于我了;如果我们的交集,只因为我曾经从属过的平台,那就让它过去。
 
第一时间我重新有了蒋涛的手机号。他打电话给我,让我做2009 CSDN英雄会创业论坛的主持人。
 
创业论坛,6个人。
贾柯:游戏人。正做一款号称全球只有10家公司能做到百人即时战斗网页游戏。
刘旭:26岁女生,做了个50多人的设计公司,专长3D虚拟现实设计;
戴志康:著名的京城四少,开发DISCUZ! 和 UCH。
吴津津:戴志康刚放弃了ECSHOP,而他正致力于做类似的商城平台SHOPNC;
李金波:迅雷CTO及联合创始人;
华军:著名的华老大。是迅雷最重要的推广渠道,而迅雷又在抢他的用户。
初创业2人,天才得志少年2人,成功2人。
我问蒋涛怎么找出来这么有意思的6人组合,蒋涛说,唉,顺手瞎抓,就成了这样。也许,都是在这个道上混的,想找出彻底没有纠结的6人几乎不可能吧。
 
看着这几个人的名字,几乎能感受到他们之间可以碰撞出的电光石火。所以,我准备了5个平庸的问题。而因为时间关系,只来得及问了三个。而他们答的很有意思
 
第一个问题: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贾柯:我是个热爱游戏的人。
刘旭:我是个充满爱,追求美感的女人。
戴志康:我是个为了计算机互联网而生的人。
吴津津:我是个固执的人。
李金波:我是个普通人,有幸做了有价值并被接受的事。
华军:我是个有原则的人。
 
第二个问题:你拉起这支队伍的愿景是什么。
贾柯:在我退休时(也许150年后),能够看到虚拟世界成为现实。
刘旭:让世界变得更美,让中国设计在世界更有影响。
戴志康:……(老实话,他说了很多,而我只记住一条,就是要为股东赚钱。)
吴津津:让跟着我的兄弟一起能卖房子取老婆
李金波:让有数据流的地方,都有迅雷。
华军:5年之后,大家仍用华军软件园。
 
第三个问题:你的旗帜性战役是什么。
贾柯:等着我的即时战斗网页游戏吧!
刘旭:……(她说的很快,我没听清)
戴志康:2005年12月,我们宣布DISCUZ!免费,那次我们打破市场规则。破而后立,立什么,已经在我心里了。请大家等着看吧。
吴津津:每天都战斗。奉劝正创业的程序员,每天写代码的时间不能低于15小时。因为你什么都没有,再不写,还能有什么?
李金波:超越自己,控制诱惑,找到迅雷的盈利模式;
华军:做好的软件推广平台,下面打算多做服务。
 
番外:
1)              华军成了当地软件园的副主任。华老大放话出来,兄弟们谁创业需要到房子,他免费提供;
2)              李金波的平实和坦率让我吃惊。本来以为他会是最闷的一个人,没想到他讲得最好,他说的每句话,我都认真听了;
3)              白鸦老师很受欢迎。为了和白鸦说句话,等到散会,白鸦老师已被女粉丝围成雀巢状,继续等到会场成空,才得以和帅哥老师说了句话;
4)              没来得及问的第四个问题。做什么的时候,你能真实的感到快乐快乐。以下六件事中你每天花时间最多2件事:产品、市场份额、现金流、团队建设、家族关系、自己的身心健康。
5)              没来得及问道第五个问题。你最怕什么。想过最怕的状况来临的时候的应对吗?
 
陈凯歌的《梅兰芳》一个情节让我心动。梅兰芳说:“这辈子,我最怕的就是不能唱戏,现在,我决定不唱了。”
 
能够真实地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并不断追逐,可以使人优秀。
而我也不认为一个人可以在自己感受不到快乐的状态下,坚持很久。
而干自己最怕的事情,可以使自己强大。
PS:
刚看了有CSDN的付江朋友从这几个嘉宾的发言中,总结的他印象深刻的东西,贴在后面。
 
迅雷联合创始人兼CTO李金波:
1.我的创业从廉租房开始,迅雷每天都是工作区中最后熄灯的公司;
2.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是互联网中最苦力的活数据搬运;
3.有些事有些流氓手段可以想但不可以做,那样只会赢得一场战斗,却会失掉整场战役(回顾与竞争对手的竞争);
4.技术本身很重要,但如果不能商业化就没有价值;

康盛创想CEO戴志康:
5.开公司并不代表创业;
6.康盛创想发展无界限,能做多大就做多大,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7.任何领域的发展都要经历先破后立,只有打破规则才有可能走得更远(背景:2005年12月将旗下产品全部免费);
8.我有10年的一线编程经验,参加市级省级编程大赛都获得第一名,后来我想做个跨界的人(技术人员/商业);
9.实现共赢是最终目标,让合作者赢得多自己才有可能赢得更多;

网城创想CEO吴津津:
10.自我评价如今的成功创业最初身无分文到现在凭创业娶到老婆;
11.有的创业者拿了VC死得更快,而有的人没拿VC却活得很好;
12.程序员技术创业每天写代码都应该在15小时左右,我自己创业时每天写代码超过18个小时;
13.如果做程序员创业时什么都没有,就写代码吧!

华军软件园创始人华军
14.创业期需要房子的来江苏找我,免费提供;
15.创业要坚持原则 在关键的时候要选对方向(曾放弃政府优越待遇下海,几年前有人高价欲购华军:不卖);

汉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贾可
16.经常幻想成功的景象,以此激励自己度过最难熬的时光;
 

 
2009年04月14日
4月13日的13点13分,在建外SOHO的13号楼,绿人全新上线。
全新上线,挺恶俗的四个字。可这是真的。
 
去年的6月16-20日,接连的两场事故,使绿人的2年半积累的社区归零。
08年的6月,大飞离开绿人去了天极,SUSU还在休产假。在我开始做绿人网,每天工作14小时,连续努力700天后,绿人只剩下了首页一张皮。
 
没法睡觉的夜里,我一次次问自己,这件事,还做不做?我有能力拥有什么?
 
刘韧出事后,我病了一个多月。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风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我们曾为之追逐的那么多的东西,别人对你的爱意或尊重,名片上的TITLE、资产以及财富以及自由,都是可以如此轻易地被剥夺。
 
掬水月在手,我们可以真实地拥有什么?
 
那个时候,偶然看到了2001年一则讲丁磊的八卦。说当时丁磊想卖掉网易,段永平问丁磊,卖了网易干什么?丁磊说再开一家公司。段永平说你现在就有一家公司,你为什么去想再开一家新公司?
如遭棒喝。
 
我开始想,什么样的生活,我愿意日复一日过,不厌倦。
其实,就是这样的生活。我喜欢张爱玲的“流言”那两个字,把字写在水上,可以传播得更快。把自己的想法,用互联网的方式表达,好似写在水上。
后来,我在所有的要介绍自己的地方写“做绿人旅游网,写闲花照水录”。这就是我的生活。不管一天在电脑前14小时还是20小时。此时,我愿意过这样的生活。
 
然后,刘策出现了,然后,SUSU回来了。
然后,10月31日,绿人的全新的社区系统重新搭起来了。
然后,4月13日,一个重新架构了搜索系统、风景点评系统等旅游信息阅读方式的全新的绿人网出现了。
第一次做绿人网,用了2年6个月。全部重头再来,10个月。
原来的,是用逻辑和试探做的站,而今天这个站,是从长在我心里的样子出来的。
 
世界的万千变化,真实存在于自己内心的东西,是自己的。
 
我和运营的伙伴两次熬夜到很晚,一次讨论每个省各用哪张照片来代表;一次是讨论,一年的12个月,每个月中国最美的风花雪月属于哪个角落的那个名字。
我在办公室里挂了中国地图,和北京全域图。一点点,手绘标出中国龙脉,和北京风水。沿着中国雄川大山的奔腾澎湃,回想千载以降的各个地方英雄出处,爱情传说。
这些,都是真实存在于我心里的。
我感到踏实,快乐。
 
感谢霍炬。
霍炬在绿人旧社区死掉的第一时间,找我吃饭。在大运村的古董湖南菜馆,什么也不说,只是陪我喝酒。然后,他找到了刘策。并和韩磊一起说服刘策,顶着三倍的压力,在当时绿人的废墟上重建。
绿人的站内搜索,是霍炬的银杏科技提供的服务。
 
感谢西乔。
绿人这次的产品全部设计,由西乔担纲。
 
上周,学凌来京,来建外SOHO的13号楼看我,我们又一起去16号楼延平那串门。然后给分别位于京城之东南西北的李明顺、刘鹏、刘峻、邹剑宇打电话,叫来一起喝酒。
天气已暖,在有景阁的水岸,我们从月上柳西头喝到月下柳东头。
学凌说,真不容易,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能坐在一起喝酒。
 
呵呵,是啊。真不容易。
不再是旧日熟悉的我有着旧日狂热的梦,不再是旧日熟悉的你有着依然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