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2月12日

明天就要回武汉了。诅咒那个山旮旯地方。

这一个月的寒假过得很开心。

睡回了大大的最熟悉的床。盖回了带着最熟悉的味道的被子。

看了电视。玩了电脑。下了1000首歌。看了无数的电影和剧。熬了无数的夜。

吃了无数的馆子。

这个还是值得说一下的。水煮鱼乡的鸭嘴鲟鱼实在太太太好吃了!

 

见了一些人。

苏苏。除了你拉过之后的直发之外一切还是那么亲切。炒糕馃很好吃,是我童年的回忆~只可惜你中途被那支冰可乐过早地谋害了。记得来武汉找我,再请你吃鸭脖子嘿~

主子。哈哈哈哈。看见你就开心。马达加斯加和赤壁二。很谢谢你这几次出来玩都这么关照我。I HAD A GREAT TIME。

NEW,瓷砖佬。两只死鬼。那一天照样还是那么没心没肺地开心。

英男,bc。10号是我最开心的一天~虽然骑车骑到屁股超痛,但好歹也让李大妈你学会了单飞~哈~

“咦?怎么有只猫?”

“猫?你确定?还是猫头鹰?”

“……(语塞状)鹰。”

记住了那只东北模特猫,那只凶神恶煞的黑鸟,和两小无猜里最后他们死在水泥坑里的生生世世的爱情。

舍友们。感情是不用多说的。我们8个(少林菁)。米粒你要好好跟林浩长相厮守下去啊!给我做个好榜样!搞不好我们两pair到时可以同时结婚呢~嘿嘿~

苗林。你个死猥琐佬死衰人。哼。记住你了。

顺带提一下。我的投篮机进步到单人单次138分了。我回武汉继续锻炼,力争自力更生打到第三关!

(苏旁白:我噗……)

 

donews不能发图了。以后上我校内看照片吧。有更新。

2009年02月06日

上个星期更新了,第二天离奇消失。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难道donews又不行了?

难道又逼着我换Blog?

 

奶奶的。

2009年01月17日

回家2天了,无规律的随意生活让我觉得自己仿佛没有长大,没有经历一些现实让我被迫去经历的事情。

好久好久,没有停下来看看自己。很多时候都更愿意选择把一些思考用笔写在只有自己会看到的日记本里,或者干脆沉默。我能做到熟知自己周围的人,貌似却对自己很陌生。这常常让我觉得无助。总觉得这半年多甚至一段更长的时间来,自己都在被迫担着一些不愿面对的事情而不是过我主动选择的生活。当我到了堤防快要崩溃的时候,这种无助感总会轻而易举地将我淹没。我好像总是知道怎么从这一场又一场的死局里出去,且我确实如此。只是那种太明白的清楚,其实没有任何帮助。

我觉得我变了。

变得更适合在这个社会生存。

 

晚上在厅里看电视。妈妈上来挂Q。回来之后看了看她一个学生的空间。无意间收获了一份久久不能平复的感动。其中有一段他是这么写的: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好冷的天气。来到你家楼下,望着窗口试图等你的出现。但又不想看到你的出现。不知道见到你之后该做什么,不知道你会不会不开心。我只能这样呆呆地听着音乐,手掌相互摩擦,望着那个窗口。

 

这些文字和熟悉的表达方式让我想起了好多往事。那些男孩。那个梳着两根细长辫子的还是单眼皮的我。那些写满了周杰伦的歌的歌词的纸,安静,开不了口,可爱女人。那份生日礼物。那些写在廉价的圣诞卡片上的青涩而谨慎的表白。那些眼泪。虽然不过是些幼稚而似懂非懂的朦胧,但彼时彼刻的纯真与渴望、脆弱与勇敢,忽然叫我看清了一件事情:其实我们早在还不知道爱情是什么的时候,就品尝过它的真正滋味。而在我们有所经历、对爱情有了各自不同的定义之后,那说过“我爱你”的双唇和亲吻过的舌尖,却渐渐丧失了对真爱的味觉。

2009年01月01日

元旦快乐!

新年快乐是春节才说的。

2008年12月31日,从8点到晚上11点,忙了整整一天。其实也没干什么特别辛苦的事,上午打气球打到二头肌又出来了,边打边跟3姐闹,还听她说了很多以后的事情。“吴骢是个人才啊。来农大浪费了……还好,被我挖到校会来了。哈哈哈。”我没有笑。并没给部门争什么光,可是她还是对我那么期待,那么欣赏。这让我很愧疚。下午去荟园挂喷绘,跟体育部的部长聊了聊天。他说,为什么你当初进校会的时候不把志愿换一下?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后来一直在后台整理东西,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一直站了5个小时。没有吃饭,吃了几个赣南柑橘。负责后台的陈老师特别好人。忙完直接回寝室,没有去倒数。走路都快睡着了。回去一脱鞋,发现脚趾头肿了。

英男发短信叫我快点去睡觉。我说,撑到12点。他问干嘛。我说期待一下2009年的第一个电话啊,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想着12点给我打电话。结果12点的时候,电话真的响了。

“新年快乐!”李英男的声音。

“新年快乐啊……”

“好的,拜拜~”

挂了之后他还发了条短信来,“哈哈,我抢到你第一个电话咯!”

哭笑不得。

被记得的感觉,总还是让我觉得有所安慰。至少,不那么孤独……

后来马大东和海萍回来了,说璐璐在歌会抽奖的时候中了个旺旺大礼包。然后我们6个坐在床上把它瓜分了。饿的我。

然后回了几条短信。睡觉。

一觉起来,阳光普照,warm and bright。6个人没下床就开始瞎扯些乱七八糟的。海萍帮我们买了热干面当早餐。

我的09年的第一天是这样开始的。

 

最近爱上卫兰。她没有一首歌是我觉得不好听的。

阴天假期。情感风波/人间很多/即使要奉献所有未怕没结果/不必太难过

你知道我在等你们分手吗。知你曾花心/爱着你很惊心/却又各开心/因我愿意受你所困

我为何让你走。我为何让你走/只因你说你有你的自由/无奈我为你易放而难收/从此飘于世间像梦游

my eyes dont lie。if rose is green and grass is red/will you remember what i said——这句话看的我好揪心。

力宏开始玩摇滚了。我一直觉得他会选择poprock,结果他却玩起了garage。竟然跟the white stripes那么像。他的声音没有jack复古。没feel。

心情没有特别激动也没有特别down。也不想自己一个乱想什么折磨自己。

在chicony发现了一个好地方,DQ。等会我去吃他们的招牌甜品“暴风雪”。他们说是低热量低脂肪的。姑且相信一回。

一切都好。

2008年12月23日

亲爱的鸡脑:

       首先wish u a merry christmas!!

       说到圣诞就特别想你。你们那边的气氛一定很好吧?我们这边是一点节日的感觉都没有。不过也不奇怪了,山旮旯地方嘛。

       来了这边就再也没跟你联系过了。还好吗。真的特别特别想你。常常会忽然想起你用单车带我冲坡的那些时光。还有那些赖在你家吃M记外卖看《情书》然后笑倒在一起的中午。认识那么久了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没有你的消息。我很想你,很想知道你过得怎么样,我最亲爱的。

       手机里还存着有你以前的短信。哪怕是"call me"这种简单的话,我都没有舍得删掉。感恩节那天给你发了条短信。结果发现前面什么都不加是发不出去的。你快告诉我越洋短信要加什么东西啊~

       看见你更新的照片了。那个傻傻的笑容好熟悉……我知道你会照顾好自己的对吧?

       27号,生日快乐。我一直记得的。18岁了噢。

       plus,什么时候回来?keep me posted。我新号码你有的。

 

 

       always luv u so。你的吴小葱。

2008年12月11日

用手机更新一次。纯属浪费钱
写了一下午思修课论文,
晚上吃了一小碗面,一杯红豆牛奶,一串水果糖葫芦。越来越能吃了。现在都是撑的。
必胖无疑!
明天就周末了。又有火锅吃。哈哈。 其实这又是一个纯属找死的做法,因为我这段时间身体已经很不稳定了。请勿模仿!
大家还是看上一篇吧。这些废话可以跳过。

2008年12月09日

星期二,几乎等于没有课的一天。

本来想看GOSSIP GIRL,基于网吧的破网速,放弃。

校长杯校决赛之前发生了很多事情。不想多说。我从这件事情中学会的就是如果能选择,永远不要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不过还是很开心认识到学科部的部长和副部们。纪龙给我的感觉就是说话永远那么温软。哈哈。

还有长得酷似我弟的中华同学。

一身正装真的是相当崩溃!不知道4年后我是不是这个样子~

我发现我真的不能跟柏云多混。丫也太能吃了!上次我亲眼目睹她吃完一大碗味千拉面之后马不停蹄地又干掉一顿排骨饭和一碗例汤……高三的时候怎么没发现丫这么有潜力?

这是上周在pizzahut吃的日式照烧pizza。一点都不好吃。我唯一的收获就是我想念东门的章鱼小丸子了。

大雅买的ANNASUI魔镜。内行人估计会对我的品味大跌眼镜。不过我确实很喜欢这个味道,尤其是中调。

那天我恢复了飞机头。上完军事课跟马大东出来晒太阳,晒着晒着她忽然说想打球。然后我就直接这个样子去打球了……

上个礼拜天我们班去烧烤了。森林公园。来的人不是拖家带口就是跟我们一样。

烧烤完打了会羽毛球。然后我,马大东还有王鹏到后面那个小山坡去吹吹风。上面有卖风车的店。很多都比欢乐谷那唯一一个款的好看。

很多人在晒太阳,放风筝。有一群美术生在写生。不在照片里。

这是11月的华农。其中之一的足球场和篮球场。

丫字形主干道分岔路口树一颗。

可见阳光还是不错的。就是天气太变态了。

那天秘书处和公关部联谊,在荟园食堂三楼包饺子。从6点包到8点半,上锅那会人全饿疯了…平均一锅饺子以15秒的速度被扫清…有杨哥的录像作证

上上上周的今天我们全寝室的人徒步到财大给何璐过生日……在南湖边上随便拉了个路人甲给我们拍的。洗了一份巨幅的挂在寝室里。还有很多猥琐照,鉴于不便影响本小姐形象,不做公开。

看马大东丫吃的~

3班集体照~我很好找到吧。学班,您能不能别这么傻??

学班在我们的集体请安下笑开了花。看看,动作和表情最标准的还是我:)

上个月。

补一张杨威和杨云上次来我们学校的近照~哈哈。当时我离他们只有5米哦。

 

 

 

图毕。enjoy。

大梦 苏苏 new sumi 我想你们 一定照顾好自己!

2008年11月25日

校长杯院决赛辩论。

演讲中。

才艺展。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唱seasons in the sun这首歌了!奶奶的~

奖状 奖品

这些搞笑到死的加油板都是我的室友+死党马大东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偷做的~好感动!

在台上都不敢往亲友团那里看,一看就要笑……

比赛完后回寝室与加油板的合照。ps,我大腿没那么粗,是后面床上的黑衣服叠加在一起的缘故~不信放大看!

笑的那个花枝乱颤啊~ps,后面上面是我的床……

 

特别友情鸣谢马大东同学!

2008年11月19日

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多长时间没来更新了。

前段时间忙期中考(其实我只是忙微积分而已),这里所有的一切感觉真的很不像大学。考试之前还是会像高三一样紧张。最要命的是那时我又病了。来武汉的第6次。奶奶的我都佩服自己!但是从来没告诉过我娘。我终于明白报喜不报忧背后的那份坚强……

这个星期考试结果出来了。英语第一。微积分还是意料之中的烂。但是没烂到挂科。嗯。知足了。期末考要加油了,要不GPA就到不了自己之前定的目标了。

 

今天今天!杨威和他媳妇儿杨云来我们学校做访谈了!作为学生会光荣的一员,我得到了超近距离目睹奥运冠军风采的机会!杨威真的超级搞笑。杨云真人很有气质,身材也不错。这次我负责借钢琴钥匙、录音还有设备仪器的线路转换,非常man的task。话说那把钥匙真的很有feel。我偷偷拍了下来。

这个忙完之后还有女大学生风采展和十大歌手的外联以及话剧宣传。期中考完了之后工作量蹭蹭暴涨!

 

忙到崩溃的最重要因素是我参加了校长杯英语口语大赛。院里的决赛是本周六,我和另外两个同学一组。要弄辩论、演讲、才艺展。演讲那块只需要一个人,所以我上了。题目是the importance of recycling。最近一直在准备这个。我一直都只是抱着玩玩看的心态参加的,没想到这个比赛在我们学校分量这么重,学班一听到我参加了校长杯,就说周六让全班都到场给我加油。感动!不过估计人肯定最多只能来一半。

 

期中考后的微积分很难。学到了不定积分和定积分。我已经开始有点云里雾里,作业也经常只能写出来一半。很急……最近又特别忙,没空集中时间解决,心里有时候会很烦躁。有时候会无意识地板着脸不说话把周围的人郁闷到。不过我觉得微积分对我来说实在太太太重要了。它是我大一大二的主要矛盾。

 

写着写着又干涸了。祝安。

 

 

ps 小梦我想死你了。

2008年10月26日

当今天早上出来干活的时候3姐郑重地把我的工作证交到我手上时,

我嗨了。

于是拖着莉柯给我拍了一张我和我亲爱的工作证的合影。

没想到,这成为了我飞机头的最后留念!!

下午云里雾里地被游说去弄头发了。成了现在这样。

ps 镜子里那些白痴青蛙不是我贴的。

我要告别幼稚……!哼哼哼。

飞机头,暂时有一段时间不会再见了。

 

正常的头,会有更长一段时间不会再见了。

热爱自己现在的头是优良品质。老就老吧。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