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2, 2013

近日,谷歌董事长施密特在Gartner在美国奥兰多举办的一次会议上表示,企业对于平板的接纳程度,让他吃惊,企业未来的计算,将会聚焦在平板,而不是今天的电脑+服务器模式,平板风潮,也会打击甲骨文、微软等公司的商用软件业务。事实真的如施密特所言平叛电脑正在大步进入企业而替代传统PC吗?

就在施密特发表上述言论的同时,Gartner和IDC发布了今年第三季度全球PC市场统计报告,其降幅分别达到了同比8.6%和7.6%,这似乎为施密特言论提供了很好的佐证。但我们只要仔细看下这个季度的报告就会发现,之前一直处在下滑状态的惠普和戴尔均在这个季度实现了增长,其增幅分别为1.5%(0.4%)和1%(0.3%),尽管增幅不大,但与之前的下滑相比,毕竟出现了增长,第三季度全球PC市场之所以继续下滑,主要是由于Acer和华硕的同比过大降幅所致,其中Acer同比下滑22.6%(34.5%),华硕为22.5%(34.1%)。

究其原因,恰是因为惠普、戴尔和联想的PC产品线覆盖有企业市场,企业对于PC的采购弥补了因平板电脑冲击给它们在消费类PC造成损失的用户,相比之下,Acer和华硕则只有消费类PC,受到冲击之时,无法弥补自然是下滑最大。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尽管全球PC市场因需求和平板冲击销量下滑,但PC对于企业仍是不可或缺的主流计算设备,平板对于企业用PC的冲击仍相当有限,更不用说成为企业的主流设备了。

其次,从谷歌近期不断拉拢传统PC企业频频发布低价Chromebook看,施密特的这番言论与谷歌实际的市场行为真是矛盾重重。既然平板是企业的未来,那为何还要力推Chromebook呢?

第三从谷歌自己和第三方统计分析机构的统计分析看,平板电脑更多和个人用户在使用,且主要用于娱乐。例如在去年谷歌自己的调查称,平板设备主要由个人消费者使用,玩游戏与收邮件是设备的主要功能。统计表明,大部分用户在床上或沙发上使用平板电脑,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在烹饪时也会使用这类设备。而玩游戏与检查邮件是参与者最多,且进行频率最高的两项活动。从谷歌自己的这个调查中所呈现的用户使用平板的地点、方式、应用等很容易看出,这些均不是平板电脑的企业使用方式。

除了谷歌自己之外,Digital Future and Bovitz中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尽管有25%的用户表示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等移动设备可以满足他们的日常需求,所以他们不需要购买新的一台PC。但与此同时,75%的人表示如果时机到了,他们会考虑更换新的一台PC。这其中,有66%的人认为PC用起来比平板舒服,58%则更倾向于PC的大屏,56%的则表示对配置要求较高,并且比较喜欢使用鼠标和键盘操作,43%的则对PC应用比较有依赖性。当然这还是指普通的用户来说,PC依旧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更何况企业用户呢。

如果上述的调查是在去年的下半年,那么最近的一次调查来自于Gartner今年9月的报告。报告显示,平板电脑被用来玩游戏、看电影和听音乐的时间占了一半。调查结果还显示,平板电脑使用时间主要是晚上7点到10点之间,这意味着平板电脑的使用伴随着看电视以及其他客厅活动同时发生。与上述的调查类似,用户使用的方式、应用、时间等因素毫无疑问地说明平板电脑只是用于个人娱乐而已,而且在过去大半年的时间中,平板电脑的消费类使用属性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如果上述PC市场的实际表现、谷歌自己和第三方调查分析还不足以让施密特的平板成为企业市场主流设备的言论被质疑的话,那么我们不妨再拿谷歌的对手微软Surface的表现来予以说明。

微软当初定位Surface就是以商用为主,并且将内置的Office作为最大的卖点之一。按理说Office应该是企业最基本的生产力工具,应该受到企业的欢迎,但事实正好相反,正是由于微软过于强调其Surface的企业功能,反而给市场和用户造成了困惑,因为在市场和用户眼中,平板电脑应该是以娱乐体验为主的设备,结果是企业和个人用户均不买账,导致季报的减记。

说到这里,既然平板不能成为企业主流设备,那么施密特后面所说的,由于平板电脑成为企业主流设备,有可能导致传统商业软件的灭亡也就无从谈起了。因为这个成立的前提已经不存在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做进一步的分析。

我们真的不明白施密特此番言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有分析认为,其是为了向业内推广谷歌自己的云计算和在线应用的模式,例如谷歌的Google Doc等,不过找出平板占据企业主流设备的理由来得出这个结论未免太过牵强和不符合实际,因为连谷歌自己做得都和施密特的言论自相矛盾。

—————

i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小伙伴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xiaoo.sem@gmail.com。

Tags: ,,,.
09月 3, 2013

近日,谷歌Android产品管理副总裁胡戈•巴拉(Hugo Barra)离职加入雷军领导下的中国小米的消息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关注。其中有观点认为,巴拉的离职对于谷歌的Android项目是沉重的打击,同时对于小米,乃至小米所在的中国科技产业都是重大利好。作为一个产品的副总裁,巴拉真的会有如此之大的正反两个方面的影响力吗?

先来看看巴拉离职对于谷歌,主要是谷歌Android是否像有的媒体所言的是沉重的打击。最新的统计显示,Android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中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80%左右,可以说已经接近一个生态系统所占市场份额的极限,也就是未来再继续提升市场占有率的空间已经不大,加之其最大对手苹果在创新的乏力以及第三大生态系统微软Windows Phone的不温不火,Android市场份额大幅下滑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我们这里想说的是,Android生态系统(平台)发展到今天,已处在成熟的稳定上升期,这个时候,任何人的离开对于这个平台都不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而非要说到个人的影响力,之前素有“Android之父”之称的Android主管安迪•鲁宾(Andy Rubin)对于Android的重要性和作用应该远甚于巴拉,但他的卸任对于Android造成什么实质性的负面影响了吗?至少我们没有发现,Android依然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温水煮青蛙般地在蚕食着市场份额。

同样,再之前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这两位当时在谷歌任要职的高官离开谷歌投奔Facebook和雅虎之后,虽说都表现不俗,但也并未给谷歌带来什么负面的影响,而她们投奔的企业Facebook和雅虎至今也还是充当着追赶和挑战老东家谷歌的角色,甚至在商业模式上还要不同程度地去效仿前东家的做法,这里,谷歌成熟的商业模式早已淡化了某个人来去给其带来的好或坏的影响。相反,这些人之所以被认可,与之前她们在谷歌这个平台倒是有极大的关系。

再来看巴拉加盟小米对于小米的影响。按照小米总裁林斌微博上的原话是:“硅谷著名科技博客PandoDaily报道,Hugo是Google移动部门最为人所知的公众面孔之一,Android界的顶级高管,他的加盟,不仅是小米国际化的重要标志,对中国科技界更是一枚重磅炸弹。它不仅是一位世界顶级公司的高管转身加盟一家炙手可热的创业公司那么简单,它更表明,中国高科技正在真正的走向世界。”既然是引用国外科技博客的评价,那至少说明小米对此评论是认可的,但我们认为这段评论太过于夸大了(是夸大巴拉的作用还是其他?总之给人的感觉是那么假、大、空)。

难道一个谷歌高管的引入,就说明中国高科技真的走向世界了吗?小米就代表中国高科技产业了?这未免也太容易了吧。那么我们高科技走向世界的标志是什么呢?至少在智能手机产业上。与传统PC产业一样,我们在智能手机产业中充当的依然是廉价品牌组装的角色,智能手机中的核心技术(包括软、硬件)依旧没有中国企业的身影,即便是巴拉加入小米,这种状况也不会得到改善,因为根上就不在这儿,它需要的是相关产业内中国企业、政府相关部门等多方积极的努力和不懈的投入,而远非是小米引入个谷歌的高管,中国高科技一夜之间就走向世界了,这是在夸大巴拉,还是小米的作用呢?况且从小米目前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排位看(前有联想和华为),即便是以廉价低端品牌占市场规模化的角度,也远不能代表中国智能手机产业,更不用说什么创新的代表了。

退一万步,就算是小米利用巴拉继续所谓的MIUI的深度开发,但核心还是人家谷歌的Android,巴拉再牛,不也是因为在谷歌的平台上Android的一份子而牛的吗?离开了谷歌的平台,巴拉的作用和影响力能有多大呢?从谷歌与小米的对比看,我们认为巴拉在小米平台发挥的作用肯定不济在谷歌平台上,这点希望小米不要抱过高的期望。因为谷歌的平台造就了巴拉的影响力。

当然我们并不否认巴拉对于小米具有积极的一面,但绝不能言过其实,否则难免给人炒作的嫌疑。而现在世界已经通过巴拉知道了小米,这对于小米未来的国际化既是一种动力,更是一种压力,毕竟之前在中国市场的那套玩法到了国际市场中能否奏效,人家是否会买账都要画个大大的问号。反过来,巴拉是否适应小米那种营销为本的中国特色的互联网和饥饿营销文化也不得而知。不过,单就小米自己的苹果、谷歌、亚马逊三者兼具的所谓定位就可可能已经让巴拉摸不着头脑了。

凡事有利也有弊,巴拉对于谷歌和小米的影响,鉴于谷歌和小米两个平台都已成熟和定型,个人的职位变动很难会给这两个平台带来什么质的变化和影响,小米最终走向国际市场更多还要靠自己的创新,一味依赖巴拉和在中国市场的营销模式,未必能取得理想的结果。

—————

i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小伙伴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xiaoo.sem@qq.com。

Tags: ,,,.
05月 27, 2013

自苹果失去全球市值最大企业之后,进入到2013年至今,苹果股价较其去年的高位下跌了40%左右,与之相比,谷歌在今年的股价一路上扬,甚至有可能成为首个股价破1000美元的科技公司。为何曾经一度被业内和投资人看好的疯涨的苹果股票与同样之前并不被看好的谷歌(至少在去年,谷歌股价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在今年形成了近乎冰火两重天截然相反的情景?有分析认为,这是因为苹果的创新力减弱,也有评论认为,从近期谷歌眼镜(Google Glass)和Chromebook的发布看,苹果“酷”的风头被谷歌抢占了。

其实所谓创新和“酷”都是相对而言。衡量一个企业是否具有可持继续发展力,主要还是看其所在产业中的产品和服务,以及以此为赢利模式是否具有不可替代性及延展性。

不可否认,苹果目前依旧是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产业中的领头羊,但在这两个领域也是竞争最为激烈的领域,对手云集不说,已经出现了有力的挑战者三星。之所以称三星是苹果有力的挑战者,是因为它不仅是苹果最重要收入和利润来源的智能手机产业中仅有的赢利者,更是在市场份额上大福超越了苹果,这为其在未来在营收和利润上最终超越苹果奠定了好的赢利模式和基础。如果说,这仅是在产品层面遭遇的挑战,那么在智能手机产业中重要的生态系统层面,谷歌Android在去年已经以70%对20%左右的市场占有率击败了苹果。

从小的(产品)层面看,苹果有三星这个劲敌,而从产业的角度,谷歌Android已经超越了苹果,也就是在智能手机产业中,苹果的核心业务并非具有不可替代性,且面临激烈的竞争,这还没有算上虽然低迷,但依旧会在这个产业中占据另外接近10%份额的微软Windows Phone和黑莓生态系统。

与苹果核心业务所处的产业相比,谷歌核心业务搜索却越来越呈现出不可替代性,且竞争强度有不增反减之势。业内清楚,经过多年的鏖战,微软Bing在搜索市场始终未能占据可以保证其营收和利润规模的市场份额。即便是联合了排名第三的雅虎,其在搜索市场的竞争力也未能对谷歌搜索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最新的统计显示,谷歌搜索依旧占据着70%左右的市场份额,而让谷歌感觉未来来自微软Bing搜索竞争力会减少的预兆是,近期,雅虎CEO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有关雅虎与微软达成的搜索合作,并未给该公司带来市场份额提升或预期中的营收增长,“我们与微软达成联盟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希望共同提升份额,而不是互换市场份额”的说法,似乎已暗示雅虎对与微软合作的不满,未来有可能会中止与微软的合作,如果这样,那么微软Bing在搜索市场的份额将会回落到不足20%,对于谷歌的威胁将会大大减弱,当然这里还没有考虑雅虎可能会转投与谷歌合作给微软带来的影响。即便是雅虎不与谷歌合作单干的话,那么雅虎与微软鹬蚌相争,谷歌更会得利。

除微软外,业内一直认为社交网络Facebook也应是谷歌最强大的对手。为此,谷歌的股价也曾经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但自从Facebook上市后的市场表现,尽管其拥有10亿用户之众的规模,但其所谓的赢利模式和由此产生的营收远没有业内预期的给谷歌造成实质性的影响。市场研究公司eMarketer发布的数据显示,谷歌2012年在美国数字广告营收市场上所占份额超过41%。在移动市场上,谷歌所占份额为53%,远高于Facebook的8.4%。也许对于Facebook在营收与利润上对于谷歌的挑战正应了那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的俗话。由此可见,在谷歌所占据的业务领域及核心业务中,非但没有被取代之势,也根本不像苹果在智能手机产业中遇有强劲对手,谷歌所在的核心业务领域几乎没有对手可言。

如果说当前产品和服务在企业所处产业中的不可替代性是关乎企业现在,那么基于目核心业务的产业延展将事关企业的未来。这里需要提醒业内的是,这里所说的延展不是单个产品的延展,而是新的产业的延展。

先看苹果,除了目前的iPhone、iPad属于移动互联网产业,并未让业内看到其向其他产业延展的迹象。而谷歌在此可谓先行一步,且获得了成功。最典型的就是上面所述的谷歌Android。它预示着谷歌的核心赢利模式已延展到了移动互联网产业。而近期Chromebook的发布,更预示着谷歌巩固其在PC产业端核心业务赢利模式且寻求替代Wintel成为该产业系统平台控制厂商(不管是与英特尔还是ARM)的野心。这方面,微软可能受到的伤害最大,但如果微软遭受伤害过大的话,尽管英特尔有类Chromebook的支持,也会因产品间的自相蚕食及营收和利润的平衡而受到困扰。而这种平衡和困扰是否最终会导致Wintel联盟在PC产业中的解体还是更加巩固,存有变数。

除了Chromebook外,近期发布的谷歌眼镜(Google Glass),作为可穿戴式计算设备的代表,也预示着谷歌向未来产业的延展。虽然业内业传苹果有iWatch(属于可穿戴计算设备的范畴),但由于所在产业特点,外界有分析认为,苹果通过iWatch等可穿戴计算设备获取营收和利润能力将小于目前的iPhone和iPad。另外,和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苹果仍会出现相应的对手和可替代的产品,相比之下的谷歌则不存在权衡营收和利润的问题,因为它拓展延展产业的模式仍是靠合作伙伴,自己的核心赢利模式不会发生变化。

综合上面的分析,除了创新之外,谷歌和苹果其所处产业中的不可替代及延展性的不同,也是导致投资者对于二者股价近期冰火两重天的重要原因之一。

谷歌无论是在PC、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穿戴式计算设备等上的核心赢利搜索模式具有不可替代性,其在产业延展过程中始终不变,且有可能形成联动效应。例如谷歌近期发布新政策,即使广告客户只想向计算机用户发布广告,该公司也将要求广告客户购买平板电脑广告。对此,有分析认为,谷歌此举旨在提高移动广告价格,增加营收,让更多用户通过移动设备访问谷歌的搜索引擎。

与谷歌相比,苹果在PC、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乃至未来可穿戴式计算设备等上的核心赢利模式(主要是营收和利润)会因其所处产业的特点及竞争情况而发生变化,其均有可能对其造成实质影响的竞争者。这些可能最终决定了谷歌股价为何要优于苹果的根本原因,也就是与谷歌相比,苹果未来的不确定性(营收和利润)要远大于谷歌。

Tags: ,,,,,.
05月 16, 2013

iDoNews 小牛注:今天凌晨,备受瞩目的2013年谷歌I/O开发者大会开幕,虽然这次大会并没有去年那么多令人惊艳的新产品发布,但是谷歌的魅力依旧,作者孙永杰认为谷歌在巩固自身优势的同时,正在弥补短板。

今晨备受业内关注的2013年谷歌I/O开发者大会开幕,尽管只是面向开发者的大会,但从谷歌发布的系列产品和谷歌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的主题演讲和问答中,仍能管窥到谷歌的优势与短板。

通过2013年谷歌I/O开发者大会,谷歌在巩固自身优势的同时,正在弥补短板

毫无疑问,谷歌在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领域已经取得了数量上的压倒优势。在本次大会上,谷歌宣布,全球激活的基于Android系统的设备总量已达到9亿部,而在一年前这个数字是4亿部,可见Android系统增长的迅猛。尽管如此,但从整个Android生态系统的盈利状况看,除了三星之外,Android生态系统的其他合作伙伴仍未能借助这一开放的生态系统获得应有的营收和利润。例如在过去的季度中,最大的对手苹果和自己的合作伙伴三星合计拿走了手机市场100%的利润,但鉴于Android合作伙伴众多,依此衡量,Android很难算是真正的成功,也许原因并非在于谷歌这边,但一个生态系统要想可持续的良性发展,应让更多的合作伙伴受益才是根本。

除了Android之外,本次大会上,有媒体认为,谷歌地图的更新是最大的亮点。作为移动互联网应用中必不可少的杀手级应用,其实谷歌一直处在领先的位置,尤其是苹果之前在自己的iOS平台采用自家地图服务大败而归之后。所以,这次的更新亮点到不一定,但其巩固优势,继续拉开与对手的差距才是最重要的。

接下来的是搜索,在本次大会上,谷歌将原本用于Android智能手机的语音网页搜索功能拓展至PC端。用户只需打开Chrome浏览器,面对麦克风大声说“OK,Google”,并说出搜索请求,即可获得反馈。用户也可通过点击Chrome浏览器的麦克风按钮实现这一功能。这同样是谷歌拓展和保持自身核心优势之举。记住,这里提及的是核心优势。实际上谷歌在PC端的搜索一直处在绝对领先的位置,虽然在移动端谷歌凭借Android获得了优势,但仍未忘记巩固自己的核心优势,这点是我们相当佩服的。相信这种优势的巩固,会令对手微软和雅虎在搜索市场更加艰难,要知道,谷歌的搜索不但占有市场份额的优势,在营收上也是遥遥领先,相比之下,它的对手一个始终在赔钱,而另一个则处在下滑的状态。

如果上述是本次大会谷歌发挥和巩固优势之举,那么接下来产品可能就是谷歌短板,或者是弥补短板之举。例如其推出的Android游戏平台Play Store game services,这些功能在苹果的iOS平台早就存在,而鉴于游戏已经成为移动设备的主要应用之一,所以将这块短板补上自在情理之中。

还有就是其对于社交服务Google+功能的改进。例如Google+ stream, Google+ Hangouts, and Photos的改进,尤其是高清图片的上传等功能是其对手Facebook目前所不具备的。尽管如此,但在社交网络中,谷歌与Facebook仍存在着较大的差距,不过从本次大会,谷歌不忘Google+的相关产品重新设计和更新中,可以看到谷歌是不会轻易放弃在社交网络中与Facebook的争夺。

在本次大会上,谷歌还发布了采用自己原生系统的三星Galaxy S4手机。表面上看起来仅是一款原生系统手机的发布,但我们认为这折射出谷歌与三星间的微妙关系。就在会议之前,有报道称,三星的Galaxy S4手机的销售速度已经超过三星此前的所有旗舰智能手机。这款新机 4月26日上市,5天内销量便达到400万部。相比之下,S1达到300万部用了85天,S2用了55天,S3则用了21天。当业内一直担心三星的品牌效应正在利用Android超越谷歌Android时,谷歌发布了原生Android系统的三星Galaxy S4,这是二者利益折中的产物。用三星的品牌和谷歌自己原生的系统,看看究竟是三星自己的Galaxy S4卖得好,还是原生Android系统的Galaxy S4销得快,很有意思。既合作又博弈,这就是产品的魅力所在。

最后是谷歌CEO拉里•佩奇的演讲和问答,其中其猛烈抨击了微软和甲骨文。谁都清楚拉里•佩奇的痛点。这两个企业利用专利给谷歌造成了极大的麻烦,其中微软甚至可以借此利用Android来为自己盈利,虽然之前谷歌花费了100多亿美元并购摩托罗拉,似乎也未能阻止对手利用专利对于Android的打击,可见专利,确切地说如何利用专利保护自己和合作伙伴,始终是谷歌的短板,也许拉里•佩奇不要一味地以创新前行,有时候专利保护也很重要,谷歌未来应补齐这个短板才是。

看看谷歌本次大会产品发布及更新所涉及的领域及优势,甚至包括所谓的短板(正在竭力弥补),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何谷歌的股票大涨,甚至有可能成为第一个股价达到1000美元的科技企业的原因了吧。

Tags: ,,,.
05月 15, 2013

日前,谷歌Android和Chrome业务主管桑达尔•皮恰伊(Sundar Pichai)在接受美国《连线》杂志网络版专访(这是皮恰伊首次接受媒体采访)时称,Android和Chrome将可以共存。皮恰伊的这番言论,让业内之前一直盛传和希望谷歌未来可能会将Android与Chrome整合的为一个操作系统的业内人士多少有些失望和意外。尽管皮恰伊并未详细解释Android与Chrome共存的理由(只说了些官话),但这丝毫不妨碍我们站在谷歌一边,从商业模式和利益的角度,结合市场来简单分析下Android和Chrome共存,或者说不整合为一个操作系统的理由。

从谷歌商业模式和利益的角度,桑达尔•皮恰伊(Sundar Pichai)对于Android和Chrome共存的决定是明智的

作为谷歌,人家首先需要明确的是为何要把Android和Chrome OS整合为一个系统?业内已经相当清楚,Android主要定位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典型的移动互联网设备,而Chrome OS则主要是面向传统PC(例如笔记本)的操作系统。例如不久前谷歌发布的Chromebook,其产品形态就是典型的传统笔记本,但由于兼有触摸功能,与当前英特尔主推的超极本更为接近,而超极本无疑是传统笔记本的一种演进。

接下来再看看谷歌这两大系统在各自所处市场的表现。在智能手机市场其总体的市场占有率已经接近70%,远远超出了苹果iOS的占有率,虽然在这个市场还有黑莓、微软等,但短期内将很难撼动谷歌Android在智能手机领域的领先地位。其次是在平板电脑领域,尽管其表现不如智能手机市场,但据IDC的预测,到今年年底,其总体市场占有率会接近50%,进而超过在此领域一直处于绝对领先的苹果。

从常理上讲,谷歌Android已经占据了代表当前和未来移动互联网发展趋势的主要系统平台(包括整个生态系统)的优势,进而可以将其在传统PC的各种服务通过Android延伸至移动设备中。这从谷歌其中的搜索目前占据了移动搜索近乎100%的份额可见一斑。既然如此,为何谷歌非要将Android与Chrome OS整合呢?也许问题就出在Chrome OS身上。

我们依稀记得,在谷歌推出Chromebook之前,Chrome OS早在若干年前就已存在,当时有Acer等厂商推出过基于该系统的笔记本电脑,但始终未能引起什么市场反响,基本上趋于死亡,而此次Chromebook的发布,又让Chrome OS再次浮出了水面。只不过这次的Chrome OS与若干年前的Chrome OS不同,最明显的就是加入对于触控的支持。这自然让人们联想到了微软去年发布的同样支持触控的Windows8系统。难道谷歌要用Chrome OS与微软争夺传统PC系统平台的控制权吗?这里先不说是否,关键是谷歌真有这个必要来与微软争夺传统PC的系统平台控制权吗?也就是争夺的目的是什么?

业内知道,与谷歌Android在智能手机市场相仿,微软的Windows在传统PC市场占据着绝对优势地位,尽管如此,但谷歌的核心搜索(占据着传统搜索市场份额的70%左右)及相关业务应用(例如Google App、Gmail等)在传统PC的微软Windows平台上依然占据着优势,且始终保持着稳中有增的赢利,重要的是几乎没有对手。这也是为何谷歌股票进入今年以来一直看涨的主要原因之一。

所以说,在传统的PC领域,谷歌是否像智能手机市场的Android一样拥有系统平台的控制权对于谷歌意义不大,原因很简单,它没有影响到谷歌的核心业务和营收。既然如此,谷歌为何还要冒险,甚至有些盲目地去将Chrome OS和Android整合呢?

也许有人会反驳,整合是业内发展大势所趋。微软的Windwos8不就是一个跨设备的系统吗?不过这里需要提醒业内的是,微软的Windows8是一个全新开发的操作系统(并非是业内简单理解的Windows7加了触控功能),而谷歌要想实现Windows8的功能则是Android和Chrome OS的整合。从技术和成本的角度讲,到底是新开发一套系统容易,还是将两个系统整合为一个系统容易?这里恐怕没有标准的答案,也就是存有很大的变数。而重要的是,整合的目是什么?

微软发布跨设备Windows8的目的很明确,借助其在传统PC领域的优势,将其PC中的体验延伸到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并以此作为卖点拉动Windows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出货量,通过系统本身获得营收(即Windows系统本身的授权费就是微软重要的营收来源),即微软必须要以一个统一的系统,借助在PC市场的影响力和应用体验进入到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这关系着微软的核心业务及营收。与微软相比,显然谷歌Android与Chrome OS整合为统一系统的目的并不是很明确(原因前面已有所论述)。在此简单总结为,谷歌Android在智能手机乃至未来的平板电脑市场占有优势地位,而定位在传统PC市场的Chrome OS是否占优又不影响谷歌在这个市场的核心赢利模式和实际的营收及利润。整合的意义何在呢?

尽管如此,如果谷歌依然像外界预测的非要将Android和Chrome OS整合会怎样呢?这里还是以微软的Windows8这个业内第一个跨设备的系统为例来说明。从目前的统计看,微软的Windows8未能像预期的那样拉动传统PC的销售,而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中的表现也差强人意。为何?从传统PC市场的反馈看,主要是传统PC用户对于全新的Windows8不习惯,且触控的体验和应用均不如单纯的只支持触控的Android和iOS。由此看,一个系统兼具两种体验,无论是在技术的平衡,还是用户的使用习惯上对于厂商都是不小的挑战。搞不好,非但没有发挥反向渗透的优势,反而可能会损害自己占优的核心领域。

不可否认,整合目前成为业内流行的热词,并在某些产业和市场中获得了一定的成功,但所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每个企业都有其自己的优势及在此基础上制定的发展战略及市场策略,不合时宜的盲目跟风,往往得不偿失,甚至适得其反。从这个意义上看,新近上任的谷歌Android和Chrome业务主管桑达尔•皮恰伊的判断是明智的,即Android和Chrome共存(至少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

Tags: ,,,,.
05月 13, 2013

美国科技博客网站BI近日撰文指出,专利授权有望成为微软下一个年营收数十亿美元的业务。随着全球Android设备销量不断增长,到2017年,微软来自专利授权的收入最高可达63亿美元。与此同时,来自DigitalTrends的Geoff Duncan对微软所签订的协议作出了资金评估:如果按照微软每授权一台Android设备就能获得1美元的话,那么它每年可收入近4300万美元。而现在,根据协议,微软每授权一台Android设备,其可收入囊中的费用将近8美元,也就是说,微软仅在今年就可获得34亿美元的Android相关专利授权费。

其实早在去年,国外Seeking Alpha通过分析认为,微软自己Windows Phone在2012财年给微软带来的收入为7.36亿美元。如此计算的话,微软在移动互联网的智能手机市场中,来自对手Android的收入是自己Windows Phone的4.3倍多。二者之合为39亿美元左右。也就是说微软在智能手机市场中的年收入接近40亿美元。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收取对手的专利授权费竟然远高于自有Windows商业模式在该领域的营收,对于微软是个莫大的讽刺,也确实反映出微软在这个领域竞争力和影响力的薄弱。

其实业内的担心,确切地说是不看好微软Windows系统在移动互联网的前景不是没有根据。

先于谷歌进入智能手机领域的微软被后者反超,更要命的是微软即便是在谷歌和苹果在智能手机市场崛起之后,其市场份额始终处在一种低占有率的滞胀状态,虽然期间俘获了当时全球手机老大诺基亚的芳心,但这种低市场占有率的滞胀状态始终未有实质性的改变。而在竞争异常激烈,不进则退的移动互联网领域,这种状态是比较危险的。至于平板电脑,其窘境与智能手机相差无几,尽管微软自己以Surface身体力行,但从实际市场表现难言理想。

微软从Android OEM伙伴中收取的授权专利费营收不菲,这为其将自己WP免费奠定了基础

首先与苹果的iOS和谷歌的Android相比,微软Windows Phone系统真的如市场份额差距所反映的有那么大的差距吗?不相信一个专注于系统和软件,并在若大PC产业占据90%以上市场份额的企业会在手机(包括平板电脑)系统和应用上与对手的差距会这么大?至少在技术上的差距如此之大是绝对不会令人信服的。业内第一款跨设备的Windows8的发布,足以证明微软在软件方面的实力。尽管不否认在整个生态系统中,微软在移动互联网应用上与苹果和谷歌相比确实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手的应用都达到了百万级别,微软还只是十万级别的),但从用户实用的角度,按理说这种差距也不应造成如此强烈的市场份额的反差。

另外,在过去的2012年,苹果和谷歌合计占据了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90%及80%左右的市场份额,但从真正获利(市场份额、营收和利润)看,除了苹果外,谷歌Android庞大的阵营中,只有三星。客观地讲,在Android阵营中,近乎100%跟随的厂商只是陪客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讲,Android生态系统中的赢家只有三星和谷歌自己。那么从厂商的角度,寻找和依靠新的生态系统应是它们心中的隐约的想法,而大树底下好乘凉的思维惯性还在作怪而使去不能或很难在短期内转化为实际的行动。殊不知,树是很大,但架不住三星这个庞然大物占据了大部分的阴凉,所以其他厂商也难逃暴晒的命运。这个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另觅一棵新的大树。这个比喻是想说明微软的Windows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不是没有机会。

那么接下来的是微软如何给自己,重要的是给这些厂商以机会。什么机会?差异化和盈利的机会。实际上看目前Android阵营的厂商,除了市场份额偏低外(除三星外)均在个位数徘徊,也就是Android阵营的“长尾”相当长,这对于谷歌是相当有利,但予每个厂商则是相当尴尬。关键是厂商为了这点市场份额还在死拼价格,这也造成它们不盈利,甚至是亏损,可以说,Android阵营厂商的利润相当稀薄,甚至没有利润。

如果此时微软能否摒弃之前在PC领域中系统授权的收费模式,是否可以给这些厂商重现选择生态系统的机会和动力呢?毕竟从目前微软向Android阵营厂商收取的授权费用在10-20美元不等推算,其Windows Phone系统的授权费用肯定要高于这个数字。如果依然沿用PC领域中的收费模式,至少从盈利的角度不会给要跟随的厂商以任何的吸引力和机会,相反,通过向采用Android系统的厂商收取费用,而自己的系统免费,一打一揉的双重作用,既没有损失该获得的营收,又在厂商面前树立了自家系统不收费,给它们盈利机会的形象,应该是一举两得。况且就目前Windows Phone如此低的市场占有率,继续采用收费的方式,对于微软营收的贡献也是微乎其微。

所以,如果微软在现在的模式下发展依然没有实质性突破的话,那么不妨尝试系统免费的方式,不要小看这个免费,这实际上是对于微软既有商业模式的最大挑战。既然微软始终在强调Windows,且它确实是一家平台型的公司,没有了平台的优势,微软发挥的空间将大大缩小,而鉴于目前移动互联网竞争的特点和现状,微软不应急于通过Windows平台获取实质性的营收和利润,而是改变心态,以战略投资的心态来对待移动互联网,尽快吸引更多谷歌Android阵营中的厂商加盟,给它们以利益,以抢占更多平台份额为首要目标。

Tags: ,,,,.
12月 25, 2012

日前,有国外科技博客预测,明年谷歌将和摩托罗拉合作发布名为X Phone的智能手机和X Tablet的平板电脑,并据此认为谷歌可能不会再与其它厂商分享Android,按照笔者的理解,就是谷歌要借助摩托罗拉移动的硬件(手机)来独自发展自己的Android,至少让摩托罗拉移动获得最新Android版本(包括功能)的优先使用权。谷歌真会冒天下之大不韪,违背当初对于Android阵营厂商一视同仁的承诺而与摩托罗拉移动单干吗?

X Phone对于谷歌和摩托罗拉的意义真的如外界预言的那般重要吗?

我们不妨先来看看目前支撑谷歌Android阵营的主力厂商所占的比例。据IDC最新统计,在今年的第三季度,三星占据Android阵营市场份额的40.3%排在第一,紧随其后的分别是HTC(6.9%)、索尼(6.4%)和摩托罗拉(4%)。这几家合计占据了整个Android阵营一半以上(57.6%)左右的市场份额,其中三星可谓是Android的大头。这就引出了上述科技博客的担心,即三星是否会抛弃Android,效仿亚马逊走自己深度定制Android的路线。

首先笔者质疑的是,三星是否有必要走深度定制Android而得罪谷歌的事情。从三星智能手机业务看,硬件本身是其盈利的主要来源,而在软件应用上三星乏善可陈。所以照现在的Android路线,还是未来深度定制路线,集成谷歌的相关应用,对于三星没有任何的影响。既然如此,三星又何必画蛇添足去深度定制化Android而得罪谷歌呢?况且目前三星和苹果剑拔弩张,此时去得罪谷歌不是明智之举。

在此,美科技博客称,正因为三星目前在Android阵营中的强势地位,谷歌才会利用摩托罗拉移动来牵制三星。不过笔者想说的是,就目前摩托罗拉移动在Android阵营中的市场份额及表现(仅为三星市场份额的1/10),其能对三星起多大的牵制作用呢?连苹果都未能阻止三星在智能手机市场的攻城略地,更何况处在下滑状态的摩托罗拉移动呢!重要的是,目前三星是谷歌Android的中流砥柱,谷歌有何充足的理由其遏制三星呢?从某种程度上,遏制三星就是遏制自己Android的发展不是吗?特别是在目前Android已经占据整个智能手机市场

所以所谓X Phone是谷歌遏制三星之说并不成立,那么接下来是否会是拯救摩托罗拉移动之举呢?确切地说X Phone能否助摩托罗拉走出低迷呢?其实,谷歌和摩托罗拉的这种合作方式,在三星和LG等厂商中早有尝试。

例如三星和谷歌合作的Nexus10、华硕与谷歌合作的Nexus7平板及谷歌和LG合作的Nexus4手机,虽然这些产品均受到市场的好评,但并未成为这些厂商的主力产品。比如三星在平板电脑市场的主力仍是自己的Galaxy Tab,而LG也未能因Nexus4而改变自己在智能手机市场竞争的位置。换言之,厂商最终的表现还是要看厂商自己的能力和产品。如此来看,X Phone能否带给摩托罗拉复苏的机会变数很大。不过笔者倒是建议,摩托罗拉,包括业内不要将X Phone看得多重,本质上和与其它合作伙伴合推的平板和智能手机并无二致,只是又一款谷歌与合作伙伴的手机罢了。

所以笔者认为,谷歌的X Phone远非国外科技博客所评论的那般具有什么谷歌要独享Android或者拯救摩托罗拉移动的战略意义,就像它的Nexus系列,无论对于谷歌Android还是合作伙伴,只是锦上添花,不是什么扭转谷歌或者摩托罗拉移动乾坤或者战略转移之作。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