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29日

看到刘和洪的blog,大家都在同情donews或骂黑客的行为。黑客这种行为固然可恶,但donews经历过几次这样的攻击,怎么还是那么被容易攻击。所以我就搞不懂了。

我们永远是在互动和竞争的过程中博弈,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是促进donews的防御能力,在一个网站做的有一点规模的时候就应该建立这种防御系统,而不是等攻击后来事后声讨黑客的这种行为。

所以这里我并不同情donews又再一次被黑客攻击。希望donews能够尽快建立防御系统,这样让用户更放心的使用donews的服务,再这样继续下去,用户就会担心我在donews上写的blog是否安全了。。

2005年11月28日

对了,”许玉兰想起了什么,她说,“你听着,到了我过节的时候,我就什么都不做了,就是淘米洗菜的事我都不能做,我要休息了,那几天家里的活全得由你来做了,你听到了没有?你为什么不点头呢?”

  许三观点着头问她:“你过什么节?多长时间过一次?”

  “啊呀,”许玉兰叫道,“我过什么节你都不知道?”

  许三观摇着头说:“我不知道。”

  “就是来月经。”

  “月经?”

  “我们女人来月经你知道吗?”

  “我听说过。”

  “我说的就是来月经的时候,我什么都不能做了,我不能累,也不能碰冷水,一累一碰上冷水我就要肚子疼,就要发烧……”

 

——————————————————————————————————————————————————————

 

他说:“我现在没有力气,我说话声音小,你了吗?你听我说,我今天卖了血以后,没有喝二两黄酒,也没有吃一盘炒猪肝,所以我现在没有力气……不是我舍不得吃,我去了胜利饭店,饭店里是什么都没有,只有阳春面,饭店也在闹灾荒,从前的阳春面用的是肉汤,现在就是一碗清水,放一点酱油,连葱花都没有了,就是这样,还要一元七角钱一碗,从前一碗面只要九分钱。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我卖了血都没有吃炒猪肝,我现在空着肚子,俗话说吃不饱饭睡觉来补,我现在要去睡觉了。” 
  说着许三观躺到了床上,他伸开手脚,闭上眼睛后继续对许玉兰说: 
  “我现在眼前一阵阵发黑,心跳得像是没有力气似的,胃里也是一抽一抽的,想吐点什么出来,我要上床去躺一会儿了,我要是睡三、五个小时没有醒来,不要管我;我要是睡七、八个小时还没有醒来,你赶紧去叫几个人,把我抬到医院里去。” 
  许三观睡着以后,许玉兰手里捏着三十元钱,坐到了门槛上,她看着门外空荡荡的街道,看着风将沙上吹过去,看着对面灰蒙蒙的墙壁,她对自己说: 
  “一乐把方铁匠儿子的头砸破了,他去卖了一次血;那个林大胖子摔断了腿,他也去卖了一次血,为了这么胖的一个野女人,他也舍得去卖血,身上的血又不是热出来的汗;如今一家人喝了五十六天的玉米粥,他又去卖血了,他说往后还要去卖血,要不这苦日子就过不下去了。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完?” 
  说着,许玉兰掉出了眼泪,她把钱叠好放到里面的衣服口袋里,然后举起手去擦眼泪,她先是用手心擦去脸颊上的泪水,再用手指去擦眼角的泪水。
 
—————————————————————————————————————————————————————
 
许三观经常在中午的时候,端着那口小铝锅走出家门,熟悉许三观的人都知道他是给许玉兰去送饭,他们说: 
  “许三观,送饭啦。” 
  这一天,有一个人拦住了许三观,对他说: 
  “你是不是叫许三观:你是不是给那个叫许玉兰的送饭去?我问你,你们家里开过批斗会了吗?就是批斗许玉。” 
  许三观将铝锅抱在怀里,点着头,赔着笑脸说: 
  “城里很多地方都批斗过许玉兰了。” 
  然后他数着手指对那个人说:“工厂里批斗过,学校里批斗过,大街上也批斗过,就是广场上都批斗过五次……” 
  那个人说:“家里也要批斗。” 
  许三观不认识这个人,看到他的胳膊上也没有 
  “别人都盯着我们呢,都开口问我了,在家里也要开你的批斗会,不开不行了。” 
  那时候许玉兰已经从街上回到了家里,她正把那块写着“妓女许玉兰”的木板取下来,放到门后,又把凳子搬到桌旁,她听到许三观这样对她说,她头都没抬,拿起抹布去擦被踩过的凳子,许玉兰边擦边说; 
  “那就开吧。” 
  这天傍晚,许三观把一乐、二乐、三乐叫过来,对他们说: 
  “今天,我们家里要开一个批斗会,批斗谁呢?就是批斗许玉兰。从现在开始,你们都叫她许玉兰,别叫她她,因为这是批斗会,开完了批斗会,你们才可以叫她妈。” 
  “许三观让三个儿子坐成一排,他自己坐在他们面前,许玉兰站在他身边,他给许玉兰也准备了一只凳子。他们四个人都坐着,只有许玉兰站在那里,许玉兰低着头,就像是站在大街上一样。许三观对儿子们说: 
  “今天批斗许玉兰,许玉兰应该是站着的,考虑到许玉兰在街上站了一天了,她的脚站肿了,腿也站麻了,是不是可以让她坐在凳子上,同意的举起手来。” 
  许三观说着自己举起了手,三乐也紧跟着举起了手,二乐和一乐互相看了看,也举起手来。许三观就对许玉兰说: 
  “你可以坐下了。” 
  许玉兰坐在了凳子上,许三观指着三个儿子说: 
  “你们三个人都要发言,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谁都要说两句,别人问起来,我就可以说都发言了,我也可以理直气壮。一乐,你先说两句。” 
  一乐扭过头去看二乐,他说: 
  二乐,你先说。 
  二乐看看许玉兰,又看看许三观,最后他会看三乐,他说: 
  “让三乐先说。” 
  三乐半张着嘴,似笑非笑的样子,他对许三观说: 
  “我不知道说什么。” 
  许三观看看三乐说:“我想你也说不出个什么来。” 
  “然后他咳嗽了两声:“我先说两句吧。他们说许玉兰是个妓女,说许玉兰天天晚上接客,两元钱一夜,你们想想,是谁天天晚上和许玉兰睡在一张床上? 
  许三观说完以后将一乐,二乐,三乐挨个看过来,三个儿子也都看着他,这时三乐说。 
  “是你,你天天晚上和妈睡在一张床上。” 
  “对。”许三观说,“就是我,许玉兰晚上接的客就是我,我能算是客吗。” 
  许三观看到三乐点了点头,又看到二乐也点了点头,只有一乐没有点头,他就指着二乐和三乐说: 
  “我没让你们点头,我是要你们摇头,你们这两个笨蛋,我能算是客吗?我当年娶许玉兰花了不少钱,我雇了六个人敲锣打鼓,还有四个抬轿子,摆了三桌酒席,所有的亲戚朋友都来了,我和许玉兰是明媒正娶。所以我不是什么客,所以许玉兰也不是妓女。不过,许玉兰确实犯了生活错误,就是何小勇……” 
  许三观说着看了看一乐,继续说: 
  “许玉兰和何小勇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今天要批斗的就是这件事……” 
  许三观转过脸去看许玉兰: 
  “许玉兰,你就把这事向三个儿子交待清楚。” 
  许玉兰低着头坐在那里,她轻声说: 
  “这事我怎么对儿子说,我怎么说得出口呢?” 
  许三观说:“你不要把他们当成儿子,你要把他们当成批斗你的革命群众,” 
  许玉兰抬头看看三个儿子,一乐坐在那里低着头,只有二乐和三乐看着她,他又会看许三观,许三观说: 
  “你就说吧。” 
  “是我前世造的孽,”许玉兰伸手去擦眼泪了,她说,“我今世才得报应,我前世肯定是得罪了何小勇,他今世才来报复我,他死掉了,什么事都没有了,我还要在世上没完没了地受罪……” 
  许三观说:“这些话你就别说了。” 
  许玉兰点点头,她抬起双手擦了一会眼泪。继续说: 
  “其实我和何小勇也就是一次,没想到一次就怀上了一乐……” 
  这时候一乐突然说:“你别说我,要说就说你自己。” 
  许玉兰抬头看了看一乐,一乐脸色铁青地坐在那里,他不看许玉兰,许玉兰眼泪又出来了,她流着眼泪说: 
  “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们,我知道你们都恨我,我让你们都没脸做人了,可这事也不能怪我,是何小勇,是那个何小勇,趁着我爹去上厕所了卫把我压在了墙上,我推他,我对他说我已经是许三观的女人了,他还是把我压在墙上,我是使劲地推他、他力气比我大,我推不开他,我想喊叫,他捏住了我的奶子,我就叫不出来了,我人就软了……” 
  许三观看到二乐和三乐这时候听得眼睛都睁圆了,一乐低着头,两只脚在地上使劲地划来划去,许玉兰还在往下说: 
  “他就把我拖到床上,解开我的衣服,还脱我的裤子,我那时候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他把我一条腿从裤管里拉出来,另一条腿他没管,他又把自己的裤子褪到屁股下面……” 
  许三观这时叫道:“你别说啦,你没看到二乐和三乐听得眼珠子都要出来了,你这是在放毒,你这是在毒害下一代……” 
  许玉兰说:“是你让我说的……” 
  “我没让你说这些。” 
  许三观说着伸手指着许玉兰,对二乐和三乐吼道: 
  “这是你们的妈,你们还听得下去,” 
  二乐使劲摇头,他说:“我什么都没听到,是三乐在听。” 
  三乐说:“我也什么都没听到。” 
  “算啦。”许三观说,”许玉兰就交待到这里,现在轮到你们发言了,一乐,你先说。” 
  一乐这时候抬起头来,他对许三观说: 
  “我没什么可说的,我现在最恨的就是何小勇,第二恨的就是她……” 
  一乐伸手指着许玉兰,“我恨何小是他当初不认我,我恨她是她让我做人抬不起头来……” 
  许三观摆摆手,让一乐不要说了,然后他看着二乐: 
  “二乐,轮到你说了。” 
  二乐伸手搔着头发,对许玉兰说: 
  “何小勇把你压在墙上,你为什么不咬他,你推不开他可以咬他:,你说你没有力气了,咬他的力气总还有吧……” 
  “二乐!” 
  许三观吼叫了一声。把二乐吓得哆嗦了几下,许三观指着二乐的鼻子说: 
  你刚才还说什么都役听到,你没听到还说什么?你没听到就什么都别说,三乐,你来说。” 
  三乐看看二乐,二乐缩着脖子,正惊恐不安地看着许三观。三乐又看看许三观,许三观一脸的怒气,三乐吓得什么都不敢说了,他半张着嘴,嘴唇一动一动的,就是没有声音。许三观就挥挥子说道: 
  “算啦,你就别说了,我想你这狗嘴里也吐不出象牙来,今天的批斗会就到这里了……” 
  这时一乐说:“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 
  许三观很不高兴地看着一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一乐说:“我刚才说到我最恨的,我还有最爱的,我最爱的当然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第二爱的……” 
  一乐看着许三观说:“就是你。” 
  许三观听到一乐这么说,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一乐,看了一会;他眼泪流出来了,他对许玉兰说: 
  “谁说一乐不是我的亲生儿子?” 
  许三观抬起右手去擦眼泪;擦了一会儿,他又抬起左手,两只手一起擦起了眼泪,然后他温和地着着三个儿子,对他们说: 
  我也犯过生活错误,我和林芬芳,就是那个林大胖子……” 
  许玉兰说:“许三观,你说这些干什么?” 
  “我要说。”许三观向许玉兰摆摆手,“事情是这样的,那个林芬芳摔断了腿,就去看她,她的男人不在家,就和她两个人,我问她哪条腿断了,她说右腿,我就去摸摸她的右腿,问她疼不疼。我先摸小腿,又摸了她的大腿,最后摸到她大腿根……” 
  “许三观。” 
  这时许玉兰叫了起来,她说: 
  “你不能再往下说了,你再说就是在毒害他们了。” 
  许三观点点头,然后他去看个儿子,三个儿子这时候都低着头,看着地下,许三观继续说: 
  “我和林芬芳只有一次,你们妈和何小勇也只有一次。我今天说这些,就是要让你们知道,其实我和你们妈一样,都犯过生活错误。你们不要恨她……” 
  许三观指指许玉兰,“你们要恨她的话,你们也应该恨我,我和她是一路货色。” 
  许玉兰摇摇头,对儿子们说: 
  “他和我不一样,是我伤了他的心,他才去和那个林芬芳……” 
  许三观摇着头说:“其实都一样。”许玉兰对许三观说:“你和我不一样,要是没有我和何小勇的事,你就不会去摸林芬芳的腿。” 
  许三观这时候同意许玉兰的话了,他说: 
  “这倒是。” 
  可是……”他又说,“我和你还是一样的。” 
  后来,毛主席说话了。毛主席每天都在说话,他说:“要文斗,不要武斗。”于是人们放下了手里的刀,手里的棍子;毛主席接着说:“要复课闹革命。”于是一乐、二乐、三乐背上去学校了,学校重新开始上课。毛主席又说:“要抓革命促生产。”于是许三观去丝厂上班,许玉兰每天早晨又去了炸油条了,许玉兰的头发也越来越长,终于能够遮住耳朵了。 
  又过去了一些日子,毛主席来到天安门城楼上,他举起右手向西一挥,对千百万的学生说: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于是一乐背上了铺盖卷,带着暖瓶和脸盆走在一支队伍的后面,这支队伍走在一面红旗的后面,走在队伍里的人都和一乐一样年轻,他们唱着歌,高高兴兴地走上了汽车,走上了轮船,向父母的眼泪挥手告别后,他们就会农村插队落户了。 
  一乐去了农村以后、经常在夕阳西下的时候,一个人坐在山坡上,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发呆地看着田野,与一乐一起来到农村的同学。见到他这么一副样子,就问他: 
  “许一乐,你在干什么?” 
  一乐说:“我在想我的爹妈。” 
  这话传到许三观和许玉兰耳中,许三观和许玉兰都哭。这时候二乐中学也已经毕业,二乐也背上了捕盖卷,也带着暖瓶和脸盆,也跟在一面红旗的后面,也要去农村插队落户了。 
  “许玉兰就对二乐说: 
  “二乐,你到了农村,日子苦得过不下去时,你就坐到山坡上,想想你爹,想想我……” 
  这一天,毛主席坐在书房的沙发上说:身边只留一个。于是三乐留在了父母身边,三乐十八岁时,中学毕业进了城里的机械厂。 
  许三观经常在中午的时候,端着那口小铝锅走出家门,熟悉许三观的人都知道他是给许玉兰去送饭,他们说: 
  “许三观,送饭啦。” 
  这一天,有一个人拦住了许三观,对他说: 
  “你是不是叫许三观:你是不是给那个叫许玉兰的送饭去?我问你,你们家里开过批斗会了吗?就是批斗许玉。” 
  许三观将铝锅抱在怀里,点着头,赔着笑脸说: 
  “城里很多地方都批斗过许玉兰了。” 
  然后他数着手指对那个人说:“工厂里批斗过,学校里批斗过,大街上也批斗过,就是广场上都批斗过五次……” 
  那个人说:“家里也要批斗。” 
  许三观不认识这个人,看到他的胳膊上也没有 
  “别人都盯着我们呢,都开口问我了,在家里也要开你的批斗会,不开不行了。” 
  那时候许玉兰已经从街上回到了家里,她正把那块写着“妓女许玉兰”的木板取下来,放到门后,又把凳子搬到桌旁,她听到许三观这样对她说,她头都没抬,拿起抹布去擦被踩过的凳子,许玉兰边擦边说; 
  “那就开吧。” 
  这天傍晚,许三观把一乐、二乐、三乐叫过来,对他们说: 
  “今天,我们家里要开一个批斗会,批斗谁呢?就是批斗许玉兰。从现在开始,你们都叫她许玉兰,别叫她她,因为这是批斗会,开完了批斗会,你们才可以叫她妈。” 
  “许三观让三个儿子坐成一排,他自己坐在他们面前,许玉兰站在他身边,他给许玉兰也准备了一只凳子。他们四个人都坐着,只有许玉兰站在那里,许玉兰低着头,就像是站在大街上一样。许三观对儿子们说: 
  “今天批斗许玉兰,许玉兰应该是站着的,考虑到许玉兰在街上站了一天了,她的脚站肿了,腿也站麻了,是不是可以让她坐在凳子上,同意的举起手来。” 
  许三观说着自己举起了手,三乐也紧跟着举起了手,二乐和一乐互相看了看,也举起手来。许三观就对许玉兰说: 
  “你可以坐下了。” 
  许玉兰坐在了凳子上,许三观指着三个儿子说: 
  “你们三个人都要发言,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谁都要说两句,别人问起来,我就可以说都发言了,我也可以理直气壮。一乐,你先说两句。” 
  一乐扭过头去看二乐,他说: 
  二乐,你先说。 
  二乐看看许玉兰,又看看许三观,最后他会看三乐,他说: 
  “让三乐先说。” 
  三乐半张着嘴,似笑非笑的样子,他对许三观说: 
  “我不知道说什么。” 
  许三观看看三乐说:“我想你也说不出个什么来。” 
  “然后他咳嗽了两声:“我先说两句吧。他们说许玉兰是个妓女,说许玉兰天天晚上接客,两元钱一夜,你们想想,是谁天天晚上和许玉兰睡在一张床上? 
  许三观说完以后将一乐,二乐,三乐挨个看过来,三个儿子也都看着他,这时三乐说。 
  “是你,你天天晚上和妈睡在一张床上。” 
  “对。”许三观说,“就是我,许玉兰晚上接的客就是我,我能算是客吗。” 
  许三观看到三乐点了点头,又看到二乐也点了点头,只有一乐没有点头,他就指着二乐和三乐说: 
  “我没让你们点头,我是要你们摇头,你们这两个笨蛋,我能算是客吗?我当年娶许玉兰花了不少钱,我雇了六个人敲锣打鼓,还有四个抬轿子,摆了三桌酒席,所有的亲戚朋友都来了,我和许玉兰是明媒正娶。所以我不是什么客,所以许玉兰也不是妓女。不过,许玉兰确实犯了生活错误,就是何小勇……” 
  许三观说着看了看一乐,继续说: 
  “许玉兰和何小勇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今天要批斗的就是这件事……” 
  许三观转过脸去看许玉兰: 
  “许玉兰,你就把这事向三个儿子交待清楚。” 
  许玉兰低着头坐在那里,她轻声说: 
  “这事我怎么对儿子说,我怎么说得出口呢?” 
  许三观说:“你不要把他们当成儿子,你要把他们当成批斗你的革命群众,” 
  许玉兰抬头看看三个儿子,一乐坐在那里低着头,只有二乐和三乐看着她,他又会看许三观,许三观说: 
  “你就说吧。” 
  “是我前世造的孽,”许玉兰伸手去擦眼泪了,她说,“我今世才得报应,我前世肯定是得罪了何小勇,他今世才来报复我,他死掉了,什么事都没有了,我还要在世上没完没了地受罪……” 
  许三观说:“这些话你就别说了。” 
  许玉兰点点头,她抬起双手擦了一会眼泪。继续说: 
  “其实我和何小勇也就是一次,没想到一次就怀上了一乐……” 
  这时候一乐突然说:“你别说我,要说就说你自己。” 
  许玉兰抬头看了看一乐,一乐脸色铁青地坐在那里,他不看许玉兰,许玉兰眼泪又出来了,她流着眼泪说: 
  “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们,我知道你们都恨我,我让你们都没脸做人了,可这事也不能怪我,是何小勇,是那个何小勇,趁着我爹去上厕所了卫把我压在了墙上,我推他,我对他说我已经是许三观的女人了,他还是把我压在墙上,我是使劲地推他、他力气比我大,我推不开他,我想喊叫,他捏住了我的奶子,我就叫不出来了,我人就软了……” 
  许三观看到二乐和三乐这时候听得眼睛都睁圆了,一乐低着头,两只脚在地上使劲地划来划去,许玉兰还在往下说: 
  “他就把我拖到床上,解开我的衣服,还脱我的裤子,我那时候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他把我一条腿从裤管里拉出来,另一条腿他没管,他又把自己的裤子褪到屁股下面……” 
  许三观这时叫道:“你别说啦,你没看到二乐和三乐听得眼珠子都要出来了,你这是在放毒,你这是在毒害下一代……” 
  许玉兰说:“是你让我说的……” 
  “我没让你说这些。” 
  许三观说着伸手指着许玉兰,对二乐和三乐吼道: 
  “这是你们的妈,你们还听得下去,” 
  二乐使劲摇头,他说:“我什么都没听到,是三乐在听。” 
  三乐说:“我也什么都没听到。” 
  “算啦。”许三观说,”许玉兰就交待到这里,现在轮到你们发言了,一乐,你先说。” 
  一乐这时候抬起头来,他对许三观说: 
  “我没什么可说的,我现在最恨的就是何小勇,第二恨的就是她……” 
  一乐伸手指着许玉兰,“我恨何小是他当初不认我,我恨她是她让我做人抬不起头来……” 
  许三观摆摆手,让一乐不要说了,然后他看着二乐: 
  “二乐,轮到你说了。” 
  二乐伸手搔着头发,对许玉兰说: 
  “何小勇把你压在墙上,你为什么不咬他,你推不开他可以咬他:,你说你没有力气了,咬他的力气总还有吧……” 
  “二乐!” 
  许三观吼叫了一声。把二乐吓得哆嗦了几下,许三观指着二乐的鼻子说: 
  你刚才还说什么都役听到,你没听到还说什么?你没听到就什么都别说,三乐,你来说。” 
  三乐看看二乐,二乐缩着脖子,正惊恐不安地看着许三观。三乐又看看许三观,许三观一脸的怒气,三乐吓得什么都不敢说了,他半张着嘴,嘴唇一动一动的,就是没有声音。许三观就挥挥子说道: 
  “算啦,你就别说了,我想你这狗嘴里也吐不出象牙来,今天的批斗会就到这里了……” 
  这时一乐说:“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 
  许三观很不高兴地看着一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一乐说:“我刚才说到我最恨的,我还有最爱的,我最爱的当然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第二爱的……” 
  一乐看着许三观说:“就是你。” 
  许三观听到一乐这么说,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一乐,看了一会;他眼泪流出来了,他对许玉兰说: 
  “谁说一乐不是我的亲生儿子?” 
  许三观抬起右手去擦眼泪;擦了一会儿,他又抬起左手,两只手一起擦起了眼泪,然后他温和地着着三个儿子,对他们说: 
  我也犯过生活错误,我和林芬芳,就是那个林大胖子……” 
  许玉兰说:“许三观,你说这些干什么?” 
  “我要说。”许三观向许玉兰摆摆手,“事情是这样的,那个林芬芳摔断了腿,就去看她,她的男人不在家,就和她两个人,我问她哪条腿断了,她说右腿,我就去摸摸她的右腿,问她疼不疼。我先摸小腿,又摸了她的大腿,最后摸到她大腿根……” 
  “许三观。” 
  这时许玉兰叫了起来,她说: 
  “你不能再往下说了,你再说就是在毒害他们了。” 
  许三观点点头,然后他去看个儿子,三个儿子这时候都低着头,看着地下,许三观继续说: 
  “我和林芬芳只有一次,你们妈和何小勇也只有一次。我今天说这些,就是要让你们知道,其实我和你们妈一样,都犯过生活错误。你们不要恨她……” 
  许三观指指许玉兰,“你们要恨她的话,你们也应该恨我,我和她是一路货色。” 
  许玉兰摇摇头,对儿子们说: 
  “他和我不一样,是我伤了他的心,他才去和那个林芬芳……” 
  许三观摇着头说:“其实都一样。”许玉兰对许三观说:“你和我不一样,要是没有我和何小勇的事,你就不会去摸林芬芳的腿。” 
  许三观这时候同意许玉兰的话了,他说: 
  “这倒是。” 
  可是……”他又说,“我和你还是一样的。” 
  后来,毛主席说话了。毛主席每天都在说话,他说:“要文斗,不要武斗。”于是人们放下了手里的刀,手里的棍子;毛主席接着说:“要复课闹革命。”于是一乐、二乐、三乐背上去学校了,学校重新开始上课。毛主席又说:“要抓革命促生产。”于是许三观去丝厂上班,许玉兰每天早晨又去了炸油条了,许玉兰的头发也越来越长,终于能够遮住耳朵了。 
  又过去了一些日子,毛主席来到天安门城楼上,他举起右手向西一挥,对千百万的学生说: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于是一乐背上了铺盖卷,带着暖瓶和脸盆走在一支队伍的后面,这支队伍走在一面红旗的后面,走在队伍里的人都和一乐一样年轻,他们唱着歌,高高兴兴地走上了汽车,走上了轮船,向父母的眼泪挥手告别后,他们就会农村插队落户了。 
  一乐去了农村以后、经常在夕阳西下的时候,一个人坐在山坡上,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发呆地看着田野,与一乐一起来到农村的同学。见到他这么一副样子,就问他: 
  “许一乐,你在干什么?” 
  一乐说:“我在想我的爹妈。” 
  这话传到许三观和许玉兰耳中,许三观和许玉兰都哭。这时候二乐中学也已经毕业,二乐也背上了捕盖卷,也带着暖瓶和脸盆,也跟在一面红旗的后面,也要去农村插队落户了。 
  “许玉兰就对二乐说: 
  “二乐,你到了农村,日子苦得过不下去时,你就坐到山坡上,想想你爹,想想我……” 
  这一天,毛主席坐在书房的沙发上说:身边只留一个。于是三乐留在了父母身边,三乐十八岁时,中学毕业进了城里的机械厂。


——————————————————————————————————————————————–

——————————————————————————————————————————————–

 

他无声地哭着向前走,走过城里的小学,走过了电影院,走过了百货店,走过了许玉兰炸油条的小吃店,他都走到家门口了,可是他走过去了。他向前走,走过一条街,走过了另一条街,他走到了胜利饭店。他还是向前走,走过了服装店,走过了天宁寺,走过了肉店,走过了钟表店,走过了五星桥,他走到了医院门口,他仍然向前走,走过了小学,走过了电影院……他在城里的街道上走了一圈,又走了一圈,街上的人都站住了脚,看着他无声地哭着走过去,认识他的人就对他喊: 
  “许三观,许三观,许三观,许三观,许三观……你为什么哭?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为什么不理睬我们?你为什么走个不停?你怎么会这样……” 
  有人去对一乐说:“许一乐,你快上街去看看,你爹在大街上哭着走着……” 
  有人去对二乐说:“许二乐,有个老头在街上哭,很多人都围着看,你快去看看,那个老头是不是你爹……” 
  有人去对三乐说:“许三乐,你爹在街上哭,哭得那个伤心,像是家里死了人……” 
  有人去对许玉兰说:“许玉兰,你在干什么?你还在做饭?你别做饭了,你快上街去,你男人许三观在街上哭,我们叫他,他不看我们,我们间他,他不理我们,我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你快上街去看看……” 
  一乐,二乐,三乐来到了街上,他们在五星桥上拦住了许三观,他们说: 
  “爹,你哭什么?是谁欺负了你?你告诉我们……” 
  许三观身体靠在栏杆上,对三个儿子鸣咽着说: 
  “我老了,我的血没人要了,只有油漆匠会要……” 
  儿子说:“爹,你在说些什么?” 
  这时许玉兰来了,许玉兰走上去,拉住许三观两只袖管,问他: 
  “许三观,你这是怎么了,你出门时还好端端的,怎么就哭成个泪人了?” 
  许三观看到许玉兰来了,就抬起手去擦眼泪,他擦着眼泪对许玉兰说: 
  “许玉兰,我老了,我以后不能再卖血了,我的血没人要了,以后家里遇上灾祸怎么办……” 
  许玉兰说:“许三观,我们现在不用卖血了,现在家里不缺钱,以后家里也不会缺钱的,你卖什么血?你今天为什么要去卖血?” 
  许三观说:“我想吃一盘炒猪肝,我想喝二两黄酒,我想卖了血以后就去吃炒猪肝,就去喝黄酒……” 
  一乐说:“爹,你别在这里哭了,你想吃炒猪肝,你想喝黄酒,我给你钱,你就是别在这里哭了,你在这里哭,别人还以为我们欺负你了……” 
  二乐说:“爹,你闹了半天,就是为了吃什么炒猪肝,你把我们的脸都丢尽了……” 
  三乐说:“爹,你别哭啦,你要哭,就到家里去哭,你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许玉兰听到三个儿子这么说话,指着他们大骂起来: 
  “你们三个人啊,你们的良心被狗叼走啦,你们竟然这样说你们的爹,你们爹全是为了你们,一次一次去卖血,卖血挣来的钱全是用在你们身上,你们是他用血喂大的。想当初,自然灾害的那一年,家里只能喝玉米粥,喝得你们三个人脸上没有肉了,你们爹就去卖了血,让你们去吃了面条,你们现在都忘干净了。还有二乐在乡下插队那阵子,为了讨好二乐的队长,你们爹卖了两次血,请二乐的队长吃,给二乐的队长送礼,二乐你今天也全忘了。一乐,你今天这样说你爹,你让我伤心,你爹对你是最好的,说起来他还不是你的亲爹,可他对你是最好的,你当初到上海去治病,家里没有钱,你爹就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去卖血,卖一次血要歇三个月,你爹为了救你命,自己的命都不要了,隔三、五天就去卖一次,在松林差一点把自己卖死了,一乐你也忘了这事。你们三个儿子啊,你们的良心彼狗叼走啦……” 
  许玉兰声泪俱下,说到这里她拉住许三观的手说: 
  “许三观,我们走,我们去吃炒猪肝,去喝黄酒,我们现在有的是钱……” 
  许玉兰把口袋里所有的钱都摸出来,给许三观看: 
  “你看看,这两张是五元的,还有两元的,一元的,这个口袋里还有钱,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要什上。” 
  许三观说:“我只想吃炒猪肝,喝黄酒。” 
  许玉兰拉着许三观来到了胜利饭店,坐下后,许玉兰给许三观要了一盘炒猪肝和二两黄酒,要完后,她问许三观: 
  你还想吃什么?你说,你想吃什么你就说。” 
  许三观说:“我不想吃别的,我只想吃炒猪肝,喝黄酒。” 
  许玉兰就又给他要了一盘炒猪肝,要了二两黄酒,要完后许玉兰拿起菜单给许三观看,对他说: 
  “这里有很多菜,都很好吃,你想吃什么?你说。” 
  许三观还是说:“我还是想吃炒猪肝,还是想喝黄酒。” 
  许玉兰就给他要了第三盘炒猪肝,黄酒这次要了一瓶。三盘炒猪肝全上来后,许玉兰又问许三观还想吃什么菜?这次许三观摇头了,他说: 
  “我够了,再多我就吃不完了。” 
  许三观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三盘炒猪肝,一瓶黄酒,还有两个二两的黄酒,他开始笑了,他吃着炒猜肝,喝着黄酒,他对许玉兰说: 
  “我这辈子就是今天吃得最好。” 
  许三观笑着吃着,又想起医院里那个年轻的血头说的话来了,他就把那些话对许玉兰说了,许玉兰听后骂了起来: 
  “他的血才是猪血,他的血连油漆匠都不会要,他的血只有阴沟、只有下水道才会要。他算什么东西?我认识他,就是那个沈傻子的儿子,他爹是个傻子,连一钱和五元钱都分不清楚,他妈我也认识,他妈是个破鞋,都不知道他是谁的野种。他的年纪比三乐都小,他还敢这么说你,我们生三乐的时候,这世上还没他呢,他现在倒是神气了……” 
  许三观对许玉兰说:“这就叫屌毛出得比眉毛晚,长得倒比眉毛长。” 

2005年11月21日
凤霞死后不到三个月,家珍也死了。家珍死前的那些日子,常对我说:
  “福贵,有庆,凤霞是你送的葬,我想到你会亲手埋掉我,就安心了。”
  她是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反倒显得很安心。那时候她已经没力气坐起来了,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耳朵还很灵,我收工回家推开门,她就会睁开眼睛,嘴巴一动一动,我知道她是在对我说话,那几天她特别爱说话,我就坐在床上,把脸凑下去听她说,那声音轻得跟心跳似的。人啊,活着时受了再多的苦,到了快死的时候也会想个法子来宽慰自己,家珍到那时也想通了,她一遍一遍地对我说:
  “这辈子也快过完了,你对我这么好,我也心满意足,我为你生了一双儿女,也算是报答你了,下辈子我们还要在一起过。”
  家珍说到下辈子还要做我的女人,我的眼泪就掉了出来,掉到了她脸上,她眼睛眨了两下微微笑了,她说:
  “凤霞、有庆都死在我前头,我心也定了,用不着再为他们操心,怎么说我也是做娘的女人,两个孩子活着时都孝顺我,做人能做成这样我该知足了。”
 
———————–
看着看着就想哭了,书中的很多片段都有让我想哭的冲动,这段是小说快要结尾时的一段对话。跟电影“活着”比起来有血有肉多了。多么朴实的文字呀!
2005年11月12日

以下是isaacmao的一段话:

‘————-

主意很简单,就是倡议Blogger 采用一个标准的Tag:bbcc来表示当前的Post是一个拍卖或者愿意出售二手产品的内容,用户可以自由使用文字、图片、Video等方式表达自己的“商品”,除了用Tag:bbcc,还可以用其他Tag来修饰自己的产品,让其他使用Tag搜索的用户可以更精确地找到你。(update: 标签规则可以为Tag:bbcc 你的姓名 商品名 商品特征)

通过Blog来拍卖和转手商品,首先是基于对Blogger的信任,所以根本不再需要什么诚信通之类的蛇足;其次可以更好地分布化,人们可以更自由地表达,如果配合Paypal等方便的支付手段,相信Blogosphere可以变成一个巨大的松散C2C市场。看到很多号称Web 2.0的网站还在拼命开发C2C的功能,却不知道到底如何创造性应用已有的技术,你认为呢?

‘————-
大家都非常同意这种观点,我提出我的不同意见:
blog比较分散,除了search能找到外,想找件物品还是有些难度的。这个注定不是像在一个大卖场一样,我可以很方便的找到我的东西。 而且排序问题很多。search只是把物品罗列出来,真的难以想象如果每个人都按这种方式来发布物品,找一件称心如意的物品且价格又便宜的好难呀!我的思考角度是如何在一个借物网(或其它)的平台上把isaacmao的想法应用起来?怎么结合我的圈子(社区)把拍买与出售这部份作为借物(电子商务网站)的一个补充,而不是主体?是否需要基于一定的用户群?用户是否喜欢这种发布方式?如何避免垃圾广告及情色广告?对我的借物网平是否真的有用,会不会不够专注?

2005年11月04日

三言二拍:个性化主页和个人门户

今天早上打开google发现了这么个东西,其实我觉的还好了啦,来KESO这里的都是些IT精英份子,不知道大家想过还很多普通的网民,喜欢hao123这样网站的网民呢?对他们来说google的这个东西再好不过了。我只要登录上去,定制我喜欢看的新闻。就不必每天各大网站跑来跑去了,多累呢。所以大家站在普通网民的角度思考,就不会认为google做的没有意义了。

我本人从事互联网有5-6年了,很普通的一个网民,虽然也用过my yahoo, my msn,但都是英文版的,有多少中国网民用my yahoo,my msn呢。

还是赞一个,google从IT精英走向平民化了。。

2005年11月03日

Go Lend, Not Just Ebay

A Chinese website was recently set up as an online platform similar to eBay, but providing lending services instead of selling.


The site, lend.com.cn, is still in its beta version. Before receiving permission to borrow, one must post at least three items for lending. Users can comment on any other users or items.


Take His Mother’s Soul to Tibet


A 78-year-old man from Northeastern China’s Heilongjiang Province is on a journey to bring his mother’s ashes to Tibet, travelling only by biking.


Two years ago the old lady passed away at the age of 102. Wang said her last dream was to travel to Tibet, where they hadn’t yet made it.


NASA Names New Shuttle Program Manager


NASA’s deputy shuttle program manager has moved into the top spot, taking over from an ex-Marine who is now leading the space agency’s hurricane recovery effort on the Gulf Coast.


Wayne Hale had been serving as acting program manager following the reassignment of Bill Parsons last week, and was named Tuesday as Parsons’ permanent successor.


Dell Launches Flash Music Player


Dell Inc., the world’s largest direct computer seller, has launched a new flash-memory digital music player designed to compete with the iPod Shuffle.


Dell billed its DJ Ditty as a better value than the Shuffle. Both devices are $99 and come equipped with 512 megabytes of memory, but because the Ditty uses an audio format that compresses digital music files more efficiently, Dell asserts the Ditty can hold up to 220 songs while the same-sized Shuffle stores about 120.

新闻视听可以到http://lend.com.cn/House/HouseCommMsgs.asp?GroupId=4&id=136 视听该新闻。

如何使用我的圈子,借物网圈子的概念与是现在最流行的Web2.0中的SNS社区的一种应用。
SNS社区以四度理论和六度理论为基础的人际关系社区。而借物网的圈子从Blog,Bbs,SNS中吸取他们的精华而开发出来的,大家知道传统的BBS大家都知道,是由BBS的版主管理,相对来说你的言论自由大部份掌握在版主的手上,版主有时为了让论坛能够吸引人气,会放任一些非法份子发布一些不太适合的话题来达到吸引人气。而在借物网的圈子,你可以自已建立我感兴趣的话题作为一个圈子,这个圈子从此就由我自已管理和发布,有点像Blog,但同时具有BBS的功能,就是你可以邀请你的同学,好友,及对你这个话题感兴趣的人一起交流和讨论。在你邀请你的同学,好友的同时,又达到了SNS的功能,达到一种人际关系圈子的功能,可以把你实现中的好友加入到你这个圈子当中来,这就是借物网我的圈子开发的
出发点。所以用户反馈过来说至今还不太会使用我的圈子,下面简单介绍一下:
 
建立自已的圈子,首先你得在借物网上注册登录后,然后到我的圈子,点击“管理我的圈子”(第一次注册登录我圈子出现的界面)


填写完以上的资料后,就可以进入我的圈子管理界面了,如下图(以用户路也为例):



这是登录我的圈子的一个管理面面,第一次登录,你具有的一些功能在我的资料里面有显示,
有:编缉我的档案,上传我的相册,查找新的朋友、我的信用评定等。当然还有你的个人积分显示。通过这个界面你可以创建自已的圈子和加入别人建立的圈子。
 
如果第一次我什么都不想做的话,那就看看别人在讨论什么话题吧,我的圈子首页列出了最新回应的前40条话题,还可以搜索或者看看别人新建立的圈子。多种方式供你选择。




如果要建立我自已的圈子或加入别人的圈子的话,在圈子管理页面有圈子类别,可以选择圈子的类别查看别人的圈子并在这个类别下建立我自已的圈子,快速想建立圈子直接可以在管理圈子页面,点击”建创”,进入创建圈子页面,按提示完成圈子的建立。
 
建立和修改圈子的图例就不显示了,直接按操作即可。
 
好了,按以上步聚把圈子建立起来了,我们现在进入我建立圈子的管理页面,看看有什么功能吧(以圈圈上海为例):


以上图就是圈圈子上海的管理页面了,这个页面只有登录用户才能看到,而且我们是以该圈子管理的身份进入的,所以能看到以下功能:创建新话题,创建新活动,对圈子具有更改圈子设置,更改圈子图片和对圈子成员管理。
这里有一项特别的功能就是邀请我的朋友,只要是该圈子的成员,都具有邀请朋友的权限。大家在新建立的圈子没有人来访问的时候,不妨采用这种方式邀请你的朋友来加入你的圈子。
 
接下来主要讲一下圈子主人对建立一个话题的操作管理功能。其它功能可以自已慢慢尝试使用一下。NOW…点击“新话题”按纽进入发布话题界面,如下:



这个就是发布新话题的界面了,填写主题,然后在WEB编缉界面输入内容即可,这里要着重说明一下的就是如何把图片和视频音乐文件插入到我的内容当中:
插入图片:
在编缉器中不具有上传图片和音乐的功能,图片一切以链接为主,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直接从网站点击图片右建—复制,然后回到编缉器当中在你插入图片的地方快速按下Ctrl+V。这样就完成图片插入了,如果不喜欢这种方式,直接在编缉器中点击图片按纽,输入图片的地址,然后对图片进行相关设置,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
以上这种方式是从外部链接图片,有时候外部网站出问题了,那么你发布的图片也将显示不了,所以另外一种方式就是利用我的圈子的相册功能,刚才介绍在我的资料里有上传相册,点击上传我的相册后,会提示你对相册进行分类,在分类目录下上传你的相册后,可以把相册图片的地址插入到编缉器当中,这样你的图片就可以永久的显示在话题当中了。除非你自已把相册删除掉了L。
插入音乐视频及Flash文件:
这个比插入图片更简单,直接点击编缉器当中的flash图片,然后输入你的音乐视频和flash的网址就可以显示了。是不是很方便呀?不过要注意的是必须以http://这样开头的网址
 
OK,完成了内容的输入,选择你的话题是否要推荐到首页,还是只在我的圈子里显示,以为作为的私人话题。选择好后点击发布就可以了。
 
对话题进行.精.固.荐.查看IP及删除和编缉功能:
以上我们发布好内容后,话题会出现在话题列表框中,如下图:



以上图例就是话题列表了,大家看到显示的.固.荐.精吗?咱们现在点击其中一个话题进行操作吧。如下图:



特意选了一个内容比较少的话题,这样大家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该功能了。简单吧,要操作这些功能直接点击即可以完成操作了,如果要取消,则再回到这个页面,点击取消该功能就可以了。这些个功能只有圈子的主人才能看到,也只有圈子主人才能执行这些操作,大大增强的圈子主人的管理功能了。要说的是圈子的主人要慎用你手中的权力,不要滥用这些功能。
 
说到这里也就基本上把圈子的一个主要的操作流程说完了,接下来就是看你怎么运用你的圈子在达到和管理你的圈子了。当你的圈子人数越来越多的时候,话题越来越多的时候这其中的乐趣你就会体会出来了,所以在圈子创建初期首要的就是做一些好的内容来让大家活跃和参与进来。


2005年10月28日

好久没用过IE了,一直用Myie做为我的主浏览器,因为可以在一个界面打开N个窗口,前些天不小心在QQ.COM上下载了TT2005,也是个浏览器,用了一下感觉比以前的好多了,吸引我眼光是底部的天气显示。这个跟firefox很像,很喜欢这种功能。可是我还是把TT2005从我机器给UnInstall了,可能还是习惯问题。我这个Myie是绿色软件,648K,小得很。

今天无意用Mircrosfot的IE打开了借物网,发现Google Toolbar的PR值到4了(myie看不到PR),这让我很惊奇,才一个多月一点,借物网的PR值上升那么快。估计上PR值到5就有些困难了,看到donews的PR值才6。

baidu的Robot工作特别勤快,今天刚发布的东西,你明天就能在Baidu上找到了。网站流量不少是从baidu过来的。

这个周日,借物网要聚会了,15个人左右,MM占了一大半,GG们这次有眼福了,这次活动我们安排了一个小小的插曲,到时我会将买好的ROSE分给各位男士,然后让男士们送给每位MM们ROSE,呵呵,给MM们个惊喜,保密阶段—不要让大家知道。

2005年10月24日

今天借物网忽然之间打不开了,查看了主机拖管商的网站,公告如下:

致本公司所有IDC客户
2005-10-23 23:23:43

各位客户:

 

    首先感谢各位客户选择了智恩作为IDC服务提供商,并且,经过双方的共同努力,各位客户与我们智恩长期以来保持了的良好合作关系。

 

现由于上海电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长途电信科技发展分公司(下称“电科发长科分公司”)违反智恩与其的托管协议,未能在约定期限将足额IP地址分配给智恩使用,智恩根据法律规定,暂扣了相关费用,并且已经在黄浦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状告电科发长科分公司违约。日前,作为智恩IP地址提供者的电科发长科分公司,以智恩拖欠其相关费用为由,威胁将单方暂停智恩在其公司的服务器托管服务,并将禁止人员和设备进出漕宝路1600号七宝服务器托管机房。

 

电科发长科分公司不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以单方面停止服务给智恩施加压力,显然是得不到法律支持的。

 

目前智恩正秉持最大诚意,与电科发长科分公司进行磋商,试图友好解决这一纠纷,但我们不能排除电科发长科分公司贸然停止服务的可能。我们已经正告电科发长科分公司,如其贸然停止服务,所有损失依法将由其自行承担。

 

因此,如近期各位客户发现电科发长科分公司停止服务/禁止人员和设备进出漕宝路1600号七宝服务器托管机房的,请将相关证据通过书面、录音等方式予以固定,以便将来进行诉讼索赔。

 

对由此给各位客户带来的不便和麻烦,智恩深表歉意。

 

顺颂商祺!

 

 

 

上海智恩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

20051021

到底是谁的问题我们用户其实管不着,但他们之间的问题最终受害的是我们用户。什么时候能替我们用户着想一下?妈的,气愤。。。

2005年10月17日

贴易网,您们好!

今天是10月17日,刚好是借物网满第一个月,我想通过这里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借物网的一些情况,希望能与贵司增进合作交流的空间

今年年初的时候,因为看到国外有则新闻,德国有个网站做网络交换物品这块,叫dieborger.de,die和borger两个分别的意思是借出与借取的意思,上线不长时间就受到网友的热烈追捧,那时候应该是在4月份,看到这则新闻,非常兴奋,可我们当时分析了国内的一些情况,做国内借物网还不太实际。于是就把lend.com.cn和lend.net.cn注册了,也就没在管这个事了。

随着taobao和ebay之间的竞争,今年上半年他们各自推出了自已的支付工具,支付宝和paypal,直接从信息流上升到资金流的层面,给国内C2C市场带到一个新的高度。那个时候我就开始系统的思考如何做借物网。于是我们的借物网平也就开台策划并提出那些问题必要解决,并找出相应的解决方案。

从我们运营借物网这一个月来,第一个阶段我们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交换系统,通过发布信息和用户成为认证会员后通过借物网借取物品的这么一个过程。做出来后在一些网站上宣传过,网友反应比较大。说发展前景不可观或者有很多困难,这些个问题其实已经在我们的规划中都曾有想过。那段时间的访问量,每天达1000个IP,给我们很大的一个源动力。前几天我们推出的借物网的社区"我的圈子"通过圈子的发展来达到借物网对用户的粘性。这点通过这几天的运作。我们可以看到的一个情况是用户登录的次数多了。按照我们的规划走的话,再接下来我们会推校园这块,以学生为基础,以各大学校为中心的这么一个借物圈子。虽说现在借物网与贵司的合作我们的条件不是平等,但希望贵司现在能帮我们。以后我们将更多的给予贵司回报。

黄亮,lendcomcn@gmail.com

借物网(
lend.com.cn):体验物品交换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