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02日
当小姑娘们把QQ企鹅图案的小装饰挂头发上、耳朵上,当义乌工厂把盗版生产的QQ公仔卖到中国的每个乡镇的时候,我们知道,中国互联网,腾讯王气已成。
当奥巴马利用FACEBOOK、TWITTER、GOOGLE,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年轻选民;募到多于对手麦凯恩近一倍的竞选经费,成为“互联网总统”的时候,我们知道,中国互联网,要开始讲政治了。
应该说,这09年有不少好消息。
经济危机已经1年,股市已经离开了最低点,传说了10年的创业板如开了并暴涨暴跌,22家公司在NASDAQ上市。
可是,看上去,09年,很闷。
也许是因为08年太多的大悲大喜。所以,那些05年、06年、07年,曾拉动了互联网荷尔蒙高涨的因素都不能再象曾经那样发挥作用。也许是因为连续4、5年的大悲大喜,很多在路上的人,“在心为志,出口成言”,不再着急向这个世界用词语表达自己的想法。
 
某个早上,收到学凌的一条短信。“看当今之中国互联网,谁是英雄?”
呵,这个问题~~~  我们没有人可以回避的问题~~~
 
“产品”和“模式”是两种东西。一个很受欢迎的产品,不一定挖掘出了规模够大的盈利模式。比如,QQ和MSN,初始产品都是IM。但是一个的模式给予用户在进行网络交流中,需要的个体服务。一个是基于媒体广告。5年后,两家规模完全不同。
如果以“产品”和“模式”的成熟来衡量,中国的上万个商业网站可以简单分成三类。
第一类:产品和模式都OK 这类企业,有足够的产品市场覆盖率,并且其产品的应用与赢利主线有天然联系。发现上了市的成功企业都在这里了 腾讯、百度、阿里巴巴、新浪、还有一堆游戏企业。
第二类:产品OK,模式不OK  这类企业,有足够的产品市场覆盖率,但没有与其产品的应用天然相关的规模赢利主线。发现那些一时风头无两一时沉默无语的WEB2.0代表企业都在这里了 博客、51、校内、开心、迅雷、暴风、优酷、土豆……
第三类:产品和模式都不OK 剩下的都在这里了
没有模式OK产品不OK的状况,没有足够规模的产品真实承载运营之前,所谓的模式,只是一种假设。
所以,做网站,就象游戏玩晋级一样。每拼尽全力打上一级,就会面对上一级更强劲的对手,与更复杂输赢面更大的竞争格局。
而第一类的企业,压在他们头上的是:国家尺度。
政治,是在中国做互联网是“触线死”的高刚性红线,没有博弈的空间。
09年,很多还混在第三类的网站已经触线死了。
而混到第一类的每一个企业,每个企业可以影响的知识分子数量,大于中国任一个省的全部国民。
一个在二类打拼的兄弟谈他的创业艰难的时候,我说:“大哥,您往上打,打上去,您的竞争要点就要变成两面开战,前方的路上的生活,是你要的吗?”
 
而这三类企业,一锅腊八粥似地熬着的局面,也不会生生世世永永远远。
我能感受到,互联网的收官,已经开始了。
曾经的电视、白色家电、VCD、PC…..产业成型、巨头收官,从中盘到尾盘大约5年。
腾讯王气已成,阿里巴巴王气聚集,百度紫微星亮无群星拱佐,GOOGLE无法适应中国的国家尺度。新浪、搜狐、网易向NASDAQ再多输出一个上市公司,也是霸不是王。
边界已经画清楚,可供思考的时间上线也确定。
 
战略。战略。
 
上周,与学凌、延平、开森会于毛一丁的密云山居。
花开花谢,花谢花开,依然豪情满怀,依然不畏艰难,我们已经不复少年。
 
再读《三国》,到刘备大败于许昌,带着残兵败将逃到水边,刘备说:“诸君皆有王佐之才,不幸跟随刘备。备之命窘,累及诸君。今日身无立锥,诚恐有误诸君。君等何不弃备而投明主,以取功名呼?”众皆掩面而哭。
不能不为之动容。
那是建安5年,公元200年。刘备40岁。
今天再看《三国》为什么刘备的评价高,我想,也许刘备的经历,更代表了一种草根创业的历程。
孙权是富二代的典型。诸葛亮的描述是“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比起三国的其他大佬,讨黄巾、伐董卓、中原大战等令“将军百战身名裂”的事,他都没参与过,在曹操的儿子曹丕都死了之后,还活了26年。运气好啊运气好。
曹操是绝对的天才型人物,三国时期的狠角色,除了董卓和刘备,基本上都死在曹操的手下。曹操比刘备大6岁。一生的三个重要的战略决策是
1.         起兵伐董卓。曹操确定当时中国第一人的董卓没前途,跟着董卓干不如干掉他。于是孟德变行刺为献刀后,逃回老家。和他老爸说干掉董卓的计划,他老爸的评估是“是件好事,但钱少了干不成。需要先找到一大笔钱,再开始干。”于是,曹氏父子成功地拉到了VC。看形势,拿资源,再动手。是曹操一直别于竞争对手的做法。
2.         挟天子以令诸侯。
3.         官渡之战。漳河决策,占据冀州。参见我过去写的《雄才大略贪婪恐惧》。
PS八卦一条,倚天剑,是曹操的佩剑名。而曹操干的却是是倚天屠龙的事儿。
 
接着说刘备,28岁拉着关羽张飞起兵打黄巾军。到上文所说的身无立锥,12年征战。
这12年,刘备怎么过的?
28岁起兵,破黄巾有功,授安喜县尉,后来投奔公孙瓒(在那里认识赵云)混了个别部司马,遇到陶谦让徐州,代徐州牧,吕布来攻,败附于曹操。在曹操拉响了著名的官渡之战的中间,认为时机成熟,起兵联合袁绍攻曹操后翼。被曹操反手打得大败。于是有了上文一幕。
这之后呢?之后7年,刘备先依附于袁绍,又去投靠刘表。继续身无立锥之处。
在“定三分隆中决策”前,刘备大哥,走过来走过去,没有根据地。有个“匡扶汉室”的愿景,自身能力极强,每有机会总能把握打一两场胜仗,而无战略,所以随战随走。
一支在乱世中存活着的团队,既无战略方向,也无根据地的情况持续了20年。
当然20年的蹉跎也不该其志。这比“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更令人敬佩。
而一旦隆中决策确定,到拿下益州天下三分,是7年。
时光就这样流逝。
而英雄纷争之际,没有战略能力,纵使勇力过人、资源无两,也只能在茫然被动的一仗又一仗里,被有清晰战略部署的人,步步为营,倚天屠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