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3月30日

    我出生在山西太谷,在那个地方呆到12岁,然后搬到大同,17岁上大学来北京。

    去年,我和梁肇新说我在太谷呆过12年,他立刻顿足,说中国四大名拳之形意故乡呆那么久,居然没学一招半式,真是浪费啊~ 唉,这种顿足的感觉,我上大学看余秋雨的《抱愧山西》已经顿半天了。

    05年底开始做绿人网,那个时候,就想做中国最好的风景目录。能呈现一个地方所能见到,与已不能见到。当时恨不得1个月就实现的想法,事实上,用了3年,才刚刚快有样子。

    上个周五晚上,和SUSU、花生、柯志,加班,测试风景目录。一个很有意思的工作出现了,四川那个省的照片空着。如果用一张照片来代表四川?应该是哪张?

    SUSU是BOSS,她选择了九寨。原因很简单,九寨支撑了四川的旅游,而九寨能够支撑四川旅游的原因又是九寨足够美丽。

    然后,我们就一起给中国的34个省,每个省都配了一张图。每个省都有欧洲一个国家那么大,都有山河形胜、英雄美人。如果,只用一张照片来代表一个省,那么选哪张呢?

    北京,我们提议过天安门、故宫、长城…后来选了天坛。原因不明,但大家都觉得OK

    山西,我们提议过云岗石窟,后来定了用平遥。因为今天,貌似赚了大钱的商人比短暂朝廷的皇帝更有吸引力,而平遥旅游也远远火过大同

    河北,SUSU开始用避暑山庄,也提议过北戴河等等,最后,选了山海关的老龙头。是我的个人选择。07年看了万里长城百年回望的影展,对从大漠修起,传山而至,直入大海的长城充满了敬意。而把长城修进海里的意味,也让我着迷。

    天津,那张照片是什么? SUSU得告诉我下。天津在我心中,一直是个含糊不清的形象。劝业场、霍元甲、古玩街构成了我对天津的印象。

    内蒙古,用呼伦贝尔草原上额尔古纳河那动人摇曳的曲线,我们一致同意。那个地方太牛了,一片树林叫大兴安岭,一片草原,叫呼伦贝尔,一个男人,叫成吉思汗。这张图片毫无争议。

   青海用了青海湖,也毫无疑问。

   宁夏,我们用了沙坡头。

   新疆,略略争论。新疆又是个地质、生物和人文题材太多的地方。我建议用喀什的建筑,或者吐鲁番的葡萄,或者笑靥如花的维族少女。SUSU选了喀纳斯。她说即使没有人类的任何痕迹,新疆本来就是这样美~   

    陕西用了兵马俑。唉。曾经作为一个中国人最骄傲的大汉与大唐,我们居然找不到一张照片来代表它。

    甘肃用了鸣沙山,月牙泉。甘肃是个只能让我想起汉武帝和霍去病的省份。本来可以用敦煌,然而,敦煌是个适合阅读而不直观震撼的地方,居然也找不到一个具体的图案,让所有人一眼就知道,而且代表这个省。(除了那轻飘飘的飞天)

    辽宁那张照片我也不认识。依然,辽宁是个面目不清的省份。清兵在进关前,曾在辽宁长期盘踞。然而在辽宁闲晃,却看不到什么带有满族气质的东西。

    吉林用了天池。OK,吉林的招牌。确实美丽。

    黑龙江用了冰灯。

    河南用了龙门石窟,号称以武则天为原型刻的卢舍那佛。SUSU传了N张龙门石窟的照片,让大家选。后来,大家一致选了这张。拍摄角度较高,佛看上去温柔地略垂着头,有慈悲的样子。说老实话,河南用龙门石窟,还是让我很晕。河南是封神之地,封神演义的故事,几乎都发生在这里。河南是北宋的中心,那个其实全世界最发达的都市。岳飞传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那里。而这些,似乎都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湖南,用了张家界。SUSU是湖南人。那就交给她吧。和九寨沟一样。张家界也是旅游局的摇钱树。也是个我一点都不想去的地方。也许,没有人的行为的纯风景,对我始终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吧

    湖北,黄鹤楼。

    上海,东方明珠。

    浙江,西湖

    山东,泰山上五岳独尊那块石头。

    江苏,我们也讨论了半天,SUSU用中山陵的照片停止了我们的讨论。江苏,也是个非常怪异的地方。哪天专门写篇BLOG聊聊。

    江西。柯志是江西人。SUSU是湖南人。SUSU是华中人。而江西到底是属于华中还是华东,一直是个分歧。最后,按柯志的意见我们还是把江西算华东了。我专门跑去看了江西的地形图,三条大山脉和鄱阳湖把江西围起来,真是个修仙的好地方。我对江西的认识是道教的三山,龙虎山、茅山、三清山,风水师吹牛,都说自己是江西人。刚想起来,井冈山也在江西。而SUSU提醒,庐山也在江西。呵呵,看来江西是个好地方,应该抽个时间去看看。后来,SUSU应该用了三清山的图片。

    安徽:黄山迎客松,这没啥说的

    福建:其实我建议用鼓浪屿的日光岩。SUSU用了武夷山。OK。没有强烈的感觉

    贵州:黄果树瀑布

    西藏:布达拉宫

    四川:前面说了,是九寨沟。其实也许是我太爱这个省了。我爱这里的食物,也爱这里的人。从盆地到雪山,那么多的东西。让我,确实觉得哪张照片都不能代表四川了

    云南:虽然丽江很热。SUSU还是用了石林。毕竟,这是上了人民币的形象。

    重庆:长江三峡。虽然,这不是大家去重庆旅游的原因,但却是使重庆如此重要的原因

    广西:象鼻山

    广东:全中国出游率最高的省,却像不起来一个代表它的图案。最后只好选了一张全世界每个城市都会有的灯光夜景。这符合《与青春有关的日子》讲的那个年代的广东的形象。也是我少年时代想想。

    海南:现在是一张很海滩的照片。其实我更喜欢那种“海判南天”。康熙盛世,进行第一次全国性版图《皇舆全览图》的测绘活动,位于海南岛南端的天涯海角景区所在地,成为这次测绘中国陆地版图南极点的标志。负责主持测绘的钦差官员们在此处剖石刻碑镌书“海判南天”四个大字。当时我看到这块介于魏碑和隶书间的豪情四字,感慨“如此君王如此臣”。相比较,在雍正年间崖州知州程哲和民国时期王毅将军所刻的,更为著名的“天涯”与“海角”,气场远不如“海判南天”浩然正大。可惜,没人认识。只能自己心里喜欢。

    香港:高楼远眺维多利亚港

    台湾:日月潭

    澳门:某个出现在韩剧《花样男子》中的建筑,貌似是个著名的地方。

 

    周末,我一个人在家。为东北、华东、华北、西北、西南、华中、华南,7个大区,各配了一张图。

    我天天对着中国地形图,并自己手绘在地图上标出了中国高山大河的走向。风水与命理,无非就是能量学。我想找到几张图像,能够表示出,这几个地方,各自是什么不同种类型的能量。

    东北,当然,是东北平原。大兴安岭、小兴安岭、长白山,隔出一个马蹄子形的大平原,孕育了成吉思汗和奴尔哈赤和金日成。找来找去,最后,还是用了草原上静静流淌的河水。

    华北。两省两市。其实是燕赵旧地。我用了司马台长城。与今天的全国人民相比,最没特点的山西和河北人,如果去读春秋战国的故事,及五胡十六国的故事。对用这张照片来代表华北的能量,应该可以认同。

    华中,我用了荷塘掩映中的毛主席故居。就个人喜好而言,我并不喜欢张家界的山,我喜欢雄川大山浩然澎湃。而湖南、湖北、河南,长江中游,一片平常中,蕴藏着巨大能量,就像这张照片安详的老房子。

    华东,我开始想用一张海边的高楼大厦。因为,貌似今天的东南沿海,全都是一个样子,海边、玻璃楼、栈桥。让人没有旅游的愿望。后来,我用了一张安静而略泛黄的安静的水乡的照片。上个月出差去杭州,和一个开餐厅的小伙子吃了顿饭,受触动很大。正正常常地挣钱,细细致致地控制,源远流长,这也许是华东的经济可以发展得更好的原因。

    西南,西南的地貌特征是青藏高原南端、云贵高原和四川盆地。用一张神秘的山村来代表它吧。

    华南,依然是毫无特色的灯火。也许在我心里,华南就是这样。

    在百度百科,已经做的很好的时候,我们还要动手来打理风景目录。从进化论角度,是件蠢事。我的回答是,百度是资料,属于整个互联网共用的无争议的结论。而我们的,是观点。未必对,未必你喜欢,但这是我的观点。

    又到了灯火阑珊的时候,我突然想,如果用一张照片来代表中国,应该是什么呢?

   

    广告: 如何做最好的风景目录?如何选最能代表一个地方的图片? 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帮助。

2009年03月27日

      给人算命,最郁闷的就是遇到那些没智慧的人。

      我是术数派,只会根据卦或命的呈现,告诉你“有”还是“没有”,“成”还是“不成”。别问我原因,原因长在你的身体里,长在由过去的日子所形成的你的灵魂里。不关卜者的事。

      遇到这块石头,你会摔倒,一会儿又遇到这块石头,你还是会摔倒。无他,这就是你的本性。

      昨天,看了一直没有勇气看的《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觉得很好看。

      一个男孩,从茶水生要成为百万富翁。命运不断向他提问,他做对了每一个选择。为什么他会知道答案,而不是医生、教授、律师?因为,这是他的命运在提问和他的命运在回答。

      所以,当他已经有1000万,也许在冲刺2000万关卡重新归零时。面对的,是一直贯穿他宿命的“三个火枪手”,他并不知道答案,而他选择走下去的原因,不是远方悬着的炫目2000万,而是过去的10年中,这个问题就是他命运的组成,他需要面对,于是他把自己交给命运。“因为A,所以是A”。

      在无数个偶然降临的必然瞬间,我们对自己的人生大事做了选择,其实,那一刻,原因往往很简单,“因为A,所以是A”。

      某友被人欺骗,骗的很惨。找我算卦,穷揪为什么。我无语。喝了五杯咖啡。难受得要命。

      我更喜欢《NANA》里拓实的说法“人的眼睛只注意自己希望看到的东西。所以,依眼睛所见,可做判断并依赖的事,可以说没有。”

      在这个混乱的世界,其实人常态遵从的,是因为过去的日子,而真实地存在于自己内心的一切。

      最近总是回答很多问题,“为什么这个,为什么那个,为什么甘心,为什么没有不甘心,未来会如何……”使我有点烦,以至于不想见人。因为大好的生命,用来车轱辘似的回答这些问题,太浪费了。

      春天正好,玉兰花还没有谢,深夜路灯下,偶然看到,如不散的烟花。

      我会路过,会看到,会驻足,会喜悦,会因此而误掉最后一班车,会因此而邂逅其他这些都是必然。

2009年01月20日
03年我受洗的时候,站在水里,牧师问我:“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说:“很多人都觉得上帝给了我一些天赋,但为什么,我这么没用?”
牧师说:“要做上帝的美器,看护好自己,等候上帝使用你。”然后他给我施洗。
 
之后五年,耗掉了最后的青春,在曾经所有的美好幻想一一幻灭里,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08年,又开始算命。去年,算了好多卦,拆了好多八字,看遍了中关村的甲级写字楼。
上周去某人家作客,此兄说,帮他看看风水。我没带家伙。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借一块手表,根据表盘画24个刻度,标出24山向,然后根据正午12点的阳光与阳台的夹角,算出这座房子的坐向和玄空飞星。这帮和我很熟的家伙那个样子看着我,我只好说,风水的本质真的就是这样,虽然我的形式感有点山寨~
 
去年的12月,上海午后的阳光里,我坐在文哥旁边,一边看着窗外的绿草闲聊,一边顺手用一张A4纸的两面,给他写“五行”“九宫”“命”“卦”“世运”“风水”的关系。
文哥建议我,把这些写下来。他觉得我解释命理,简单明了,1张A4纸他就懂了。
 
今天中午,和霍炬、西乔吃饭。真的很喜欢这对男生女生。
霍炬的爷爷是天津著名的基督教领袖,他的家是文物保护单位。我说我和几个朋友计划包一个寺院,做国学俱乐部。
然后又说到,为什么我默写过那么多佛经,熟悉道教的历史,爱好中国术数,却会皈依基督。
我说,为皈依到谁家去,我想过一阵子,我的理解里,道的事业是“修己”,佛的事业是“渡人”。而上帝的事业是“创世”。
和尚为了弘法,做了很多大工程,乐山大佛、敦煌、云岗、龙门、麦积山,包括规划并修造元大都和明北京的刘秉忠、姚广孝都是和尚,但终究,他们除了呈现人可以有更高智慧感的存在外,对祖国、对社会、对这个世界,没什么贡献。中国曾有那么多有名的道士,不论三大世家之一的张天师、还是寇谦之、王重阳、丘处机,道教只给了我一些文字,让人放到脑海里去想象与传说。
而上帝的事业是创造世界。我们赞美造物的神奇,不断发现这个世界的美和惊喜,并或许能够从天然世界中得到一些逻辑或者灵感,使我们或许可以效仿上帝的工作,做一些自己的创作,让自己的工作,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这,会让我觉得幸福。
所以,道的事业、佛的事业、和上帝的事业中,我当然愿意加入信上帝的队伍。
霍炬又问我,为什么非要找一个去信呢?
我说,为了管理自己的能量。
 
我办公室放了一套《史记》,我最喜欢的书。霍炬说他也有一套,版本都一样。
他走后,我坐在窗台上,翻开第一本,看目录。十表、八书、十二本季、三十列传、七十世家。一个一个地读目录上熟悉的名字,黄帝、秦始皇、汉高祖……
这些人都死了好几千年了,他们还在释放着能量,影响着我们。那么多古人对我们的影响,比活在身边的人还要大,大的多。
而同时,在这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5000年以降,应该曾经生存过累积千亿的人吧?这些曾经鲜活的躯体和笑靥早已成为我们脚下的大地的一部分。而找不到任何痕迹证明,他们曾经存在过。
 
很喜欢黄仁宇,喜欢他常说的,放大历史的视界。
如果在足够长、足够远的外星人的距离看地球,隔一段时间,一座楼盖好了,隔一段时间,一座楼倒塌了,隔一段时间,一个城市出现了,隔一段时间,一个城市消失了,隔一段时间,一个文明成型了,隔一段世界,这个文明湮灭了。人,看不见,就象风看不见,磁场看不见一样。就像我们看不到远处的星星。
我们可以计算风的能量,可以计算磁力,可以计算星星的体量,当然,也可以计算人的能量,生命的能量。只不过,大家习惯只把人的能量,用一个维度,或者群体的方式概括:产能、战斗力、计算力、财力……
而算命,就是单独评估一个生命的能量,而这种能量,会在什么样的天干地支的时空支配里,被激发或者被抑制。
 
12月底,华军的会上。梁肇新说他打算写《五行原理》,用现代数学解释五行的本质。我说,好啊,那我写算命笔记。我看过《鬼吹灯》《斩龙》《茅山后裔》。看得倍儿不服气。这些人都是写故事,而我是扎扎实实在中关村里,算了近千卦。
 
03年受洗,人生大事不再思辨,感谢上帝,让我有了许多闲暇的心境,感受世界之美。
08年,再开始算卦,是为了自己身边的人。
一次又一次问朋友,“你为什么不能把自己交给命运,集中自己生命的能量,去做自己命中该做的作品。能完成,是你的命,不能完成,你就认命。别把自己的能量零零散散地消耗在这些试探里~”而几乎80%的人,都回答我,“没法认同任何一条路的终点就是我的命,所以我必须几条路同时走……”唉,这帮人
 
前段看了很多穿越小说,讲现代女生穿越回古代,随便抖露抖露现代人的理念与知识就无往不利风生水起。
某天,大家聊起来,如果有个穿越的机会,想回到历史上哪个时间去。突然,有人问:“我怎么觉得梁宁象是从古代穿越来的?”
我也觉得自己某些时候,或者很多时候,象从古代穿越而来的菜鸟。拿着自从用天干地支纪年方式起就有的生命衡量法则,对着现代这帮进化程度更高的人说啊说,想改变他们的命运,其实什么都改变不了。
 
写这文的时候,MP3里一直放王菲的《红豆》
等到风景都看透……
2008年12月25日
2005年1月,盛大偷袭新浪。2005年1月6日到2月10日,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盛大和它的关联公司在二级市场接连暗中出手,共秘密购入9,821,765股新浪股票,占新浪发行股份的19.5%。2月18日,盛大向SEC提交报告,正式披露有关交易信息
2005年7月13日,分众传媒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美国东部时间2007年12月24日,分众传媒正式被计入纳斯达克100指数,这也是第一个被计入纳斯达克100指数的中国广告传媒股。
2008年12月22日,新浪网相关人士确认将收购分众传媒。
一晃四年。
世事如棋。
 
回首2005年的那些宏大开局,四年之后,定式已成。加上09年收官算地。五年。
又一个轮回,要开始了。
 
离乡龙:集体水土不服。5年后还是水土不服。
MSN,此龙无头:2005年5月26日,MSN正式宣布进入中国市场。1年之后,总经理离职。4年之后,在搜索引擎上搜“MSN中国总经理”,还是只能找到罗川的名字。当网络创业者都以命相搏的时候,连名都不露。我们只能认为此龙无头。
谷歌,龙之九子:2005年7月19日,Google宣布将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一年之后,联合总裁周韶宁离职。我在想啊想,GOOGLE为中国做过什么?GOOGLE为中国人的应用做过什么?除了那个抄袭搜狗的输入法,和改得全无GOOGLE气质的花首页,什么都没有想起来。刚才我读GOOGLE中国的黑板报,没有看到一篇在说,他们在为中国做什么。(BTW,GOOGLE宣布捐四川灾区的钱兑现了没?)。
YAHOO中国,雅口虎悲:2005年8月11日,雅虎投资10亿美元于阿里巴巴,同时阿里巴巴全面收购雅虎中国,成为阿里巴巴旗下网站。2007年5月15日 雅虎中国宣布,从即日起正式更名为中国雅虎。2008年6月4日,人们获悉,阿里巴巴旗下的中国雅虎与口碑网整合。新公司叫雅口还是虎悲?
 
本土大龙:定式已成。
这些在98年左右,在中国互联网棋盘上落子的国手,05年,局至中盘,都下出了自己关键性的眼形。10年成龙。
百度原罪:2005年08月05日 百度在NASDAQ上市。2008年,奥巴马以博客、搜索引擎、网络视频的组合拳,以不到400万美金的宣传费用高票成为历史上第一个黑人美国总统。用搜索引擎的力量,引导意识形态,势必成为09年举国干部重视的大事。福兮祸兮?
新浪成线:05年中国互联网协会给新浪发了8个第一。门户第一、新闻第一、娱乐第一、财经第一、体育运动第一、汽车第一、短信第一、彩铃第一。4年后,新浪广告媒体第一。
搜狐成网:05年搜狐,赞助奥运,推出搜狗,恢复无线。奥运结束了,搜狗输入法广受欢迎,游戏成了支柱。搜狐的诸侯文化,将继续阻碍它的锐意,和保持它的生命。
腾讯成渊: 2005年2月16日,腾讯公司宣布根据最新的用户在线数据统计,在当日下午15点21分,腾讯QQ的同时在线人数首次突破了1000万,自2000年5月腾讯QQ的在线人数突破10万以来,4年时间达到100倍增长。2008年3月19日QQ空间活跃用户过亿
 
本土初段:局至中盘,死活未定
他们05年,开始落子布局。
博客网:05年3月,得到1000万美元融资。宣布挑战新浪。这个冬天,方兴东说他要选择坚持。
奇虎:创立于2005年9月,成立不到200天即获得了国内外顶级风险投资商红杉资本、鼎晖、IDG、Matrix、天使投资人周鸿祎联合投资的两千万美元,同年11月份,再次获得了美国高原资本、红点投资、红杉资本、Matrix、IDG的联合投资。先杀儿子雅虎助手,再杀兄弟国产杀毒软件,360卫士杀出一条血路。
51:创立于2005年8月。2008年1月,51.com注册用户突破1亿,月独立用户超过2500万。2008年7月,51.com与巨人网络集团、上海浦东科委等投资者完成第三轮超过5000万美元投资协议。
校内:成立于2005年12月。2006年10月,千橡公司收购校内网,同年底,完成了千橡公司5Q校园网与校内网的合并,并正式命名为校内网。2008年4月7日软银于向千橡注资100亿日元(约合9600万美元),获得14%股份。1年后,软银可行使300亿日元(约合2.88亿美元)的认股权证,将持股比例增至40%。
土豆:很有个性的王微说2005年4月前开始公测到今天。奥巴马使政府重新认识搜索引擎的力量,那对视频的严加管理,也一定在计划之中。
 
如果,还让我回忆05年发生了什么。
那就是05年末的一个晚上,刘韧告诉我,他把DONEWS卖给了猫扑。我说,我想进互联网。
刚才脑子里,还有很多名字
有刚刚落子开局的,有一个五年局都没下完,就推盘走人的。
 
时间总是能说明很多问题。也许因为时间的本身就是最大的难题。
所以,我很替那些没有在一家公司干满5年就跳槽的职业经理人惋惜。他们都没有耐性看那些真正承受压力的执棋者,下一个相对完整的段落。这样的碎片化生存方式里,永远没有能力,下一手长棋。
 
2008年10月31日
今天的0:28分,我对花生和刘策说:“三年前,就是这个时间,绿人上线的。”
花生说:喔~三年了。然后,他俩开启了新社区的入口。
我在窗前。通惠河对岸漆黑一片,建外SOHO的小白楼们灯火玲珑,好像深夜乘火车,中关村的那站已在远方了。
 
花生让我写段话在社区的登录页面,作为对前来登录/注册的网友的客套之辞,我第一句写:“在这个大世界,绿人是个小网站。”真可笑,如此显而易见的事,我居然花了3年才明白。
 
没有香槟也没有聚会。我和两个兄弟静静地度过了绿人的三周岁生辰。
这个世界上,有帮明白人是为了赚钱而开公司的,在开始的时候就非常明白自己做的是什么生意,并知道如何去控制这个生意的核心环节;也有帮傻瓜是为了过把创业的瘾。抱歉,开始的时候我是后者。
我曾经顺到觉得电视剧上演的那些创业吃苦的画面是浪漫的事。所以,当我老妈不理解我不拿工资还每天跑跑颠颠起早摸黑的时候,我说:“这是我一直梦想尝试的生活啊~”
既然我是那么地想吃苦,上帝就安排我尝一点点。这一点点就是,要彻底地体悟到,自己是个多么小的公司,在做一个多么小的网站。
从感受到苦的味道,到识别出这是什么苦,到把它化解并咽下去,然后开始回甘。过程大约是2年。
加上没上过互联网到成为菜鸟网虫的第一年。就这样,3年。
 
三年收获如下:
1) 走通了绿人网到底是做什么生意;明确什么是绿人的核心资产。
2) 正确评估团队成员的实力和潜力,根据实力安排任务,不期盼,不抱怨,自己承担所有结果;
3) 正确评估绿人的实力,明白每一次与潜在合作伙伴的交流是可以交易还是铺路还是趟路。明白在实力不够的情况下,强攻是让人为难且自取其辱。保持方向,保持前进,保持体力;
4) 大约领略了互联网、旅游、户外三个圈子的游戏规则,大约了解几大派势力的割据和其间的血脉关系,知道绿人这个小站能够存在的基础,相信点点春风,能绿江南岸;
5) 交到了可以共同冒险的朋友。以前有很多学术朋友,因为共同的爱好而彼此相悦,愿意一起吃饭聊天,彼此可以付出的就是饭费和时间。现在彼此可以付出的是身家性命。
6) 改变了我的世界观。经营这家全世界最小的公司,我看到了现实和人性。仿佛第一次睁开双眼,扑面而来的全是从未曾见过的信息。在同一道伤口上受伤一次、两次、三次,我知道了,我遇到的是客观世界。而我还是这个样子,也只能说明,我就是这样的人。世界还是世界,我还是我。只是以前不知,现在知了而已。
 
    感谢所有人。感谢那些曾让我痛苦的人,离开我的人;感谢这些帮助过我的人,还在我身边的人。感谢这三年里所有的点点滴滴来来往往。
下面做什么?
1) 绿人现金流已经正过来了,说明路趟对了,下一步就是铺路,路宽了才能跑大的;
2) 客观地告诉团队的每个成员,绿人是全世界最小的网站,我们的创业刚刚正式开始,绿人需要的是,创业合作伙伴,不是用时间换工资,而是要用创意和作品赌明天;
3) 重视社区,重视社区,再重视社区。
 
感谢这些朋友,也仿佛是机缘,每当我脆弱的时候,你们会莫名其妙地就出现在我身边,然后我难以化解的块垒就消化了,仿佛每次不经意的见面,都是上天安排对我的帮助。
  戈:9月5日,蒋涛在上海开英雄会。我拉他去了横戈的BLOGBUS办公室,之后我们在飞机上谈了1小时。横戈是个有智慧的人。2年前我还没有吃过苦的时候,对他的认识,太肤浅了;
EMILE:EMILE是个神奇的女孩。每当我觉得难,想想EMILE,我就觉得自己面对的所有状况,都是小CASE。
  涛:怎么说这个家伙,BLOG已说太多了。
  花:本次“赢在中国”的亚军。管理的问题,产业的问题,我每次都给她打1小时以上电话,曾花永远不厌其烦。
李钟伟:我应该向30个人以上推荐过钟伟。钟伟是我见过最缜密的人。有雄心、有耐心、果决且细致。现在做SHOPEX
  军:唉,怎么说他呢。
毛一丁:我们一起吃过300个鱼头,搬离中关村最难割舍的是和毛兄的鱼头午餐。
郝玺龙:海量的老大,而且确实海量。深藏若拙临机取决,就是玺龙的样子。我的每件大事都问过他。
蔡文胜:文胜让我看到互联网是如此明确的生意,又让我看到,商人是如此重情义;
李学凌:唉,天啊,学凌。学凌是我见过的人缘最好的人啦~最近开了窍才意识到,学凌很厉害。以前向学凌学的太少了,以后要多向李老师学习。

霍炬:没有他,就不会有和刘策的合作,就没有大家能看到的这个社区;

梁公军:公军和我同姓,总是戏称他为堂兄。人真的很好~

2008年09月30日
张旭、蒋涛、梁肇新、史文忠和我去拜访明实大师,大师指点我们打坐。
明实大师读高中时是学校著名的才子,擅长油画,研究生毕业后,受戒为僧。后往泰国修行8年,韩国修行4年,坐禅硬功在东南亚和韩国无其右者。刚刚回国,现在凤凰岭的龙泉寺。
 
明实大师用咖啡招待我们,我一边用手摇咖啡机研磨咖啡豆,一边问大师:“打坐有什么好处?”
大师说:“打坐帮助入定。”
“那为什么要入定呢?”
大师说:“每个人都有入定的经历。比如,全神贯注地读一本书、写一篇文章、写一段程序、下一局棋的时候,仿佛自己与时间都不存在了,完全进入到一个境界里,并在那个境界中效率很高地获得灵感。越是高级的人才,是比一般人多的在入定状态,拿出完整的一气呵成的东西。”
然而,一次或N次的入定于某件作品,使自己和这件作品完全融为一体,把握控制住每一个细节,是小入定。抵御所有的痛苦、诱惑和怀疑,把自己N年甚至几十年如一日地定在某个领域里,才是大定。
“戒”“定”“慧”。戒才能后定,定中生慧。在一个行业,一个领域,一家公司没有持续努力5年以上的人,是无法理解“定”后,无形中化出的智慧。
想起年初,陪老妈去雍和宫,那著名的几绝没觉得怎么着,倒是一组无名壁画印象深刻。那组画,有三幅或者更多,中央,是一模一样结跏趺坐双手结禅定印的佛陀像,每幅壁画的背景不断变幻,依次走过,世间万千变幻,而佛依然故我。
明实大师,是在指点我们这些在现世还在追求有所为的人,如何面对世界变迁所映射到内心的颠倒梦想,回到本心,保持定力。
 
我读佛经时,曾有两点不能理解。
第一,六道轮回。而结果是地球上每天都灭绝一个物种,而人这个物种越来越数量繁多。所以六道轮回,转入人道貌似是大概率事件。
第二,一个活佛,在他3岁时被发现是转世灵童,于是被带入寺庙修行,然后了生死,然后转世,然后又被发现是转世灵童,于是又被带入寺庙修行,然后了生死,然后再转世,然后有又被发现是转世灵童,于是又被带入寺庙修行……
第一个问题,王微回答我,说也许老鼠蟑螂的数量也在增多,所以如果怕变成它们,修行还是需要的。
第二个问题,曾锡文大哥回答我,说活佛是作为法度的本事而存在,他们的存在并非为了本体的快乐与成就。而这种追求,我们凡人不能理解,他们也并不追求我们理解。
这次与明实大师的交流,第一次让我产生了对一个僧侣的敬意。他们用自己的修行,向我们同时期的人,昭示一种作为“人”的更高境界的状态的存在。
我们不是僧侣,但可以效仿他们的方式,用于自己致力的作品,弥补智慧的不足。
 
 
我和王微说,因为互联网里有你这样的人,我才想到这个世界中来。
3年前,就是因为羡慕这些人的状态,我开始想进入互联网的世界,之后的3年,几乎是个再惩罚中持戒的过程。不知道可以做什么,不知道不可以做什么,不知道可以与不可以的原因是什么,不知道开启一个进程意味着什么。因为不能定,所以思辩、尝试、探索、怀疑、消耗、再来,太多时间~
28日搬入新办公室,全部收拾完,窗外已暮色四合。我对自己说,“定”。
 
不能控制的事,不去开始;
不对“不定”的人给予希望;
在“定”中,把握企业的内在规律和行业的内在规律,以自然的状态,生发成长。
 
 
 
PS:
蔡兄文胜茶道高手,我虽然非常不爱喝茶,但确实觉得他每次摆弄茶具的样子风采照人。文胜兄要挽救我于浓咖啡与白开水中。上个月给我寄来盒好茶叶,并打了个长途电话,教育我一定要学会喝茶“喝茶能让人心静下来,而且能减肥~”当即我满脑黑线。得,文胜兄看见了吧,东南亚打坐第一高手是喝咖啡的,谁说喝咖啡的人心不能静?
 
2008年09月26日

孟母三迁是个好故事。我以同样严肃认真的态度找办公室,几乎成了朋友间的一个笑话。

上周日,和蒋涛、梁肇新、史文忠、张旭去看望从韩国修行4年归来的明实大师,回来一块喝粥的时候,张旭说:“人走背运,找办公室都找不到风水好的。”我当时脸就绿了。蒋涛、梁肇新、史文忠同时哈哈大笑,前仰后合。

唉~ 在冬天寒风凛冽的时候,我从学院路出发,步行走到海淀黄庄,然后向南走到数码大厦;夏天,艳阳高照的时候,我从海淀桥出发,步行走到海淀黄庄,然后向北走到四环;第一场秋雨伴着诡异的秋雷来到的时候,我在西四环世纪金源周边晃荡。

几个月下来,我几乎手绘了一张中关村风水图,并对每栋写字楼、商住楼的平面图、价格明白的如同自己的掌纹,(我这般人才,不做房屋中介,真可惜)。

办公室没找到,没找到的理由倒是找到了几个,如下:

1.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原因,是因为基本上一栋楼里,风水好的位置是少数,所以,渴求幸运,是追求小概率事件;

2. 中关村的写字楼,是为至少租500平米以上的公司服务的,300以下的办公面积,一定不是放在东北,就是对着货梯、厕所之类的几角旮旯的地方,不需要懂玄空理气,看一眼那黑漆漆的走廊,就有直觉;

3. 种子是在黑暗的腐土中萌芽,能破土而出,才有资格享受阳光与空气,不能破土,就在黑暗中死去。小公司只能在一个风水巨恶的地方,拼自己的生命力,能够成长,就有资格去找个舒服的办公位置,否则,就在恶风恶水里消失。

我多么热爱中关村,可是中关村压根不爱小公司~

说说绿人是怎么把OFFICE搬到建外SOHO吧。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曾经我在绿人内部测试的SNS系统上,发起个投票,最不能接受公司搬到哪儿。我自己率先投了建外SOHO。后来,蔡文胜说他搬到建外SOHO了,我说OH~怎么跑那去了。然后2周后,我自己也搬过去了。

9月30日,在银网的办公室到期。9月24日,还没找到办公室。24日,和SUSU顺路去建外SOHO晃了一下,看了两个空办公室,共计呆了20分钟。回来,和团队碰了下,就确定了。25日上午和东区的一家谈判,未果,我中午去和谢震吃饭,两点,SUSU发短信,说和西边的那家谈定了,签?我回OK。然后去参加滑雪论坛。会上告诉大家我搬家了。然后短信SUSU,我们是哪栋楼几门几号?

晚上和刘策去宜家,买了办公桌,雇了个面包车,拉到办公室。晚上10:30DIY结束。(那天,我穿了双7CM的高跟鞋,晚上回家,发现脚在流血。)

然后,明天,我们就搬家了!从看,到搬,4天。

当我找办公室的时候,我老抱怨,找办公室比找男朋友难。因为,你不找办公室,办公室不会来找你,而男朋友至少会主动来找你。

当我找到办公室的时候,我觉得,还是找办公室容易些。当我已经看过46栋楼的近百间办公室,我第一眼就知道,什么样的办公室,是在我的条件内,最好的,所以要把握机会。而把握一间房子,花钱就可以了。

绿人的新办公室,建外SOHO西区13号楼2302。窗外有河。

欢迎大家来坐坐。

     

2008年08月24日
360提供终身免费杀毒服务这事闹很久了,奥运会结束了。政府部门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出手干预这件事?!
 
老百姓可以享受免费杀毒是件好事。360曾经找到的卡巴斯基和今年找到的罗马尼亚的BitDefender都是有实力的企业,想来2009年与BitDefender 合作期满,360还可以找到另外一家想进入中国市场而不得其门的杀毒厂商,把这个游戏玩下去。
 
这个游戏,如果没有政府干预,5年后的结果是什么?
1. 一个又一个国外杀毒厂商借道360,以免费为名,杀入中国市场;
2. 国产杀毒企业,面对一波波外国软件的免费冲击,只能降低利润,降低研发投入,被动迎战,2007年,国产杀毒软件占据80%市场份额的辉煌场景,难以再现;
3. 在信息时代,中国信息安全方面的国家实力,整体下降;
一句话,奇虎360,干的就是吴三桂的事儿。
 
我非常不愿意回忆过去。老觉得自己还小,回忆使人象个老太太。
但是,1996年,WIN95铁蹄所过,DOS时代的中国软件英雄片甲不留,那份惨痛,实在不能忘记。“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某次,和方兴东喝酒,我感慨,“曾经那么久,我们用盗版来消极反抗微软,说我用盗版我自豪。可是结果呢,结果是10年之后,中国没有软件产业了,中国没有原创力量了”
中国软件,还有一个领域,是中国企业在主导,就是杀毒。我们的兄弟,所开发的产品,占据了中国80%的市场份额。
然后呢,免费又来了。最后一片由中国企业主导的中国软件市场,难道就这样寸寸凌迟吗?
免费这事儿,短期,一定对用户是好事。
这种竞争局面,不是简单的商业竞争。
国家拿不出对策,将造成是一个国家的悲哀。
2008年08月03日

0点,我在青岛,为了不误几小时后的飞机,得给自己找点事情。

OMG,貌似最近压在我这里的事儿多了点,不过,换办公室这事儿,不能拖了~我需要在9月换办公室,It’s 8NOW

换办公室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团队要超过20人了等;

选办公室的条件,只有两个,风水好,价格好。

 

某日和王一鹏聊起,我突然暴惭愧地发现,虽然爱咋呼别人,其实从来没给自己算过卦。每当人生有大事,脑子里从未晃过要来一卦做决策依据~

丁亥年暴不顺,最霉的时候,蒋涛把闭关的梁肇新拉出来,给我看风水。梁大师拿着尺子、铅笔、橡皮、量角器、圆规,在银网大厦平面图上做几何题构图运算若干后,拍着我肩膀表扬:“你的命可真硬啊!”留下张银网中心风水图,飘然而去。

其实自03年受洗后,我除了偶尔玩下梅花易,从来没沾过这些了。风水是过去就从未碰过的。学鸠摩智用小无相演练少林72绝技,生搬回周易,大致看懂玄空飞星。拎着梁肇新画的风水图,在银网中心楼上楼下步行几圈,OH (此处删去500机密)

后来,我们还开了次算命大会,学术交流,及表彰梁大师大成。

 

SO,我要搬家,赶紧的。

各位朋友,谁手上有现成房源,可以出租或者分租,叩谢叩谢。

2008年07月07日
毛一丁电话“我和方兴东在大堂,你快点”。我一狠心,不等正午12:00拥挤到不能再塞进一块饼干的的电梯,从12楼步行下去。下楼,12个回转,绕过大堂的大柱子。
12年,依稀眼前,28岁的方兴东和和27岁的刘韧,穿着花格子衬衫,坐在风入松书店门口的台阶上,午后的阳光打在他们青春勃发的脸上,他们大笑的样子。
 
其实我也记得第一次见到雷军,那是午夜WIN98 的PARTY,1997年,午夜之后。当时很多人在一起。某人对雷军说:“她就是梁宁”。当场,中关村一品小伙儿的雷帅哥失望之情言之于表。后来,雷帅哥又见了我一面,确认了当时的印象后,说:“梁宁,你真的不算10%的美女。”
12年之后,我和毛一丁和他大学同学一道喝酒,他同学坐下的同时,称呼我为“资深美女”
我问“资深何解?”彼家伙曰“就是老啊,我又不好意思说你老,只好呼曰资深”OH~,我又契尔不舍地继续自取其辱,“在你的定义里,百分之多少的女性,你称之为美女啊……”此兄答曰“100%”……我想自己可以去跳河了~
 
今天和毛一丁、方兴东喝30瓶啤酒,从12:00到晚上。回想起来,好像也没说什么。
太熟了。
 
去年厦门,蔡文胜召集的超级PARTY。
方兴东要去给厦大2000个崇拜他的MM做报告,与我们一干老友挥别。
艳遇指数为0的凄惨人类,我们,只好凑到一块礁石上,沉默狂饮,聊以排解彼此毫无艳遇之尴尬。
晚21:00,方博来电,我把电话递给毛一丁。毛总曰“找谁?梁宁?你打错了!”
接着,方博致电交际花李学凌,学凌继续把电话递给毛总。毛总曰“怎么又是你?错了!”
哈,只有交往10年的朋友,才能这么刷着玩,才能每想起开心到如今。
 
周末和老妈从太阳园步行到家乐福。一路指着路过的每一栋楼“余永福在这”“李学凌在这”“毛一丁在这”“方兴东在这”……
太熟了。
王锋给我发短信“我表弟要租中关村的房子,介绍下?”
我迅速回复“我们村可大,核心地带1平方公里,从联想桥到海淀桥,外延地带到上地,再外延到回龙观。你要租哪儿?”
王锋曰:“你说的真自豪,比本山叔还自豪。”
OH~,我工作了13年,一直在中关村的1平方公里。
 
某天遇到联想的10年前某位老同事,一见之下,亲切之情不知如何表达,只能走过去踢他一脚。没想到,当场跳起来3个保镖。WOCAO,此兄原来已经是大佬了。
又某天,某人叫我去吃螃蟹。我老老实实地喝了五粮液吃了5只大闸蟹,到下巴累了告辞。站在电梯里我想,原来,所谓的黑社会老大,居然就是我认识十多年,那么亲的朋友啊~
 
今天和毛一丁、方兴东喝酒。为什么喝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喝30瓶?我也不知道。
我们中间说到了黎和生。12年前的黎和生,喝醉酒不承认自己醉了。我竖3个指头,和他说,这三个指头分别代表“汪云志”,我点哪个,他说哪个字。我点一,黎和生说“汪!”我再点,黎和生说“汪!”再点,黎和生继续“汪!”……黎和生成了重庆火炬手,这个家伙!
 
毛一丁7月底要去齐齐哈尔跑火炬。很有心去添乱。
新认识的人,才会小心翼翼地討他信任,老友就是用来涮着玩和添乱的。
我要办绿人网的时候,去找蒋涛。“我要做网站,但没有CMS,请把你的CMS和技术支持我。”蒋涛说“好啊。”我又说“我根本不懂互联网,我以后要每周到你这来工作1天,你要给我一个工位,并解答我的问题。”蒋涛说“好啊。”我又说“我网站出来,你要在你网站给我宣传。”蒋涛说“好啊。”
我说:“我的问题问完了,你有没有问我的?”蒋涛想了想,说:“你喜欢滑雪吗?我这里有滑雪票,可以送你。”
12年前,刘韧给我们的定义是,看书找方兴东,上网找蒋涛,瞎聊找梁宁。
今天,方兴东已经有17000张DVD,我100%的电影都是FROM方博,100%读的书都是FROM蒋涛,100%的朋友都是FROM刘韧。
高忆宁说:“最初的设置会影响到最终”。恩,12年过去了,我还是生活在中关村,我的世界,还是这几个人在牵引。
 
前两天,和郭为通个电话,我说“光影蕤苒,我终于成年了。”郭老板哈哈大笑。
他根本不理解,12年前,我看他,其实就是今天我的年龄,但当时,觉得他老得要命,以此类推,也理解,80后的同学们,看到我的心情。
 
比起青春年少,其实我更喜欢此时的感觉。于事情,建立理解,一帮老友,彼此熟悉。
有时候想想,我们的故事,比任何电视剧都有趣。呵呵,希望能再有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