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8月04日

新手,遇到如下问题:

1、怎样让全文能够直接显示出来?
2、旁边的索引条如何进行配置?

2005年07月19日

2005年7月16日 蒲歧330米高
上周(7月9日)上海来了一群老外,因为风大,40KM/H,不能飞伞了,改冲浪风筝。
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这项刺激的水上运动,看起来非常过瘾。
拍了不少PP,在这个相册里面: 
http://www.skypp.com/zhongzx/gallery/kitesurfing

这个周末,风变得非常的柔和,蒲歧的山头清澈明亮,灼热的阳光也显得几分娇柔。
我搭约西的车,快到的时候,就看见军军在上面挂着了。一路对讲机和山头的刀刀
唠叨刀山顶,阿西动作快,上去就打开了伞,先挂上了。我铺伞的时候,阿远也赶到,
陆续飞出。

四具伞,在空中缓缓滑翔,只是因为它们三具都是蓝色和黄色的拼合,色彩上面有点
欠缺。拜托以后的伞友买别的颜色吧!以便区别。

挂了一个小时后,太阳已经开始斜在西南边的一大块云边了,这时,在动力气流中
似乎掺杂了一些热气流上来,然后就在小范围内做8字盘旋,居然到了330米的高度,
离开山头有220多米高。第一次在蒲歧到这个高度,看到的东西完全不一样了,
底下的伞变得很小,远处的乐清地貌,可收眼底,道路、高楼象一个棋盘!更深地
体会了天空的静谧。

飞得这么高,不知道,刀刀有没有给我留下点照片?

2005年3月7日 很久没有飞了
去年11月份在贾岙山飞了二趟,具体的时间不记得了。
第一次风比较大,是找一个风小的间隙出发的,出发后,一直踩着加速走的,留空大约20分钟左右,降落在计划的降落点。同行最后出发的伞友,因为没有安装加速,无法进入降落场,在山后迫降。
第二次,也是下午,比较晚了,大约3点钟,风很小,找了一个阵风起的伞,留空大约15分钟,降落在计划的降落点。

结婚、过年一阵忙乎,都快忘了伞是怎么飞的了。
3月5~6日的周末,天气放晴,格外地好。

先是周六下午在三桥下逗伞,明显感觉生疏,为了第二天的飞伞,就一直练着,后来慢慢有点感觉了。飘飘在边上逗伞,用的GIN的伞,控得很好。

3月6日,中午前到了蒲歧,吃过中饭,上山顶,先出溜了一趟,不知道为什么,盘气流老是高度上不去,后来,屁股蹭着出发点,迫降在了上头,还侧顺风,比较危险,想想有点后怕,不过,人和伞一点事情都没有。

第二趟把伞包里面的石头扔掉了,好像滑翔比好了很多,盘动力顺利多了,做了单边,小耳朵的科目,是第一次做。小单边似乎我的伞转向并不很多,所以只要压一点点重心就可以保持航向了,恢复的时候,伞也比较稳定。进场降落的时候,采用了小耳朵消高,消得多了一点,进场非常勉强。没有戴魔镜,进场的时候刚好逆光,对于高度的判断有点不准。

春天的风听说不大稳定,会夹杂着阵风过来,要注意伞的稳定。
安全飞行最重要了!

10月31日 蒲歧动力气流悬挂
西南风3~4米,海风,稳定平整。100米高起飞场,降落场为干的滩涂。
留空时间2个小时。

同飞人员有:阿东、阿西、飞猪、军军、漂漂、挺挺、一刀。
老婆飞猫做地勤工作。

还有旁观MM无数,哈哈

10月17日  时隔一个多月之后
翻看上一个帖子已经是二个多月之前内蒙自行的日记了,真是忙忙碌碌之间不知世事变迁的感觉。偶尔逗了几次伞,也是屈指可数的事情。

这个期间,蓝鲸居然和他的好友用二部车,用了26天,到西藏逛了一圈回来了。而自己和飞猫虽然在国庆花了5天时间,去上海苏州小绕了一圈,除了在苏州傍晚的天空中看到一个冒险的家伙在天空中滑过以外,整个行程和飞伞挂不上别的联系了。

昨天决定,一定要参加一下今天的贾岙山活动,去透透气,把所有的事情都抛下。事情怎么有做得完的时候?!

贾岙山第一次去,山上的公路狭窄,正在修建。山上之后还要背伞包再上约150米的高度,步行山道上有一个道观,清静而颇有历史。山上风5~7米,北风、东风之间变化,下午3点之后减弱,北向居多。

山下的稻田,黄灿灿的,熟了,放干了水,几乎随处可降落。当然挑绿色稻田的降落回家就要好好洗洗鞋子了!田间居然还有种草皮卖的农户,超级豪华的降落场地!降落草地上,还会跑出很多质朴的农民和小孩,帮你叠伞。

今天真的是不虚此行,仿佛记起小时候秋游的快乐时光!
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8月14~16日  2500公里的归程
离赤峰最近的高速入口在辽宁的朝阳,约140公里远。S205的两旁是两排整齐的白桦,把下午的阳光梳理得斑斑驳驳。车子开在这样的路上,亮光在眼前闪过,120码的速度,感觉就像是赛车在路上行驶一般。

在朝阳补充了一点另食,上了高速,锦州——天津——秦皇岛,夜宿中央领导人的度假圣地北戴河。把车子趴在海边,等第二天的日出,到了清晨,居然发现这片沙滩是朝南,然后睡眼朦胧地绕到东边看,有云在天边,太阳在云背后已经把大地照亮了。

买了1元1斤的桃子,然后吃了早点,又开始狂奔。出河北,过山东,夜里来到苏北的沭阳。12点钟了,居然还吃到了美味的水饺,是一家连锁的24小时营业的大娘水饺店。旁边是金联华国际大酒店,因为晚了,打折后,居然只要100元。非常舒服地把睡眠补了一把!

一个懒觉,早点还是大娘水饺,把昨夜没有吃的品种吃了一遍,谁叫我喜欢水饺呢,呵呵!9点半加满油重新回到高速,450公里,下午3点到了上海交通大学转了一下,尝了一把上海的振鼎三黄鸡,又干了500公里。

晚上10点到了出发的温州的世纪广场,里程表显示5850公里。

终点又回到起点!我还是我,可又不完全是出发前的我。

8月13日  大山下的假风
三点钟离开俱乐部,开车约45分钟,到了大山场地山脚。路上看到了一座火红的山,“赤峰”因此得名。

场地是大山的一个稍微凹进去的一个山坳,面南。起飞点在半山腰的地方,不起眼的高度,居然也有了100米的相对高度。这里的山就是这样,缓坡总是让我们在南方看惯了喀斯特地貌的人,失去对高度的判断。

一直吹着南风到云起日落,大家在山脚聊天戏耍,无奈地等待,还在山脚欣赏了一场如放屁一般的开山炸石。

回俱乐部的时候,太阳完全在地平线的上面,刺的眼睛无法睁开。

8月13日  土城的奶豆腐拔丝
正午到了土城,这里是大家来来往往补充体力的地方,认准了的一家小餐厅,吃的奶豆腐拔丝、烤土豆丝饼、……都是特色,还有喝的阿斯哈图出产的一种红色饮料——大黄汁,居然在这么一个只有一条道路的小镇上面吃到了这么有特色、美味可口的一顿饭,真的让人今生难忘。

这个餐馆还有一件让人难忘的特色,就是洗手间,店里不提供,要到马路对面的小弄尽头,至于怎么一个影响深刻,大家下次有机会去了,就知道了!

8月13日  阿斯哈图的石林
早一天的夜里,我们因为开车走了二千多公里,觉得不到石林非“好汉”,就由教练一家子陪着,感到了阿斯哈图,住进了蒙古包。其余人马,包括从辽宁赶过来学习飞伞的马哥,一位虔诚的穆斯林,都先打道回赤峰休整,做好飞大山的准备。

石林在山上,相对也有二三百米高,冰川的运动,在山顶留下的石头,又经过了几百万年的自然造化,栩栩如生,透出了天气灵气!十仙女、罗汉阵、擎天柱……无不在游人面前细说着天地造物的古远历史。

时间匆匆,一个小时,我们就上车赶往赤峰,去和大队人马汇合,下午飞大山。

8月10~13日  教练一家子
王教练一家子也都上了草原,豆豆在她母亲的潜移默化之下,非常的懂事。

路上很辛苦,吃饭时间也无法固定,可小家伙,不哭不闹,还经常逗着大家开心。教练在豆豆眼力,是天上的英雄,心中的偶像,对错的权威!

一个有两个女人爱着的男人,开朗吃苦,脸上总是满足而自信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