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5月31日

开始以为,所谓模拟器是很高深的和我的生活挨不上边的东西。

后来,游戏的诱惑终于让我发现了一类走在灰色边缘的软件(我这样理解它们,因为没有正版游戏商喜欢它们),从此模拟器在我这里等同于街机游戏。尤其现在我住的地方游戏厅已经很罕见了,即便有我也不会进去的,因为早在98年,游戏厅里已经开始有新生代叫我叔叔了。幸好有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