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1月02日

我很懒,真的很懒。单位里我的工作有时真的有些忙不过来,可是我却很懒,懒得将工作分给别人去做。于是那些无所事事的同志开始背地里说我的坏话。

其实我曾经很勤快,单位里我的工作有时真的有些忙不过来,于是我将工作分给那些无所事事的同志,可是他们有实力证明了他们为什么会无所事事。而他们因为干了份外的活背地里常说我的坏话。

可惜我的单位还和政府刮点儿边,老同志新同志都将自己看作政府的工作人员,所以无所事事成了一种资本。每天到单位喝茶水看报纸,工资奖金一点都不少得。

由此又想到了前段时间接处的,单位带“委”字的公务员。他们真的很牛X,买房子不交钱,有人要就找领导。和老百姓说话眼睛清一色向上看,不高兴了还敢动手打人。虽然我认为这仅仅是公务员中的个别现象。但是他们可是可以无限接近权利中心的公务员啊。除了“忍”,没什么好说的了。