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7月29日

方兴东去参观富士康工厂,被震撼,回来和我们分享。

富士康的招聘流程是这样的:

“你出来几年啦?干过什么啊?”

if:“我出来3年了,在xx厂干过xxx”

then:“很好,回去等通知。下一个”

如果回答是:“我初中没毕业,刚出来,什么也不会,现在住的地方也没有……”

那么:“去后面报道吧,培训后上班。”

富士康的人力资源,每年负责打造10万机器人。

什么叫机器人? 父母养到18岁,有大脑可以接收指令,有四肢及灵活的五指可以根据指令进行操作。

这种机器人很好,有人体的自修复自癒合能力。不用上油除尘维护保养,只需中午提供40吨大米,10万机器人下午可以再工作4小时。

联合国对全球的26个国家地区的儿童进行了横向测试。

中国儿童的计算能力世界第一。

中国儿童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世界倒数第一。

中国儿童是什么人? 是机器人。

我们的父辈,大规模出现机器人。

在他们的年代,拥有自我追求是“个人主义”,个人喜好是“小资产阶级情调”。早请示晚汇报组织生活,占据一个人所有的时间。

没有人谈自己,没有人谈个人感受。

大家用口号来完成对话。

用口号挑起所有的情绪,用口号镇压所有的情绪。

后来,中国就进入机器人的年代。

在2011年的某天,你在北京、在青岛、在杭州、在广州、在成都。你看到的是一样的城市。一模一样的写字楼,一模一样的立交桥,一模一样的住宅小区。

某天,我又一次在某个城市毫无特色的钢筋水泥丛林里乏味穿行,听到广播里说,某贪官又被抓获了,从水塘里挖出他埋在其中的多少多少现金。

我好像突然理解了中国的房地产为什么这么热了。

因为我们没有想象力,没有创造力。除了买房子,盖房子,想不出来其他的事情。

把钱给詹姆斯卡梅隆,他会让你看到,你从来没想象过的东西。

把钱给乔布斯,他会让你体验,你没有想象过的使用感受。

贪官贪到钱,基本上用途有三:埋起来,送出去,买房子。

哑然失笑,又很寒冷。这么爱钱,钱给了他,却全无增值。

中国的贪官繁忙的一生,盖房子,赚钱。赚到钱,埋起来,送出去,买房子。再盖房子,再赚钱……

在机器人的努力建设下,古朴大气的北京、童话色彩的青岛、优雅斯文的杭州、闲适斑斓的成都,变成了同一个样子。

于是,那些没有被建设掉的局部,成了观光旅游的景点。

今日我们去购票参观的古镇古村,曾是中国农民的日常生活。

埃米尔·路德维希说:一个时代的重要性完全取决于它留给后人的东西。

这60年,我们的建筑,有哪一个会让200年后的中国人购票参观,然后因为它的美徘徊不已?

所幸的是,人类的比重还是越来越大了。口号越来越不能代替思考了。

人类不是机器,幸福感不是完成数字。

不过,生活在机器人时代的人类,还是需要应对三个问题

第一,自己是继续作为一个有情感,有爱意的人类,还是成为机器。

第二,配合应试教育,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老师喜欢的机器人,还是保持自己孩子是个有好奇心和独立情感的人类。(代价,他可能不那么被学校待见)

第三,如何和机器人共处,而不被它碾为肉酱。

2011年07月13日

怎么开始呢?从这个冬天我念了100遍《金刚经》?或者从昨天看了王微编剧并出品的话剧《大院》?还是从今天42岁的雷军再次重申《人因梦想而伟大》?

昨天看了王微编剧并出品的话剧《大院》。
故事是一个房地产商企图拆迁一个250年历史的胡同,遭到胡同某四合院主人的抵制,二者交锋,地产商获胜。
内核是一个个人,对抗一个系统,系统轻松地瓦解了个人的物质所有或者说生物意义存在。
地产商&系统工作人员的经典台词:
“但中国,我们和他们最不一样的,是我们有一个悠久的历史,非常悠久的历史。这历史让我们有过非常聪明果断超人一样的统治者,一代又一代,他们不断设计完善了一个了不起的系统。无声无息,无坚不催的系统。诗经里有句诗,就是这个系统启动的时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王只是这系统的代言人罢了。”“国家也只是过去200年刚出现的名词,也只是系统的一个表现的表象罢了。”
“我痛苦过。但我放弃了虚荣的自我,我是巨大系统的一小部分。这不是个风车,这是个不可阻挡的巨大的推土机。我是这个巨大推土机的一个部件,要不你成为推土机的一分子,要不你就站在推土机前被压得粉身碎骨。”
男主角&玩对抗最终被干掉的大哥的经典台词:
“你们的系统,庞大、复杂、精巧,无数为它服务非常能干的奴隶,就像你。但它就象最低等的阿米巴虫,只会消耗、毁灭、寄生。他们什么都不创造,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利用他人,奴役他人。”
“一个个的人,一个个的个体,每一个人的创造,每一个的个人,才是这个世界的推动者。”
“我是个独立的个体,不愿意做这个把一切化为平庸的流沙系统的一分子。如果可以阻挡这个推土机,哪怕一分钟,我愿意粉身碎骨。”
从剧场出来,和我一起看话剧的朋友问:“土豆上市怎么样?如果土豆上不了市,王微会怎么样?”
我说:“这不重要啊。”
你知道李白的老板是谁谁谁谁嘛?你知道羞辱过司马迁的那些高官小卒是谁谁谁谁吗?你知道千载以降,靠印他二人作品赚钱的书商是谁谁谁谁吗?
系统以“利益”“安全感”五个字,轻松地瓦解了男主角几乎所有的同盟。
走在夜风里,我眼角流下泪水,我轻轻对着空气说:“司马迁,你安全了,只有当最后一个读中国字的人死去,你才会消失。”而那些人,那些人,他们活着的时候已经死了。
去年,给三一俱乐部讲“算命入门”的时候,有人问了一个经常被问的问题:“双胞胎,基因类似,八字类似,为什么命运迥异?”
我说:“人的一生,是由人和事,两种能量共同成就的。”
“事对于人,就好像马之于骑士。有的人的马没伤没病、疾走如风直达终点。有的人半路马死了,站在半路上等着上另外一匹马。这能一样吗?”
所以,后来,我就懒得给人算卦了。
世间的人只分成两种,一种是做事的。一种是做自己的。
做事的,就会一根筋地在的“事”里,甚至为了成就自己的“事”,粉身碎骨九死不悔。这种人,“事”就是他。
做自己的人,他没有要为之无限投入的“事”,一切对于他,只是平台、是载体。做什么,不做什么,只是条件的计较。
做事的人,他会成为事的主人。做自己的人,不论天分再高,学识再广,也只是帮忙的人。
那个神秘人对我说:“念100遍金刚经,你会记起来我是谁。”南怀瑾说:“金刚经有神奇的感应能力。”反正,这个冬天,我读了100遍《金刚经》。
每天从香赞开始“香炉乍若,法界蒙薰,诸佛海会悉遥闻”。到武则天写的开经偈:“无量甚深微妙法,百万千劫难遭遇。”到回向偈“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萨摩诃萨。”15分钟读一遍,每天15分钟。
这是2500年前的经文,我念诵它。千千万万亿亿已经化为我家园泥土的我的祖先,都这样念诵它。
去年底,学凌来京,照例大PAR。学凌突然说了段话:
“咱们这群人都认识15年了。15年前,我们见面,大家很激动,抢着说话。说最近读了什么书,见了什么人。今天我们那是见他一面激动不已的人今天都成浮云了。
今天,咱们一见面,又很激动,在做什么事,要和谁打。估计15年后,我们为之征战的事,又浮云了。
唉,也许15年后,咱们再见面,说得就是:“你身体好吗?脖子怎么样?血压血糖怎么样啊?”
是啊,拉动时间的光标,50年内,我们大致都成为泥土。或者已经变成养分,成为别人桌子上的蔬菜了。
那时,我们将以什么存在?安魂何处?
今天我们的日复一日,只是为了换成钱,买了食物,吃到肚子里,食物先变成泥土,最后我们重归为泥土吗?这样的一生,存在,或者不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
1600年前的陶渊明唱:“亲戚或余悲,他人已亦歌。死去何足道,托体同山阿。”
所以,土豆上市,或者不上市。王微这个人,都已经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土豆是王微的道场,也可是他的法器。人在,还在修行,能量还在加强,道场和法器遇到挫折,无大妨啊。
所以,我要向我认识的这个王微致敬。
王微是王微。他不改变。
因为有这样一个人存在,所以他会做独特的事。所以我们可以期待不一样一些东西。
时间流过,平庸淡退,有些东西会继续存在。
所以,我懒得算卦了。
看一个人的八字,不如看他的事。看他的事,不如看他的信念。
那天听一个海运系统的美女讲,我认为我熟悉的雷军,居然变身“星座达人”,惊得我把面筋都下到了红汤里。不要啊大哥~~~~>_<
雷军一直是我自我激励的动力。(我太follow雷军了,以至于在长达13年的时间里,忘记了自己是个女生。)
雷军的励志效果够好的原因是,雷军受的挫折足够多。在很长很长的挫折里,他始终没改变对自己的期许,半点折扣都不打,坚持梦想。坚持“人因梦想而伟大”。
后来从2007年金山上市,至今的不到4年里,雷军获得的金钱、荣誉和尊敬超过了过去20年的总和。
我的认为,这四年的收获,是因为那20年里,雷军的信念。
村上春树也有个说法,叫:“强劲的想象产生事实。”
而未来至无限,雷老大啊,你将获得的金钱、荣誉和所有,来自今日能量巨大的你的信念,强劲的信念。
未来很广,永恒更长。
和星座和一切都真的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