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02日

《柏舟》是《诗经》里我很喜欢的一首诗。描写了一个又倔强又无奈的女子的形象。

….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我心匪石,不可转也。威仪棣棣 不可选也….

小时候读的时候,觉得前两句都好理解,就是自己的意志没有那么容易更改,但是“威仪棣棣 不可选也”是怎么回事,一直不清楚。

 

 

昨天去买草莓,突然想明白了。

“选”就是挑挑拣拣的意思呀:)

“威仪棣棣 不可选也”意思就是,我是这样堂皇的一个人,怎能让你们挑挑拣拣呢?

 

 

所以就这一点来说,生活在古代还是一件比较幸福的事。现代人总是不可避免要被人挑挑拣拣。所以我们虽然有冰箱可以吃新鲜的水果,有电影INTERNET带来更丰富的娱乐,但是我们不能象古人有那么强的自尊心。

 

 

比如,恋爱结婚,大家一定要相互挑挑拣拣;

找工作,或者工作找你,在接洽的过程中,依然是被挑挑拣拣的过程;

与人谈合作,就更不可避免要被挑挑拣拣了。

纵使你是水果中最大最好的一个,别人还是可以挑挑拣拣说,有了这么好的一个,衬的我的其他的不好了,所以我不要。

(而INTERNET带来的知识积累的加快,使我们不是耐放的红苹果,而是很容易贬值的草莓,好悲哀呀,看张悲剧电影,趁机哭一会儿)

 

 

    而我可能是古诗读得太多了,所以给自己保留了太多的自尊心什么的东西。这和这个时代是不相宜的。

 

 

    我要把家里的古诗全扔回山西去。转而读些与时俱进的书。

 

 

我的一本杂志的广告部主任辞职了。她是那种能力很强个性和很强的人。因此在每个单位的业绩都不错,在每个单位呆的时间都不长。

 

 

我和她认识已有九年,经过1年多的共事对她的能力与努力也都非常欣赏,于是非常诚恳地劝她留下,我的原因是这样的:

1职业生涯只有“打工”和“创业”两种状态。

在任何一种状态里,都只有长期坚持一个阵地才有可能有收获。换来换去只会消耗自己的品牌和势能。

会穿衣服会说话会点菜知道什么时候送什么东西最能达到效果,此类的能力,随便哪条大街都有一票人深谙此道,但是一个单位内上上下下对你的信任,这不是轻易就可以建立的。而信任就是势能。很多空降兵折了,就是因为他没有意识到他在新单位没有了在老单位达到势能。而抛开这些信任的势能,每个人都无非是个每天最多工作15小时的普通人而已;

 

 

2建立长期共存关系,我觉得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超值”,一个是“成就感”

我说你看我去年为什么活得比较自在?因为我要的工资很低,对公司来讲,用我“物超所值”,所以他们就对我特别好,我有些过错不合适的地方,他们也不深追究。

你的问题呢,就是太追求所谓的公平。其实世界上哪有公平?在签劳动合同的时候,也就是你把你的劳动力卖给公司的时候,你是乙方。你都是乙方了,还较什么劲呀?我们平时买水果不都追求便宜点,超值吗?资本家对人力开销也是如此呀?

打工的作用是,一相对轻松的生活,不用操那么多心,二学习专业知识的机会,三积累自己的势能。靠打工赚到你想要的那么多的钱,是不可能的。关于这一点更系统的解释,请参见《穷爸爸富爸爸》。

所以如果你退一步,以你的能力,打工会很舒服。而你总是希望进一步,那别人天天对你挑挑拣拣也很正常。

 

 

成就感的话题,其实和这个女孩不相关。不过也是一种建立长期共存的模式。首先,我注意到一个小伙子,我觉得特别好,各方面都极优秀,而他的太太,最多只能用普通二字形容。我一直不理解他们如何在一起,以及多年的长期稳定关系。后来,观察,我发现这个女孩极爱这个小伙子。我想,可能这个小伙子会觉得,因为他,给一个女孩这么大的幸福感也是一种成就。

所以我觉得,只要能一直让对方感觉超值,或者让对方有成就感,关系就一定稳定。而如果这两项都没有,那么谁也不要说那么有把握的话。

 

 

 

 

一个女友昨天终于下定决心把自己嫁出去。我在MSN上送给她一朵花,一块蛋糕和一个拥抱,庆祝她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把她给嫁出去。

我觉得按照销售理论来讲,应该分直销、分销和拍卖三种。

直销就是她自己找,好处是有了目标受众后关于成交部分效率高,成本低,坏处是没有渠道推动的情况下,接触面少;

分销就是我们分头帮她去找,好处是渠道有推动力,接触面大、可能性多,坏处就是厂家和渠道的惯有矛盾,渠道不是动力不足就是爱出低价,总是不能按照厂商心目中的价格体系进行推广,因此往往一边合作一边抱怨,而且多渠道同时推广单一商品,容易有渠道冲突;

拍卖的核心就是要有个高超的拍卖师,能够将所有有意向者在同一时间和空间聚集,然后调动其竞争氛围,风险在于这样的高手难寻,组织不好,现场跌破发行价可就有点那个

 

 

其实直销又分两大类,买简单商品,比如DELL电脑或者年轻又简单的女孩子,谈谈几个指标就知道怎么回事,这种直销非常简单,电子商务就可以搞掂;象我的女友这样又有能力,又见过世面,又要求高的女子,就有点象系统集成的销售,决非谈指标那么简单,而是要一个SOLUTION,甚至是stratag销售。

我的女友很看得起我,有意让我当这个大项目的SALES,我受宠若惊。

 

 

先在BLOG里给女友做个广告。

女友正直花样年华,能文能武(文能写文章,武能做销售),学贯中西,豪爽妩媚兼有之(豪爽能烟能酒,妩媚能穿绣花旗袍)

有意追我女友者可先请我吃麦当劳。

有意做免费渠道或者免费广告者,我可请女友请他吃麦当劳。

2005年05月01日

刚才给韩云打了个电话,问他五一做什么,他说要去某地(没记住)修行4天。

我说,那不是要吃素吗?

他说,是呀。

我说,你回来告我吧,我马上请你去吃烧鸡大肘子什么的。

他说,争取在当地能开差去改善,以免胃亏肉。

我说,你为什么要受这个罪呢?

他说,觉得这些年自己过得还不错,原因是自己和夫人承蒙很多人帮助,因此要积善行德。

 

 

关于积善行德,韩云是这样说的:我帮了你,不需要你报答,别人会报答我。他的解释是,我们有机会帮的都是圈子里的人,很难有机会去帮一个圈子之外的比如云南的农民或者广西的渔民;我帮了他,他总会和别人说我一声好吧,我们要遇到那么多摸棱两可的事,而决定此事是Y/N的关键人,有可能因为曾在某年某月,听过某人说句自己的好话而放一马。积善行德、做好事、乐于助人是在给自己做场,而不是追求CASE BY CASE的交易。

 

 

刘韧也说韩云有足够的智慧。

上次和韩云一起吃饭,他又随便送我几条,供我佐餐。

“忠诚可以换钱”

某天看篇幼教的文章,讲三岁前的小人人能表现出来决定他一生的先天品质,第一条就是忠诚。当时觉得有点诧异,不过想想看电视连续剧,那些最能打动人的部分,似乎也80%和忠诚有关。比如我最近爱看的那个傻瓜卡通《棉球方块历险记》也就是因为有忠诚的成分,使这个片子除了纯搞笑之外,还有点另人感慨。

韩云说,如果你什么特长都没有,只要有忠诚,长期忠诚下来,就一定有人重谢你。

忠诚是什么,我觉得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提起这个词语了。手边也没字典,不知字典怎么解释这个词。

我想,忠诚可能是把某人/某事看得比自己重要。对于这个人人都这么爱自己的世界,这确实有点难。

 

 

“什么样的女孩可以当上副总裁”

一、永远穿职业装,二、永远在开会的中间时段发言,支持谁反对谁,言辞明确态度坚定,三、不笑。

关于穿职业装,他说一个永远穿职业装的女孩在一批穿着毛衣/休闲装/随意装上班的女子中容易显得突出,容易被记住,不管职业不职业,让人直接感觉就是职业;

关于开会发言,发言太早一定是砖,就是玉也要被当作砖攻击,最后发言的一定是领导总结,所以在中间发言,在领导之前总结,永远不当砖;

关于不笑,银铃般的笑声让人觉得不职业,不稳重。

他说,这是他观察了很多年,很多十位女副总裁,最后得出的结论。因此他推论,一个刚毕业的女孩,按照这三点坚持8年,就应该可以当上副总裁。

我想想,还真有道理。

 

 

几个朋友,比如韩云、比如王俊秀,都是虽然认识十年,但是每当我和他交谈之后,依然景仰之情滚滚而生。特有回家赶快写一大篇马屁文章,将对其的景仰大鸣大放一番的冲动。

在我心里,李学凌实在是天下最好男生之一。现在一人孤悬广州(秦始皇时的荒蛮之地),准备创业,实在是天下有识女子追而买进的最佳时机。

昨天在MSN上劝某女友,赶快追到广州,劝了半天,我敲了足有1000字,那女孩居然还在犹豫。心疼自己的文字。把它记录下来。

 

 

 

一、学凌人好,可托付终身。比如他到香港,办完正事,别人问想去什么地方呀,他就去汇丰银行,到晚上,人家说咱们出去转转呀,他说还要处理EMAIL。在一个PARTY上,他可以很有耐心地陪三个老妇女聊教育孩子半个小时。这样的人万里无一吧?

 

 

 

二、学凌还是有谋略的。原来我一直单纯地认为学凌是个无比忠厚的好朋友,以至于当他在SOHU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李善友是李学凌的外号。不过一次和他玩杀人游戏,学凌这个黑心杀手居然一直杀到最后,而且每个被学凌杀死的人,都还至死为他辩护一定不是“学凌”,而轮到我当杀手的时候,第一轮,学凌第一个发言,就指着我说梁宁是杀手。那次开始,我觉得我和学凌的智慧差了很多。

 

 

 

三、学凌人缘好。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小十年,混到有名气,而没人骂他的,好象只有李学凌一个。

 

 

 

四、基于一二三原因,加上学凌一直进行创业的尝试,所以学凌是有前途的。03年,学凌还在SOHU的时候,某人为点小事要和学凌打官司,我说:“我们身边这么多人里,象学凌这样有能力、没有污点、尝试过创业的人不多,他的崛起是我们很快就可以看到的事,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得罪他呢?”那人想想,觉得确实就是。

 

 

 

五、因为学凌有前途,所以如果现在不争取,以后就没机会了。竞争者的增多是毫无疑问的。而且据说某未婚首富不结婚的原因是,他要花几个月的时间,整理一大堆法律文件,还要股东表决同意,因为这是涉及他公司大股东变化的重大未知。其情形类似当初毛主席申请娶江青。等混到那地步,就累啦。

 

 

 

2005年04月29日

最近有种感觉,IT60年代人的机会,互联网是70年代人的机会,无线是80年代的机会。

1996年,联想电脑第一次做到中国PC销量排行榜的冠军的时候,杨元庆32岁,和2003年丁磊被两个排行榜评为首富的年龄相同。大家一再同声惊呼少年得志的时候,我们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时代给予一个年龄段人的集体机会。

我们知道后来,IT的主流人士都是年龄与杨总相若的60人,50年代人做IT成功者不多;

我们也知道后来,互联网的主流人士与草根人士都是年龄与丁磊类似的70人,60年代做互联网成功的也不多。

互联网是新的能源系统,就象没有发电系统前,风和水一直存在,但是没有特殊的意义,当他们被发电系统整合起来后,世界被他们照亮因他们而提速。互联网也是如此,没有互联网以前,人们也在工作、学习、恋爱、交易、发泄,但是这一切被互联网系统整合起来,世界就逐渐变成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及未来的样子。

而我们的幸运是,我们有机会参与这个能源系统的整合过程,从而改变自己的人生。

 

 

 

2004年中国互联网网民达到1亿,这意味着如果1998年互联网网民是一个尖端的年轻圈子的代名词,则今天互联网网民则意味着中国有一定消费能力和知识结构的广大老百姓。这个时候,

此时如果你还不动手,把自己领先的一点点知识和概念在互联网上变现,那么可能你就没有机会了。因为即使是万里挑一的绝妙点子,乘以中国网民数,也有1000个。

时代所给予的幸运就是这么稍纵即逝。就象你今天如果去做IT依然有机会,但是要做成联想,那就想也不要想。

 

 

 

此时就有一本非常好的书诞生了——《网络媒体教程》刘韧、韩磊著。

如果你是个和我一样的菜鸟,除了浏览网页外什么都不会,但是也收到了时代机会的诱惑,希望能够借助互联网做点什么。《网络媒体教程》会让你受益非浅。原因如下:

第一互联网上的所有商业形式的第一步都是网络媒体,首先知道如何在网上讲述你要表达的、吸引你所期待的、留住最有价值的,然后才能谈其他具体的商业,比如是卖什么给他,还是让他卖什么给其他人…. 《网络媒体教程》成体系地介绍了,网络媒体的特征、如何利用分类推广你的内容、版面设计、网络媒体规范、怎样利用社区粘住用户具体如如何确定主题、版主的作用、邮件列表的使用、BBSBLOGCMS互动等,以及另外一种内容的组织形式WIKI。相信你看完这段,就对如何把自己的网站搭起来有了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而且是营销层面的系统思路。

第二这本书教人如何在网络上表达。很多业务人员在面对面的交流的时候,都有惊人的魅力,但是在互联网上,90%的交流依赖文字。没有互联网之前的市场表达成本很高,我们需要请专业的广告公司/公关公司来设计表达形式,再在形形色色的媒体上投放专业人员设计好的表达样式。在互联网时代,每个需要交流的人都应该知道如何去表达。我认为刘韧是我们这个时代对文字的操作能力最强的人之一。他在这本书里现身说法,谈论了如何组织原料并操作词语,使一事一物变为互联网上一篇精彩内容,并且着重谈了互联网编辑写作的特性和技巧。冲着六章内容,哪怕一个人想把自己变得更会说话些,都应该看这本书。

第三这本书的实践版DONEWS,是个成功案例。20004月创立,只用半年时间成为中国最大的IT写作社区。20054DONEWS的五周年聚会,成了10年来我看到的场面最火暴的聚会。

 

 

 

此外我觉得,刘韧也专心做DONEWS也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刘韧曾经将自己定位为历史的记录者,他笔下那些知识英雄们的故事发生在他们的世界,与我们普通人的生活无关。

但是互联网是我们的世界。所以刘韧也转换了旁观者的身份,变成了一个实践者。

《网络媒体教程》里的那些方法论在过去的5年里为他在互联网的汪洋里导航,今天他把这些经验整理成书,成为了一本导航手册。

我喜欢看成功人的成功之道,《网络媒体教程》是基于一个成功网站的成功之道的系统方法论,又是刘韧写的,所以我特别喜欢。

 

 

 

 

 

 

2005年04月28日


    在不同的地方都遇到贾樟柯的《世界》,一直没有去看,因为看完孔雀后,心里难过了很久。短期不想再看这种直面惨淡人生的片子。

不知为何“世界”这个字眼,却实实在在地吸引我。

 

 

        小的时候,每想到宇宙是无穷大的,就感到莫名的恐惧和沮丧。因为生活中一切都是有边界的,想象不出来宇宙之外还是宇宙,再之外还是,还是……那是什么概念。

        长大以后,就不需要再考虑宇宙是否无穷了,因为我们每个人的世界是如此的小……

 

 

        很多女人,她的家庭就是她的世界;对更多的人来讲,一个又大又好的单位就是他们的世界。

 我不能理解为何那么多人甘以联想,或者电脑报,或者南方报业集团,或者计算机世界为他们的世界;就象他们不能理解我为何总也找不到自己的世界一样,总是不能停下来,在一个轨道上心甘情愿地稳定地按照定律滑行 。

        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朋友分成两类,永不动的和永动的。

 

 

        我们嘲笑联想:有人生于盛世,泰然享福,虽然知道危机重重,但是暂时得过且过,把眼下的地盘混好,这样的人往往能舒适一生;有的人生于盛世,满心忧患,于是主动求变,却往往对内力外力的合力没有控制,最后末世未到,自己把自己先搞死了——联想就是这类。

        回思自己,与自己那些求变的朋友们,不也似乎是如此吗?

        我们有很多机会只要一低头,就可以停留下来,从此过起外人眼里舒舒服服的日子。

 内心却总是不甘心,从此这就是我的世界。

 

 

        我问一个朋友,你怎么看《每周电脑报》的总经理贾莉?

        他问你怎么会想起问这个问题?

        我说,因为她能够在一个单位的一个媒体里一做10年。而我为何总不能安分?

 

 

        他说他观察很多媒体,要成功有三个条件:

 1,  一个有决心投资10年的投资人

 2,  一个有决心做这件事10年的操盘手

 3,  几个有能力的业务骨干

 他说,我们很多有能力的朋友,做这个或者那个媒体,却以失败告终,问题不在业务能力,而在第一或者第二条的基础条件动摇了。投资者改变计划,或者操盘手心存投机一会想干这个或者想干那个。第三个条件是最不重要的。而只要第一和第二条件满足,业务骨干随时可以换人。

 我觉得有道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很多单位5年后居高位的,不是当年最有思想,最有能力、甚至最肯奉献的人,而是最熬的住能力也可以的。我们认为谁谁谁离开哪哪哪,哪哪哪就会哗啦啦,事实上也很少出现。

 

 

 今天我们依然有梦想,依然在不断地试探自己的世界的边界。

 不过我想很快,或者因为年龄、或者因为其他NNN的压力,我们总会在一个地方停留下来。以它为我们的世界。

 就象飞翔和落地。

 飞翔的时候,有无穷的眼界和可能,但是没有一寸土地;

 而落地的一刹那,就从此决定了你可能成为大树10年后覆盖方圆10米,春天花开满盖;还是成为一棵小草,没有花香没有树高,一岁一枯荣。

 不过总得落地,那是宿命。

 

 

 

 

P/S:那个智慧的朋友是李明顺。现在做阿迪网。

上周五下午去Donews的会,因为学凌专程从广州飞来参加,因为韩云说刘韧的会哪敢不捧场,因为好几个朋友都许久没有见过,一直彼此牵挂,但是也没什么具体事使大家必须要从忙或闲中抽出状态来见面纯闲聊叙旧,于是Donews的会场就是最好的约会地了。

虽说自己也管着5个媒体,但是一来年华老去,无心招摇,二来恬然自安,外无所求。所以准备300整开场的时间到,向刘韧当面恭贺一下,便和约好的朋友在角落看人家的热闹。有点旧帽遮颜过闹市的感觉。

没想到,到了约会地的二楼,就被拦住了,已经人满为患三楼都上不去。大家以参观毛主席纪念堂般的热情排队等候:一拨人出来,换一拨人进去瞻仰。

我闪。

 

 

周五晚上去看Music Radio年度歌手的颁奖礼,又赶上一次人满为患。

人家送我1200元的票,我以为是没人去,拉我去充场子。迟到1个小时,居然场外还有上百年轻人焦急地找票,不停打听“周杰伦来了吗”“孙燕姿来了吗”。

经历了东京地铁挤车般的混乱,进去,坐下。理论上我的位置非常好了,但是完全看不清台上的人,投影效果超差如鬼影。完全不理解现场几万人都看到了什么。身后不断传来尖叫,和着台上的歌星,投入地唱着我完全没听过的歌。我回头,透过闪烁的光线和薄薄烟雾,看到一大片青春勃发的脸。

我想起上次在露天广场里看演出,那应该是2000年的事了。在工体,中国摇滚比较著名的乐队都来了。还记得那次,黑豹唱出无地自容的时候,我心的激动和全场的沸腾。那次也有几万人吧。

我们大约看了半个小时,同伴碰碰我:“咱们老人家还是先撤吧。”

出来的时候已是930,居然场外还有十几个年轻人留连着场内传出的声光,徘徊不去。

 

 

周六晚,又赶上一次人满为患。

80年出生的李明顺兄弟召集X传媒沙龙,今天的题目是“传媒个性化经营之道”。邀请30人,来了50人。又一次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好在棉花糖咖啡店提供广播,于是我们在一个角落的小房间里,看着窗外小院淡淡月色里的萧疏花木,以大喇叭里传来的嘉宾激情演讲为背景,听坐在我对面的有着自来卷的刚写了《联想局》的新京报新锐副总编,踌躇满志地讲准备再做个门户,坐在我旁边的炒网易股票赚着钱的仁兄谈港股快可以买了。又一次觉得今夕何夕。

也是2000年吧,方兴东的互联网实验室每个月开一次PARTY。那时也是满场这样意气风发的人——那是年轻时的我们。现在集体换成拿着经理/总监名片的78年之后出生的年轻人们。

 

 

问李学凌:两天赶了三次爆场,5年没见过这么热闹了,感觉象撞邪。

学凌兄说:说明冬天又要来了,大家要开始注意紧缩开支了。

 

 

今天又一次鼓励了集体追梦的那些有收获的成功者都是熬过冬天的幸存者。

所以按耐不住去追梦的人,还是作好过冬的储备,然后正常地进入冬天,然后等待春暖花开吧。冬天一定会来,就象春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