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9月26日

  和讯满龟的上一篇blog:《随意的“博客大奖赛”是否够尊重博客们》,这是主办方应该思考的最基础的问题。
  陈彤当起博客大赛评委,我觉得没什么,但不如草根安替更合适。如果办成“2005超级博客”也无非剽窃了超女的创意,最后还不要落得柯老师之类的下场?那赛事做营销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相信对新浪更没有太大意义,到是对协办的donews、gougou有点宣传作用,如同前段时间Anyp推出文学评论般的博客排名类似。一些非主流总编,另一些主流部主任。这些人被推上了博客评委的风口浪尖,相信他们多数并非忠诚的blogger。blog死了才好,他们的报纸活得才更久。相信这个大赛的结果,一定误差很大。
  取消“常委”评委制,变为互联网公开非重复投票制,或许还有点希望。
  博粹的脑子转得挺快,但显然是个纯粹的理工脑子。整个流程的逻辑够顺,就是缺点创意。让大家一起交学费,而奖学金只给几个人。而评估过程看起来似乎又成了亲友团:口碑、圈子影响力、文章价值等无法量化的东西又使拉选票成了可能。应该附加一条:本学期拿到奖学金的同学要请未获奖的搓一顿,否则奖金扣留。这样或许bloggers的参赛激情更高,否则企不成了小圈子借博粹品牌敛私财(名)?当然,花上百来块为自己的blog打打广告还是很便宜的,即便未获奖,吵出的名气也足够你的blog流量翻n番。
  门户只想占点2.0的仙气。别认真。然而这些赛事反映出的问题,却是互联网业内利益争夺的一个侧面而已。要说黑,也真算不得后黑。
  满龟的眼并不近视,他总是发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产业本身值得关注,而这个产业是个什么样的产业,从事产业的是些什么样的人则更值得思索。
  互联网是中国新经济的代表行业,但现在互联网让人看不出什么新。一本书就可以解决一个行业。或许它已经让矫情、急功近利蹂躏至早熟。熟过的东西,便很难再有什么“新”。互联网“以人为本”,这些人不是“大人”,更不应该是“小人”,一切的价值创造都需要基于“做人”。
  曾经喜欢过余杰的随笔,因为足够尖锐。但“余”已被世事蹂躏,变成了另一种做作,我也没了做愤青的时间。许知远依然是“忧伤的人”,这个微电子出身的思考者,更确切说是一个笔者。离开了经观,或许他依然喜欢在废墟上种出繁华一世,但“许”多次强调的“80年代是个神话”,在我这里得到了百分百的认同。泛黄的报纸,印有毛主席工作照的画报,眼保健操,人与人之间纯洁的扶持、爱、友谊。一个充满生机的年代。从思想进度及高度上看,80年代远超越2005的现在。2005已经是一个让2.0括起来的虚无岁月,人人靠扯2.0为生。至少是精神为生,很少人可以桃离。再没有“高调”可唱,一切都是现实的庸俗与虚无,所以也不必再有“理想”。或许这也是互联网孜孜不倦传播的功劳之一。

2005年09月01日

转自:gis blog

NASA World Wind俗称地球放大镜,是NASA(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联合出品,类似Earthview 3D的鸟瞰工具,更加权威而且目前完全免费。透过这套程序的3D引擎,可以让你从外太空看见地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结合在线的资料库,World Wind最高的解析度可以达到每象素代表15公尺,也就是说一些比较大的街道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而且包括了可见光以外得影像。此外,透过其中的功能,你可以进行一趟地球的3D飞行之旅,体验飞过圣母峰的感觉。另外透过及时动画形成的模组你可以即时体验飓风如果席卷佛罗里达州或者是气候变化情况。 NASA World Wind是多种技术的结晶,它包括:

1、3D Engine可以使用电脑3D硬件加速,它的系统需求为: Windows 2000, XP Home, or XP Professional Intel Pentium 3, 1 GHz, or AMD Athlon or higher 256 MB Graphics 2 DSL / Cable connection or faster 2 GB of disk space
2、Blue Marble 技术使World Wind的最高解析度可以达到每像素代表15公尺; 3、Land Sat 7技术可以查看过去的影像资料;
4、SRTM技术可以以地面飞行的状态查看;
5、MODIS灾害性事件监视;
6、GLOBE查看全球气温变化;
7、Country State Borders边界线查看;
8、Place names地名查看 附几张NASA World Wind截屏:

1. NASA World Wind软件
http://www.gissky.cn/Upload/2005323124033-1-78730.png

2. NASA World Wind显示的北京西部地区地形 http://www.gissky.cn/Upload/2005323123321-1-68188.png

3. NASA World Wind显示中科院地理所所在的位置 http://www.gissky.cn/Upload/2005323123439-1-55737.png

  各位GIS行业的朋友,北京Gol咨询发布05年地图服务市场研究报告(简版),简版只包含摘要,没有辅助决策的作用,只供了解,欢迎免费下载:地图服务市场研究报告摘要

  摘要:III报告结论

  ·从产业链角度讲,在线地图服务领域尚未形成成熟产业链,各提供商还处在摸索、观望阶段,主要参与者为MSP、搜索引擎企业。

  ·从整体市场来看,产业尚处初级阶段,通过在线地图服务实现真正赢利的很少,普通的地图出租及项目定制等传统业务无法给MSP持续发展的动力。

  ·地图服务市场正处在高速增长期,特别是本地搜索的加速带动了在线地图服务市场,LBS市场的加速也给了地图服务另一条发展道路。在线地图服务正在引领新一轮.com之争。

  ·从赢利模式来看,现有模式包括地图出租、项目定制等,而排名、地理关键字、搜索弹出广告、标点收费、面向企业的地图网站、加盟费等将更值得期待。

  ·从市场的角度看,在线地图服务将渐渐变为网络社会的背景,而这个背景将逐渐变为主流的网络营销方式。

  ·从网络调查所得数据分析,地图网站玩家多以4~5年网龄为主,计算机操作水平熟练,以IT技术人员居多。

 

  请联系北京Gol咨询有限公司   首席顾问/一行  

  Google Talk/MSN=beijinggol@gmail.com

记者:小敏  来源:www.3snews.net  责编:流水

  [3sNews讯] 图雄网于8月30日发布国内首家互联网三维地图,目前系统正处于测试期。访客浏览图雄网时,客户端将自动安装“MapOK3D插件”,然后即可正常使用。此外,Windows XP用户首次运行本系统时,需修改IE的安全设置,具体方法请参看www.mapok.com

2005年07月16日

美国东部时间7月13日,分众传媒(Nasdaq:FMCN)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交易,开盘交易价为18.75美元,此后不断攀高,涨幅最高达19.35%,最高交易价达20.29元一个小时内的成交量高达二百万手。

 

分众传媒的主要投资者包括3i集团、Draper Fisher Jurvetson以及软银,该公司的主要业务为写字楼及高级商业场所液晶显示屏分众广告的整体运营。

 

开盘后交易状况:

 


之所以关注它,是因为分众与其他纳市的中国概念股有本质区别。纳市实际上是一个场外交易市场,这些投资者判断一支股票一般有两个基准,一是确有强大的赢利能力;二则具有相当的概念热度,有巨大的赢利潜能。

 

NASDAQ上的网络概念股基本上都属于第二类,而此次纳市的投机者们如此看好分众,说明了分众本身即拥有强大并稳定的赢利能力及成熟的商业模型。

 

  近年来,国内传统广告市场的规模日趋缩水,大众传媒的公信力也逐步下滑,而分众广告市场却迅猛发展。

 

易观国际数据显示,我国已成为世界第四大广告投放市场,其中户外分众广告业增长迅速,2004年户外分众广告市场已达160亿元,增长23%。楼宇液晶分众广告更成为广告界新宠。

 

NASDAQ的青年们绝不是傻子,一小时即成交了二百万手,就充分说明了他们对于中国分众广告市场形势判断的准确性。

 

Focus Media在纳市轻而易举的良好表现,对于观望中的聚众及TOM户外传媒将是极大的激励,种种迹象已经表明中国广告业正进入全面的分众时代。

 

而作为拥有强大赢利能力的户外分众广告品牌,其优势也将远远大于其他的网络概念股。

 

因此可以预见的是,今后一到两年内NASDAQ或纽交所或其他的强势股市必然将出现另外的中国户外广告品牌。

2005年07月13日

         严格讲,“网络媒体”是人们创造出来的、最臆断的名词之一。 凭借互联网海量的存储能力、快速并无边界的传播能力,很多参与内容传播的网站都渐渐自诩为“媒体”。在一个极其宽松的、鼓励性并试探性的大政策背景下,成就了一帮中国网络史上的幸运儿—商业门户网站。

        现在,似乎已经没有人再怀疑门户网站的媒体功能。北大谢新洲教授对网络传播与实践做了一整套研究,给出了网络传播业的基础理论。随后,陈彤《新浪之道》的出炉也似乎意味着“网络”真正迈向“媒体”阵营,并对该段历史、荣耀做了系统回顾,最终定性为“网络媒体”之正史。

        然熟悉之,“网络”如今真的正身为“媒体”了吗?传统媒体新闻网站的兴起,国家监管力度的逐步加大,商业网站资本操控的贪婪本性,网络知识产权问题突显,文摘式传播的危险性,所有这些都可以使商业门户网站的新闻产品瞬间消失。摆在网络媒体面前的机会太多了,但威胁更多。

       传统媒体新闻网站的兴起

       这应该是商业门户始料未及的。

        传统媒体新闻网站虽然在技术、管理、资本等诸多方面不及商业门户,然而其发展过程中得到了国家有关部门的大力扶持,其深厚的政府背景显然是商业门户难望项背的。

        再者,商业门户在网络技术方面的冰封期一般不会超过一年,也就是说所有最前沿的网络技术优势在经历一年的封锁期后将全部被官方新闻网站掌握,并熟练使用。

        最后,传统媒体新闻网站(即官方新闻网)拥有绝对的新闻权,他们是网络传播产业链真正的上游老大。如果必要对商业门户进行遏制时,他们甚至可以建立官方新闻网联盟,并签定排他性协议,联合抵制商业门户对其一手新闻的采摘。

       他们一定会觉醒,只是时间问题,以及利益权衡问题。所以,即便“新浪模式”在网络新闻传播上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但这种模式依然无法使一家商业门户网站变身新闻网站。

       网络知识产权突显

        这是一个老问题,也是一个新问题。

        之所以称为老问题,是因为中国人习惯上藐视知识产权,而产权所有者对其产权保护意志之淡薄也,同样叹为观止,或许这就是国人的思维惯性。

        网络传播业方兴之时,网络版权的定义尚不清晰,而多数网络写手、作者、评论家对于网络版权也基本采取了“绥靖政策”。一方面考虑到知识产权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另一方面考虑到自己作品的传播效果,最后他们在两难间选择了妥协。在当时特殊的历史条件下,未尝不是一种最优选择。

        但现在不同了,网络传播业版权之争可以说屡见不鲜,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便笔笔皆是。网络版权保护意识的淡薄,已经成为遏制商业门户新闻产品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因子。

        因为互联网是一种“体验式”的产品,所有的商业门户网站都不缺知名度,而对于网络知识产权的严格保护及由此而来的良好口碑将大大提高用户对于网站的美誉度,进而转化为忠诚度。新闻产品不能为商业门户创造直接价值,但它会作为极高的附加价值而使整体网站架构更具吸引力,并最终转化为巨大的经济效益。这也是商业门户重视新闻的主要原因之一。

       “文摘式”传播的危险性

         严格讲,商业门户的新闻产品是其对各传统媒体新闻咨讯的大整合,即《传媒》杂志所定义的“文摘式传播”,它们暂时只能做新闻的二级市场(即流通市场),以后也很难说可以接触到一级市场(即发行市场)。

        在一个“蹲大便也能蹲出新闻”的时代,即时性、独家性已是新闻传播极大的优势,越来越多的媒体开始重视独家新闻,并对新闻源进行一定的控制。当这种趋势进一步加剧,商业门户整合传统媒体的新闻咨讯将变得越发困难。官方新闻网觉醒以后,将不会继续为蝇头小利损失对行业上游的控制。那时,“整合”将变为实实在在的“拼盘”,很难再有系统性。

        此外,诸如网摘、blog、新闻快讯、RSS等新应用的出现也将严重影响商业门户新闻产品的竞争力,即便不会取代,至少分流是必然的。

        文摘式传播需要极大的发行量或流量,因此从本原上讲即存在较大的危险性。一旦官方新闻网站、网摘、blog、新闻快讯、RSS及不断酝酿中的种种应用一拥而上蚕食网络传播市场,则商业门户的新闻产品将遭遇最尴尬的考验。

        网络,究竟离“媒体”有多远?或许还有很远吧。     

2005年07月09日

     IT本是一个技术本位论的宿命者,即便后来出现了诸多以IT作为一种文化来传播的布道者,出现了诸多以IT作为描写及讨论对象的IT媒体,成就了一帮子以IT说事的论道者们,却依然无法掩饰其技术本位与既存文化现象之间的强烈冲突。这种冲突充分体现于IT从业的技术人员与非技术人员之间的对峙中、相互不信任中,及相互鄙视中,无止无休,只要IT存在。

     IT从技术本位演变为商务,是一个误会,或一种严重的偶然,就象软件一样,它本不是一桩生意,但人们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GIS作为地理与IT科技杂交的衍生品,迟迟无法进入IT主流。然随着Google收购了keyhole,搜狐收购了Go2map,Mapbar进军Blog地图应用等等一系列牵一发动全身的动作的发生,GIS渐渐被广泛关注。即便象keso这个重量级的IT博客,也已经为google maps所产生的效果而叹服,GIS World专访GIS之父进一步体现了GIS如何触底后渐渐走向前台,而全球GIS巨头ESRI的05年大会更是吸引了全球主流IT的视野,特别在美国、加拿大等IT发达地区,许多知名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已经注释到了这一GIS现象及其产生的巨大的潜藏经济效益。美国、加拿大是GIS发源地,同时也是应用最深化及最水平化的地区,GIS在这些地区早就深入了人们的生活角落,即便买菜、如厕,也没有逃脱GIS的骚扰。人们正在关注ESRI在05年这个不安分的年份会有什么新科技出现,有什么新动作,ESRI不缺钱、不缺技术,一向孜孜不倦传播GIS文化及其科普,因此更加得到VC的青睐。

  如果说IT已经被传播为了文化,而GIS作为IT与地理这两门纯理学的产物,其技术本位则更为明显。由于IT文化性的淡薄,泛IT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很难成为文化,即便边缘文化也很难占上边。

  回头看看国产GIS圈,其文化性弱于技术性的现象则更加明显。其实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很单一,主要是由于国产GIS发展史太短,甚至做一部国产GIS史记的材料收集都困难重重。中国的GIS源于高校、研究所,而非科技需求本身,所以长期以来学者参与经营的现象太普遍,这造成了国产GIS企业发展的最大瓶颈。我们绝不否认他们对于国内GIS科技进步做出的贡献,但显然打江山的是这些人,而守江山的则不应该是这些人。他们是纯理学的深刻思考者,他们严重缺乏人文气质,而一旦GIS成为了一种商务,则这项“商务”就需要充分的人文思维,他们不行。

  国产软件业也不乏学者老板,但他们多数并不成功,少数成功者则是得利于其出众的人文气质及用人策略的得当。这当中最典型的莫过于东北大学副校长刘积仁,Neusoft能做到今天的影响力绝非刘积仁一人之功,其中非常重要的企业文化及品牌传播部分就是委托我的导师--曾任电通创意总监的X某(未经同意,因此隐去真实姓名)规划并实施,而张某的《东软迷码》更是道出了Neusoft为什么可以成功的诸多元素。然而刘积仁之外,成功的学者寥寥而已。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些学者是与人文有仇的,因为产业的发展渐渐淡化了他们以科技本位的思路,不得不跟随市场潜力及需求的胁迫,就现今最热门、最暴利的GIS应用而言,无论是google maps,还是yahoo maps,抑或是blog地图玩家,这些应用都不是学者创造出来的,他们没有这种创意能力,当然他们更精通0和1之间的机器游戏。但他们仍不想放弃成就商场的野心,于是出现了国产GIS企业管理层之间的师徒、亲友等裙带构架,这是国产GIS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必然死机的关键因素。

  我有几个做GIS设计师的朋友,他们有钱的时候无外乎去酒吧酗酒、泡MM,或嫖妓之类的无聊事。而反观我那些做新闻的哥们,虽然他们没什么闲暇,但有时间的话他们总是去交游、自驾车,或西藏行之类。一来二去之间,便可以看出两个行业从业人员人文素养的巨大差距。抛开人格的东西不谈,至少他们的生活更健康,更写意,是一种啸傲江湖的创意思维。

  曾经有一个哥们说IT圈是典型的有知识没文化,而国产GIS又何尝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完全无意说做技术的就只会嫖妓或酗酒,但至少我觉得他们应该提升一下自身的人文品质却是十分必要的,否则GIS的技术本位与人文的冲突将随着利益分配不均现象而越发明显。不可调和。

2005年07月01日

  今天看了一则“新”闻,说芙蓉姐姐在电梯里被同部门的男同事给抽了。

  看了这则新闻后,我的第一反映是“小道消息”,然而再仔细一看:京华时报的稿,确信。虽然京华时报的记者一向喜欢抠这些个边边角角,譬如公交车上打老外或被老外抽之类的,但至少不至于做假。

  原文称: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上地3街嘉华大厦。“芙蓉姐姐”曾工作的希望电子出版社位于大厦的C座。一位出版社的老同志说,前天下午6点20分左右,“芙蓉姐姐”在她的座位上与一位男同事发生争吵。“男的好像说了她工作不好之类的话。”出版社另一位工作人员说,争吵发生后,男子离开出版社,“芙蓉姐姐”跟在后面,两人先后进入电梯。“电梯门关上时里面传出吵闹和打斗声。”大厦一层大厅超市的一位工作人员说,电梯下到一层时,里面传出一声尖叫。“门打开后,女孩脸上流着血,也哭了。”接警后,上地派出所民警将两人传唤。昨天上午,“芙蓉姐姐”的男友已前往出版社将她的东西全部收走。

  看了这段话后忍俊不禁。然而回头一想人家毕竟是遭了打、挨了抽,遂生了恻隐之心。

  但电梯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很感兴趣,当然我们不得而知。我猜测那个男人可能是她的情人或第三者,然而芙蓉的意外窜红导致两人的隐情无法继续或被芙蓉抛弃,男的爱极生恨,抽之;或者那个男人是如同众网友一样的正直的人,他实在看不过芙蓉的拙劣表演,已经无法忍受她的下作,遂借机抽之;又或许以一种更阴险的心理去揣摩一下这个男子,他有可能是想通过“抽芙蓉”而快速走红,抽一下顶多是个轻微的故意伤害,去派出所蹲个把小时就over了,然而却可以迅速获得眼球,成就“芙蓉杀手”之名,因此不出意料的话,该男子近期还将陆续出现在媒体报道之中;再或者这本就是一出“芙蓉戏”,双方皆是自愿为之或由芙蓉引其为之,芙蓉想借此测试一下自己的名气。

  当然了,无论被抽是由于何种缘故,这或许对芙蓉都是一件好事。在她陆续于清华、北大BBS窜红,被诸多媒体纷纷抢逼围,又作为上宾被博客中国请去做专访、做版主以后,她也应该测试一下自己的名气究竟多大,或者说能持续多久?

  结果还不错,至少把京华时报也“请”来了。至于京华时报是怎么得知此消息的,想必也是跟踪久已。我想上地派出所的民警绝对没有义务知道什么叫“芙蓉”,更没有义务时不时地也“芙蓉”一把,就算他们平均年龄40岁以下且经常上网,我估计他们也不可能认出现实中未被丑化的“芙蓉”吧。想必“芙蓉”再下作,毕竟也是个女子,尚不至于在民警面前高呼“偶是芙蓉,丫…”吧。

  芙蓉终于被“抽”了,终于出名了。即便她不被抽,也会被“破相”、被“强吻”,新闻一定会制造出来。估计一段时间内还会有许多媒体在芙蓉身上找点、找钱,但媒体们似乎总是反映迟缓,网民都已经嚼烂的话题,甚至连评论都懒得敲的话题,他们还在注视着。

  在获得了无数漫骂、仰慕、冷笑之后,或许大家正在期待下一个更BT的“芙蓉”出现。而芙蓉教主还要继续过生活,象木MM一样,当然一定没有木MM影响深远。考研是不可能的了。再去出版社,恐怕没有哪家出版社敢高攀。或许又被哪家网络媒体或博客网站挖去当个编辑、做个市场啥的,也算是公德圆满、成功转型了。

  昨天,Google 宣布免费开放Google Maps应用程序接口。而今天,雅虎似乎为了平衡舆论导向,也适时推出了他们的焦点——雅虎MAPS API的可用性。

  从今天起,雅虎将提供Yahoo! MAPS API,从而扩展雅虎搜索的功能。据雅虎声称,该应用程序接口是免费,稳定,兼容,完全支持并可备份。

  来自雅虎的详细报道:Yahoo! MAPS API为各个等级的开发者们免费提供雅虎SmartView Technology的公共接口,使开发者能看到他们在Yahoo! MAP上看见他们自己创建的地理数据。开发者们可以通过在现有的Yahoo! MAP上添加各种主题的新图层,从而自定义自己的地图,包括天气预报,学区边界,公开证券交易所,跳蚤市场,度假照片等等。

  API是为了满足下列开发者的需要而设计的:

  易于使用:雅虎的地图应用程序接口可以适用于任何水平的开发者。雅虎已经为你做好了地理编码,所以不再需要开发者们自己去处理那些复杂的经纬度匹配工作。你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就能完成一张自定义地图的制作。

  公开的标准:雅虎MAPS API的公开标准也使它适用于任何开发者。它是基于RSS 标准建立的,尤其是GEO RSS。

  稳定:雅虎MAPS API是一个官方的、稳定的工具,在它的背后,有一组致力于不断发展和革新的工程师们作技术后盾。

  免费:雅虎MAPS API对于任何用户都是免费的。

  雅虎在空白页上也为合伙人发布商标广告,同时也提供推荐网页的链接。雅虎保证该API在yws-maps上是经过小组讨论的后发布的。雅虎MAPS开放式API是基于geoRSS, RSS 2.0和w3c geo的扩展。

  下面就来看一个API应用的例子:它显示的是某海湾地区交通“电子眼”分布图。点击地图可以查看更详细的应用信息。

  (摘自:3sNews)

 

2005年06月30日

  蝗虫的特点:密度大,繁殖快,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IT业也有这么一拨蝗虫,他们是由一些个不同的角儿组成的一条完整的利益链。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他们想方设法榨取IT业的基础利润、甚至剩余价值,不断浪费纳税人的钱,以各种下作的表演来延续他们的衣食无忧。

  烟可以戒,酒可以戒,甚至毒品也可以戒,只要你的意志足够坚强。然而,人性中的丑陋永远也戒除不了。曾经有个做记者的哥们说,“虽然未必时时抵得过糖衣炮弹的袭击,但大方向上一定不违背一个新闻人的良知”。这么说的哥们太多了,大家在做腻了社会新闻以后纷纷涌入财经、IT、营销各专业媒体,并以较强的社会新闻功底迅速掌控了这些媒体的“上流社会”,无论采编、抑或经营层面。

  在他们说这话的时候,我嘲笑他们,因为我有这个资格。在他们用“承认有不可以说的话,但一定不可以说假话”来反驳我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我的这些个“哥们”很下作。

  一方面要不违背新闻人的良知,一方面又为了几百块的红包整日里跑来跑去、陪笑脸装孙子。这些人当中有的是部主任,他们几乎不写稿、只拿平均奖,月入只不过7000左右,不够花,只能拿黑钱,每次拿了还祈祷,因为怕折寿;另外一些人是所谓的“大”记者,听着特牛,可能比总编名气还大,号称上不了台面的小稿都没有资格找他,其实写的稿很烂,而且也不高产,都是吹出来的,每月稿费寥寥,就数黑钱收的多,每天出去一趟,一次500左右,一个月也有万把,就TM靠这吃饭。

  然后回过头来想想他们是如何边捅自己刀子边抹药水的,还每日板着个老脸、道貌岸然似的,再带上个家属去混酒场,还愣说良知,呜呼啊。

  平心而论,企业公关本身并没有错,错的是它把很多优秀的、或可以优秀的记者拉下了水,再也上不了岸。做记者的时候,我得罪了很多公关;做公关的时候,我得罪了很多记者。于是发现,现在这个时代既不能做记者,更不能干公关,即便写写blog都无法随心所欲。

  我MSN上的“好友”几乎每天都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当然其中不乏“陌生人”。他们有A公司公关部的,有B媒体公关部的,还有的干脆就是枪稿公司。这些个公关人员很不容易,至少对比所付出的口舌,日薪才那么一两百的确少了点,但是他们办的事太烂了。我有几个人品实在不怎么样的“哥们”都在他们手上,长期受他们驱谴并吃他们黑俸。这当中有部分IT媒体的现役记者,还有一帮在新闻圈混不下去了靠枪稿为生。把本地新闻放到国际版,写的东西连三岁小孩都能看出是广告,他们现在就干这事,恐怕也只有这素质了。

  还有一帮子在IT企业做策划的,平日里不过写写文案,伙同PR部一起给记者灌汤子,其实一帮子小P孩,什么都不懂,一个企划经理还能月入万把,并号称IT营销早期实践者,眼看起来还不到30,纯属于借着高学历浪费纳税人钱的那一种。

  一帮搞IT企划的小P孩+一帮PR油子=一起给黑记者灌汤+枪稿。他们总是来势凶凶、目中无人,并迅速繁殖,所到之处乌烟瘴气,“无人可出其黑”,所以有点良知的只能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