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9月10日

原来每个人都在怀疑。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幸福的,或不幸的,都在怀疑着一些什么。这或许是思考生命的一种表现形式?

越是怀疑,越是不确定,就越缺乏安全感。人人如此。除了少数极自信的人,和一部分极愚蠢的人,他们根本不会去思考,只是live, eat and sleep.

3Cp>渺小的S诚然如此。或许,她会因为了解这个秘密而更强大。每个人内心都有力量,她能释放出来吧?她是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尽管她从来不承认这一点,更不愿意被人看穿。尽管她是善良的,而这也是她可怕的地方,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会猝不及防的猛刺一刀,见血封喉。you never can tell.

除非她遇见生命里的克星,用爱情的枷锁,把这个妖女,给降服了

2007年09月08日

不要耻笑以貌取人,他真的是一位贵族。他的灵魂,文字,灵气难道和那俊朗的脸庞迷人的风度不匹配吗?

这样的绅士,将来会成为一位儒雅大气的学者吧。我彷佛看到他的将来,一塌糊涂地成功充满迷人的魅力。现在就算是优雅地低调,也像丛林中环抱的密枝里洒下的金子般的阳光,如沐阳光。

贵族之于草根,是否就像钻石之于母鸡?吃钻石的母鸡,勇气可嘉,仍落不下,消化不良笨拙的丑态。可怜的母鸡。

2007年08月22日

阿拉终于到上海了!yep,本来换了在平时,我会说俺终于到上海了,现在为配合social context,把俺换成了阿拉。侬晓得了吧?

今天意外找回博客的密码,汗~~丢了那么久的竟然还给我找回来了,哈哈

office里是无法静静地思考写点自己的事儿的,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好好来整理这一块,尤其是去到香港以后。但愿这不是个梦,目前尚无波无澜,愿一切都能水到渠成吧。

其实并不是真的那么兴奋快乐,也许多做快乐状人也会渐渐欢快起来?

爱回忆过去的习惯从未改变。有人问你到底哪里好,这么多年都忘不了。回忆里的点滴,虽不是都幸福甜美,但也足够让我在午夜,细细回味直到下一个黎明来临。

生活将走向何方?你还要走多久?谁能给我答案?而答案,重要吗?

2006年09月05日

为了自己想要的,不顾一切去追寻。几年前曾有过的光荣的梦想和对自己激烈的承诺,我竟然全部忘记了!!

是BOOK让我重新开始审视自己,从现在开始,和自己做斗争,努力学习认真思考,执着地做事,安静地等待。希望他多给我一些时间改变,此刻的心情,急切矛盾羞愧,夹杂着几分不愿承认的自卑和自知。

如果上天眷顾我,就让我更快地成长起来吧!

不甘心,这就是原动力。FIGHT!

2006年08月09日

男女间想要相互靠近相互依偎的这种特殊的情感和需要,在我的字典里,被定义为爱。这种爱不同于love,而是叫romance,因其中充斥着热烈的激情,是唯一性的,排他的。所以,真正的romance必定是纯洁的,简单而纯粹,不被任何其它的动机和企图玷污。

那么,爱人只能是the first one,不是退而求其次的复选,对吗?

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就算他回来了,又能怎样呢,我似乎不是真的爱那个人?我爱的只是那种清澈真诚的眼神。

曾经以为只有他才拥有这样真诚温柔的眼神,而这样的眼神,如慈父又如兄长般宽容怜悯的眼神,最近好像又在我的生活中出现了。这是真的吗,还是我的错觉?

我快不敢有期望了,是不是要准备好受伤,还是继续默默等待。。。。。。。

2006年07月26日

燕子打算买房子了,她骄傲地宣布要150平以上的,客厅要大,专门有一间乐室来放钢琴和古筝用来带学生。

挖噻,有钱的人啊,我和铮铮不约而同惊呼。

狡猾的燕子当然不愿被我们指责为有钱一族,于是把小东东摆上台。“我没有钱啊,让小东东出,让他去借!”  “可怜的小东东,哈哈,记得备两套客房给我们呀#¥%·#……·

铮铮妈妈说,燕子好好命,有份稳定轻松收入高的工作男朋友又好,铮铮现在什么也没有,没有学历,没有好的工作没有男朋友,端端和燕子以后都会比铮铮过得好。

其实我又有什么呢,至少铮铮有最爱自己的爸爸妈妈,有几个当医生当书记的叔伯姨妈,有大把不用费力气就能到手的面试和工作机会,我有什么呢?

但我应该相信自己,会有对自己很好很爱自己的男朋友,会有收入高的好工作,而且我会做的很好受人尊重,会让家人都对我满意感到欣慰,一切都会有的,我要努力。

至少,我一定会有独立健全的人格,开朗乐观充实的人生。我选择了一条和她们不同的人生道路,但我们都会通向幸福,我应该这么相信!! 

2006年06月23日

日间偶尔观察到某人的言行,当时想着,这个思路有深度,这个方法有效,这种为人处世的方式指点学习,却还来不及吸收就忘记了。贪多缺消化不了,不仅虐待肠胃,也折磨神经。剑星有提醒过,好记性不如烂笔竿子,老祖宗讲了八百年的道理,听得懂明白是咋回事就是很多人不会真正的用,或者用好这一招。

 

生日那天,临时通知剑锐让他做苦力拎西瓜,他欣欣然效力却比较苦闷没什么礼物以表心意。 晚上十点半,他短信要我开邮箱,呵呵,他挑的生日卡片,虽然款式太朴素,(竟然有“白沙牌”的横幅,真是无语)但给我的感动,是实实在在的一百分。如果换了我,可能就算了, 可往往,人家不知你心里怎么想的,默默地祝福不如表示一下让对方开心来得有效。该表示的时候,不用犹疑。

课程终于全部结束了。周三和白白一起照合照时,有片刻的伤感,那也许是我们学生生涯的最后一堂课了。如果以后重返校园进修,可能故地重游也只会感叹物是人非,逝去的青春就这么一去不返了。

日子在脸盆里溜走,在衣架间溜走,在潮汕甜脆瓜下白粥里溜走。不用上课,不用给别人上课,我的懒惰本性又死灰复燃。为了不出去外面打饭,我宁愿晚上自己在宿舍褒些汤汤水水。前两天都是褒白粥,今天除了嗓子干涩还流几滴清涕好像头也不痛了身上也不痛了,于是选定褒红豆汤,粉粉甜甜润喉养心。

病后刚康复时的心情很棒,试想一下久居暗室的人眼前突然进入一道阳光,试想一下蹒跚学步的娃娃终于可以脱开大人的手摇摇晃晃地前进,还有还有,中学时下定决心要在考试中超越某人,然后有一次终于以几分的优势摇摇领先时那种洋洋得意的心情………

鸦鸦那天突然说,如果你周围的人都比你富有,你会不会觉得心里不平衡?看来她去海南看bf却并不享受此次旅行。我们往往看到物质富饶的人的幸福的一面,而他们不幸的一面,所有的其他人的不幸的一面,谁又知道呢?那么如果内心平静,坦然地拥抱生活,享受的幸福会不会更多?至少,有健康的体魄,不用打针吃药成日睡,就是最大的幸福之一。

Anything that doesn’t kill us will make us stronger. 所有不好的东西,要么来kill me,或者,让人更顽强。

2006年06月12日

好忙,瞎忙。

累,懒得写东西,放些王菲的歌上来。

下到她比较早期的歌,九十年代初的吧。喜欢她的低调的张扬,对感情的执着,深刻不悔。

甜蜜的痛苦-----奈何

有缘相聚又何必常想欺到无缘时分离又何必常想忆
我心里有的只是一个你你心里没有我又何必在一起
今天说要忘了你明天却又想起你念你念你在梦里问此情何时已

爱后-失去-振作---------多得他

当初初给他的双手抱我那一瞬
曾软软笑笑但不知所措却竟相信
在世界我最软弱所以要他相拥
就让我那懒懒身躯躲进臂弯之中
无论现实或是造梦都给他每秒操纵
从来没发觉他的呼吸催促我变得多蠢
误信了我弱质纤纤
随便也感动
并未知道我也可以 完全麻木放纵
多得他给我勇气
真的要多得他去使我懂得
每一个故事结尾无非别离总是别离
失去他先知我也可不需要那臂弯不哭也不生气
我最初天天只等他将体温躯去我寒意
还承认我太怕冷要靠爱侣输出暖意
谁料到今天只得一个仍然可以生活
若是感到四处太冷漠
穿上我的冬衣
我最初抓紧他的双手
从来不爱自由
能让我永远地拥有
已觉真的富有
那料这回抹掉眼泪也要靠我的手
即使他已爱我多久
仍会高飞远走

little girl,please don’t wait for me!
总会有你所爱 共你永远想爱

2006年05月29日

人不得不说是自私的,对他人的好可能是完全不计任何回报的吗?

至少,排除简单的物质上的回报,来自团体的肯定的评价,对个人地位和形象的褒奖,抑或是其他个人的喜爱,都是我们想要的。

If I give out love, please love me back. 大概是所有人心底的一句话,其实世人向往的除了爱,还是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